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046章 狙王流泪
    当那个熟悉悦耳的声音钻进陈白的耳朵里时,陈白几乎是本能的,下意识的转过身去。
        果不其然,宁静此刻就正亭亭玉立的站在陈白身后,她身着一件朴素紧致的短袖,以及一件去年生日时陈白买来送给她的牛仔裤。
        这样的装扮简谱但不失典雅,再加上宁静那本就出众的身材,以及稚嫩清纯的俏脸,更加让她出现在人群里,就像一朵开在草地里的鲜花一般。
        陈白看到两天未见的宁静,不禁望着她有些怔怔出神。
        两人四目隔空相对,都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一抹浓郁的思念,以及从来都不曾淡化过的爱意。
        更加让陈白心理一暖的是,宁静还拎着一份快餐,那份快餐的饭盒里,正往外蔓延着陈白尤为钟情的鱼香肉丝盖饭的味道。
        马路边上,杨平已经拦下了一辆正在跑夜班的出租车,不过当他扭头看到陈白和宁静在军区门口四目相对的画面时,识趣的没有开口。
        这倒是杨平这小子头一回茅塞顿开的有点眼色,他今晚的表现,在以后的日子里没少得到陈白的褒奖。
        军区门口对视的两人突然同时开口,可又在看到对方的动作时,同时欲言又止。
        再次沉默片刻后,陈白终于率先开口,“盒饭……是带给我的吗?”
        “嗯。”宁静轻轻点头,将手里的盒饭以及一盒牛奶递给陈白后,思忖片刻后柔声寻问一句,“你这是要去执行任务了么?”
        “嗯。”陈白轻轻点头,接过宁静递给自己的盒饭后,思忖片刻忽然咧嘴一笑,“谢谢,这份盒饭一定很好吃!”
        是的,这顿盒饭对于陈白而言,一定很好吃。
        尽管陈白还没有打开饭盒,不知道里面的盖饭是不是凉透了,不知道上面的鱼香肉丝是不是炒糊了。
        但是,这份盒饭,陈白吃的是宁静的心意,当看到宁静那依然深爱着自己的眼神时,陈白就在心里确定了,这份盒饭一定很好吃!
        “会好吃么?这可是昨天买的哦。”虽然嘴上否认着陈白的说法,不过宁静那张天真无邪的俏脸上,还是浮现出一丝喜悦的笑意。
        只是听到她这话的一瞬间,陈白心里不禁咯噔一声。
        昨天买的盒饭,这说明什么?说明宁静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第五军区门口等着自己啊!
        陈白一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连着两天都郁郁寡欢的把自己关在军区里,一边在心里庆幸着,原来这两天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和担心,原来真的都是多此一举。
        这一刻,陈白虽然自责,但始终悬着的一颗心却是放下了。
        这一刻,纠缠了陈白整整两天的低落和不安,都因为宁静的一个笑容,顷刻间烟消云散。
        想通了这一切之后,突然间,陈白眼中莫名的有些湿润,两行热泪仅仅只积蓄了一秒钟,便再也抑制不住的顺着他脸颊滑落下来。
        宁静看到这一幕,也是情不自禁的开始嚎啕大哭,纵身一跃扑进陈白的怀里,一双柔弱无骨的藕臂紧紧环绕着陈白那坚实的胸膛,不敢放开。
        “呜呜呜……答应我,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好不好?”宁静把头埋在陈白的怀抱里,抽泣着,呜咽着,言语间尽是哀求的口吻。
        听到这句话,陈白不由自主的重重点头,并且伸手将宁静纤细的娇躯紧紧搂在怀里,“放心吧,我可是第五军区的狙王,整个云南军区的神话,神话向来都是流芳百世的,我今年还不到三十啊!”
        宁静像只恬静的小猫一般缩在陈白怀里,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就在这时,路边被杨平拦下的那辆出租车里,突然传来一个有些不耐的声音,“走不走啊你们?我还要赶着交车的,晚了公司要扣我钱的!”
        司机语气有些焦急的催促起来,陈白也只好无奈的松开了怀里的宁静。
        两人最后深情的看了彼此一眼,仿佛要把对方毫无保留的烙印在自己眼中似的。
        分别前的最后一刻,陈白俯身凑近宁静耳边,一脸正色的交代一句,“亲爱的,这次我去执行的是一个卧底任务,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在我通知你任务结束之前,哪怕就算是在街上碰到我,也一定要装作不认识,明白吗?”
