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043章 低落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时陈白就从被窝里爬出来,早早的到了练靶场去等着杨平。
    昨晚他对宁静提出的那个问题,最终也没有得到答复,不过他心里却是知道宁静的答案。
    如果自己在这次卧底行动中出了什么意外,宁静真的会重新找一个人,开始自己新的人生吗?陈白知道,她一定不会的,起码近几年内都不会……
    或许真到了这一步,随着时间的推移,宁静内心深处对自己的思念,大多数会随着光阴而渐渐流逝吧,但是几年之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关于这点,陈白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他能做的就只有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活着回来!要活着回来跟宁静举办那个已经约好的婚礼!
    年底的婚礼殿堂上,宁静穿着婚纱站在那里,而宁静身边那个穿西装的,只能是他陈白!
    任何意外,陈白都不会接受!
    就在陈白绕着靶场跑了两圈,然后躺在地上看着天上被朝阳染红的云彩,幻想着云彩里浮现出宁静那清纯甜美的笑脸时,不远处已经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师父,今天怎么起这么早过来等我啊?”
    脚步声在陈白身边停下时,杨平的声音也在他耳边响起。
    从他的声音里,陈白完全没有听出一丝疲惫的感觉,很显然,这家伙昨天在经历了一整天的魔鬼式体能训练后,回去是真的好好休息了。
    躺在地上的陈白咧嘴一笑,也没起来,只是睁开眼睛看了看杨平,“自己起这么晚还有脸说?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
    “嘿嘿,师父您老人家辛苦了,明天我一定天不亮就起来,绝对不让师父久等!”杨平这小子倒也挺会来事,知道陈白在不爽自己,马上拿出一副诚恳认错的态度来。
    陈白看到他这副嘴脸,不禁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又伸手绕着练靶场凭空比划了一圈,“今天多加五圈,十五圈,别浪费时间了,赶紧开始吧。”
    “啊?”杨平闻言顿时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有些震惊的扭头看了眼身后的练靶场,“十五圈,一万五千米啊!师父你没搞错吧?”
    “怎么,嫌少?”陈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没,没……没有!”
    “那还不快开始,你时间很充足吗?”
    “是是是,这就开始。”
    杨平战战兢兢的回了一句,似乎生怕陈白再一时兴起给他加几圈,赶紧逃难似的远远跑开了。
    看着杨平那没多久就已经跟自己拉开一段距离的身影,陈白缓缓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看着身边袅袅升腾的烟雾,心里一时间是五味陈杂。
    这一整天里,陈白的心情都有些低落,低落到就连打游戏的心思都没有,等到杨平跑了差不多十圈时,他竟然也起身站在原地打起了军体拳来。
    或许只有挥发汗水,才能让自己暂时的忘却这份低落吧……陈白心里是这样想的。一套军体拳下来,陈白身上多少也有了些热量,紧接着他又开始躺在地上,双手抱头做起了仰卧起坐。
    俯卧撑、长跑、蛙跳……这些给杨平安排的体能训练项目,今天陈白基本上都自己体验了一遍,汗的确是流了不少,然而那份低落,却始终都在纠缠着他的内心。
    中午时,两人出去吃了顿饭,原本杨平要请客,可是陈白坚持各付各的饭钱,杨平拗不过他,也就没有再坚持。
    吃饭时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流,杨平倒是有几次想着找个什么话题解解闷,不过每次看到陈白那张表情严肃的嘴脸时,这个念头就被他给收起来了。
    五分钟不到吃完一顿饭,两人便前后相机而行,回到军区练靶场,继续开始各自的体能训练。
    值得一提的是,杨平见陈白今天居然也跟着自己一起训练,而且他那量一点都不比自己少,竟然是激发出了这小子几分斗志。
    吃完午饭休息片刻后,原本按照陈白规定的,杨平应该还要做俯卧撑五百个,蛙跳五百米。
    可这小子竟然在完成了陈白规定的数量后,又自己往上加了二百个俯卧撑和一百米蛙跳。
    这点倒让陈白感到有些意外,因为陈白跟着杨平一起做体能特训,完全只是为了让自己在身心疲惫之后,能不去想那些让人感到低落的事情,没想到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给杨平励志了一把。
    事后陈白夸杨平干得漂亮时,杨平则只是回了他一句,“我可是要超越你的人,不做出比你更多的努力,那不是扯淡吗?”
