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149章 两个枪声
        王凡他们那边的战斗,已经即将收网了。
    不说杨刚率领的特警部队都是装备精良之师,单凭剑齿虎和北极熊两支特战部队联手,歼灭雄坤手下这几百号人就已经是绰绰有余的。
    一场鏖战下来,雄坤集团的犯罪分子死伤超过八成以上,而剑齿虎、北极熊,以及特警部队的成员,则是达到了奇迹般的零伤亡!
    那个之前得到老大的口头承诺,只要这次能把小命留下,老大的位子就给他做的小弟,在这次火拼中不幸身亡了,死因是被95式手枪命中眉心。
    可怜的家伙,直到意识泯灭前的最后一刻,他还在希冀着自己能够活着回去,然后顺利上位的美事,不过这些美好的想法,却是注定了只能跟着他去另一个世界了。
    值得一提的是,那个答应小弟只要他活着回去,自己就退位让贤的小头目罗哥,也死在了这场火拼中,并且他的死法同样是被95式命中眉心。
    命运总是这么喜欢玩弄世人,或许老天爷是想让罗哥跟那个小弟一起去另一个世界,然后在那个世界兑现自己的承诺吧……
    除了死伤的之外,剩下两成不到的毒贩,则是一个个贪生怕死的看到情况不妙,就马上识趣的扔掉武器举手投降了。
    这倒也为王凡他们省了不少事儿,对于王凡和刘宏亮,以及杨刚等人而言,这一幕自然是他们喜闻乐见的。
    支援小队分出几个人,给那帮毒贩戴上手铐后,将他们原地看押起来,其他人则是由三位队长带着继续往丛林深处推进。
    因为陈白之前交代过,如果解决了这支队伍的话,就让王凡他们继续向前,直捣雄坤在金三角腹地的老巢。
    至于陈白,他则是坚定要留下来跟红寡妇一较高下,不让王凡他们插手。
    经过再三权衡之后,王凡最终还是选择尊重陈白的意愿,所以这会儿他也只是扭头往身后看了一眼,便带着支援部队继续往金三角内部推进过去。
    刚才那一眼,王凡自然是看不到陈白的身影的,不过他却希冀着自己的目光能将祝福送到陈白身边。
    剑齿虎第一批队员,到现在硕果仅存的只剩下四个人了,王凡真的不希望再有任何人离开自己。
    或许他这个一厢情愿的念头有些偏执,不过在这个问题上,向来在第五军区享有着‘智将’美誉的王凡,也是殊为不易的宁可把牛角尖钻到底!
    支援部队出发之前,刘宏亮和杨刚两人同时看了看驻足不前的王凡,又不约而同的交换了一下目光,两人都是默契的没有去打扰那个一脸愁容的男人。
    ————
    就在王凡带来的支援部队挥军深入雄坤大本营的途中,丛林外围,红寡妇跟陈白两人也是彻底摊牌,陷入了针尖对麦芒的紧张局面中。
    两人几乎是同时钻出自己的掩体,不……准确点说,陈白的行动要比红寡妇快上那么几秒钟,早在红寡妇开始行动前的那一瞬间,陈白就已经站稳脚跟,并且开始用狙击镜预瞄红寡妇藏身的那片区域了。
    虽然陈白不知道红寡妇具体藏在哪里,但是通过她刚才对杨平开的那一枪,但凡有点经验的狙击手,也能判断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所以在红寡妇突然现身的那一瞬间,陈白实际上就已经将狙击镜的角度进行了一次微调,使得十字准星正好对准了红寡妇的脑袋。
    在战场上扮演起死神的角色时,陈白对敌人可不会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虽然在大多数男人看来,那张金色如瀑长发下的瓜子脸,如果多出一个弹孔来实在是有些可惜,但陈白可不会想到这些。
    在陈白看来,让红寡妇脑袋上多出一个子弹孔,才是自己救宁静于水火之中的捷径。
    纵然红寡妇再怎么天生丽质气质非凡,可毕竟宁静才是命中注定要陪陈白走完下半生的人,是陈白生命的全部。
    更别说红寡妇的身份,还是在陈白的对立面上了。
    所以为了宁静的安全,陈白狙杀红寡妇那个天生尤物,是绝对不会犹豫哪怕半秒钟的。
    “砰!”
    “砰!”
