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124章 死不瞑目
        翻过手里的每一页A4纸,看到这份资料里的每一个字时,陈白的心情都会不自觉的更加凝重几分。
    在他那复杂的心情里,有对红寡妇这个对手的重视,也有对那个叫艾丽莎的小女孩童年经历的同情,更有一分棘手的感觉。
    一字一句的看完了那些资料后,陈白把一沓A4纸重新装进了牛皮纸袋里,封好袋口后这才将纸袋递还给身边的王凡。
    “有什么想法?”
    王凡伸手接过陈白递给他的牛皮纸袋后,目光深邃的盯着陈白,淡淡开口问了一句。
    陈白先是苦笑,在沉默了数秒钟之后,这才伸了个懒腰缓缓开口,“没什么想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呵呵,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王凡闻言笑了笑,摆出一副早就料到陈白会这么说的表情。
    不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才是王凡和剑齿虎其他人所认识的陈白啊!
    小心翼翼的在那个牛皮纸袋的袋口上贴好封条后,王凡将其装进一个黑色的不透光袋子里,这才接着开口问了句,“伤势恢复的怎么样?”
    “剧烈运动还是有可能会撕裂导致大出血的,不过日常生活自理一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陈白面不改色的回了一句。
    “那就好,不能剧烈运动你就老老实实在这躺着吧。”王凡不无恶意的调侃一句,旋即接着开口,“要知道对于干咱们这行的而言,这样的休闲长假可是不可多得啊!队里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羡慕你呢。”
    “我呸,羡慕我的你喊他们过来,我跟他们换了,在这鬼地方待着连枪都不能碰,都他妈快憋死我了!”
    陈白对于王凡的话显然是不以为意,不过眼下他却也没有任何办法,毕竟现在真要把M21拿到他面前,让这小子开上一枪,估计伤口马上就被那强大的后坐力给撕裂了。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陈白心里就是有种人在屋檐下必须要低头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心里真的……很憋屈。
    王凡没搭理陈白抱怨的这茬,只是跟屋里三人交代了一句,“你们三个就好好呆在这养伤吧,正好高德成的手下还没有全部落网,估计我们对雄坤开展行动还得等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你们要做的,就是赶紧给我把伤养好,别搞什么幺蛾子啊,周围有十几双眼睛时刻盯着你们呢,要是被我知道你们谁不老实,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知道了,队长。”
    “你就放心去吧,我保证把他们俩看的好好的。”
    何冶跟李白两人赶紧纷纷对王凡表着忠心,唯有陈白始终低垂着脑袋,有些沮丧的一言不发。
    不过对于陈白那低落的心情,王凡显然是没打算安抚,也没时间安抚,当下又交代了三人几句后,他便转身离开了这间病房。
    ————
    就在陈白看过了红寡妇艾丽莎的个人资料时,金三角腹地,雄坤集团老巢,红寡妇坐在雄坤尤为中意的那张太师椅上。
    她的右手正放在旁边的桌上,由斯科恩在给自己拆开绷带换药。
    虽然这里的条件很是艰苦,根本就没有什么麻醉药或是其他麻醉手段,就连斯科恩现在正在用的药品,都是他们从中东带过来的,但在换药的这个过程里,这个倔强的女人还是紧咬着牙关,始终一言不发。
    值得一提的是,红寡妇的左手上还拿着几张照片,或许也正是因为那几张照片分散了她的注意力,才帮她减轻了不少右手上传来的痛楚吧。
    雄坤坐在旁边的一把椅子上,目光有些忌惮的看了红寡妇一眼,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说道:“怎么样,我的人办事效率不比高德成慢吧?”
    “你确定这是陈白的女人?”红寡妇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目光始终都盯着手里那几张照片。
    七八张照片里,都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场景下被拍到的身影。
    而照片里那个主人的身影,正是宁静!
    “当然确定!”雄坤态度果决的点了点头,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我的人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盯着陈白,肯定错不了!”
    “她的地址,身份信息,还有其他资料都查清楚了吗?”
    听到红寡妇再次开口,雄坤赶紧点了点头,“查清楚了,我已经让手下的人跟踪她三天了,保证有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只要你想知道的,我都一清二楚!”
