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大司马 > 第438章:五国伐齐
    『魏国的郾城君没能出席么?』

    倾听着秦将白起与魏将唐直的对话,赵将韩徐心下暗暗想道。

    本着东道主之宜,此次韩徐代赵王何主持这次会议,与诸国派来的将领商议五国伐齐的事宜,但他本人对白起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畏惧,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跟奉阳君李兑的儿子李跻——不,如今该称作阳安君李跻,一起被这个白起击溃过。

    是的,并非只是击败,而是击溃,当时白起只付出了小数量的伤亡,就击溃了他们五六万赵军。

    白起,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秦国将领。

    但魏国的郾城君蒙仲——不,如今应该称作郾侯蒙仲,却是唯一能制衡白起的人,就拿韩徐自身来说,他原本还打算让这位郾侯继续作为这次五国伐齐的联军统帅呢。

    毕竟由郾侯蒙仲统率五国联军,不说魏韩两国,其实他赵国的君主赵何也是认可的——韩徐知道,赵王何与蒙仲曾经其实有着相当不错的交情。

    然而没想到因为宋国的关系,那位郾侯提前奔赴了宋国,没有此人,谁来统率五国联军呢?

    暴鸢么?

    韩徐微不可查地看了一眼暴鸢。

    诚然,暴鸢亦是当世颇有盛名的名将,只是这位名将曾经与另外一位魏国的名将公孙喜一同被白起击败过……

    “咳。”

    轻咳一声,怀揣心事的韩徐正色对在座的诸人说到:“很遗憾,郾侯心系宋国的安危,未曾出席这次会议,但我想这场会议还是必须进行下去……”

    说着,他环视了一眼在场的诸人,见诸人皆无异议,便紧接着说到:“本来,大王命我主持这次会议时,便授意我推举郾侯担任联军主帅,但奈何郾侯自己也表示身在宋国,对联军事务鞭长莫及,因此在下认为,在进行伐齐的策略商议前,我等应当先推举一位统帅……至少得在这件事上达成意见,其余之事才能进行下去。”

    “哼!”白起闻言轻哼了一声,神色轻蔑地扫视了一眼在场的诸人。

    也难怪他神色傲慢,毕竟在座的四人中,韩国的暴鸢、赵国的韩徐,皆是他手下败将,魏国的唐直,要不是蒙仲在伊阙之战时力挽狂澜,说不定这名魏将早就死在伊阙了,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他的手下败将——这三人有什么资格与他争夺联军统帅的位置?

    唯一的例外,也就只有燕国的乐毅了。

    “……”

    白起抬眼瞥向对面的乐毅。

    这个乐毅不简单,这一点白起很清楚,否则,乐毅当初在赵国时,也不会成为蒙仲的副将,要知道蒙仲身边可是有着不少兄弟良友,像如今被誉为蒙仲左右手的方城令蒙遂,在白起看来就是一个很合格的将军——能在他白起这边得到合格的评价,这已经是非常出色了。

    但具体乐毅有多少能力,这一点白起并不清楚,毕竟乐毅自从与蒙仲‘分道扬镳’,投奔燕国之后,就不曾听说过此人创下什么了不得的功绩……

    或有人说,这个乐毅深藏不露,但白起对此却嗤之以鼻。

    深藏不露?再厉害还能超过蒙仲那厮不成?只要达不到蒙仲的程度,那就注定不是他的对手。

    简而言之,除了他白起,在座皆是废材!

    想到这里,白起面不改色地说道:“若蒙仲在这里,联军统帅之职归属何人尚且两说,但似眼下这般,此事还用商议?我推荐我自己担任联军统帅,谁反对?”

    如此毫不客气的言语,让暴鸢、韩徐二人微微色变,可让白起审视的目光扫向他们二人时,不得不说,无论是暴鸢还是韩徐,心底都有些发憷,不敢与此人对视。

    没办法,韩国国弱,这次几乎完全靠着魏国才得到了函谷关,对面秦将白起实在没有多少底气,而赵国,虽说赵国与魏国的体量相当,可奈何赵国欠缺猛将啊,比如韩徐,就曾被白起击败过,哪有什么底气?

    然而就在这时,却见唐直淡淡说道:“我反对!”

    “……”白起冰冷的目光顿时扫向了唐直。

    不得不说,白起与唐直之间,其实曾经关系还蛮不错的,毕竟这俩人当年一起攻打过赵国,还击败了韩徐与李跻,一路杀到了赵国的都城邯郸。

    但越是如此,此刻唐直出言反对,白起心中越是生气。

    他死死盯着唐直。

    然而,唐直却怡然不惧。

    首先唐直性格如此,其次,他背后有魏国,而魏国有蒙仲,足以与白起一较高下,他有什么好怕的?