    两个经过消.音器处理的枪声同时在丛林中响起,惊的几十上百只飞鸟振翅高飞,一时间天空中飞鸟的鸣叫声不绝于耳。
    第一个枪声,比后面响起的声音要略微清脆一些,如果有懂枪的人站在这里,就不难听出这是M21的声音。
    伴随着枪声响起,一枚黄铜子弹也在火药被引燃而产生的强劲冲击力的作用下,势如破竹般掠出了M21的枪口。
    将近两百米的距离,对于一个运动员而言,或许还要全力以赴的跑上好几十秒,不过对于陈白打出的那枚子弹来说,却是转瞬即逝。
    眨眼间子弹便是跨越了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距离,来到了红寡妇的面前。
    不过因为陈白在预瞄的时候,红寡妇是猫着腰冲出掩体的,而在陈白开枪之际,红寡妇则是同样做出了开枪的动作。
    要开枪,自然是要直起身子的,以红寡妇目前的身体状态,必须要用尽一切可行的手段来削弱自己要承受的狙击枪后坐力,从而确保自己的右手不会彻底废掉。
    也正是因为一个起身的动作,导致了陈白的子弹并没有如预想的那般命中红寡妇的额头眉心,而是最终钻进了她的胸膛……
    就在黄铜弹头上的冲击波传递到红寡妇胸前时,红寡妇也正好完成了勾动手指扣下扳机的动作。
    当子弹钻进红寡妇的身体,并绽放出片血花时,PSG-1的枪口里,也是在最后一刻飞出了一枚子弹。
    这一切听起来惊心动魄的事情,其实归根究底也只是发生在一瞬间而已。
    照理说陈白和红寡妇两人,不过是前脚后脚的扣下扳机,即便是陈白占据了所谓的“先手优势”,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想要躲开从对面飞来的子弹,还是难比登天的。
    实际上陈白也的确没有躲,也没有时间去躲。但是那枚子弹,最终却只是擦着陈白的脸颊呼啸而过,在那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下,子弹自身所携带的冲击波,只是在陈白脸上划出了一道扎眼的血痕。
    红寡妇在胸口中弹倒地之前,也是通过狙击镜看到了这一幕,看到了自己的战果。
    丢掉PSG-1前的最后一刻,看到陈白依旧完完整整的站在远处时,红寡妇的心里,竟是出奇的古井不波。
    她并不觉得没能杀了陈白有什么可惜的,也并没有因为自己现在的结局,而后悔大老远从中东跑到这来找陈白报仇。
    或许,这个倔强的女人之所以会在听到狼蛛的死讯后,就不顾一切的跑来找陈白报仇,只是觉得自己不应该什么都不做吧。
    或许,在来这里找陈白之前,红寡妇就已经预料到这场较量的结局了,毕竟那可是能让狼蛛都栽了的人,自己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呢?
    或许……红寡妇之所以会一手促成这场巅峰较量,实际上也不过是想拼一拼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罢了。
    万一自己能干掉陈白,岂不是就说明,自己有资格穿上那个男人早就准备好的那件婚纱了吗?
    红寡妇不敢奢求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仪式,甚至在狼蛛死后,她连想要有个名分的念头都彻底绝了,不过证明自己有资格穿上那件婚纱,却是红寡妇内心深处,最后还能够守护的一份执念了。
    实际上这个女人,是一个性子倔强到即便是狼蛛,都有些自愧不如的家伙。
    一旦她在心里认定了某个目的地,那么不管到达那个目的地的路上,有多少艰难险阻,需要付出多少令人发指的努力,红寡妇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当她还是个少女的时候,被狼蛛从洛杉矶带到中东,带到那个人吃人的残酷世界里,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个小丫头一旦离开狼蛛,一定活不过三天。
    当她提出要狼蛛教自己用狙击枪时,几乎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里,完全没有一个是看好她的。
    当她第一次单独执行暗杀任务时,整个佣兵界都觉得,暗杀目标的力量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而言,实在是太过高不可攀了,即便这个小丫头学到了狼蛛的一些皮毛本事,然而依旧没有人觉得她能独立完成这次任务,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这丫头能够活着回来,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然而这个倔强的丫头在做事的时候,却是从来都不理会别人的眼光。
    不管其他人怎么看怎么想,在她心里,只要那个把自己从万丈深渊中拯救出来,并且一手教会自己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男人看好自己,那就足够了。
    并且不论世人再怎么嘲笑红寡妇,这个女孩最终都会用事实来抽肿他们的脸。
    这次……红寡妇带着几个手下来替狼蛛报仇,整个中东佣兵界都认为她身上有狼蛛所不具备的杀伐果断,所以这次她一定能够亲手杀了那个让狼蛛死掉的男人。
    但是这次,她却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