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大魏霸主 > 第424章借陛下项上人头(三更)
    第424章借陛下项上人头

    为了不让祖宗蒙羞,他决定弃暗投明。投靠大晋,替大晋永镇北疆!

    入夜后,洛阳在董润的命令下,实行了戒严。洛阳行宫内,大将军董润,以及车骑将军张温皆满脸忧色,太医已经尽力了,太医无奈的道:“就算华佗再生,也无法治愈陛下的伤势,现在只能用参片吊着一气,等着陛下清醒过来,交待后世!”

    张温再三确认,甚至拔出刀来恐吓太医,结果都是一样,没有救了!

    太医还道:“现在这柄剑不能动,如果再触动陛下伤势,恐怕大罗神仙也束手无策了!”

    张温沉默了……片刻后,他轻叹了一口气:“大将军,现在局势不妙啊!”

    董润一怔,不解的道:“怎么回事?”

    张温道:“现在军中士卒已经都知道了陛下遇刺,很多不明真象的士卒情绪非常烦躁,恐怕弄不好,要出大事!”

    董润其实也急,他嘴上已经满嘴水泡了,冉闵遇杀到现在已经快十个时辰了,他没有喝过一口水,也没有合过眼。“这事我都知道,现在我也是发愁。”

    “发愁”张温道:“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董润点点头“张车骑也不必忧心,现在军中不宁,要提防别有用心的人挑唆生事,如果出现这种苗头,立即镇压,宁愿杀错,也不能让军中出现动荡,否则大魏真的完了!”

    张温道:“说到这事,我也奇怪,以陛下的武功,纵然是赤手空拳,怎么会躲不开慕容秋的这一剑?还有,慕容垂和慕容秋等人的剑,是如何带进行宫的?”

    “你是说陛下遇刺,这里面有内鬼?”董润也是当局者迷,现在他已经醒悟过来了,冉闵遇刺,的确是谜团重重。他怎么也不相信万军之中纵横无敌的冉闵,会伤在一个女人手上董润心中一动:“除非是陛下中毒了!”

    董润立即让人去把太医请到外间的偏室内,董润认真的道:“太医,你告诉本将军实话,陛下是不是中毒了?”

    太医面露难色的道:“陛下确实已经中毒了,而且是非常厉害的汞毒,很有可能这种毒是刺客剑上的。”

    董润道:“汞毒中毒,症状如何?”

    太医道:“手脚发麻,呼吸困难!”

    董润脑袋突然响起了一个炸雷,急忙问道:“这种毒,是不是刺客剑上的毒?”

    “剑上也有汞毒!”太医疑惑的道:“可是,剑上虽然有汞毒,但是陛下所中的毒太深,这是最致命的伤,如果能解掉汞毒药,陛下的伤势,应该可以恢复!”

    这也是冉智的聪明之处了,他买通冉闵身边的近侍,让他在冉闵食物中下了汞毒,并且在刺客所有的剑上都刻有放血的血槽,冉智让人在血槽内浸上汞毒,然后用鱼胶粘住血槽,血液和鱼胶接触,就会溶解,里面的汞毒就会浸入体内。

    这样以来,冉闵是先中毒,失去反抗能力,接着被刺客刺杀。近侍在混乱中,偷偷将含有毒药的食物,偷走换掉,毁灭掉证据。任何人人恐怕都无法怀疑到冉智头上。这个计策,不可谓之不高明,不可谓之不歹毒。

    城内张遇的军营内,张遇一身戎装,擂鼓升帐。张遇的心却在砰砰直跳。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选择是不是正确,毕竟跟随冉闵多年,多少还是有些了解。在张遇眼中,冉闵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二儿子冉明的,冉明阴狠,往往被他算计的人,到死都不清楚是怎么死的,冉明而且还很会收买人心,魏军特别能打仗的几支军队,基本上都是冉明先后组建的。特别是陌刀军,那恐惧的陌刀,恐惧的甲胄,完全是一群只知杀戮的怪物!

    好在,此时冉明并不在洛阳。一旦自己起事,晋朝和魏国就重生撕破脸,身为质子的冉明,恐怕没有机会回到邺城。

    想到这里,张遇心中的不安,稍稍平复了。

    张遇召集众将道:“众位将士,众所周知,陛下被慕容垂那个狗贼刺杀,现生死未卜。此次阴谋刺杀,得已成功,并非慕容垂悍勇无比,而是因小人内外勾结,这才使陛下受伤。作为大魏国最忠勇的将士,本将军现在就带着你们把那个该死的内鬼找出来!杀掉,谁愿意与吾同去?”

