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摘仙令 > 第一三五章 撑腰
    远远瞄着这边,准备看一场笑话的伏荒没想到,沃春来居然也好巧不巧地到了黑石城。

    这家伙多少年前就跟知袖不对付,一旦真打起来……

    他顾不得其他,如风飚来,挡在两人中间,“知袖、沃春来,你们至于吗?不就是小娃们吵个架……”

    “什么吵架?”

    知袖不接受安抚,“伏荒,我先问你,这只五阶天龙马,是不是你亲口说,送给我家林蹊的。”

    “……是!”

    感受到另外两道不善的目光,伏荒心下一顿,连忙道:“沃道友,对不住,你来迟了一步,我已经答应把这匹天龙马送给随庆道友的徒弟林蹊了。”

    “前辈,其实也不算送吧!”

    陆灵蹊可不想师父陪她一块承人家的情,“若没有我师徒拼死找回的龙息草,您会无端送我一匹天龙马吗?”

    “……呵呵!”

    伏荒干笑一声,越发觉得,谁的徒弟像谁。

    大家花花轿子人抬人不好吗?

    为什么非要在不对的地方,跟别人较真呢。

    “林小友说的对,”他能屈能伸的很,“沃道友你也知道,我家老祖,需要龙息草救命,不要说一匹天龙马了,就是十匹,只要林小友喜欢,我也得送啊!”

    “爷爷……”

    沃北梦心凉,喊爷爷的语气充满了求恳,此时他都不敢看店外关注过来的三道视线了。

    “林小友是吧!”沃春来安抚地拍拍孙儿的肩,“我与随庆道友也算好友,你……”

    “呵呵!”知袖冷笑着打断,“不知是谁的龟孙子,说他只要破一点皮,他爷爷就会打上我千道宗。”

    “打上千道宗我找的也是你。”沃春来顺口接话后,突然瞪眼吹起胡子,“知袖,你刚骂谁?”

    龟孙子……

    “谁接我骂谁!”

    “哎哎,你们别吵了行不行!”伏荒夹在中间,抹了一把被沃春来喷到脸上的口水,“你们两个的旧怨,不能在我百兽宗解决,我们现在只说这里的事行不行?”

    “哼!我懒得跟你计较,”沃春来直接转向陆灵蹊,“林小友是吧,老夫除了跟你这师叔不怎么对付,跟令师真是好友,你看,这匹马,两倍转给老夫如何?正好,前段时间,五味斋刚进了几株千金菇,回头,老夫全做进他的养身膳食里去。”

    原本,他是要用那几株千金菇为引,跟伏荒谈天龙马之事。

    毕竟白鹤的身体实在差得紧,千金菇虽然不能解他多少痛苦,却可以增强体质增加元气。

    现在这里走不通了,但随庆那里同样需要。

    沃春来对自己许出来的东西,非常自信,这就准备掏灵石了,“天龙马正常卖价是……”

    “对不住!”

    陆灵蹊在沃北梦惊喜要去拉马的时候,想也没想地道:“这匹天龙马,是知袖师叔帮我争取的。”

    长辈们的关系似乎有些复杂。

    但千金菇她不缺,既然对师父有用,回头多孝敬一些就是。

    “前辈您跟我师父的关系再好,也不能逼我做白眼狼吧!”

    师叔一直维护她,她要在半路上把师叔卖了,成什么人了?

    陆灵蹊脸色不好看,“我在五味斋好生生地吃饭付灵石,可贵孙非要讹我的天龙马,诬陷我吃霸王餐,还泼了我一身菜汤,我想问一声前辈,你们五味斋,就是如此开门迎客的?”

    “什么吃饭付灵石?”

    沃北梦被她气死了,“你一开始根本没灵石。”

    “我没灵石,那我赖账了吗?”

    三十多万灵石啊!

    五味斋比抢人还狠。

    “我让我师兄进来替我付灵石怎么啦?谁规定不能这样做的?”

    “那那……,我不就泼了你一点菜汤吗?”被仰慕的三位仙子看着,沃北梦输人不能输阵,“可你呢,你砸了我家店。”

    “砸店是的我。”

    鹰王上前一步,“我家娃子,我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你敢欺负她……”耳边突然传来瑛娘的传音,他老实地冷着脸转向沃春来,“沃道友是吧?你们五味斋是如此开门做生意的吗?”