    顶着白起不悦的目光,唐直正色说道:“我赴赵国前,翟章大人曾派人向我转达了郾侯的想法,郾侯推荐燕国的乐毅大司马出任联军统帅……”

    『乐毅?』

    唐直的这个回答,虽有些出人意料,但也在常理之中,想来白起也不认为唐直有胆量、有能力跟他抢这个联军统帅的职位。

    他转头看向乐毅,以目光向对方施加压力。

    然而让他有些出乎意料的是,乐毅毫不畏惧他的直视,在与他对视了数息后,这才拱手朝着唐直说道:“承蒙郾侯看重,请唐司马日后代我向郾侯转达谢意……”说罢,他转头又看向白起,正色说道:“白起将军,此次五国伐齐,其目的在于讨伐齐王田地这个残暴不仁的昏君,拯救那些常年受昏君压迫的齐国平民,其中涉及到许多的后续,比如收拢齐民,战后重建,乐某认为贵国并不会投入那么多的精力,为日后方便,我想联军统帅之职,还是由魏、赵、燕、韩四国来决定为好。”

    关于秦国参与联军讨伐齐国这件事,乐毅与蒙仲的看法是一致的,即他们都不认为秦国会愿意在这件事上多出力。

    为了没好处嘛,秦齐两国之间隔着魏韩两国,哪怕秦国的军队打齐国打得再卖力,没办法占据齐国的土地,既然如此,那这么卖力做什么?

    虽然乐毅并不清楚白起的想法,但他可以肯定,秦国绝对会在半途退出讨伐齐国的行列,留下一堆乱摊子叫中原各国、尤其是魏国自己去处理——毕竟这本身就是秦国祸水东引的计策。

    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叫白起坐上联军统帅的位置呢?天晓得到时候他会不会变相帮助齐国,使中原各国陷入攻打齐国的战争泥潭,借此为秦国创造喘息的时间?

    乐毅相信,蒙仲叫代为出席这次会议的唐直推荐他,也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哈,收拢齐民、战后重建,说得好听,说到底不过是瓜分齐国而已……”

    白起冷笑一声,对乐毅在话中的掩饰嗤之以鼻。

    听到这话,乐毅面色坦然,丝毫不为所动。

    不可否认,他的目的确实是要覆亡齐国、瓜分齐国,被白起奚落也没什么,反正以当前的状况,他注定能得到魏韩两国的一票,再加上他自身,哪怕赵国站在秦国那边,他都能得到联军统帅的位置,更别说,赵国未必会支持白起——别忘了,白起可是打过赵国的。

    果然,最终暴鸢与韩徐皆表示赞同唐直的提议,支持由乐毅出任联军统帅。

    见此,白起心中大怒。

    倘若说是蒙仲夺了他联军统帅的位置那也就算了,为了达成多年以来的心愿,他也可以勉为其难出任蒙仲的副将,然后他二人携手攻打齐国,让齐人领略一下‘蒙白组合’的实力,可你乐毅,有什么资格?!

    “哼!”

    冷笑一声,白起愤然离席,拂袖走向殿门。

    见此,韩徐惊呼道:“白将军哪里去?”

    白起停下脚步,回头扫了一眼在座的几人,冷冷说道:“白某看得出来,诸位并不欢迎白某,既然如此,白某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听到这话,乐毅、暴鸢、唐直三人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必须承认,因为白起代表的秦国,因此他们三人方才确实有联合起来针对白起的意思,倒不是对白起有什么不满,相反,他们是忌惮白起,更忌惮白起背后的秦国,生怕着了白起的道。

    “待几位商量好伐齐的策略,知会白某一声即可,白某还有要事,告辞。”

    说着,白起便不留情面地走出了殿门。

    离开邯郸王宫后,白起的近卫们气愤填膺,纷纷为白起遭到不公正的待遇而表达心中的愤怒。

    “郾城君也就算了,乐毅?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家伙,居然也敢跟国尉争夺联军统帅的位置?”

    “燕国?不就是那个被齐宣王所灭的积弱之国么?区区弱国的大司马,焉敢如此?”

    “国尉息怒……此乃关东诸国畏惧国尉,不敢叫国尉身居要职。”

    近卫们一边痛骂着中原各国,一边宽慰着白起,但有些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此刻的白起,看上去却似乎很平静的样子。

    他反过来对几名近卫说道:“反正蒙仲也不在,就算得到统帅之位,也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气不过一个素无勇名战功的家伙与我争夺罢了。”

    说着,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由衷地叹了口气。

    平心而论,对于失去了联军主帅这个位置,其实白起并不在乎——领着一帮弱者去打仗,纵使成为主帅又有什么好高兴的呢?