    “大胆张遇,尔欲反呼!”一名小校站出来指着张遇的鼻子喝问道,冉闵治军极严,魏国军法早已深入人心,这些基层士卒虽然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但是他们的却知道张遇没有冉闵的圣旨,没有大将军的调兵虎符,他们今天只要离开营地,他信就等于魏国的反贼。

    这名小校的话,让众人思考起来,好多人反应过来。

    局面似乎超出了张遇的预料,甚至他的心腹部曲,并不像他想象的控制到每一个人。

    好在龙真持刀而入,将那名反对张遇的小校砍死,龙真大喝道:“忠于陛下,铲除贼臣,谁敢不从?”

    龙真的铁血手腕很快就控制住了局面,张遇带着两千余部曲,离了军营,向城内行宫走去。

    其实,张遇完全没有必要发动兵变,去弄这一出,因为他做或不做,结果都是一样,人只有一条命。

    然而,没有人知道,冉闵已经成了张遇的心魔。

    仇恨和恐惧这些情绪就是张遇的心障。

    在别人眼中,这完全或许是多此一举的兵变,对于张遇来说,这次兵变意义重大,这不仅是一个打破他的心障,重新开始的开端,而且顺带的还能向东晋表现自己的能力和影响。只要亲手砍下冉闵的脑袋,他从此不再寝食不安,不用在深夜中被噩梦惊醒,惊吓出一身冷汗。更重要的是,张遇是用这种手段,来换取自己的更大前程和富贵。

    洛阳行宫内,已经三更天了,冉闵并没有好转的迹象,董润也没有合眼。张温已经离开皇宫,洛阳有数万军队,光依靠张艾,恐怕没有镇服这些骄兵悍将的能奈,作为魏国军中事实上的第二人,张温有足够的威信降服这些情绪不安的将士。

    董润身边是张平,他已经从邺城连夜赶了过来。也许是冥冥注定,冉闵最后的三道防线,张平在邺城,因为冉闵早已感觉到魏国有一种暗流,冉闵是用张平来防止事态恶化,而金奴和铁奴则在建康保护冉明。现在张平已经来到了洛阳,这一路从邺城到洛阳的六百里地,张平一路上跑死了二十七匹战马,这才赶到了洛阳。

    张平的脸上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就在这时,一名“天聋地哑”把冉闵遇刺事件的详细调查经过和相关情报交给了张平。

    张平很快就发现了时面的问题,负责冉闵食物的近侍宦官在混乱中离奇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只是疑点之一,更何况负责检查慕容部舞侍的禁卫军士卒也恰恰死在乱战之中,所有的当事人全部死无对证。别说是用脑袋想,就算是膝盖想,张平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张平把“天聋地哑”的检查结果,递给董润看。

    董润看后,立即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突然想起,太医晚上说的话,按道理陛下所中之毒,毒性甚重,剑里似乎藏不了那么多毒药。

    “难道是先有人投毒?”董润脑袋中不自觉的涌现这个想法。“可是这个内鬼到底是谁呢?”突然殿外传来一阵骚乱,董润正欲起身看看怎么回事,然而还没有等到董润离开紫薇宫正殿,就听到殿外隐约传来阵阵惨叫声。

    董润眉头一皱,快速反应过来,“不好有情况,保护陛下!”

    张平没有说话,他将在打着手势,让一名“天聋地哑”成员帮助他将冉闵的那套光彩夺目的明光铠甲,文绣兽皮披膊(筒袖)和明黄金线云文短膝战裙,兜鍪上披挂护颈部的缀。张平的身材与冉闵相仿,这一套铠甲穿上身上,竟有七八分冉闵的气势。

    董润和张平一道离开行宫,刚刚来到大殿外面的仪门处,就发现灯火通明,人影交绰。刀兵相交声不绝与耳,不时的传来惨死的嚎叫声。

    董润一下子就发现了仪门外的将领“张遇,居然是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无他尔,只是为向陛下借一样东西,换一个美好前程!”张遇脸上挂着阴狠的狰狞笑容,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驴人。

    洛阳城中各部军营因士卒情绪不稳,董润早已下令,除城门守军之外,任何人不得擅自离营,违者以谋反论处。所以整个洛阳城,军队虽然多,可是在洛阳行宫的兵马,除了禁卫军以外,并没有多少人。区区五百人马,想着防守面积超过百万平方米的皇城,力量显得异常薄弱。

    董润心中一惊,他悄悄向张平打着手势,董润知道张遇人马太多,禁卫军肯定抵抗不了多久,董润想让张平想办法通知张温,命他率部前来救驾。

    为此,董润也拖延起来时间,他淡淡的道:“你到底想借什么东西?”

    “遇借想陛下项上人头一用!”张遇不以为然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