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001章 王牌对王牌
    刚刚下了一场雨,位于缅甸的这片原始森林里弥漫着一片薄薄的雨雾,林间的空气不仅潮湿,还有一股树叶霉烂的味道。
    一群人蹑手蹑脚地往一片山坡行进,他们的脸上都涂着战术迷彩,披着丛林伪装,带着武器。
    他们不是丛林的狩猎者,而是来自中东的职业佣兵。
    咻!
    一颗子弹撕裂空气的声音突然打破了森林里的平静。
    一个抬头张望的佣兵的脑袋上突然爆起一团血雾,半边脑袋都被子弹掀飞,他轰然倒在了地上,直到死亡来临的最后一刻,他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狙击手,趴下!”狼蛛吼了一声。
    一大群佣兵快速趴下,举枪盲射。
    砰砰砰……
    一颗颗子弹向对面山坡呼啸而去,所过之处木屑横飞,岩石崩裂!
    陈白所在的剑齿虎特战小队成员,以及负责掩护他们的特战队成员纷纷举枪迎击,一时间密集的火网铺满了一大片丛林。
    山坡上,刚刚完成了一次完美狙杀的陈白突然心里一惊,多年来在枪林弹雨中沐浴出的敏锐直觉促使着他将头埋了下去。
    刹那间,几颗子弹就呼啸着撕破虚空,从陈白的头顶上飞了过去,然后他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串树干断裂的声音。
    躲过一劫之后,陈白便扭头看向身旁一个躲在草丛里的身影。
    与此同时,那边的草丛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十一点钟方向,三百米距离,风速3.2,风向东南!”
    声音的主人,正是陈白的观察手冯强。
    陈白深吸了口气,突然抬头,瞬间将枪口移到十一点钟方向,一个刚刚从掩体后面站起来准备发射榴弹的佣兵从狙击镜里进入了他的视线。
    当目标人影与狙击镜的准星重合的那一瞬间,陈白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同一时间,陈白左前方大概三百米之外,狼蛛隐蔽在一棵大树的阴影下,他的无线电耳麦里也响起了一个沙哑如老鸦一般的声音。
    “五点钟方向,三百米距离,风速3.2,风向西北!”
    出于对声音主人毫无保留的信任,以及多年在枪林弹雨中配合养成的默契,狼蛛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举起了狙击枪,将镜头对准了刚刚完成一次狙杀的陈白。
    咻!咻!
    相对的两个方向,两发子弹破膛而出。
    下一个刹那,陈白从狙击镜里看到,那个被他锁定的佣兵已经眉心中弹,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而陈白的眼角余光则是捕捉到了,狼蛛打出的那枚子弹最终落在自己脚边的草丛里,溅起一片泥土。
    事实证明了,这次两边的王牌狙击手之间的巅峰较量,是陈白以快出狼蛛不到零点一秒的反应速度摘下了胜利的果实。
    “陈白,没事吧!”
    藏在草丛里的陈白很快听到耳麦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他所在的剑齿虎特战小队队长王凡的声音。
    陈白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一边拭去额头上冒出的几滴冷汗,过了一阵子这才开口回复道:“没事,不用担心。”
    “那就好,现在这情况,只有你才有希望能带我们这支队伍出去,就算我死了你也不能死,明白吗!”
    陈白再次听到耳边的无线电里响起了王凡的声音,不难听出,他情绪有些激动。
    “别说这些废话,你是队长,不论在什么时候,你的命都是最重要的,一个队伍可以没有狙击手,但不能没有首脑!”
    陈白毫不犹豫的对着耳麦呵斥一句,说罢后只见他沉吟片刻,才突然抬头接着开口,“通过之前的交手,可以肯定的是,消息没有错,跟随这批犯罪分子的狙击手,就是在中东号称佣兵狙神的狼蛛,只有他才有这样的本事!”
    “陈白,你可千万别冲动!”
    陈白从王凡的语气里听出了一股明显的激动情绪,尽管王凡嘴上说着让陈白别冲动……
    “是啊陈白,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冲动啊!”
    “你可要想清楚了陈白,你死了,谁来给徐峰报仇?”
    “那可是狙神狼蛛,只有你这个狙王才有可能和他一较高下,你死了,我们谁有这个本事能报徐峰的仇?”
    一时间在陈白的耳麦里,剑齿虎小队公共频道里诸多队员七嘴八舌,所说的内容无一例外,都是在劝告陈白平复心情冷静下来。
    而陈白却是听着充斥在耳边的那些声音,始终一言不发,端着狙击枪默默的趴在草丛里,目光逐渐陷入追忆。
    就在陈白沉默不语的这短短一会儿功夫里,剑齿虎小队身后的特警小队里,又有一个人仰头倒在身后的血泊里。
    眉心中弹,一枪毙命。
    不用问,这个可怜的家伙眉心间的那枚子弹肯定是出自狙击枪,出自狙神狼蛛手里的狙击枪。
    “小王,小王!”
