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033章 木屋里的会谈
    老罗一听这话,眉头顿时锁紧呈现出一个‘川’字,手里的一对山核桃也被他捏的发出一阵咔呲咔呲的摩擦声。
    只见他低头略微思忖片刻后,最终还是打开了吉普车的后排车门,钻进去后对司机指了指前方,“开车。”
    高德成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对司机点了点头,吉普车这才再次发动,在老罗的指引下缓缓行驶在这条丛林环绕的山路上。
    约莫二十多分钟后,车子七拐八弯的转了不知道多少圈子,坐在副驾上的高德成这才看见前面有一排并列而建的木屋。
    那一排木屋附近二十米处,就已经有人在持枪把守,此刻看到吉普车驶来,马上便有十几个巡逻的小弟围拢过来,十几把微.冲的枪口也对准了这辆车。
    原本雄坤对自己大本营的安保措施,其实是并不怎么看中的,毕竟在他看来,外面设有重重陷阱,而且老窝附近虽然没有刻意安排岗哨,但一个个来来往往的手下也都不是吃素的,寻常哪里有人能打到这里来?
    可是自从白天这家伙在自己家里,被红寡妇用枪指着脑袋上了一课后,转身他就调来了几十个手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将五间木屋给围了起来。
    老罗坐在后座上,并没有要出面让那些人让路的意思,反倒是对高德成说道:“下车吧成哥,我带你去见老大。”
    “好啊。”高德成对此似乎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并没有怎么大惊小怪的打开车门,只是临走之前还对司机嘱咐了一句,“你就在车里等我,不要轻举妄动。”
    “是,成哥!”司机言简意赅的回了一句,便将车子熄火停在原地。
    高德成跟在老罗身后,径自往一排木屋里,最中间的那间屋子里走去。
    周围十几个端着微.冲的人看见老罗从车上下来,便识趣的退到一旁,连盘问的过程都没有。
    不过他们也都认识高德成,知道跟自己是一路货色,再加上高德成也是一个人进去的,的确没什么好问的。
    两人来到木屋门口,老罗小心翼翼的扣着房门门,并向里面通报一声,“坤哥,高德成找你,说有要事相商。”
    屋子里,三个背着AK的家伙每人端着一个瓷碗,碗里盛放着的都是一团黑不溜秋的浆糊,而雄坤则坐在虎皮太师椅上,挨个检查他们三人碗中新货的成色。
    这些看起来令人作呕的浆糊,就是从罂粟果里提炼出来的。
    所谓‘鸦.片’,并不是直接采下成熟的罂粟就能够制作的,而是要经历过一系列繁琐的提炼程序,这道‘浆糊’就是那些程序里,必须经历的一个步骤。
    雄坤检查完两个碗里的浆糊,都是紧锁着眉头,显然不怎么满意,可就在他要接过第三个碗时,老罗的声音却突然从门外响起。
    听到声音后雄坤先是微微一愣,旋即挥手示意三个手下先从侧门出去。
    等到三人端着刚出的新货相继从侧门离开时,雄坤这才老神在在的半躺在太师椅上,冲门口喊了一声,“进来!”
    两人一前一后相继而入,高德成进来之后,看到雄坤的第一眼便是皮笑肉不笑的拱手行了个礼数,“坤哥,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啊?”
    “哼哼,托你的福,老子天天吃得好睡得也好!”雄坤虽然没有赶人,但他对高德成说话的态度,却是彰显着满满的敌意。
    这间屋子里不开会的时候,除了雄坤屁股底下那张虎皮太师椅外,就只有一把藤椅。
    原本进屋之后老罗是径自走向那把藤椅的,哪成想高德成却是不动声色的在他之前,一屁股坐在了藤椅上。
    老罗见状不禁皱紧眉头,死死捏着手里的一对山核桃,正要发作时,却看到雄坤递给他的一个眼色,只好暂时压下了心里的怒火。
    至于高德成则是坐的心安理得,仿佛对刚刚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一切都不知情似的。
    雄坤眯起眼睛,盯着高德成看了几秒钟后,这才沉声开口,“我还以为你自己研究出MH5以后,就不会再跟我打交道了呢。”
    “呵呵呵,坤哥说笑了,想在这个圈子里发财,哪里能绕得开你这座大山呢?”
    “哈哈,你他妈违心话说的还真是脸不红气不喘啊,现在云贵一带的人,怕是都只认你这座大山,很少有人知道我雄坤是谁了吧?”
