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056章 夕阳与回忆
        绝味火锅城一间靠近墙角的包厢里,陈白和杨平,以及王虎和张小刚,还有王虎的两个保镖手下汇聚一堂。
    所有人都戴着并不真实的面具,心里各怀鬼胎的对彼此陪着笑脸,用尽了他们所掌握的语言技巧,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陈白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用一定量的‘红色玛丽’为代价,换取王虎为他们跟高德成之间的交易牵线搭桥。
    而王虎则是吃定了陈白非常迫切的渴望想要和高德成搭上关系,或者说他是非常渴望得到MH5这种新型毒品,所以便生出了坐地起价的念头,不光是想让陈白付出大量的红色玛丽,甚至还想要抽取交易MH5时是一部分抽成。
    这种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的行为,在他们混迹的地下世界里,实际上也是非常惹人厌恶的,不过王虎就是吃准了陈白对自己有诉求,才敢放大胆子这么压榨陈白。
    虽然他也只不过是高德成手下小弟的一个小弟而已,可是比起陈白这个‘外地佬’而言,他的优势自然是要大到没边了。
    因为陈白拥有大量的贵州新型毒品红色玛丽,显然也是个身份不低的大毒枭,然而他有着这样的身份却又不认识高德成,所以王虎也就自然而然将陈白和杨平两人列入了外地同行的范畴里。
    ————
    就在陈白他们双方坐在包厢里勾心斗角时,金三角,雄坤集团大本营的木屋群中,一个金发女子娇美的容颜出现在其中一间木屋的窗口,手中捏着一张有些褶皱的照片。
    女子深邃的目光紧紧盯着西方天际线处那轮迟暮的夕阳,即将消散的夕阳余晖,就像是被她深深埋在心里的那些回忆,亦或是被她捏在手里的照片一般,虽然美好,但最终却只能沦为过去……
    红寡妇内心无比希冀着能伸手抓住那一抹夕阳,就好比她无比希冀着能挽回那一段回忆。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当最后一丝夕阳的余晖也消失在天际,消失在红寡妇的视线里时,她就只能依靠那段被自己尘封在心里的回忆,来支撑着自己的精神。
    还记得自己二十三岁那年,也正是自己得到中东佣兵界的认可,获得‘狙魔’这个称号的那年,狼蛛亲手在自己背上纹上了特有的佣兵标记,那一天,红寡妇真的很开心。
    那一天正好是红寡妇的生日,只有狼蛛陪她一起庆生,但在她看来,只有狼蛛就够了,她喜欢和狼蛛单独在一起,一起做任何事……
    那晚天上的星星很多,就像今天一样多,就像红寡妇的心事一样多。
    歌厅的包房里,五颜六色的灯光将整个屋子照的通亮,照在红寡妇身上时,使她变的就好像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公主。
    低音炮和立体音响同时演奏着振奋人心的流行乐,两人吃了狼蛛第一次送给她的生日蛋糕,一个六七寸左右的,小的不能再小的蛋糕后,红寡妇便一手拎着酒瓶,一手拿着麦克风化身成了一个疯狂的小魔女。灯光下,红寡妇那妖娆多姿的身影被无限拉长,当红寡妇兴奋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时,影子在地上也和自己的主人保持着同步的动作。
    狼蛛向来很少出席什么娱乐活动,而且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让他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时刻绷紧了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保持着蓄势待发的备战状态,所以说,看着眼前那丫头又唱又跳的时候,这家伙却只知道坐在沙发上喝闷酒。
    这天晚上,是红寡妇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忆里,过的最开心最放松的一个晚上了,有狼蛛在她身边,她自然敢让自己的身心都完全放松下来。
    红寡妇相信,即便是有什么突如其来的危险,身后那个男人也不会让自己受到半点伤害的。
    那天从下午七点到午夜零点,红寡妇的情绪始终都保持在一个非常激动的状态,地上的啤酒瓶越来越多,她身上的香汗也越拉越多。
    狼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腕表,当指针正好指向十二点时,他一口气喝干了半瓶燕麦酒,将酒瓶放在桌上后,起身走向已经有些摇摇欲坠的红寡妇。
    “嘿,我的公主,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你的生日过完了,咱们回去吧。”
    迷迷糊糊中听见狼蛛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红寡妇不禁醉眼微醺的扭头一看,脚步则是因为这一个转身而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在地上。
    狼蛛赶紧眼疾手快的上去将她扶好,嘴角泛起一丝有些无奈的苦笑,“你已经喝大了美女,是时候回去休息了。”
    “不,我没有……我没喝多!”
