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025章 外来的客人
    高德成手下驻守这家化工厂的,只有十来个人而已。
    面对外面的剑齿虎特战队以及装备精良的特警部队,这些犯罪分子就好像是站在羽量级拳击手面前的一个小孩子似的。
    论人数,他们比不过王凡跟杨刚的人,论装备,他们也被甩出好几条街,论单兵作战能力,他们更是拍马不及。
    在这样方方面面的差距之下,这帮犯罪分子没有不失败的理由。
    双方在化工厂门外的火拼,只是一开始相当激烈,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中一方的枪声已经明显开始减弱,直至最终被彻底压制。
    高德成的这帮手下们失败了,参与火拼的十一个人里,两个被剑齿虎的人失手击毙,其余九个全部重伤。
    这自然也是王凡事先刻意交代过的后果,尽可能的不要打死那些犯罪分子,只是让他们失去战斗力,然后活捉回去。
    对于这些危害社会的家伙而言,接受法律的制裁,才是他们唯一正确的道路。
    这场有几分戏剧性的火拼,仅仅只持续了三分钟不到,高德成那些手下就纷纷放下武器选择了投降。
    事后由剑齿虎二代成员谢安平进去,折腾一番之后,成功拆下了工厂实验室里那个仅仅比一个正常人的脑袋略大的毒气罐。
    这场任务从头到尾,对王凡和杨刚而言其实都没什么难度,反倒是谢安平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倒是着实给了王凡一个惊喜。
    来时剑齿虎特战队和特警部队只来了两辆大车和三辆小车,这些车顶多只够载着他们自己回去的,事后为了这帮犯罪分子,还是杨刚特意打电话从特警大队调过来一辆依维柯。
    两支队伍收工后,等到特警大队的依维柯开过来,他们押着九个重伤的罪犯上车之后,也各自回到自己来时乘坐的车厢里,准备离开。
    所有人都准备就绪时,杨平却突然从依维柯上跳下来,跑到杨刚乘坐的那辆小车旁边冲着副驾驶的杨刚说了几句什么。
    陈白坐在卡车车厢最外面的地方,正好能够瞥见那边,他并不在意杨平跟杨刚说了些什么,只是看着杨刚时而点头时而摇头的样子,盼着他们能快点说完要说的话,好尽快回去。
    谁知道没过多久,杨平似乎是得到了他们队长杨刚的某个许可,竟然屁颠屁颠的往剑齿虎这辆卡车跑过来。
    索性王凡之前示意司机等等特警一方的车队,既然是一起来的就要一起离开,所以这辆卡车才始终停在原地,这倒是方便了杨平。
    陈白眼看着那家伙扒着车厢,一个纵身就翻越上来,不禁有些不明所以。
    还没等王凡开口,杨平这家伙就一屁股坐在陈白旁边,同时嬉皮笑脸的说道:“可以搭一趟便车不,王队?”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怎么不坐你们特警队的车呢?”
    王凡好奇之下问了一句,不过杨平却没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看到那家伙一脸殷勤的盯着陈白,王凡似乎猜到了些什么。
    “你老盯着我干嘛?”陈白被杨平看的有些发毛,不禁问了一句,还不动声色的挪了挪屁股,跟杨平拉开了一段依旧不算安全的距离。
    “嘿嘿,陈白,我想拜你为师。”
    杨平并不介意陈白那一脸嫌弃的表情,反倒是看着陈白的目光变的更加灼热了几分。
    听到这话后,整个车厢里的人都是为之一愣,一个个都觉得有趣。
    不过身为当事人之一的陈白听了这话,却是一阵头大,想不通为什么杨平会突然给自己唱这么一出好戏……
    车队在路上有序行驶着,两辆大车在最前面开道,押送九名犯人的依维柯被夹在中间,最后由特警大队的三辆比亚迪殿后。
    其他特警有的看到了出发前杨平跑到剑齿虎的车上,有的没留意到这个细节,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现在那辆车上正在发生着什么。
    ————
    金三角丛林腹地,这里被群山环绕,是一个天然四面环山的盆地,这里孕育着最恶毒的罪犯,也孕育着最娇艳的毒花。
    丛林深处,五间木屋相邻而建,最中间的屋子里,身材消瘦的雄坤正靠坐在他那张蒙了上等虎皮的太师椅上,右手上还缠了一圈圈绷带。
    这间屋子里,现在不光是他一个人,而是聚集了雄坤集团目前硕果仅存的几个核心人物。
    能在这里占据一席之地的,都是在第五军区和特警大队的档案库里,被贴上重犯标签的狠角色。
    然而当这些穷凶极恶的罪犯齐聚一堂时,却都表现的非常拘谨,原因无他,自然是因为雄坤还坐在主位上。
    “坤哥,咱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得想想办法啊,这才一个月都不到,我们就先后损失了二当家的跟卡邦两个人了,要是再任凭剑齿虎那帮人肆意嚣张下去,我们这么大的摊子也迟早要完啊!”
