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028章 杨平的努力
    没到周末时,商贸街和服装商场这两个地方总是会人满为患,这个现象放在全国的任何一个省份都是如此,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尤其是云南这种四季如春的宝地,既然一年到头的气温都不至于冻的人瑟瑟发抖,这里的人们也自然大多都喜欢打扮自己,服装和美食,绝对是当地最有前途的两大商机。
    因此,对于有个开服装店的未婚妻这件事,陈白一直表示非常无奈。
    周末大好的光阴,原本应该是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小情侣在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逛逛游乐场坐坐公园长凳,一起谈天谈地谈人生谈理想的好日子。
    结果陈白就没这福分,他一到周末放假的时候,就只能来彩虹服装店,帮宁静一起归置一下货物,或是招待一下客人什么的。
    尤其是每当有人进来,骗他堂堂一代狙王堆起笑脸,口干舌燥的讲解半天后,人家却只说一句再去别的店里看看时,陈白就忍不住想揍这帮人一顿。
    不过每当堂堂剑齿虎的王牌,第五军区无人不知的狙王陈白被一些闲来无事的客户气到怒火中烧时,宁静总是会很及时的出现在他面前。
    每当陈白看到那张俏丽的瓜子脸对他露出一抹微笑时,怒火就很神奇的马上被扑灭一半了。
    只要事后宁静再安慰几句,答应晚上店子打烊后陪陈白去某家路边摊吃顿饭,然后去某某公园散散心,那么狙王就会马上怒气全消了。
    这种事情听起来很神奇,然而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很多人都不理解这种神秘的力量,每当看到有奇迹因爱情而生时,都会感到叹为观止,杨平就是这些人里的一份子。
    这小子万万没有想到,一大早跑去郊区执行完任务,之后又带着拜师的新任务跟在陈白身后,最终会被带到这种地方来。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现在竟然还在扮演着彩虹服装店里一名销售员的角色,最可气的是他还得内心苦涩的跟人家说这是自己心甘情愿的……
    “您好先生,想看件什么样的衣服呢?我们店里各种款式都非常齐全,大小号也应有尽有。”此刻杨平正面对着一个身形微胖,二十来岁出头的男人,硬逼着自己堆出一脸牵强的笑意。
    “咦,你们店的销售员怎么换人了?”胖子没忙着说自己想看件什么样的衣服,反倒是一脸诧异的盯着杨平。
    杨平闻言不禁一愣,看出这胖子是店里的常客后,赶忙殷勤解释道:“另一个销售员肚子不大舒服,先生您有什么需求,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哦,好吧……那我先进去看看。”胖子点头应付了一句,便把杨平晾在一边径自走向店里的男装区。
    就在刚刚,陈白远远的看到这胖子往这边走来时,就喊来杨平要他帮自己招呼一下,然后就一溜烟跑去商场卫生间了。
    因为陈白跟这个胖子打交道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基本上每个周末陈白在宁静的店里兼职销售员时,都能碰到这个心宽体胖的家伙。
    以前每次这胖子都是进来把店里上架的服装挨个咨询一遍,每拿起一件衣服,他就会要求陈白说出这件服装的品牌、产地、用料、尺寸、价格……甚至会问陈白建议他搭配什么样的衣服。
    最后往往等陈白被问的快不耐烦时,这家伙又会一脸嫌弃的放下衣服,表明自己还得去别的店里看看,然后再做决定。
    到现在为止,陈白已经是不止一次在心里幻想着这个死胖子其实是个挟持人质的国际通缉犯了,这样他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拿自己的老搭档M21的狙击镜对准他的脑袋,然后用力扣下扳机了!
    真是想想陈白就觉得解气……
    不过这些细节,陈白尿遁之前自然是没有跟杨平说过的,作为支付给杨平的报酬,陈白只是答应考虑一下做他师父的事情而已。
    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口头承诺的考虑一下,杨平就开始跟这个无数次被陈白幻想成国际通缉犯的胖子纠缠起来。
    “这件短袖之前没见过啊,新上架的款式吗?”
    “是的这位先生,这件短袖是我们店上周才引进的新款,面料贴身舒适,价格也非常亲民,现在买的话正好在新货促销阶段,可以享受八折优惠。”
    “哦,那你觉得我要是穿它的话,配什么裤子比较帅气呢?”
