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027章 大毒枭的妥协
    听到红寡妇那明显是威胁,但却出奇好听的声音,雄坤内心深处的防线,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崩溃瓦解。
    出于求生的本能,最终雄坤还是选择将那把黑星从红寡妇的脑门上移开。
    这一刻,雄坤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他却总觉得门外那片密密麻麻的丛林里,仿佛有百十来个枪口在对着自己。
    未知的恐惧,往往是最折磨人的,这一点对谁都不例外,尤其是雄坤这种贪生怕死的人。
    此刻两人的目光久久对视着,红寡妇那双勾人的眸子里,始终都不掺杂丝毫的情感,而雄坤的眼神却是从一开始的坚定不移,变成了现在的闪烁不安。
    红寡妇看到自己的威慑颇有成效,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了几分,“刚才我的提议,你还是尽快给我一个答复吧,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过去二十几年的毒枭生涯里,雄坤从来没有被人逼到过如此绝境上,他也很久都没有用这种悲愤中透着几分委屈的眼神看人了。
    雄坤也不知道自己是少拜了哪一路神仙,为什么老天爷今天会把这么个女罗刹送到自己面前?
    不过看到红寡妇再次微微抬起右手的动作时,这个叱咤金三角的大毒枭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只见雄坤突然竭嘶底里的大喊一声,“等等!”
    红寡妇并没有搭理他,那只肤色光滑白皙胜雪的藕臂最终还是举了起来,不过这次她倒没有伸出手指,只是从贴身的衣兜里摸出一包香烟来,抽出一根叼在那张无比诱人的樱桃小嘴里。
    发现自己刚刚的失态只是虚惊一场时,雄坤情不自禁的舔舐了一下干涩的嘴唇。
    看到他这个不经意间的小动作,红寡妇眼底的鄙夷戏谑无疑更加浓郁了几分,“有火么?”
    心态在经历过一番大起大落,到现在已经快要崩溃了的雄坤听到红寡妇问话,根本是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就开始在身上到处摸索起来。
    双手飞快的摸过每一个口袋后,雄坤马上一脸狰狞的盯着这间屋子里,自己唯一还站着的三个手下,“你们谁他妈有火,快点给老子拿过来!”
    雄坤集团仅剩的三个核心人物一听,同时做出了跟雄坤一样愚蠢的动作,开始手忙脚乱的在自己兜里翻起来。
    最终还是那个手里没事就捏俩山核桃的家伙,颤颤巍巍的从上衣兜里摸出了一个打火机,忐忑不安的递给红寡妇。
    “吧嗒、吧嗒、吧嗒……”
    看着那家伙因为发抖,打了好几下都没有打出火苗来,红寡妇不禁把打火机从他手里抢过来,随后动作优雅的打出了一簇火苗。
    红寡妇轻轻吸了一口,张开樱桃小嘴吐出一串烟雾,随后伸手指了指对面的雄坤,“我给你的期限就是在我抽完这根烟之前,如果这根烟抽完你还没有给我答复,那么我将会用自己的方式得到自己想要的。”
    事已至此,雄坤不会再傻到问一句什么方式的。
    金发美女,果味儿香烟,以及一套贴身紧致的装束,这样的风景,不论放在哪里,都应该是被人虔诚欣赏的亮丽景观才是。
    然而此时此刻,雄坤的心思却全都放在了那支忽明忽灭的香烟上,那支香烟并没有什么不平凡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也一样会越烧越短。
    不过在雄坤眼里,那支越来越短的香烟,此刻却好像成为了象征他生命的计时器一样……
    时间就像是倒挂而下的瀑布一般,一去不复返,每一秒钟过去,雄坤的心头都好像莫名其妙的被人划了一刀似的。
    最终……红寡妇那支细长的果味儿香烟,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燃烧了将近三分之二的长度。
    然而下一刻,红寡妇的一个举动却是让雄坤心里不禁咯噔一声。
    只见红寡妇手里的香烟明明还是有着三分之一的长度,但她却一脸云淡风轻的将烟蒂丢在地上,随后一脚踩灭。
    “忘了告诉你,我抽烟向来不喜欢把一根全部抽完的,据说香烟最后的三分之一,对身体的危害是平常的两倍。”
    这个说起来轻描淡写的理由,在雄坤心目中不可谓不强大。
    然而还没等雄坤反应过来抱怨什么,一把黑漆漆的手枪就已经被红寡妇打开保险,当冰冷刺骨的枪口贴上雄坤的脑袋时,这个大毒枭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彻底崩溃了。
    “慢着,慢着!等等……我答应,我答应你,从今天开始,我和我的手下全部都会听命于你,你要的资料我也会尽快让人帮你去查!”