    “……自然不是!”

    这人的气息有些不对劲,而且知袖瞅这人的面容,也很惊奇,沃春来识实务者为俊杰,“此是我家北梦的错!”

    开门做生意,要是坏了名声,可就不好了。

    “今日的单,算我五味斋请了。”

    “你请了?”

    鹰王的耳朵动了动,眉头紧皱道,“当我们没灵石吃饭嘛?几株千金菇也值得你来拿出来压一个小孩子,瑛娘……”

    瑛娘当场打开一个玉盒,“林蹊,这里有二十株千金菇,回头,你代我们送给你师父。”

    本来她是要跟千道宗做生意的,只是临时想着随庆的伤,才没拿给知袖。

    “沃道友,你的赔偿,我们不满意。”

    玉盒扔给陆灵蹊后,瑛娘直接这样说了,“贵斋破坏的,不止是我们的好食欲。”

    她和鹰王还没走呢。

    因为一顿饭,小丫头就能被人欺负至此。

    瑛娘的眼神凉凉地看向沃北梦,“今日要是不给个满意答复……”

    “呵呵,自然会让道友满意。”

    感觉到杀气,沃春来的瞳孔一缩,忙把孙儿护到身后,“千错万错,都是小店的错,两位到我五味斋吃饭,是给我五味斋面子,林掌柜,你们是怎么做事的?快快快,再拿两份全餐做赔礼。”

    “……”

    “……”

    众人只见林掌柜和几个伙计忙忙奔进后厨,没一会,就给他们拎了两份刻有空间法阵的食盒出来。

    “对不住,对不住!”

    林掌柜聪明地把食盒往陆灵蹊手上塞,“看在令师与我家东主关系不错的份上,还请林小友海涵一二。”

    人家态度诚恳,场子又找回来了,再加上这两份全餐,陆灵蹊觉得自己的心情可以变好了。

    “鹰叔,瑛姨,算了吧!”

    “嗯!”

    瑛娘勉强满意,“沃道友,以后,还是要教教你家孙儿,要不然,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我怕你,会有失孙之痛呢。”

    他们不能陪在修仙界,那在临走之前,借此让某些人,知道小丫头有两个不能惹的大靠山也不错。

    “林蹊,记住,以后遇到这种事,不动手则罢,一旦动了手,砸人东西不会让人伤筋动骨的,要砸……”

    她又瞄到伸出头来的沃北梦,“就砸人最痛的地方。”

    “是!”

    陆灵蹊深以为然。

    要不是四位师兄拉着,她其实也会加入战团的。

    “知袖道友,我这样教林蹊,你没意见吧!”

    “……呵呵!两位道友爱护我家弟子,感激还来不及。”

    知袖笑咪咪地,“走走走,今天我做东,对面的采食坊味道也非常不错。”原来还有一个妖王,她家的小师侄居然没提前说一声,“伏荒,你忙,就不请你了。”

    她理都没理不对付的沃春来,“闵浩,你们几个,带你小师妹好好在坊市玩玩。”

    “是!”

    闵浩几个连忙拉了小师妹走出事非之地。

    “好好跟你师兄们玩,老猿的情况,你鹰叔知道的多。”

    瑛娘拉住不舍小丫头的鹰王,她现在有灵石了,可以问问像猿王那种情况,若是异气始终无法驱离,有无什么丹药可以治愈。

    陆灵蹊知道那是正事,目送他们走进采食坊,才打出个净尘术把菜汤弄干净,宣白就跑了来。

    “林道友,你的天龙马。”

    他递过灵兽袋和一个小储物袋,恨不得马上交货,“储物袋里有御兽灵牌,以及天龙马的食粮,道友,它们现在是你的了。”

    早知道,就不应该拉着天龙马招摇,他都后悔死了。

    “行!”

    陆灵蹊把两个袋子都挂到自己的腰上,“师兄,我们回城外,等师叔他们吧!”该买的东西,都买到手上了,她现在不想逛了。

    “那好吧!我们回去。”

    闵浩他们巴求不得。

    小师妹花钱太厉害,沃前辈的脸拉得太长,若还大摇大摆地逛,他老人家的心情肯定更不好,所以,回住地最好了。

    “等一等!”

