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 > 第652章 是我跟你分的手


    “秋,你……你怎么在这儿?”

    一看到小秋,袁振兴慌乱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两步走到小秋身边,支支吾吾着想跟她解释。

    小秋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似的,绝望地看着手里的那张纸,喃喃地念着纸上的字:

    “分……手……保证……书……”

    简短的五个字,却像一把淬了毒的利剑似的,深深的扎到她的心里,让她痛得五脏六腑都聚到了一起。

    念完,小秋倏的一下捂住了嘴,泪水瞬间决堤。

    “秋,你听我说……”

    袁振兴看到小秋这副样子,想要去扶她的肩膀跟她解释。

    然而手还没等碰到小秋的肩膀的,小秋就一下子蹲在了地上,捂着嘴放声大哭起来……

    她的心都碎了!

    她渴望已久的温暖……

    视之为生命救赎的爱情……

    看得比她的生命都重要的男人……

    这一切,竟然是一场镜花水月,海市蜃楼……

    五百块钱,区区五百块钱,他就能轻而易举地放弃自己,出卖她视之为生命一样珍贵的爱情。

    原来,她在袁振兴的心中,她竟这般下贱,连五百块钱都不值。

    她的爱情,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笑话,在袁振兴的眼里,她霍春秋其实什么都不是……

    “秋,秋你别哭……你听我解释……”

    看到小秋崩溃地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袁振兴的心里也很难受。

    凭心而论,对小秋他是也有很深厚的感情的。只是他的感情不如小秋对他的感情深刻,最终败给了现实而已。

    这会儿,看到自己心心念念想娶的姑娘蹲在地上崩溃大哭,袁振兴也内疚的不行,差点就脱口而出:我不要钱了,我要你。

    可是,想想那五百块钱能给他带来的好处,再想想父母和妹妹们给他的压力,到了嘴边的话,终究还是被他给憋了回去,最后嚅嗫着变成了一句:

    “秋……对不起……”

    韩明秀看着蹲在地上放声痛哭的小秋,没有去扶也没有去劝。

    此刻,小秋的情绪需要宣泄,不能憋在心里。她是那么的爱袁振兴,爱他胜过一切,可是,她的爱情却被袁振兴以五百块钱的低价给贱卖了!

    这会儿,她一定痛苦不堪,要是不让她把情绪宣泄出来,她肯定得憋屈出病来的……

    烤鸭店的经理看到有人在大堂里嚎啕大哭,怕影响到烤鸭店的生意,急忙赶过来问怎么回事。

    毕素琴急忙说:“同志,对不起,打扰你了,我们马上就好……”

    说完,她蹲下身子对小秋说:“小霍啊,你是个好姑娘,你有你嫂子罩着呢,往后就是不跟我们家振兴在一起,也肯定能找个好婆家,要实在不行的话,婶子再帮你介绍一个?”

    袁广发也说:“小秋啊,一家女儿百家求,天底下好男孩多的是,你不必非得在我家振兴这棵树上吊死,老话说的好,好聚好散嘛……”

    韩明秀听到他们两口子劝解的话,气的真恨不得一拳把他们两口子一起打死。

    小秋又不是找不着婆家了,谁用他们帮着介绍了?再说,小秋之所以这么难过,还不是被他们那个缺德儿子给伤的,他们还有什么脸说这些咬眼皮子的话?

    袁振兴站在小秋的身边,看着小秋捂着脸,泪水不断的从指缝中流出来,痛苦的要死,他的心也难过极了。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终于开口说,“秋,你别哭了,要不,我不要这五百块钱了,我要你……”

    此话一出,袁广发两口子立刻炸了。

    “你个混账东西,你说什么糊话呢?你刚才你都答应她嫂子了,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再说了,人家小秋娘家不同意咱们家在吊铺上结婚,还得要聘礼,咱们家上哪整房子?上哪儿给人家整聘礼去啊?”

    “振兴,你可别犯浑,我可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了这个店儿了……”

    老两口子你一言我一语地教训着儿子,可是袁振兴却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

    “爸,妈,我觉得,我还是更爱小秋,我不要钱了,我就是要跟小秋在一起……”

    袁振兴看着小秋大声说道。

    然而,他的这番表白,并没能让小秋原谅他。

    听到他的表白后,小秋站起身,泪眼婆娑地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对不起,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说完,转身向外跑去。

    “哎,秋,你干啥去?你等等我!”袁振兴一看小秋拔腿向外跑,怕她出事,急忙追了上去。

    韩明秀也紧跟着追了出去。

    袁广发两口子和俩闺女一看大伙都跑了,他们留下来也不可能有烤鸭吃,就也紧跟着追了出去。

    “小秋,你等等我……”

    袁振兴一边喊,一边加快了脚步,没多远,小秋就被他追到了,还被他拉住了。

    “秋,对不起,你原谅我吧,以后我保证不三心二意了……”

    “放手!”小秋一边使劲地甩着被拽的胳膊,一边愤怒地喊道。

    “我不放!”袁振兴又做出了从前在小秋跟前儿卖可怜的样子:“你要答应原谅我,我才能放开你!”

    从前,只要他这么可怜巴巴的跟他说话,小秋就一定会心软,但是这次,小秋非但没心软,还嗷的一声拔高了声音。

    “你放开!”