    对此陈白一笑置之,没有丝毫心理压力。
    等到天上的日头又渐渐偏西时,杨平总算是精疲力竭的完成了所有训练项目,他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享受着清风拂过时带来的一丝凉意。
    看到陈白坐在自己旁边,脸色稍微有些红润,但呼吸却十分平稳的样子,杨平不禁感到啧啧称奇,“我师父就是我师父啊,这体力简直是妖孽级别。”
    “呵呵,我们队里其他人的体力,也都跟我差不多,肖云波那个格斗冠军更加变态,每次比做体能时,我都累的趴在地上跟条死狗一样,他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给我讲笑话。”
    陈白斜眼瞄了瞄躺在地上的杨平,说罢后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就跟咱俩现在这情况差不多,所以说小伙子,你离高手还差着很远呢。”
    这一瞬间,杨平只觉得空气中的温度骤然降低的几分,拂过自己身体的清风也变成了刺骨的劲风,总而言之,听完了陈白的话,他唯一本能的反应就是打了个冷颤。
    如果不是陈白今天说起,杨平是到死都不会相信,世界上居然有人能够把自身的潜力开发到那种神一样的高度的!
    以前他总觉得,他的体能虽然比不上特警大队里的一些格斗精英,但是比起普通人来,已经是甩出他们好几条街了。
    所以这让杨平觉得自己的实力就算再不济,也应该算是正常人里比较出类拔萃的那个级别了。
    可是今天亲眼看到陈白完成了那些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体能训练后,还能坐在这里呼吸平稳的款款而谈,以及听到陈白亲口说出,在真正的体能大咖面前,就连他自己也是跟个小孩子一样可笑。
    这对于杨平来说,无疑是一种弄不好就能让他一蹶不振的打击。
    “天呐!世界上怎么会有你们这种变态……我觉得我就算再努力,也赶不上你们的步伐了。”杨平一脸无奈的叹息一声,望着天上飘过的浮云时,眼底竟然多出了几分委屈的情绪。
    “怎么,不想努力了?”陈白扭头看着杨平的颓丧举止,咧嘴一笑恶意调侃道。
    杨平一脸愤懑的咬着自己嘴唇,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意外的是陈白这回却是没劝他放弃,只是调侃一句,“那要不要介绍个富婆给你啊?”
    一句玩笑话顿时让杨平破‘涕’为笑,一时间也精神了不少。
    看到这一幕后,陈白不禁趁热打铁的指了指不远处自己刚才领来的AWP狙击枪,“不想嫁给富婆,还不赶紧扛枪去?”
    杨平闻言讪讪一笑,无奈的捡起了那把狙击枪,跑去昨天找到的那个隐蔽点,架起狙击枪后,将镜头的准星对准了跟他隔着一个练靶场的陈白。
    一个小时过去了,杨平并没有感觉到太多不适,经过昨天的训练,他仿佛已经有些习惯了这个装雕塑的项目。
    两个小时过去了,杨平身上开始有很多地方都在发痒,让他忍不住想去伸手挠一下,但最终他还是凭借意志战胜了身体的不适,依旧保持着一开始时的那个动作,一动不动。
    三个小时过去了……昨天的这个点,陈白已经招手让杨平解除戒备状态,结束一天的训练任务回去休息了。
    然而今天,陈白却依旧是坐在那里,抽着烟,看着天……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杨平内心被焦急和莫名的不安填满,并且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都酸痛无比时,他眼前的世界竟是突然发声了一些变化。
    狙击镜里,杨平原本能看到的地面、墙壁、流云……这些事物通通消失不见了,此时此刻映入杨平眼帘的,唯有被他当做假想敌的目标,陈白的身影!
    在那千分之一个刹那里,杨平明显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性进入了一个十分微妙的状态。
    这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消失在了杨平的眼里,不光如此,甚至还消失在了他的心里。
    这一刻,杨平总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台机器,为了狙杀目标而生的一台机器,这一刻他突然有种莫名的自信,那就是如果陈白真的是自己的敌人,那么他绝对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狙杀陈白。
    甚至于连陈白预知到危险之后,可能会选择的几条规避路线,都清晰浮现在杨平的脑海里……
    不过这种微妙的感觉,却是仅仅只有一刹那,来的快去的也快,快到杨平自己都不大确定它是真实的,还是自己过于疲惫而导致神志不清出现的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