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111章 狙魔的顾虑
        “师父你的意思是……那女的早就察觉到我的存在了?”
    杨平倒也不傻,一听说陈白对“枪王之心”这种精神状态的讲解,马上就明白了自己师父的言外之意。
    尽管杨平感到有些不可置信,但下一刻,陈白还是一边穿上衣服,一边点了点头,“如果我猜的不错,她不光是早就察觉到你的存在了,甚至已经确定了你的藏身之地。”
    “也就是说如果你不趁着她打伤我的功夫对她开枪,那么等她重新装好子弹之后,死的就是你了。”
    “这……没有那么玄乎吧?我怎么听着好像拍电视剧呢?”杨平那有些迟疑的声音再次在陈白耳麦里响起,很显然,这小子还没有完全相信陈白所说的话。
    对此陈白倒也没怎么生气,毕竟在他接触到枪王之心这个强者的领域之前,要是听到别人跟自己说这番话,也一定会嗤之以鼻的。
    按照陈白的估计,杨平大概也只是刚刚碰巧才唤醒了这种沉睡的潜能,只是瞎猫碰着死耗子,还没有真正掌握枪王之心这项技能。
    所以说,跨过那道门槛,究竟会看到怎样一个全新的世界,杨平也是肯定无从得知的。
    当下只见陈白低头沉思片刻,这才重新捡起了自己那把M21。
    “你干什么陈白?”
    “你还碰枪干什么,疯了吗你?别以为我帮你处理了一下伤口你就没事了,子弹可他妈还在肉里呢!”
    看到陈白把枪捡起来,并且开始有条不紊的装弹时,旁边的冯强跟何耀辉两人都是大吃一惊。
    然而陈白却只是对他们俩微微一笑,接着右手轻轻托着枪身,用脖子夹着枪把,左手单手有些困难的完成了装弹。
    “傻徒儿,现在你藏好了,抱着杀了我的心态,用你的枪锁定我。”完成了对M21的装弹工作后,陈白便通过无线电对杨平嘱咐一句,“记住,一定是要抱着杀了我的心态哦。”
    “呃……”杨平听到陈白的话后,虽然有些不明就里,但处于对陈白这个师父的信任,他还是马上照着吩咐去做了。
    提起一口气后,只见杨平神色一瞬间变的庄严凝重起来,当一个狙击手拿着狙击枪锁定自己的目标时,就一定会对这把枪负责任,同时也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
    所以说这一刻,杨平脸上再也看不到平时那些嬉笑玩味的表情,而是变的跟陈白、红寡妇、狼蛛他们没什么区别,神色肃穆的犹如一尊雕像般。
    进入狙击状态的那一瞬间,杨平便彻底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一门心思的将狙击镜的准星对准了距离自己八百多米的陈白。
    这一次杨平也尝试过唤醒“枪王之心”这种精神状态,不过却没有成功。
    大概是因为他刚才不了解红寡妇的实力,但却深知陈白的恐怖,所以心理压力难免有些大,这才导致根本静不下心来吧。
    就在杨平用狙击镜锁定了陈白,甚至打算扣下扳机的时候,他却突然从镜子里看到陈白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的方向举起了那把M21,并且搭在扳机上的手指还微微动了一下。
    下一刻,还没等杨平回过神来,就感到右耳边有一道凌厉如刀的劲风掠过。
    紧随其后的,便是一声清脆的闷响从他身后传来,这一瞬间,杨平便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刚刚与自己擦肩而过的是什么?
    不用回头去看,凭借他多年的经验也知道那是子弹……
    开了一枪之后,陈白便有些吃力的放下了M21,虽然因为刚刚开枪时的后坐力,导致他右边肩头的伤口貌似又裂开了一点,不过他嘴角还是噙着一抹从容不迫的笑意。
    等到杨平连续深吸几口气,终于鼓起勇气回头去看了一眼时,赫然发现自己藏身的一处废弃平房里,身后那一堵本就残破不堪的墙壁上,多出了一新鲜出炉的弹孔。
    一脸震惊的杨平不禁喉头一动,猛地吞了一口涎水,手里的AWP都险些没拿住给扔了。
    缓了半天才略微回过神来后,杨平不仅目光灼灼的盯着陈白所在的方向,对着耳边的无线电大声嚷嚷着,“我靠,师父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八百多米啊!这也太玄幻了吧!”
    “在你用狙击镜锁定我的那一瞬间,你的杀机和敌意就已经暴露在我的第六感下了,虽然靠这个只能察觉出一个大概的方位,不过你那个方向,好像除了那栋破平房之外,周围全是空旷地带吧?”
