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少帝归来 > 第355章 接子之路
    显然,在对火麒麟的占有欲下,雷如海对叶飞起了杀心!

    想要得到那少年身边的‘年幼圣兽’,只有一种可能,先杀其主,后夺其兽!

    蓬莱仙都雷族四公子,对叶飞起了杀心!

    只是雷如海不知道,他眼里的‘年幼麒麟’,活了不知多少岁月!

    而豪华包房内,不止是雷如海与老朴,还有一位老熟人!

    这位熟人乃是一名剑眉星目的少年,正是东北夜族嫡系、那个曾希望叶飞死在法|国伲斯黑使骑士宫剑下的少年,夜千雪的同胞弟弟,夜天!

    夜天听闻雷如海两人的对话,心里阵阵寒意,下意识心道:

    ‘好一个雷族四公子,城府之深,残忍之限,令人窒息。’

    夜天不禁咽了口唾沫,为雷如海的狠辣与深沉所惊恐,感觉自己跟在了一头恶毒的猛虎身边,随时有可能被其生吞活剥,如同那只冰凉的黑兔凶兽一般,被无情抛弃。

    他夜天,竟然跟随了一位连同族兄弟死活都无动于衷的冷血动物左右。

    想到此处,夜天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内心被恐惧之感侵蚀灵魂,额头冷汗直流。

    但是!

    ‘夜天,自古以来,一直都是伴君如伴虎,想要成就一番大业,你没得选择!’

    夜天不断给自己打气,能跟在仙门神都雷族四公子身边,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

    自我麻痹之后,夜天回过神来,透过窗户看着少帝庭门前的叶飞,脸色阴沉如水。

    ‘你真正的死期到了,不过可惜,你是死在雷族人手中,不是我夜天手里,夜家的仇,我只能报在你少帝庭的身上了!’

    当年夜鹰峰下一战!

    那时仅有十五岁的夜天便永远记住了叶飞的模样,发誓要手刃那个给夜族留下耻辱的人,他不管当年是不是夜家的错,他只想毁了那人的一切,一切的一切!

    夜天想着,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叶天荒,真庆幸你还活着,我夜天还能亲眼见证你的惨死!”

    “只是不知道,如果你了解了如今的夜族之后,当年的你还会不会与我们为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会让你的少帝庭,死无葬身之地!”

    言罢,夜天面色狰狞,心中冷笑,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上古五姓竟然来历惊人,会与雷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夜天更想不到,上古五姓,昆、蓬、虚、幽、夜五大古族,竟是仙门神都中人,奴属于蓬莱仙都雷族旗下五大战族!

    不仅如此,东北夜族只是五大古族中的小小支脉,再难听一点,是被真正的夜族遗弃的旁系血亲。

    故而,在夜天眼中,叶飞,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这个迷一般的男人,不可能再成为上古夜族的绊脚石!

    “绊脚石?哼哼,你,已经没那个资格了!”

    夜天言罢,转身与雷如海两人离去,消失在豪华包房之中……

    ……

    数百个呼吸之后。

    华夏,江南,淮水市,ZY区少帝庭内。

    “你说什么?东北夜族是仙门神都中人?雷族旗下五大战族之一?”

    “前辈,您的意思是,小姐这五年里,每年只能见小主一面?而且还是在夜族府邸?由薛氏之人送过来?”

    “前辈,我们怎么不知道这些隐密?”

    冷振东等南盟成员听完少丁的话后,一个个满眼惊讶!

    按照少丁的叙述,薛氏与上古五姓皆是仙门神都中人,当年薛氏带走叶非凡后,全球惊现七八尊沉睡地仙,地仙之战大爆发,整个‘古武薛家’方圆千里毁于一旦!

    那时仙门神都尚未开启,薛氏强者孤立无援!

    于是,薛氏要求同为地仙的少丁一线防御,条件是答应每年让叶非凡与木雨欣见一面,少丁也自那一战中燃尽精血,油尽灯枯。

    提到那一战,少丁面容憔悴,眼神涣散,补充道:

    “薛氏诸强苦苦支撑一年后,蓬莱仙都降世,薛氏带着‘薛家人’进入仙门神都,从此音讯全无。”

    “至于小姐的母亲与舅舅,也被那四名活死人一同带入蓬莱仙都!”