    陆从夏就在路边,离他们不远,“林蹊,你还记得我吗?”

    “……”

    陆灵蹊一眼就看出对方的月白法衣,这是太霄宫的法服,不管穿在女子身上,还是穿在男子身上,都有一种特别的飘逸之感。

    “闵师兄,你们先别说,”陆从夏笑意盈盈,“我和林蹊认识,让她自己说。”

    “……我觉得,是你不认识我,不是我不认识你。”

    陆灵蹊瞟到也要过来的沃北梦,声音淡淡,“师兄,我们走吧!”

    “哎哎哎,怎么是我不认识你?”

    陆从夏三人就是听到这边的动静,才好奇过来看看,根本不知道沃北梦拿她们压人,“林蹊,你不在这几年,我可担心你了。”

    “陆仙子,我会有天龙马的。”

    沃北梦的肿脸不知用了什么好药,居然全好了,听到陆从夏如此讨好这人,都急了,“我爷爷已经请伏掌门帮忙再训一匹天龙马,到时一定请三位仙子玩。”

    “……”

    “……”

    什么意思?

    不仅陆从夏呆,就是静柔和司马蓓怡也有些呆。

    “麻烦让让。”

    陆灵蹊不想再跟这个脑子有些二的少斋主纠缠,“我还有事。”

    “别别,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陆从夏没让,“林蹊,刚刚不是我不想进去帮你,而是,你根本用不着我帮呀!沃北梦,林蹊是我朋友,很重要的朋友,你争那什么天龙马,跟我们有关吗?”

    “我我……”沃北梦涨红了脸,“我不是说,得了天龙马,送你们玩几天嘛?”

    什么?

    能被人称为天才的,脑子自然都不慢。

    “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要接你的天龙马玩了?”

    陆从夏当场黑了脸,静柔和司马蓓怡也往旁边让了让,代表了她们共同的态度,“沃北梦,麻烦你,不要自说自话行吗?”

    嗯?

    陆灵蹊的眼睛忍不住眨了眨。

    “怎么是自说自话呢?”沃北梦急了,“前两天,在百兽宗的撞兽会上,我说得了天龙马,先送给你们玩的时候,你们也没说不要啊!”

    “……司马师姐,我当时有理过这人吗?”静柔翻了个白眼,“我生平最讨厌某些仗‘势’欺人之辈。”逼别人承认霸王餐,想占人家的天龙马,要不是人家的后台也硬实,就真要被抢了。

    某人骨节的咔咔声太明显,司马蓓怡当然知道静柔手痒了,忙站到前面,“沃道友,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什么。”

    她很严肃地道:“当时你的身边有好多人,他们捧着你,想摸一摸天龙马,你的许诺好像是对着他们的吧?

    我们三人再不济,也不至于为了一匹天龙马,跟……不是一路的人结交。”

    她就差说,她不认识他了。

    沃北梦懵了懵,“可是,当时我真的是对着你们说的。”

    “……”

    “……”

    这下子,连他的护卫都无语了。

    “三位仙子,我我……”沃北梦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红着脸,好像下了很大决心,“我请你们吃五味斋的全餐好吗?我家的全餐可好吃了。”

    “……”

    “……”

    这人听不懂人话。

    陆从夏和司马蓓怡一起把想挥拳头的朋友拽到陆灵蹊这一边,“对不起,我们不熟。林蹊,你看到了,我们真不熟。”

    她们这是招谁惹谁了呀!

    “……”

    陆灵蹊看着好像不敢相信,脸色渐白的沃北梦,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同情一丢丢,“咳!我和陆从夏,你口中的陆仙子,有过命的交情。就这样。”

    “小心眼,刚刚还不想理我。”

    陆从夏真是败给她了,“闵师兄,于师兄,刘师兄,楚师兄,我和林蹊好久不见,可以带她到那边茶楼说说话吗?”

    “去吧!”

    闵浩四人对三个传了天才之名的女孩都很宽容,闻言反而劝起自家小师妹,“喝茶的钱,师兄给你。”

    这都是人脉,今天要是错过了,也许不会得罪有过命交情的陆从夏,可是静柔和司马蓓怡,只怕就会把小师妹排斥在外了。

    闵浩忍着心痛,拿出一个备用的灵石袋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