    陈白言简意赅的陈述完自己的判断过程后,不光是身为当事人的杨平,就连陈白身边的何耀辉跟冯强两人,也是一脸惊愕,感觉有些神乎其神了。
    随后陈白却是没有理会他们俩瞠目结舌的表情,而是接着用无线电古井不波的对杨平说了句,“刚才林子里那女的,实力应该不在我之下,我能做到的事情她肯定也能做到。”
    “所以说你小子提前开枪打伤了她,实际上不是给我报仇了,而是给自己捡回了一条命啊!”
    八百多米开外,到现在还猫在那栋废弃平房里的杨平,只是在沉默片刻之后,便瞬间引燃了自己的激情,“师父,我也能做到像你这样吗?”
    此时的杨平满脑子就是想着自己怎么能变的像陈白一样厉害,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陈白说话间,把自己替他报仇的恩情给抹的一干二净这个细节。
    听到杨平的话,陈白顿时摆出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嘴角顿时泛起一丝有些促狭揶揄的笑意,“熟练掌握了枪王之心这个技能,你也可以啊。”
    ————
    就在王凡和杨刚等人忙着联系各自部门的相关人员,嘱咐交接高德成,以及叫车过来押送高德成回去的事项时,杨平已经彻底被陈白的三言两语给带的情绪无比高涨了。
    而与此同时,丛林深处,距离陈白他们大概二百多米的地方,红寡妇则是面色冷漠的用镊子夹出了自己那只白皙藕臂里的一枚子弹。
    斯科恩见状相当有眼色的递过去一卷绷带,在红寡妇接过绷带后,他才开口问道:“怎么办?要不要让雄坤带人过来,加上我们带来的人跟他们拼一把?”
    凭借杀伐果断换来自己狙魔这个称号的红寡妇,听到斯科恩的话后,却是一反常态的思忖片刻后,微微摇了摇头。
    有些吃惊的斯科恩不禁眼皮一跳,略显不甘的问了句,“Why?只要雄坤配合我们,凭他们那点兵力根本就不足为惧啊!而且虽然你受伤了,但陈白不也被你一枪打穿了肩膀吗?”
    “现在这局面,怎么看胜利的天平都是更倾向于我们这边啊!失去了这次机会,你要是再想杀陈白难度可就大了!”
    “你还不明白吗白痴?”红寡妇听着斯科恩在自己耳边聒噪,不禁有些心烦意乱的低吼一声,“他们的人里除了陈白,还有能够伤到我的存在,这说明什么?”
    斯科恩神情有些呆滞,也不知道是震惊于红寡妇刚刚发泄在自己身上的怒火,还是没有想明白红寡妇那个问题的答案。
    “真是白痴,真不知道当初狼蛛怎么会看上你的。”
    看到他这副不明所以的样子,红寡妇难免有些气闷的念叨了一句,这才耐下性子来解释一句,“那家伙能够做到在扣下扳机前的一瞬间,才让我察觉到危险,就说明他也是摸到了枪王之心这个门槛的!”
    斯科恩闻言顿时眼皮一跳,显然是吃了一惊。
    不过没等他接下来有什么反应,红寡妇就接着语气不善的解释道:“虽然他的实力是否在陈白之上,我还判断不出来,不过我现在受伤了,以我们目前这点人,同时面对两个能唤醒枪王之心的敌人,绝对是和找死没什么区别的!”
    听完了红寡妇语气不怎么友善的解释后,斯科恩这才有些醒悟过来,虽然他看着陈白的方向时,眼底还有些不甘,但看清了眼下的局势后,他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好吧,就听你的,这次我们先回去。”
    “马上通知所有人,立即撤回去!”红寡妇看到斯科恩妥协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这个决定,可以说是为今天这场交锋划上了一个句号。
    不过红寡妇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选择退缩,还是因为被杨平刚才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枪王之心给震慑住了。
    如果让红寡妇知道自己始终忌惮的杨平不过是个半吊子,刚才侥幸唤醒了那种奇妙的精神状态,不过是祖坟冒青烟的话,恐怕她会毫不犹豫的让斯科恩通知雄坤带人过来,双方联手一起冲出去把外面那些剑齿虎和特警部队的人给一锅端了吧……
    不过这个世界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命运不会给任何人选择“如果”的机会。
    这次杨平凑巧唬住了红寡妇,也只能说他们命大,或是陈白命大。
    不过当下次红寡妇再和陈白交手时,结果会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