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134章 黔驴技穷
        最终王凡还是没能拦下陈白,当陈白向他发出那个良心拷问的题目时,王凡就已经明白了,这个时候,不论自己对陈白说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
    并且王凡也在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后,发现即便是想来已冷静自居的自己,在面对和陈白当下一样的情况时,也会毫不犹豫的赶去找那帮毒贩和佣兵拼命。
    明白了这些事情后,王凡终于还是挂掉了电话,既然他知道劝回陈白根本是不可能了,那么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带人去支援!
    在王凡的心目中,陈白的命自然是放在第一位的,不论形势再怎么严峻,王凡都绝对不会允许陈白这个狙王死在区区的金三角!
    不过这会儿王凡再想要组织支援时,已经有些晚了。
    因为就在两人结束通话后没多久,陈白已经依稀能够从越野车的挡风玻璃外面,看到金三角那片茂密丛林的轮廓了。
    当那片丛林远远的映入自己眼帘时,陈白那双原本还算平静的眸子里,顿时充斥着数不尽的血丝,以及无尽的怒火。
    每当越野车多靠近那片丛林一米时,陈白内心深处想要把红寡妇跟雄坤等人撕成碎片的欲望,就更加强烈一分。
    操控着方向盘的陈白扭头瞥了一眼身边那把M21,旋即便聚精会神的死死盯着前方,盯着那片轮廓越来越清晰的丛林,就好像自己的仇人就站在前路等着他似的。
    五百米、三百米、两百米、一百米……
    越野车与那片丛林之间的距离,在陈白马力全开的驾驶下越来越短,而陈白心中那团熊熊的怒火,也是升腾的愈发猛烈。
    就在陈白打算把车子停在丛林外围五十米左右的地方,随后拿着M21下车孤身进入丛林时,一股极其强烈的危机感却是在他心头突然升起。
    危机的警兆在陈白心中油然而生后,便快速呈几何倍的放大,直到那种感觉迫使着陈白不得不放慢了车速,并且下意识的偏了一下脑袋。
    与此同时,三发子弹几乎在同一个刹那,从对面的林子里呼啸而出,笔直的掠向陈白那辆还没停稳的越野车。
    一发略微领先些的子弹,率先贯穿了越野车的挡风玻璃,直取陈白的眉心。
    不过因为陈白在这之前就做了一个偏过脑袋的动作,导致那发子弹最终还是打偏了,仅仅只是钻进了陈白身后的座椅靠垫而已。
    不过还没等陈白快速做出下一步应对措施,越野车的两个前轮就被两发子弹分别打穿了轮毂。
    整个车身瞬间失去了控制,带着坐在驾驶位上的陈白,先是因为惯性转了好几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圈,随后又擦着地上的沙石往丛林的方向横移了一段距离,这才缓缓停下。
    早在越野车停稳之前,车身的两个后轮就已经步上了前轮的后尘,被两发子弹狠狠的贯穿了轮。
    虽然车子的发动机和油箱等设备没有受到任何损伤,不过这辆车短时间内,估计只能是在这里静静的呆着了。
    猫在座椅下面的陈白端着那把M21狙击枪,一瞬间便让自己的心态和神经都进入了那种玄之又玄的状态。
    虽然这时候他的内心已经被仇恨充满了,不过对于这个名副其实的狙王而言,枪王之心还是能够信手拈来的。
    这一瞬间,尽管陈白的目光因为越野车的关系,并不能延伸到丛林更深的地方,但在他目光不能企及的那片范围内,任何风吹草动却是都逃不过陈白的第六感。
    早在自己受到袭击的那一瞬间,陈白就凭借丰富的经验判断出了林子里最少有五个狙击手在对自己开枪,而且都是五个实力不弱的狙击手!
    说他们实力不弱,到底是怎么个不弱呢?