    陈白扭头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很快跑到那已经断绝生机的队员身边,一脸悲恸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这人就是负责掩护剑齿虎的特战队队长杨刚,原本这支特战小队再加上第五军区赫赫有名的剑齿虎,执行这次的扫毒行动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才对。
    但是众人万万没有想到,这帮缩在金三角的毒贩们,在屡战屡败之后,竟然花重金请来了一批中东的佣兵!
    在整个佣兵界,出自中东的佣兵都是有名的心狠手辣杀伐果决,这帮刀口舔血拎着脑袋混饭吃的家伙,放在战场上无一不是以一个顶十个的杀人机器。
    更别说这支佣兵队伍里,还有一个名震中东的狙神了,有了狼蛛的存在,这些犯罪分子的综合战斗水准,可谓是呈几何倍的上升!
    仅仅只是把他们从山下追到山上的这个过程里,特战队就已经有二十多人受伤,十三人不幸殉职了。
    陈白也知道,这个伤亡数字对杨刚而言,绝对是一把插在他心头的钢刀,身为带队的首脑,他都不知道回去该怎么跟其他战友以及那些殉职的战友家属交代。
    更可悲的是,那些毒贩和佣兵刚一进山,马上就仗着自己对地理的熟悉,以及丰富的丛林作战经验来了个绝地反杀,打的特战队和剑齿虎的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为殉职的小王合上双眼后,杨刚立马扯开嗓子大声喊道:“陈白,陈白呢?你倒是干掉对面那个狙击手啊!再这么下去任务不用执行了,我们就给人家当活靶子得了!”
    剑齿虎小队的队长王凡听到这话,不禁眉头一皱,其他队员也是一个个摆出一副提心吊胆的嘴脸,目光纷纷放在陈白身上。剑齿虎的人都知道,在场的这么多人里,没有谁比陈白更想要了狼蛛的命。
    不论是出于对挚友殉职的仇恨,还是同为狙击手界的翘楚,想要与对方决出高下的那种渴望……
    “陈白,你倒是说话啊!”杨刚那带着几分不甘的声音再次响起,回荡在这片丛林的上空,拨动着陈白紧绷的心弦,“你是第五军区的枪王,云南军区的骄傲,难道你就这么看着我们的人一个又一个死在狼蛛枪下吗!”
    爬在草丛里的陈白深深吸了一口气,紧了紧手中的狙击枪。
    他的目光,始终都在透过狙击镜关注着战场上四面八方的变化,也不知道是没听见杨刚的话,还是根本没打算搭理这个大脑充血的特警部队队长。
    就在这时,一声闷哼在不远处响起,特警部队那边,又有一人眉心中枪,倒在一片血泊里,强劲的狙击枪子弹打在那人脑袋上,直接掀开了他半个天灵盖。
    同一时间,对面山坡上的犯罪分子阵营里,两个中东佣兵先后倒在地上,无一例外都是眉心中弹,且他们脑袋里的两枚子弹,都是出自同一把狙击枪!
    “陈白!第五军区的狙王,难道真的比不上中东的什么狗屁狙神吗?你要是再不出手,我就直接带人强攻了!这么下去老子的人迟早死光,横竖都是捐躯,还不如硬拼一把!”
    “杨队长,你冷静一点!”王凡终于听不下去了,开口大喊一声,“这是在执行任务,我们要以大局为重!”
    原本就情绪暴躁的杨刚一听这话,更是挑着眉头冷笑一声,“大局为重?老子的人这次牺牲了这么多,老子回去怎么跟其他队员交代?现在我管你什么狗屁的大局!”
    “我也为这次行动中殉职的战友感到悲伤,但是现在当务之急,你更要冷静啊!不然你怎么带你的人从这个战场上走出去?”王凡眉头紧锁着反问一句。
    “那你倒是让陈白干掉那个狙击手啊!只要干掉那个狙击手,就凭其他罪犯的武力,我们这里的警力是绝对可以拿下他们的!”
    王凡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把还没说出口的话咽回了肚子里,沉默不语。
    说句实在话,王凡的内心深处,是真的不希望陈白在这种情况下带着情绪和对面的狼蛛交手,不光是他这个队长,整个剑齿虎小队半年前从这片丛林里生还的老队员们,只怕都是一样的想法。
    至于陈白,他的目光则是始终通过狙击镜盯着整个战场,一次次的狙杀着对面的犯罪分子,以及观察着狼蛛的动向。
    此刻的陈白就像一头猎豹一般,潜伏在草丛里隐蔽好自己的身形,死死盯着猎物蓄势待发,伺机而动!
    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他不管,这个时候陈白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在保证完成此次猎捕任务的情况下,务必要狙杀狼蛛!
    这次由剑齿虎特战队负责执行的,代号为“青天”的扫毒行动,已经持续了长达十月之久。
    在过去的十个月里,剑齿虎特战队一直在跟畏缩在金三角无法地带的贩毒集团做斗争,而在半年前,作为诸多贩毒集团之首的雄坤集团,就曾经聘请过一次中东的佣兵。
    就是在那个时候,陈白和狼蛛,两个距离隔着十万八千里的王牌狙击手,第一次在这片丛林里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