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重启修仙纪元 > 第1306章? 丘亦耻之
        进来的山长,脚步很快,很快就到了楼周天面前,看到楼周天伸手作揖,赶紧上前托住。
        “楼先生万万不可,这是折煞我也。”
        “孔山长说笑了,见到儒家半圣理所应当。”
        进来的老人一脸苦色,摇了摇头:“楼先生,现在景云书院内,一半的讲师都是您的弟子,您这么说,我情何以堪。”
        高歌听到这,一阵晃神。
        听到这,他才猛然意识到,为什么王新威等人面对楼周天,是如此客气的态度了。
        感情自己先生的先生,和儒家洞天的关系竟然这么密切。
        原先高歌还在好奇,现在总算是明白过来,为什么楼周天能够知晓儒家洞天在什么地方,还可以带着自己来到这里了。
        看来,自己对楼老先生还是不够了解啊!
        此时,高歌才打量着面前的老人,一身儒衫尽显儒雅,头戴儒冠,面色红润,眼神清澈,即便知道对方修为恐怖,心中却也生不出半分惧意,因为对方给高歌的感觉便是如沐春风。
        想必这就是真正的高手风范了,高歌心里暗暗思忖。
        而此时,那位山长已经将目光投向了高歌,微微颌首。
        “看来,这位就是高宗主了。”
        高宗主听到这句话,心中陡然一惊。
        “山长认识我?”
        “哈哈,听人说起过。”山长笑着说道,“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是刘忠义的弟子,若不是上次刘忠义前来,我还不知道呢。”
        “弟子高歌见过孔先生。”
        “哈哈,客气了,先坐下吧,等会我们好好聊一聊。”
        “是。”
        孔山长的年纪,看着大概要比楼周天小个一二十岁,这搀扶着楼周天重新坐下后,孔山长也坐了下来。
        “老先生此次来我景云书院,是为了刘忠义的事情吧?”
        “不错。”楼周天点点头。
        孔山长叹了口气,说道:“实不相瞒,其实我也知之甚少,不过,老先生尽可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高歌稍微皱了皱眉头。
        孔山长和楼周天说话时候的态度依旧客气,但是高歌却从这种客气中体悟到了所谓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种疏远感,是藏也藏不住的,或者说,是这位孔山长压根就没想过要去遮掩这些。
        楼周天轻笑了一声,似乎有些不以为然,嘴上直接问道:“忠义那孩子,上次前来所为何事?”
        “问我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文海。”
        听到这句话,楼周天脸上神情不再淡定。
        “文海?他在找文海?”
        “正是。”孔山长苦笑着说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也没帮上什么大忙,毕竟即便是我也不知道文海到底在什么地方,甚至说,文海是否存在,我都不清楚。”
        楼周天叹了口气。
        “这倒也是,天下读书人,大多都以为文海便在儒家洞天,可事实并非如此,我在儒家洞天,待了这么多年,却也未曾见过文海。”
        “正是,后来忠义又去了杏林坐了三天时间,只是这三天他明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是在他离开的时候,却说自己已经看出了端倪,似乎是知道文海的线索了。”孔山长继续说道。
        楼周天轻笑了一声,看着面前的孔山长,毫不客气说道:“只是,你也不相信他,是吧?”
        孔山长无奈摇了摇头,说道:“楼先生,并非是我不相信刘忠义,而是……这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楼周天点了点头,没说话。
        王新威等人,都站在一侧,默不作声。
        从孔山长到了这里,他们便是一句话都没说过。
        此时,楼周天已经站起身。
        “既然如此,那我先告辞了。”
        高歌微微一怔,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好不容易到了景云书院,结果话都没说几句,老先生竟然就要带自己走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都能感觉出来,这孔山长对楼周天有些刻意的疏远,更不要说老先生自己了。
        既然如此,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更何况此时楼先生也已经从对方的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听到的答案。
        继续坐在这里无非是耽误时间而已。
        “老先生不多留几日?”孔山长赶紧问道。
        楼周天摆了摆手:“不用了,离开时,我便说过,不得道不回来,现在来了,已经算是破例,怎可多留?”
        孔山长叹了口气:“既然如此,我也不多挽留了。”
        楼周天没再说话,只是带着高歌,朝着书院出口走去。
        等到楼周天和高歌离开后,王新威才叹了口气。
        “山长,您这是何必……”
        孔山长转过脸,看了眼王新威,笑着说道:“先祖说,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我又怎可匿怨于友人呢?”
        王新威点点头:“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已经过去太多年了。”
        “多少年,事情还是这么个事情。”孔山长摇了摇头,说道,“他楼周天,是我父亲最得意的弟子,后来却要离开我景云书院,离开便离开吧,我也想要看看,他和我,到底谁能够更早得道,再者说,就算我留下,他就愿意留下了?他是你们的先生不错,可同样,也曾被我视作兄长,在我十岁以前,还是他教我读书写字,我对他又何尝不了解?即便我真的挽留,他也依旧是要离开的,再说了,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答应他,便是了。”
        王新威微微一怔,往前走了一步,小声说道:“山长,您的意思是,那个高歌?”
        “高歌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我不惊讶,但是我知道,这一次他回来,不单单是为了刘忠义的事情,更是为了高歌,说起来也有趣,当年刘忠义吃了大亏,前段时间又是文胆破裂,可他楼周天也没想过向我们儒家洞天开口,现在却为了这个弟子的弟子,专门跑了一趟,可见他对高歌的重视程度啊!”
        王新威心中越发古怪:“这高歌,到底是什么人?”
        “自己去找答案吧,自己得到的答案,才是最真实的,特别是,如何看一个人,我告诉你,难免会夹杂一些我的主观看法。”孔山长笑着说。
        “山长说的是。”
        孔山长摇了摇头,转过身离开,嘴里还念叨着。
        “如果他不走,或许我景云书院,也多了一位圣人,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