    “而且,据说三江‘古武薛家’,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薛氏嫡系’,而是蓬莱仙都薛氏的‘仆族’!”

    “也就是说,古武薛家,只是薛氏的‘仆人大族’,因随主姓,故改而姓薛,其实整个古武薛家,唯有小姐与她的母亲舅舅三人,是薛氏血脉!”

    此话一出,冷振东与洛阳承等人更加惊讶,一个个呆呆看着木雨欣,原来木家二小姐还有这么一个惊世骇俗的身份。

    能够拥有‘仆族’的大族,那得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在蓬莱仙都有着什么样的地位?

    一些古武世家的家主亦是目瞪口呆,曾经的古武薛家,竟然……只是一个‘仆族’?

    而且极有可能,只是‘仆族’中的遗弃分支,说不定这个‘仆族’更为强大!

    “小……小姐的身份……?”

    一名南盟成员顿觉口干舌燥,被这些话语惊得说不出话来。

    若是这些秘闻被传播出去,整个华夏都将彻底沸腾,少帝庭里面的人,一个个来头恐怖如斯!

    而就在这时,火麒麟开口了。

    “少丁,你的意思是,今天正巧是小主与小姐见面的日子?地点就定在东北夜家?”

    依少丁的话语,薛氏给了夜族一定的好处,将每年的见面地点放在夜族,时间却只有少丁与薛氏知晓,纵然是夜族也不知道。

    若不是叶飞回来,这个时间,少丁打死也不会泄露,毕竟叶非凡太惹人窥视了,也正因为如此,木雨欣每年与叶非凡见面,都只有匆匆一瞥的短暂时间。

    好在的是,薛氏没有违背承诺,每年都有一次惊鸿一瞥!

    说到这里,木雨欣眼眶湿润,想起五年来的日盼夜盼,娇躯忍不住颤抖。

    叶飞感受到怀里的人阵阵不安,轻轻搂着前者,柔情道:

    “这次,没人能再分开你们母女,凡儿会永远陪在我们身边。”

    木雨欣闻言点了点头,泪水却是夺眶而出,她等这一刻足足等了五年!

    叶飞见状一阵心疼,柔情似水之后,转身却是杀意熏天。

    少丁的话无不刺激着少帝的怒火,后者眼底寒意冲天,起身俯视一切,瞳孔猛烈跳跃,眼神冰冷至极,宛若万年冰窟,一字一句道:

    “胆敢阻拦本帝接凡儿者,无论是谁,一律……杀!无!赦!”

    胆敢阻止他叶飞接儿子的人!

    无论是谁,一律杀无赦!

    最终。

    彩鳞因为有凤凰涅槃之术,被留下为少丁治疗,比方率领南盟留守少帝庭。

    叶飞则是带着火麒麟冰龙,与木雨欣踏上了接子之路。

    ……

    叶飞等人踏上东北之际。

    叶天荒回来的消息,在江南彻底炸开了祸,却是没有快速传播开来!

    整个江南为叶飞杀了雷如云而激动的同时,也在为叶先生保密,唯恐仙门神都中人前来报复叶飞。

    当然,纸终究包不住火,江南修者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个消息必然会在仙门神都之外的全球修道界传开。

    同一时间。

    东北,忘川中断!

    夜族府邸,夜千雪的窗外。

    “你们知道吗?刚才府里来了一位仙门中人,听说是为了少帝庭的那位小姐来的,现在全府上下都去了议事厅。”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们哪年不来?只是没有事先通知而已。”

    “今年不一样,我刚才去奉茶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今年似乎出现了意外,来的不是薛氏的仙人,是一位姓赵的前辈,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带上那个孩子,而且我还听那位前辈说……。”

    “说了什么?”

    “我去的时候,那位前辈正负手而立,面色阴霾,对家主说道:‘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问,你们照办便是,杀了她,以后孩子与俗世没有任何瓜葛,谁也不能提及,若是孩子的父亲出现,一并除掉。’。”

    “嘶~,真的假的?薛氏变卦了?”

    “我亲耳听见的,还能有假?”

    “那……那岂不是……?”

    “哎,可怜的木小姐,她说不定正欣喜万分地往夜族赶呢,本以为是与儿子见面,却不知,她正往死亡的路上前进,真是可怜的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