        听了陈白的叮嘱,宁静神情明显呆滞了一下,哪怕是走在路上碰见了自己心爱的人,也必须得装作形同陌路,这对于一个恋爱中的少女而言,无疑是一次巨大的心理打击。
        不过宁静向来都是一个懂事的女孩儿,虽说她心里无比苦涩,但看到陈白那关切中透着几分郑重的目光,还是拭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微微点了点头。
        最后的最后,两人是以一个热吻的形式分别的,这是情侣之间最好的分别方式。
        是分别,不是分离……他们彼此的内心都坚信着这一点。
        “迎宾路78号。”
        陈白坐进出租车后,将目的地告诉司机,随后便热泪盈眶的打开怀里的盒饭,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宁静始终站在与陈白分别的地方,一步也不曾离开,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出租车快速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终于,她再也维持不住自己坚强的形象,坐在地上像个孩子似的开始嚎啕大哭。
        车子离开第五军区后,似乎是体谅到后座这个会哭的硬汉,出租车司机之后也没有再抱怨过一句。
        坐在另一边后座的杨平,看到陈白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竟然也会哭的泪眼婆娑,不禁感到有些诧异,毕竟这或许是整个云南军区,第一次有人看到狙王流泪。
        沉默着酝酿了几秒钟,杨平才拍拍陈白的肩膀,小心安慰道:“别担心,一定不会有事的,咱们师徒合璧,天下无敌!”
        停顿片刻后,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没什么说服力,杨平又开口补充一句,“大不了到时候有什么意外,我掩护你撤退就是了,毕竟我可没你这么有福气,我光棍儿一个,死了大不了把名字留在纪念碑上,不会有人为我感到伤心的。”
        “放你娘的屁!我还轮得到你来掩护?”
        陈白罕见的骂了一声娘,擦干脸上的泪痕后,眼底再次绽放出那狙王才配拥有的坚毅目光,“把心放在肚子里,我怎么带你过去的,就一定会怎么带你回来!”
        杨平闻言不禁重重点头,这不是因为他想安慰陈白,而是一种本能。
        因为他再次看到了陈白那俾睨天下的坚定目光,第一次看到陈白这样的眼神,是在金三角丛林里和狼蛛交手的那次。
        那一次,杨平原本对陈白所谓的‘狙王’名头不屑一顾,甚至还想着跟陈白明刀明枪的比试一下,不过在看到那个绝对只属于强者的目光时,那一瞬间,杨平心里便悠然而成出了一个臣服的念头。
        当强者展露锋芒时,弱者总会有一种臣服的欲望,源自于求生的本能。
        这次杨平虽然比上回强点,但还是被陈白那种自信十足的目光给感染了几分,同时也无条件的相信了陈白刚才的诺言。
        约莫二十分钟后,出租车终于带着两人到达了目的地,迎宾路78号。
        当车子停下时,陈白一眼就看到了右手边一家挂着‘绝味火锅’字样牌匾的门面。
        杨平很自觉的付了车钱后,便跟在陈白之后,两人亦步亦趋的进了那家绝味火锅店。
        “贵宾您好,请问几位?”
        当他们走到火锅店门口时,马上有一个貌美如花的接待员殷勤的为他们拉开了玻璃门,并笑脸相迎的柔声问道。
        杨平一看到对方是美女,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笑意,“美女,我们找人,有朋友在里面。”
        与此同时,陈白则已经是开始四下张望着,寻找着张小刚的身影。
        今天因为是周内,上班族都在忙着加班,学生党也还在教室里上着晚自习,所以这个点儿店里的客人本就不是很多,这倒也为陈白带来了方便。
        没多久陈白就一眼锁定了一个坐在墙角,独自一人吃着火锅的熟悉身影。
        那个即便是从侧脸看,也依旧能够看出尖嘴猴腮相的家伙,正是前几天在服装商场唆使刘润东持刀抢劫,后来被陈白收拾过一顿交给警察的张小刚。
        找到目标之后,陈白就对杨平使了个眼色,率先往墙角方向走去。
        杨平则是依依不舍的对门口那女接待员挥了挥手,这才紧跟在陈白身后。
        ————
        此时此刻,火锅店里的几处监控画面,都出现在了第五军区某栋公寓里的一台电脑上。
        坐在电脑桌前噼里啪啦敲打着键盘的,正是剑齿虎特战队的电子天才张大山。
        至于王凡、冯强,以及其他剑齿虎特战队的新老成员们,则都是纷纷凑过来,一个个的围在张大山身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大山那台笔记本屏幕上出现的分屏影响。
    六个分屏的其中一个画面里,正是陈白和杨平那正在缓缓走向目标人物张小刚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