    袁振兴被小秋这一声怒吼吓了一跳,跟小秋在一起好几个月了,小秋一直都是个温柔乖巧懂事听话的女孩子,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大喊大叫过,更没有用这种态度对待过他。

    这会儿,乍然被她这样对待,袁振兴感到万分的不适。

    不过,即便是不适,他也依旧固执地拉着小秋的胳膊,没有松开手。

    “我不放,你答应原谅我,我就放手。”他坚持说道。

    “你到底放不放?”小秋厉声喊起来,眼底的怒火熊熊而起。

    袁振兴看着反常的小秋,虽然有点害怕,但却依旧坚持着。

    “不放!”袁振兴道。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

    袁振兴的脸偏向了一边,他陡然松开手,一边捂着自己的脸颊,一边错愕地看着小秋,仿佛不认识她了似的。

    打完这一耳光,小秋咬着嘴唇,泪流满面的说:“打完这一耳光,咱俩就两清了!从此以后,我跟你恩断义绝,这辈子,咱俩就老死不相往来……”

    “哎!你咋打人呢?你凭啥打人?”毕素琴看到儿子挨打了,顿时急眼了,冲上去就要跟小秋撕巴。

    韩明秀就在一边呢,岂能由着毕素琴欺负小秋。

    她一把拉住毕素琴举起来的手,说:“你儿子为了区区五百块钱,就卖了他跟小秋之间的感情,难道不该打吗?你知不知道,我昨晚要给小秋一千块钱,让她不跟你儿子往来,你知道我们小秋是咋说的吗?”

    袁振兴心头一震,痛苦地看着韩明秀。

    此时,韩明秀也看着袁振兴呢,她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小秋说了,别说是一千块钱,就是一万块钱乃至十万块钱,或者是我把我的厂子,我的一切都给她,她也不会答应放弃你……”

    “切,那又咋样?你又不会真把那些东西都给她,要是都给她,她还不换的话,那她就是傻逼。”毕素琴嚷嚷道。

    袁振兴听到韩明秀的话,心里一下子像被人打了一拳似的,疼得他几乎都要喘不上来气了

    他大喊一声:“妈,你别说了,我都够对不起小秋的了,你能不能别再添乱了?”

    毕素琴说:“你们两个都分手了,还有啥对起对不起的!儿子,听妈的话,天底下好姑娘有的是,你就别再跟她纠缠不清了……”

    “就是,哥,你要是再缠着她,她们那五百块钱就不能给咱们了。”袁圆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

    “哈,哈哈……”小秋凄厉地笑起来,笑容有点诡异。

    “钱?你们做梦吧!我嫂子说了,袁振兴跟我分手才能给他五百块钱,但是现在不是他要跟我分手,是我要跟他分手,凭啥给你们五百块钱?”

    “哎?你这个人咋这样呢?你们想赖账是不是?”毕素琴一听小秋的意思,这是不想给他们那五百块钱了,顿时急了,回手一把拉住了韩明秀的衣裳。

    “她嫂子,你之前答应过我们,只要我们家振兴不跟你家小秋处对象了,就给我们五百块钱是不是?你是干大事业的人,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韩明秀说,“我当然不会说话不算数,可问题是你看你儿子,他也没放弃小秋啊,刚才还说要小秋不要钱呢,这会儿可是我们小秋不要他的,这钱于情于理都不该给他。”

    “哎呀你要耍赖?你不想给钱了是不是?”毕淑琴听到韩明秀这么说,更加紧张了,她紧紧的拉着韩明秀的衣裳,近乎于歇斯底里道,“我们振兴之前都答应跟小秋分手了,也写了分手保证书了,是小秋突然跑出来捣乱,才导致他反悔的,你怎么可以不认账呢?”

    韩明秀看着自己胳膊上扣着的那只干巴爪子,回头大喝一声,“小芙!”

    小芙姐快步走过来,抓起毕淑琴的手往后一推。

    毕素琴哪里是小芙的对手啊?被小芙这么一抓,一推,顿时噔噔噔的向后退去。

    还一下子撞在了他儿子的身上。

    也幸亏撞在了她儿子的身上,不然的话,非得坐个大腚堆儿不可。

    “唉呀,你们想赖账,还想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毕素琴尖着嗓子喊道。

    此刻,她很慌,也很怕,因为……她已经强烈的感受到,小秋的这个嫂子不打算给他们挣那五百块钱了。

    五百块钱啊,都已经到了他们他们的跟前儿,眼看着就要进他们的荷包了,却被猝然的收了回去,换谁谁能受了啊?

    因为感受到了即将失去这五百块钱,毕素琴崩溃不已,也不管丢不丢人,现不现眼了,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起来。

    “都来看啊,资本家欺负老实人了,她一个开厂子的大资本家,却要赖我们这些工人的钱,这不是吸血鬼吗?”

    袁广发也拉着脸说,“他嫂子,你之前说过,只要我们家振兴放弃小秋,就把这五百块块钱给我们的,你可不能出尔反尔啊……”

    韩明秀用下巴指了指那边儿的袁振兴和小秋,说,“你确定你儿子放弃小秋了?我咋听见他说不钱只要小秋呢?莫非是我听觉出了问题?”

    袁广发抹了一把老脸,知道在韩明秀这儿讨不着便宜,就转过脸对儿子喝了一声。

    “振兴,你干啥呢?分就分了,还整那狗扯羊皮的事儿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