    红寡妇靠在狼蛛的怀里,一边无力的挣扎着,一边含糊不清的念叨着,“我没喝多,我还要接着喝……”
    “够了小鬼,喝多了的人总会说自己没喝多。”狼蛛一本正经的直视着红寡妇那双微醺的眸子,“是时候回去歇着了,明晚我们还有任务要做的。”
    “不……我没喝醉,我还能接着喝……”红寡妇好像没听到狼蛛的话似的,继续一味的靠在他怀里,强调着自己没喝多这个事实。
    突然间,一股乏力的眩晕感涌上红寡妇的脑海,她手里的半瓶酒连带着酒瓶一起掉在地上,酒水撒了一地,麦克风也被她松手丢在那一片燕麦酒上。
    之前红寡妇那并不真实的清醒,是因为她始终保持着亢奋的情绪,刚刚被狼蛛喊停她的狂欢后,经历了这短暂的一小会儿平静,压抑的酒劲一瞬间在她体内爆发,这很正常。
    此刻红寡妇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就跟灌了铅似的要向一起合拢,不论她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这个现象,更糟糕的是,她的意识也在渐渐变的模糊。
    最后整个世界在红寡妇眼中,都变的虚幻起来,她只是依稀记得,是狼蛛一把抱起了自己,然后离开了歌厅,还有……他的怀抱真的很温暖。
    时隔一夜,当红寡妇懵懵懂懂的在床上睁开眼睛时,依然感到有些头晕,这是宿醉的后遗症,任何人都无法避免的。
    红寡妇不知道自己昨晚是怎么回到酒店的,只记得迷迷糊糊中,那个温暖到让她即便是喝醉了也无比窃喜的怀抱。
    正当红寡妇摸索着想要抓起床头柜的水杯,去给自己倒一杯热水时,却突然摸到自己身边好像躺这个人。
    多年的佣兵生涯,带给红寡妇的不止是有丰富多彩的人生经历,还有那犹如野兽一般的本能,正是这份本能促使红寡妇在摸到身边有人的一瞬间,便伸手抓起了枕头底下的那把黑星手枪。
    打开保险只是一个刹那的功夫,然而还没等红寡妇把枪口对准自己身边的那个脑袋,她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好像被一只有力的虎钳给锁住了似的,拿着枪的手再无法移动半分。
    “很危险的,我可不想一大早刚睡醒就有人把子弹打进我的脑袋。”
    就在红寡妇准备还手时,一个声音突然在她身边响起。
    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后,红寡妇这才平静了下来,低头一看,果然是狼蛛躺在自己身边。
    “呼……”
    红寡妇下意识的松开了黑星,放松下来的同时也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不过就在她因为放松而不经意间做出了一个低头的动作时,她却突然觉得大脑里一片空白。
    因为这一个低头的动作,红寡妇看到了自己身上……居然是什么都没穿的!
    “你,你昨晚……”红寡妇下意识的双手环在自己胸前,遮挡住那一抹乍现的春光,低头看看自己,再抬头看看身边的狼蛛。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之后,红寡妇居然完全没有愤怒的感觉,甚至于在她的潜意识里,还有种庆幸喜悦的情绪。
    然而下一刻,狼蛛却是突然掀开被子,冲红寡妇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别担心我的公主,昨晚我什么都没干,只是你的衣服都被吐脏了,而我又找不到你其他的衣服放在哪,只好先帮你把脏衣服脱下来了。”
    说话间,狼蛛的目光还不由自主的往红寡妇胸前瞥了一眼,显然他是乐于欣赏那片绝美风景的。
    不过虽然如此,可他似乎还是有些担心红寡妇不相信自己,跟着又开口补充一句,“中国有句古话说,兔子不吃窝边……”
    那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不过狼蛛怕是短时间内没机会把那个字说出来了。
    因为就在他话到一半时,红寡妇竟然整个人跻身过来,一双白皙无暇的藕臂主动环上了狼蛛那粗壮有力的脖子,并且用自己的两瓣朱唇封上了狼蛛的嘴。
    两人的嘴唇贴在一起时,狼蛛还没有反应过来,显然是没想到红寡妇会以这种方式,送给自己一个天大的惊喜!
    而红寡妇能做到这一步,似乎也是用了很大的勇气。
    她仅仅只能做到把自己送到狼蛛那温暖的怀抱里,再吻上狼蛛的嘴唇,这之后,她就跟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什么也不会做了,任由自己那副饱满动人的胴.体软绵绵的倒在狼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