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135章 逆转绝境
        面临着五把死神之镰的陈白,此刻正抱着自己的老搭档M21躺在越野车的前排座位椅子底下,他是面对着汽车前盖的,而车身对着丛林的方向,却是汽车屁股。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隐匿在丛林里的几个狙击手是完全可以一枪打爆汽车油箱,然后引爆整个越野车的。
    这样一来躲在汽车里的陈白必然会在爆炸产生的火光中尸骨无存,不过那几个狙击手却并没有这么做,这也更让陈白感到有些懊恼。
    因为这样的情况,让陈白感觉到红寡妇那个女人,对自己其实完全是抱着一种猫戏老鼠的心态的。
    她是想要一点点的消磨掉自己的耐心?还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才会这么做,这点陈白并不清楚,但红寡妇的这种做法,已经真正挑战到陈白的心理底线了,这点倒是毋庸置疑的。
    就在陈白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感到有些手足无措时,他突然看到了挂在车顶上的那块后视镜。
    从后视镜里,陈白勉强能够看到身后的一部分丛林,虽然因为镜子面积大小的原因,他能够看到的范围有限,但这已经要比两眼一抹黑强太多了。
    当下陈白便抬头死死盯着那张后视镜,绞尽脑汁的思考着应对眼下这种绝境的对策。
    终于,在双反经过了一段漫长的耐心对峙后,陈白用车门操控台上的按钮缓缓降下了主驾驶位的车窗玻璃。
    这就是陈白想到的办法,当玻璃降到一半时,他突然从自己身上摘下了一枚烟雾弹,拉开保险后轻轻一投,那枚烟雾弹便飞出车窗,落在了距离越野车大概五米左右的地方。
    落地后的下一秒钟,烟雾弹两端的通气孔里,便释放出了大量浑浊的气体。
    之后又等了两秒钟左右,当烟雾的范围即将蔓延到越野车附近时,陈白突然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一脚踹开车门把外套狠狠丢进了那团烟幕里。
    丛林里蛰伏着的五个狙击手,几乎同时通过自己的狙击镜看到了一抹残影从越野车里掠入那团烟幕,当下所有人都是猛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不要开枪!”吃过陈白抛砖引玉亏的红寡妇,自然知道那道影子不过是个诱饵,当下她便毫不犹豫的在无线电里提醒一声。
    然而红寡妇虽然提醒的及时,但对于反应快的人来说,还是有些晚了。
    五个被她从中东带过来的佣兵狙击手里,有一人甚至能够做到在经历过短时间心态调整的酝酿期后,成功进入枪王之心这种状态。
    甚至就连红寡妇与他对狙时,也要全神贯注小心翼翼的应对,否则一个小小的失误,也有可能导致红寡妇这个狙魔棋差一招。
    当然了,这家伙不论是反应速度或是开抢速度,也都比其他几个佣兵要快出不少。
    尽管他们之间的差距或许只是短短的零点零几秒,可在狙击手的世界里,这点微不足道的时间,往往就足以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了!红寡妇出声提醒之后,其他四个准备开枪的狙击手,都是硬生生止住了自己扣下扳机的动作,唯有那个只差一步就能做到将枪王之心收放自如的家伙……
    那家伙最引以为傲的,也是让其他四个狙击手最为羡慕的开枪速度,这时候却成为了暴露他藏身之处的致命伤!
    早在红寡妇第一个字还没脱口而出时,他就已经把枪口和狙击镜一起调整到了对着那团烟幕的角度,并且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一发子弹咆哮着破膛而出,顷刻间便穿过了无数枝叶的缝隙,一头扎进越野车旁边那团正在扩张的烟幕里。
    与此同时,陈白则是通过汽车的后视镜,清楚的看到了身后那片丛林里,一点转瞬即逝的火光。
    虽然这会儿的天色还不是很暗,虽然那人开枪的火光也不是很耀眼,虽然那团不怎么耀眼的火光只是在亮起了一瞬间后,便快速在丛林深处了。
    但是……陈白还是十分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一闪即逝的亮光,并且在一瞬间付出了不知多少亿个脑细胞的代价,计算出了那个狙击手的具体位置。
    在耳麦里听到红寡妇的警告后,那个狙击手也是刹那间就明白自己的失误所在了。
    当下只是经历了短短一瞬间的迟疑后,那家伙便毫不犹豫的收起自己的狙击枪,从藏身的那棵大树上一跃而下,一刻不停的朝着自己之前早就物色好的另一个隐蔽点冲过去。
    这家伙不愧是连红寡妇都要高看一眼的狙击手,早在陈白出现之前,他就不光是找到了一个视野最为宽阔的制高点,而且还为自己物色好了三个以供转移的隐蔽点。
    虽然其他狙击手用点心也能够做到这些事,不过在这千钧一发的战场上,他们却是都没有这份谨小慎微的心态。
    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在一流狙击手的对决里,哪怕只是零点零一秒,都可能成为决定战局成败的重要因素。
    更何况这家伙即便是早早物色好了最近的几个隐蔽点,可从一点转移到另一点,再怎么样也需要时间不是?