    通过陈白的判断,那五个向自己出手的人,应该也是跟杨平一样,一只脚已经迈过了枪王之心那个门槛的高手。
    这样的对手如果是一两个人,陈白自然是不惧的,但眼下的情况是,足足有五个这样的精英狙击手在盯着陈白的脑袋,而且他们都在暗处,而陈白对他们而言,则是跟黑夜里的一盏明灯没什么区别。
    敌人最少有五个人,甚至可能更多。
    最恐怖的红寡妇还一直没有出手,至于她是不是在场,陈白还不能确定。
    那五个已经暴露的狙击手此刻藏身在丛林深处的什么位置,陈白也同样是不得而知。
    雄坤手下的上百个毒贩有没有蛰伏在周围,对于陈白而言,同样是一个无法得知答案的谜题。
    总而言之,现在的种种情况都可以说是对陈白非常不利的!自从半年前那场丛林鏖战之后,陈白还从来没有面临过让他感到如此黔驴技穷的困境。
    包括之前跟狼蛛对狙时,情况也没能让陈白感到如现在一般焦虑。
    就在陈白因为五个精英狙击手的压力,而不得不暂时躲在车里思考着对策时,二百米开外,密林深处的一个制高点上,红寡妇正跟斯科恩一起潜伏在一棵大树的树冠上。
    借着繁茂的枝叶,两人同时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林子边缘那辆越野车里,陈白的一举一动。
    “你果然猜对了,想不到约定的是三天之后,他竟然会在今晚就迫不及待的赶过来!”
    斯科恩一边通过望远镜,紧紧地盯着陈白所在的那辆越野车,一边不无惊叹的对身旁的红寡妇说了一句。
    被拍了一记马屁的红寡妇则是面不改色,目光始终都通过望远镜锁定着那辆越野车,只是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意料中事。”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斯科恩出于好奇,不禁再次开口问了一句。
    “从那个小姑娘……宁静在受了这么多折磨后,却依旧坚持维护陈白就不难看出来,他们俩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如果不是一个男人用自己的温柔真正打动了女人,不会有那个女人会傻到愿意为他付出这么惨痛的代价的,所以说不难看出宁静深爱的陈白,而陈白对她的感情,也一样如此。”红寡妇话音落下后,见斯科恩似乎还是有些不解其意,不禁语气冰冷的再次开口补充了一句,“像你这样的人,是永远都体会不到爱与被爱的滋味的。”
    听了这句话,斯科恩心里虽然有些不屑,但却也没有反驳。
    这个脸上有条刀疤,却丝毫掩盖不了自己猥琐气质的男人明白,红寡妇说的不错。
    生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里,斯科恩的确是从来都没有品味过真正爱一个人,与真正被一个人深爱着的滋味。
    甚至于这个内心冷库的男人,对于真正的爱情从来不曾抱有过任何的幻想和期待。
    在斯科恩看来,所谓的感情,不过是两个弱者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互相依偎在一起取暖的借口罢了,所谓的爱情,只会让他的反应变的迟钝,让他更加接近死神的距离。
    正是因为见惯了这片灰色天空下的冷漠与无情,所以这个男人对于所谓的爱情,也只会抱着嗤之以鼻的心态而已。
    红寡妇见斯科恩没有反驳自己,也没心思再跟他过多废话,只是目光冰冷的瞥了他一眼后,便重新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陈白藏身的那辆越野车上。
    眼下要说谁对这个金发女人的吸引力最大,也绝对不会是就在她身边的斯科恩,而是二百多米开外,躲在丛林外围那辆越野车里的陈白。
    就是陈白,也只能是陈白。
    “你们五个,不要轻举妄动,现在是和他比耐心的时候。”用望远镜盯着越野车的红寡妇压低声音,对耳边的无线电说了一句。
    “现在你们已经引起陈白的注意了,那个男人的警觉性甚至在我之上,如果有人敢轻举妄动的话,那么我敢保证,他一定会在三秒钟之内去找死神报道!”
    “是!”
    “收到!”
    “知道了大姐!”
    分散开来隐藏在丛林各地的五个狙击手们,在听到红寡妇的指示后,赶紧纷纷回应了一句,旋即便小心翼翼的隐藏起了自己的所有气息。
    与此同时,红寡妇的嘴角则是浮现出了一丝见猎心喜的笑容,只听她自顾自的小声念叨了一句,“呵呵,吃主菜之前先让你尝尝开胃菜,不知道你能不能度过这关呢?”
    “如果在我出手之前,你先死在他们五个人的枪下……那也只能说明你陈白不过如此了!”
    五个即便是在中东佣兵界,也绝对算是一流精英的狙击手,听了红寡妇的话后,便小心翼翼的蛰伏起来,就像是隐藏在夜幕下的幽灵一样,静静的等待着陈白露出破绽,并且给他致命一击!
    让他们对这次任务如此上心的原因,不光是因为来自于红寡妇这个狙魔的压力,更是因为在出来之前,红寡妇对他们许下的那个陈白脑袋换一百万美金的承诺!
    这帮人拥有着堪比某些小国特种兵的实力,更有甚者还有一身凌驾于寻常特种兵之上的本事,但要让他们真正打起精神来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动力也就只有金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