    “您如果穿这件短袖的话,我个人建议您搭配那条牛仔裤。”
    尽管杨平内心觉得这胖子怎么配都不会帅气,但还是深思熟虑一番后,指了指男装区的一个塑胶模特身上的牛仔裤,“这条裤子是本月最畅销的款式了,而且跟您选中的这件短袖搭配起来的话,也显得非常得体。”
    “这裤子什么牌子的?”
    “阿玛尼。”
    “哦……我比较钟情森马。”
    “……”
    就这样,杨平替陈白应付了这胖子足足半个多小时,差不多已经为这胖子把宁静店里的所有男装都介绍了一遍,最后杨平甚至都觉得自己的嗓子在冒烟。
    然而胖子却是从头到尾都皱着眉头,似乎对店里的服装相当不满意了。
    当他将最后一件衣服交给杨平时,在杨平满怀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只是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我还是先去别家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吧,你们店的样式太少了。”
    说完这话,胖子便转身离去,只留下杨平一个人傻呵呵的站在原地,脸上流露出一副只有出现在姑娘脸上才显得动人的哀怨表情。
    就在杨平独自一人站在彩虹服装店里凌乱时,一个柔美细腻的声音忽然在他身后响起。
    “喝点水吧。”
    扭头一看,发现是宁静正端着一杯茶水,杨平受宠若惊的赶紧伸手接下,“谢谢师母!”
    对于这个已经被他喊了一下午的称呼,宁静也早就习惯了,现在听到师母这两个字,也只是微微愣了一下便坦然受之。
    正当宁静转身打算继续去算这周的账目时,杨平却突然将她叫住问了一句,“师母,你知不知道我师父平时爱抽什么烟,或者爱喝什么酒啊?”
    “你们也流行这套?”宁静闻言略显诧异的眨了眨眼睛。
    杨平则是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皮,一脸无奈的回道:“唉,我这也是没办法啊,为了能学到他的本事,我也算是黔驴技穷了。”
    看到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委屈的跟个孩子似的,宁静不由抿嘴一笑,“呵呵,其实你也不用这样啦,看在你今天这么努力在店里做事的份儿上,等会儿他回来我再帮你劝劝他吧。”
    杨平一听这话,顿时感激涕零,不知道多少年来,他都没有像现在这么感激一个人了。
    就在杨平对宁静千恩万谢时,陈白则是躲在商场卫生间里抽完了一根烟,不过他刚要离开时,兜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有什么指示啊队长?是不是有高德成的线索了?”一看来电显示是王凡的名字,陈白马上情绪激动的接通电话。
    手机那头的王凡楞了一下,接着感到一阵失笑,“哪有那么快的,那九个人的伤还没治好,现在还在卫生所呆着呢,就算杨队手下的审讯组马上开展工作,也不可能这么快就从他们嘴里问出点有价值的东西啊。”
    “那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是有别的任务?”陈白仍旧不死心的追问一句。
    “你小子想出任务想疯了吧?难得周末让你休息两天,怎么还这么不安分呢?”
    听出了王凡的语气有些无奈,陈白就用更加无奈的口气说道:“你不知道特警队的杨平已经缠了我整整一天了吗?”
    “好好的周末,本来想着能让宁静早点把店关了,我们过过二人世界什么的,结果那小子一点也不懂事,这哪里是让我休息,根本是让我承受心理折磨啊!”
    听筒里很快响起了一阵肆无忌惮的猖狂大笑声,紧接着王凡又开始调侃道:“谁让整个云南军警界就属你陈白枪法最牛逼呢,树大招风你不知道么?”
    “你堂堂第五军区狙王的金字招牌摆在这里,人家想拜师学艺,不找你找谁?”
    “行了行了,你就别跟着那帮人一起损我了,打电话有什么事就快说吧,我还得回去帮宁静看店呢。”陈白听到王凡笑的那么得意,明显心里苦涩的已经不想再听他说话了。
    一想起要说正事儿,王凡也渐渐收起了自己的笑声,“明天就是咱们剑齿虎三周岁生日了,我打算晚上把兄弟们召集起来一块聚聚,你事先调整好自己的日程啊。”
    剑齿虎特战队成立三周年啊!
    陈白闻言不禁心里一惊,有些自责这么重要的日子,自己居然都没记住。
    就在陈白内心责备自己一番,打算向王凡问清聚会的时间和地点时,不成想卫生间门外却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救命啊!杀人啦!”
    陈白听到声音顿时一惊,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一把推开卫生间的门,就开始用目光搜寻刚才声音传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