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065章 无耻集大成者
        王凡他们推车用了能有十来分钟,终于把车推倒了一百多米开外,那家通体由PVC板搭建而成的加油站门口。
    这一百多米路程推一辆越野车,用了十来分钟时间,在那个自称是加油站维修工的年轻人看来,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然而在王凡等人的眼里,这显然不算是什么值得炫耀的经历,甚至于他们都觉得十多分钟的时间有些长了。
    尽管这段路是整条白龙路上唯一的一段上坡,可这并不足以成为王凡他们为自己开脱的理由。
    军人就是如此,在他们的眼里,不管干任何事情,都只有成功和失败这两个结局,不会再掺杂进任何其他因素,也不能有别的因素。
    王凡等人刚把越野车推到加油站门口,一路尾随着他们的修理工就赶紧扯开嗓子对着屋里大喊一声,“老大,兄弟们,出来做生意了!”
    这小子喊完没过多久,王凡就看到活动板房大门被人从里面推开,最先出来的是个体格雄壮,身上泛着一股酒气的光头。
    那个光头出门后看了王凡他们几个一眼,紧接着,便又有三个人从里面鱼贯而出。
    虽然屋里的光线很暗,不过好赖有一盏钨丝灯撑着,王凡眼尖,依稀能够看到里面一个木箱子上乱七八糟放着的一堆扑克。
    不难猜到,这几个家伙刚才应该是正在里面玩牌的。
    “几位客人,你们这是要修车?”光头看到王凡等人时,因为之前输钱而布满阴霾的脸上,瞬间涌现出一抹喜色。
    听到他的问题后,王凡几人都是不自觉的咧嘴发出一声耻笑。
    他们开加油站的,看见客人后竟然都不问是不是来加油的,自己还没说话他就知道是来修车的,那么往路上撒玻璃渣子和铁钉的凶手,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
    知道这也是一些黑心商家的牟利手段,既然他们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王凡也就没心思去管。
    当下看着那个一脸殷勤的光头,王凡指了指身后的越野车道:“车胎在前面路上爆了,补个胎得多钱?”
    “补胎啊?”光头嘀咕一句,眼珠子在眼眶里一转,一边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一边挥手对后面的人开口,“老李老刘,去看看车胎是什么情况!”
    光头说完话,他身后就有两个人各自拎着一个工具箱往越野车那边跑去了。
    王凡倒是没怎么留意那两个人,只是不满的眼光始终放在光头身上。
    看到光头把烟嘴叼在嘴里,顺便从兜里摸出个打火机后,王凡终于再也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加油站不是禁止吸烟吗?”
    光头闻言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王凡是个会管闲事的人,反应过来后也只是不置可否的讪笑一声,“嘿嘿,那是别的加油站,我们这没那么多狗屁倒灶的规矩。”
    听到他这不负半点责任的说辞,王凡脑门上的一对卧蚕眉早已经是皱成了一个“川”字。
    不知不觉中,这个剑齿虎特战队大队长的拳头已经悄然握在一起,然而还没等他发作,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沉闷有力的声音。
    “朱哥,客人的轮胎我看过了,问题不大。”之前被派去看车的两人来到光头身边,其中一人笑呵呵的说道。
    另一人生怕误了自己功劳似的,也赶紧抢着开口,“对啊对啊,问题不大,弄好了也就要三千块钱。”
    原本听到第一个人说的,王凡等人还觉得没什么,不过第二个人一开口,尤其是说出了三千块钱这个价格后,他们就一个个感到大吃一惊了。
    就是右后方的轮胎被扎了个口子,可能换都不用换,补个内胎就搞定的事儿,这帮人敢开口要三千块钱?
    “三千块钱!我他妈就算换个胎也用不了这么多吧?”肖云波一个箭步冲上来,直接一脸怒容的对这帮人责问道。
    光头朱海涛一口烟喷在肖云波脸上,眼睛一眯直接挥手骂道:“喊你妈了个巴子啊,吵死老子了,就三千块,愿意修就修,不愿意修就滚蛋!”