    这段时间能有多长?没有人计算过这个,总之远远多于零点零一秒就是了……
    就在那个枪法在这支佣兵小队里,仅次于红寡妇的家伙身形矫健的像只灵猴一般穿梭在丛林当中时,陈白也终于转身把M21架在了驾驶位的座椅靠背上。
    狙击镜瞬间便通过汽车的后挡风玻璃锁定了那个穿梭在丛林之间的身影,而陈白的目光也在同一时刻,通过狙击镜看到了那个家伙。
    十字准信与一颗脑袋重叠在一起时,陈白毫不犹豫的对枪口做了一下微调后,扣下了手指抵着的扳机。
    黄铜打造的子弹愤怒的掠出枪管,紧接着便势如破竹的打穿了越野车的后挡风玻璃,弹道因此而有了一些微妙的偏移后,无伤大雅的飞进了那片丛林里。
    开枪之后的一瞬间,陈白便重新缩回脑袋,藏在座椅后面小心隐蔽起来。陈白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战果绝对是一如既往的一枪爆头。
    并且实际情况也是如此,那发陈白今天第一次打出的子弹,在穿过一层厚厚的挡风玻璃,并且跨越了上百米的密集丛林后,不偏不倚的正好钻进了自己目标的脑袋。
    子弹从那人右边的太阳穴里钻进去时,他左边的太阳穴也跟着绽放出了一朵妖艳的血花。
    从这一刻开始,世界上就少了一个有希望在一年内熟练掌握枪王之心的狙击手,狙击界也是彻底少了一个真正的高手。
    不过躲在座椅后面的陈白,却并没有因为自己这先发制人的耀眼战绩而有丝毫的心理波动。
    陈白知道,虽然自己刚刚击毙的那个狙击手,也许是红寡妇手下实力最强的一个,但是在那片地形复杂的丛林里,依然还有最少四个狙击手在等着自己。
    就这样,还是陈白暂时没有考虑到红寡妇本人的结果。
    虽然那四个狙击手的实力不一定比自己刚刚狙杀的那人强,但陈白也知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狼多的道理。
    他堂堂一代狙王,要是在今天这场对决里,死在红寡妇的手上,那么陈白心里多少也会多几分坦然少几分不甘,不过今天要是死在区区几个小喽啰的围攻下,那陈白真的是怎么都不能含笑九泉了。
    对于一头大象而言,被蚁群围攻噬咬致死,绝对是悲催到不能再悲催的一种死法了。
    所以即便是干掉了一个敌人,但陈白也并没有在这个时候盲目的轻举妄动,只是继续藏好身形,眯着眼睛像一头伺机而动的鹰隼般,从裤兜里摸出一块口香糖,剥开糖纸后缓缓塞进自己的嘴里。
    在战场上嚼口香糖,既可以让人保持大脑的清醒,也可以用来缓解战况带给自己的压力。
    这一点不光是狙击手适用,大多数兵种也都是适合这种解压方法的,并且只要是穿着军装的人,很少有人不知道这个法子。
    口香糖入口的那一瞬间,芬芳的香味儿便刺激着陈白的味蕾,让陈白的头脑瞬间清醒了不少,心理压力也跟着被抵消了一些。
    现在陈白要做的,就是像刚才一样,蛰伏起来等待合适的机会,再次发现敌人的踪迹然后予以狙杀,正如一头伺机而动的猎豹盯着自己的猎物般。
    与此同时,丛林深处二百多米的一棵大树上,红寡妇也是不紧不慢的从贴身的衣兜里摸出了一枚口香糖。
    一双白皙的犹如羊脂玉般的柔荑灵动的撕开口香糖的外包装纸,随后将那块口香糖塞进了自己那张不知道迷倒过多少男人的樱桃小嘴里。
    “呵呵,有意思,我以为他起码还会再等个十几分钟呢,想不到这么快我们的人就已经被他干掉一个了,而且还是实力最强的一个……”
    红寡妇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用望远镜盯着越野车那边小声念叨着。
    潜伏在她身边的斯科恩并没有搭话,只是习惯性的保持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