    “你不是一个明智的人,这个选择题分明很好做,但你却足足浪费了我一根烟的时间。”
    有些意外的是,红寡妇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并没有马上把枪从雄坤的脑袋上拿开,而是依旧摆出一副有些懊恼的表情。
    这会儿雄坤的脑门上,早已经被冷汗给布满了,拿张纸擦擦,都能让纸巾湿透了的那种。
    “等等,先别开枪!”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让雄坤突然之间多出一股勇气,对红寡妇大喊一声,“你要想清楚了,如果你想在中国查到什么资料,你一定会需要我的人脉的,否则你将寸步难行!”
    “没有哪个国家对军人资料的保密程度比中国更加严格了!”
    红寡妇听到这话,似乎有些犹豫,看到这一幕,雄坤很是得意的认为他抓住了这个女人的把柄软肋,说话时都不禁硬气了几分,“怎么样?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开枪啊,开枪杀了我啊!”
    看到雄坤这副小人得志的做派,红寡妇似乎被他逗到了一样,口中发出一声嗤笑,紧接着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啊!”
    随着一声枪响,雄坤发出了一阵声嘶力竭的哀嚎,只见他蹲下身子,捂着自己血流不止的小腿,不断呻吟着,哀嚎着,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而红寡妇则只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雄坤,看着这个被自己一步步摧毁了心理防线之后,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大毒枭,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毕竟在红寡妇跟随狼蛛以后的佣兵生涯里,论身价论地位,远远高于雄坤的目标她也亲手杀了不少,眼前的这一幕,对这个金发美女来说只不过是小场面罢了。
    重新将手枪收回绑在腿上的枪套里,红寡妇蹲下身子,抓起雄坤的一把头发强行让他抬起头来,并且面对面几乎零距离的盯着雄坤的眼睛,“你的命在我看来不值一提,不要妄图用任何方式来挑战我的底线,懂了吗?”
    “懂……懂了!”
    此刻那枚子弹还镶嵌在雄坤左腿的肌肉里,并且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也已经让雄坤的整张脸都扭曲的不成样子。
    红寡妇对雄坤的反应颇为满意,微微点了点头后,接着开口说道:“你放心,只要我亲手杀了陈白,你这个烂摊子我就不会再管了,我也没那么多时间。”
    一听这话雄坤自然眼前一亮,可以说刚才红寡妇那句话,是自从他与这个金发女人见面以来,他听到过的最感人的台词了。
    不过就在雄坤正暗自庆幸时,红寡妇却又补充了一句,“但是在我杀了陈白之前,如果你敢跟我玩什么花样的话,我一定会先要了你的命!”
    被俯视着的雄坤已经没什么勇气直视红寡妇那令人心悸的目光了,只得像个机器人一样连连点头。
    ————
    当剑齿虎和特警部队的车返回特警大队时,马上有审讯组和医疗班的人出来,押着九名重伤的罪犯离开。
    王凡和杨刚两人又在交头接耳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之后王凡便上了军区的卡车,杨刚则是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所有人都好像忘了一件事,那就是杨平这家伙还待在军区派给剑齿虎的卡车上,一脸正色的坐在陈白身边,浑然一副自己好像就是剑齿虎特战队的一员似的。
    当卡车快要起步时,陈白有些无语的看着身旁那个有些无赖的家伙,“你还不下车?我说过了我不收徒弟的,你到底想怎么样?”
    “嘿嘿,师父你先别急,我过来之前已经跟我们队长请好假了,杨队知道我的想法后也是举双手赞成,不光放了我一天假,而且给我下达了一个任务,那就是一天之内搞定你!”
    “一天之内你搞不定我的。”看到杨平那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陈白心里就是有些不爽。
    然而杨平好像根本没发现这个被他封为自己师父的家伙心情不好,依旧是坚定不移的回了一句,“不试试怎么知道?”
    陈白一阵无语,难得一见的翻了个白眼。
    车里其他人好像都在憋着笑,挺吃力的样子。
    之后陈白扭头一本正经的盯着杨平,“好,我给你机会让你试试,不过明早之前你要是没搞定我,那你以后就别再提拜师的事了,怎么样?”
    “好啊,一言为定!”杨平当机立断的回应一句。
    陈白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哪里来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