    雄坤越说就越是恼火,最后身上甚至已经明显的流露出一股杀机,“自从你开始接手郊区那家化工厂,自己生产新货以后,之前我在云贵一带的老朋友,可是有一大半都好久没来找过我了!”
    “坤哥说笑了,做生意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那几位老板想必也只是觉得从我这里拿货比较方便,就图个省事而已,再说坤哥你家大业大,每年光从泰国跟越南那边赚的都有几千万美金,更别说内陆其他省份了,又何必在乎区区一个云贵地区呢?”
    高德成点上一根雪茄叼在嘴里,虽然看起来是在跟雄坤服软,不过从他的表情跟眼神里却是不难看出,这家伙半点认怂的意思都没有。
    不得不说他还真是挺有勇气的,这里是在雄坤的地盘,他不光一个人都没带来,甚至身上连把家伙都没有,却依旧敢阴阳怪气的跟雄坤叫板。
    不愧被誉为只要他肯在金三角扎根,这里就没雄坤什么事儿了的枭雄啊!
    听到高德成一点诚意都没有的解释后,雄坤脑门上顿时鼓起几条青筋,直接随手抓起桌上的一把黑星对准了高德成。
    “你他妈今天必须答应,今年在云贵地区赚的钱你得分我一半,而且以后每年都是五五分,不然你信不信我今天就在这里做了你!”
    站在高德成身后的老罗似乎就等着雄坤表态了,看见雄坤跟高德成撕破了脸皮,他更是毫不犹豫的抽出别在裤腰带上的一把勃朗宁,将枪口严丝合缝的抵在高德成后脑勺上。
    照理说一般人在金三角这种地底下不知埋了多少骸骨的地方,被人用两把枪对着,怎么也应该哆嗦一下才是的,然而高德成却不一样。
    只见这家伙被雄坤和老罗的两把枪指着脑袋,不但没半点惊慌失措的样子,反倒是优哉游哉的靠在藤椅上翘起了二郎腿。
    “抱歉啊坤哥,云贵一带的利润呢,我是不打算分给你的,别说一半了,一毛钱都不可能。”
    高德成先是一脸桀骜的说出这番话,随后还没等雄坤开口,他就又接着笑道:“不过我今天要来找你聊的事,却是跟咱们两个的利益都有关系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听呢?”
    看到他这副笃定不怕死的样子,雄坤心里不禁开始打起了算盘。
    事已至此雄坤也大概能猜得到,高德成找自己应该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商量,否则他大可以躲在外面靠着自己生产出的新货闷声发大财,完全没必要来金三角涉险。
    不过最让雄坤在意的,还是高德成这副被两把枪指着脑袋,但却一副浑然不惧的架势。
    跟高德成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家伙虽然谋略胆识都有过人之处,但却有两个最为致命的弱点,一是好色,二就是怕死。
    这家伙不论在做什么事的时候,都会先绞尽脑汁的布局一番,确保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才会放手去做,这在有些人看来是值得钦佩的心思缜密,在有些人看来,就是遭人唾弃的贪生怕死了。
    不过任凭道上的人怎么议论,高德成的行事作风却是从来都没有变过。
    所以雄坤自然也有理由相信,这家伙今天既然敢来金三角找自己,那么必然是有着不会死在这里的依仗和信心的。
    不过这整片盆地里,到处都遍布着雄坤集团的眼线,雄坤自然知道,高德成这次来找自己,的的确确是只带了一个司机。
    那么高德成的信心是哪里来的?难不成来自于外面那个正吊儿郎当的坐在车里抽烟的司机?
    雄坤打死也不相信,如果高德成真能凭一个司机就在自己的老窝里翻了盘,那他雄坤也不会在金三角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了,还是早点自己去警局自首算了。
    内心经历过一番天人交战后,雄坤最终还是选择把黑星放在桌上,“说说看,我倒要听听是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勇气,让你确信自己不会死在金三角!”
    “就在今天,我郊区的那家化工厂被一帮军警给端了。”高德成深深吸了一口雪茄,吞云吐雾中,显得是那么的淡定从容,仿佛他根本不在乎那家化工厂被端了似的。
    雄坤闻言不禁嗤笑一声,很给面子的拍了拍手,“这对我来说可是个好消息啊!”
    “呵呵,我听说最近半个月之内,坤哥你跟第五军区的一支特种部队摩擦接连不断,而且罗老二和卡邦都已经被捕了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
    雄坤的脸上,笑容渐渐消失,从高德成的语气里,其实他已经猜到了一些端倪,只不过他还是更希望由高德成亲口把答案告诉自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