    其中一人手里把玩着一对山核桃,见这场会议里久久都没有人开口,耐不住寂寞的他终于做了第一个打破沉默的人。
    此人这话说出口来,所有人都不自觉的点头表示附议,并跟着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
    然而这会儿雄坤却抬起了健全的左手,等到所有人都闭嘴不言时,他这个当老大的才不紧不慢的开口,“我打算……再从中东请一批佣兵过来。”
    “什么?老大你还是再想想吧!”
    “是啊坤哥,我觉得那帮家伙根本没什么用处,请他们一次报酬倒要的不少,你看看上次请来的狼蛛,在中东有多大名气?最后还不是一点屁用都没有吗!”
    “咱们最近因为剑齿虎的打压,生意越来越难做,手头也越来越紧,坤哥你还是不要把钱浪费在这种没用的地方了吧!”
    “坤哥,要我说有这些钱还不如咱们自己找人买一批军火,自己跟剑齿虎那帮人干呢!”
    “……”
    一时间这间屋子里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貌似所有人都不太愿意再出钱去请中东的那帮佣兵,而是更倾向于把自己的人武装起来对抗剑齿虎。
    然而就在他们抗议的声音越来越大时,坐在首位上的雄坤却突然冷哼一声,身上顷刻间便绽放出一股凌厉霸道的杀气。
    “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都他妈给我闭嘴!”雄坤突然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脸怒容的吼了一句,顿时震慑的全场鸦雀无声。
    尽管不少人的脸上都还是写着不满,而且表情也足够出卖他们的内心了,然而雄坤对这一切却好像浑不在意。
    重新坐回太师椅上后,雄坤用一只左手笨拙的给自己点上一根烟,这才接着说道:“我已经决定了,这件事你们没必要再商量了。”
    话音刚落,雄坤根本就没打算给其他人反驳的机会,就直接指着其中一人,“陈三,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正好最近剑齿虎那帮人好像不怎么活跃了,给我抓紧把事情办妥了!”
    “是,坤哥。”那个叫陈三的,正是刚才叫嚣狼蛛屁用没有的家伙。
    此刻被雄坤用手指着,虽然他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终究还是没有反抗的勇气,一脸无奈的答应了下来。
    “好了,你现在就可以去准备了。”雄坤见手下服从自己的命令,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挥挥手有了赶人离开的意思。
    那个叫陈三的再次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旋即便起身打算退出这次会议,趁着剑齿虎最近不是很活跃,尽快去联系一下中东那边的关系。
    陈三离开后,雄坤又开始跟其他人讨论别的话题。
    “最近收上来的货,成色好像……”
    “砰!”
    雄坤刚打算进入下一个话题,谁知道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
    还没等屋里其他人反应过来,一道残影突然从外面飞掠而来,紧接着刚才离开这里不久的陈三,就变成一具尸体被人扔在了雄坤的脚下。
    “什么人?”
    “他妈的,外面那些人都干什么吃的?他们都去吃屎了吗!”
    “草,出去看看!”
    看到陈三的尸体后,屋里所有人瞬间都跟一只炸了毛的猫似的,纷纷拔出手枪拉开枪栓,一个个如临大敌的盯着木屋门口。
    雄坤自然也不例外,尽管他的右手上次托陈白的福,现在还缠着绷带,可他为了活命,仍旧倔强执着的用左手抓起桌上的手枪,动作生疏的用枪口对着门口。
    这时两个身影突然好想从天而降似的,出现在木屋门口,出现在雄坤集团所有之核心人物的视线里。
    门外站着的是一男一女。
    众人一眼就看到了左边的金发女郎,并且仅仅只是一瞬间,就无一例外的被她那妩媚的相貌,以及妖娆的身姿紧紧钩住了魂魄。
    就连雄坤也不例外,在场的每一个男人都敢拍胸脯保证,自己这辈子再没有见过比这女子更漂亮的女人了。
    冷艳的目光逐一扫过屋里的人后,金发女子那张俏脸上,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一抹鄙夷的神色。
    这时雄坤突然反应过来,看到金发女子旁边那个脸上有条刀疤的中年男子时,不禁感到有些吃惊,“这不是斯科恩先生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错,千里迢迢从中东赶来中国,最后又来到这金三角的,正是中东佣兵界大名鼎鼎的狙魔红寡妇,以及之前作为狼蛛观察手的斯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