    李白跟何冶两人这时同时上前一步,一左一右站在肖云波身边,与光头身后的几个跟班对峙着。
    就连剑齿虎一向公认不怎么能打的谢安平,这会儿也一脸怒容的站在了肖云波身边。
    眼看着为修个车,两帮人都快要打起来了,王凡不禁感到一阵头大。
    就在双方一脸怒容的对峙着,场面僵持不下时,王凡已经决定了,在这里还是尽量避免意外,办正事要紧,于是便再次充当了一回和事佬的角色,侧移一步站在双方之间。
    同时双手平举,推开了肖云波和朱海涛两人后,王凡扭头盯着朱海涛委婉开口,“我这几位兄弟都不太会说话,老板别介意啊。”
    两帮人针锋相对,快要擦出火花时,总需要一个插科打诨的扮演和事佬。
    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局面只要有人好言说和两句,一般是不会再近一步恶化甚至打起来的。
    眼下的情况就是如此。
    有王凡这个队长出面,肖云波等人就算是心里憋着再多的火气,也知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当下硬生生把怒火给压了下去。
    至于朱海涛等人,他们在这里弄了个黑心加油站,原本就是为了赚点钱花的,也自然是能不跟人动手就尽量和气生财。
    双方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后,只见朱海涛盯着王凡,满意的点了点头,“嗯,还是这位兄弟明事理,说话也好听。”
    见到僵局被化解后,王凡默默松了口气,不过仍是对光头朱海涛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不过老板,你这儿的要价确实是有点高了吧?”
    “嘿嘿,高可能是高了点,不过还算可以吧。”
    朱海涛打了个哈哈,紧接着还没等王凡再次开口,就继续解释道:“补胎一千五,加一千块钱的油,停车管理费五百,不讹人吧?”
    “这还叫不讹人?你们干脆去抢钱算了!”
    肖云波听完了对方的一系列讲解,尤其是最后那句“不讹人吧”,刚平息下去没多久的火气再次噌的窜上来了。
    李白紧跟着插了句嘴,“我们的油箱我看了,里面还剩一大半呢,谁说要在你们这加油了?”
    这次王凡倒是没拦着两人,看到对面那个光头一本正经的说自己不讹人的时候,即便是他也有些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了。
    看到肖云波和李白两人咄咄逼人的样子,朱海涛非但是没有怯场,反而变本加厉的摆出了一脸无畏的表情。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毕竟咱这是开加油站的,正经还是做加油的买卖,所以说吧,来我们这修车,你就必须得先加我们这的油。”
    “至于停车管理费,你看看这荒郊野外的,就我们一家加油站,正所谓物以稀为贵么,你要把车停在这么宝贵的地方,我收点管理费不过分吧?”
    如果说今天之前,王凡等人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不要脸的人能把无耻的精神演绎到何等出神入化的地步,今天之后,他们就对此感到深有体会了。
    认识朱海涛这货之前,谁又能想象得到,朗朗乾坤之下,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肖云波呼吸不自觉变的粗重了几分,像是一头愤怒的老牛般低沉有力。
    眼看着他就要动手了,王凡则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抢先一本正经的对朱海涛问道:“你这加油站营业执照跟手续都全吗?”
    身为一个军人,在军区之外即便是不穿军装,也断然不能随便跟人动手。
    因为接受过铁血历练的军人,相对于普通人而言,即便是手无寸铁,他们自身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块肌肉都是最致命的武器!
    当然,身为一个军人,在外面如果迫于无奈一定要跟人动手的话,也一定要师出有名……
    听到王凡问朱海涛这话,李白、何冶以及谢安平三人都已经领会到队长的意思了,只有肖云波还在气头上,一时半会儿的没反应过来。
    眼看着肖云波就跟个随时都会爆发的活火山一样,何冶只好不动声色的在后面扯了扯他的衣服,这才让肖云波暂时安分不少。
    整个第五军区都知道,剑齿虎的格斗王脾气一上来,整个剑齿虎除了王凡这个队长能镇住他之外,也就只有陈白跟何冶这两个元老能压下去了。
    除了这三人之外,肖云波一旦钻起牛角尖,倔脾气上来了可是会六亲不认的。
    朱海涛斜眼瞄了瞄气呼呼的肖云波,误以为他是一肚子火气,但却不敢对自己动手,当下底气更是充足了几分。
    “怎么,想查我的手续?你他妈算哪根葱啊?”一听王凡问起手续和执照的事,朱海涛立马把脸一沉,“我说你们到底他妈的修不修车啊?不修就赶紧把停车费交了给老子滚蛋!”
    “就是,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吧?再他妈在这里叽叽歪歪的,信不信我废了你们!”
    “要修车就赶紧掏钱,不修就给老子滚蛋!”
    “……”
    见朱海涛翻脸,他身后的几个跟班也跟着咋呼起来,一个个针对王凡等人叫嚣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