    回答完了红寡妇这个问题后,雄坤便识趣的闭上了嘴,他知道红寡妇是个不喜欢听废话的女人,并且他还知道自己的命很金贵。
    反复盯着宁静那几张照片看来看去的红寡妇,终于将一堆照片放在桌上,这时候斯科恩也正好重新为她那只白皙如玉的藕臂缠好了绷带。
    如果放在以前,斯科恩肯定会趁着换药的便利多品味一下那条玉臂的手感的。
    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合作相处,他已经认识了红寡妇的另一面,所以自从来到金三角以后,斯科恩在红寡妇面前已经把自己的野心收敛了不少。
    不光如此,他现在无时无刻都在为自己之前对红寡妇做过的事情而后悔着,毕竟每个人都是爱惜自己生命的,没有人愿意得罪一个魔鬼……
    此刻的红寡妇微微眯起自己那对湛蓝色的眸子,神色有些肃穆的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间屋子里的人也没有谁敢打扰她。
    就在屋子里静的落针可闻时,一个脚步虚浮身形踉跄的身影突然不管不顾的冲了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刺鼻的酒气。
    严成冲进来后,先是看了眼屋里的红寡妇跟斯科恩两人,随后又醉眼朦胧的扭头望向雄坤,以及雄坤身后的几个心腹手下。
    正在想事情的红寡妇被人打断了思绪之后,明显有些不悦,但也仅仅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并没有开口发作。
    雄坤原本是想说些什么的,但还没等他开口,严成就拎着酒瓶,一瘸一拐的来到了他的面前,“成哥在市区的所有货都被你搬的差不多了,这几年跟我们合作的几个渠道我也已经给你了,你究竟什么时候结我尾款?”
    “呵呵,高德成现在进去了,你想用他的货捞一笔钱,然后召集还在逃窜的手下东山再起啊?”雄坤先是看了红寡妇一眼,见那个恐怖的金发女人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这才笑眯眯的盯着对面的严成。
    严成冲着雄坤打了个酒嗝,看到雄坤因为扑面而来的酒气皱了皱眉头时,却是满不在乎的嗤笑一声,“我他妈要不要东山再起,用你管啊?”
    “咱们做的可是一锤子买卖,我给你了你想要的,你就得把我的钱给我!你坤老大在道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想必你也不希望别人知道你做买卖不守信用吧?”
    雄坤闻言微微一笑,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深邃的眸子里突然闪过一丝狡黠的神光,也不知道在酝酿着什么念头。
    站在他身后的几个心腹手下,则是始终都板着个脸一言不发,但是每个人都在用戏谑鄙夷的目光望着严成。
    如果高德成还没有落网,那么凭借高德成的势力跟影响力,雄坤跟他做生意,是断然不敢拖欠尾款的。
    这倒不是说明雄坤怕高德成,只是因为雄坤爱惜自己的羽毛,珍惜自己的名声,不愿意高德成在外面瞎说而已。
    毕竟诚信对每一个商人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不管他做的是不是合法的买卖,这个道理都是异曲同工的。
    甚至可以说像他们这种行走在法律边缘,随时随地都在赚卖命钱的人,更加在意自己的合作伙伴是不是有信誉,干这行的,都有个做熟不做生的规矩,道理就是如此。
    雄坤硬忍着严成身上那股子刺鼻的酒气,笑眯眯的盯着他看了很久,这才缓缓开口,“我看要不这样吧,你应该有MH5的配方对吧?告诉我,我出三百万买下这个配方,只要你告诉我,马上连尾款一起打给你。”
    “我呸!”严成借着醉意,就这么面对面的喷了雄坤一脸唾沫星子,或许还有些酒精的成分在里面,“之前咱们可是说好了,配方我他妈不卖,我只卖你货!”
    雄坤笑容僵在脸上后,一脸厌恶的伸手抹了把湿乎乎的脸。
    抬头看到严成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时,这个盘踞金三角多年的大毒枭,嘴角突然洋溢出了一抹阴冷的笑意。
    “呵呵,那我只能跟你说声抱歉了,不好意思,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你做一锤子买卖。”
    话音刚落的同时,一把黑星手枪就已经出现在了雄坤手里,枪口紧贴着严成的脑门。
    下一刻根本没等严成有所反应,雄坤便一脸狞笑的扣下了扳机。
    子弹贯穿了严成的脑袋后,严成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不甘,可最终还是狠狠的瞪着雄坤,缓缓倒在了地上的一滩血泊里。
    死不瞑目!
    雄坤眯着的眼睛里,杀机逐渐散去,随后他狠狠踹了严成的尸体一脚,这才对身后的几个手下招呼一声,“把这里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