    对于白起而言,蒙仲不能参与期中,那么这次的合战对于他就毫无意义。

    他方才之所以动怒,其原因仅仅只是在于那蒙仲居然推荐乐毅,而不是推荐他白起……

    喂,彼此怎么说也有八九年的交情了吧?

    期间一起喝过酒、吃过饭,也彼此两军对峙过,在五国伐齐这种会议上,推荐一下他白起会死啊?

    弄个好像他白起稀罕这个位子似的……

    “那个混账东西。”

    低声骂了一句,白起略带愤慨地说道:“走,咱们喝酒去,不管这些关东人。”

    诸近卫一听,纷纷附和。

    而此时在邯郸宫内,虽然白起愤然离去,但会议却依旧继续,并且,气氛比起方才融洽了许多。

    并不奇怪,毕竟魏韩燕三方在伐齐这件事上是一致的,而代表赵国主持这场会议的将领韩徐,他本身是主张‘联燕抗秦’的,因此对乐毅十分尊重。

    经过四人的商议,四人决定在赵国的邯郸、巨鹿一带集结联军,然后向东南方向的高唐、平原两邑进发,最后越过大河,直接攻入齐国的本土——这条路线,与蒙仲此前的判断几乎没有什么偏差。

    当晚,韩徐又拜访了乐毅的住处,与乐毅商量了一下‘赵燕同盟’的问题。

    一直以来,乐毅都觉得在齐国覆亡之后,赵国会成为燕国最大的威胁,但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与他预想的有所出入,最直接的原因,是奉阳君李兑的失势以及韩徐的奋起。

    随着奉阳君李兑逐渐失势,而韩徐逐渐受到赵王何的器重,赵国以往的‘联齐抗秦’之策,逐渐被‘联燕抗秦’所取代。

    当然了,韩徐主张的‘联燕抗秦’,其实也有一些防备‘魏韩宋同盟’的意思。

    眼下中原,魏韩宋三国同盟最为稳固,魏国携韩宋两国之力,隐隐有着恢复旧日对中原霸主地位的迹象,这确实引起了赵国的警惕。

    要知道赵国可不是韩国与宋国,它与魏国的体量相当,既然体量相当,又为何一定要以魏国为尊呢?

    蒙仲此前做出判断,未来几年,秦国多半会加紧对赵、楚两国的拉拢,促成秦、赵、楚三国同盟,以此对抗魏、韩、宋三国同盟,但显然赵国也有它自己的看法——赵国的君臣,最终还是决定拉拢燕国作为依靠,成为秦、魏两大同盟相互对抗的第三极。

    对于韩徐的提议,乐毅思考良久,最终决定接受赵国递出的善意。

    倒不是说他愿意帮助赵国成为秦魏两股势力对抗的第三极,他只是为了燕国的利益考虑——为了吞并齐国,他燕国接下来需要几年、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时间来消化,倘若在此期间能与赵国保持良好的关系,那么获利最大的,自然而然是他燕国。

    在这个考量下,他当即就向韩徐做出郑重的保证,表示会立刻将赵国的善意转达给燕王职,竭尽全力促成赵燕同盟。

    得到了乐毅肯定答复,韩徐亦是心中大喜,当即表示赵国会尽力帮助燕国讨伐齐国。

    十月前后,秦、魏、韩、燕四国的军队,源源不断地朝着赵国的邯郸、巨鹿两地进发,准备在两地集结联军,共同讨伐齐国。

    期间,乐毅就像当初的奉阳君李兑那般,四处忙活,一天到晚主持会议,向各国派来参与这次伐齐之战的将领传达要领。

    虽然当初拟定战略的是韩徐、乐毅、暴鸢、唐直四人——半途白起自己退出了——但参与这次伐齐之战的各国将领,却远远不只这四人,比如韩国派来了韩骁、燕国派来了荣蚠,魏国亦派来了窦兴、华虎、乐进几人。

    就连秦国,也派来了王龁、胡阳、嬴摎几人。

    这几人当中,除了王龁还有点名气外,其余胡阳、嬴摎几人,就跟当年的白起一样寂寂无名。

    显然,秦国纯粹将这次联合伐齐的战争,当做对国内年轻将领的磨砺与锻炼。

    而就当秦魏韩赵燕五国紧锣密鼓地筹备着联军时,这件事,终于由齐国的细作传到了齐国的都城,临淄。

    不得不说,齐王田地就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当他得知秦魏韩赵燕五国正在筹备讨伐他齐国的联合军队时,他立刻就心慌了,急忙召集群臣商议对策。

    然而,齐国的群臣也对此不甚了解。

    想想也是,本来是魏、韩、齐、赵、燕五国伐秦,打到后来魏韩两国与秦国在西河郡死磕,其他三国在旁看戏,可忽然之间,秦国居然再一次跟魏韩两国和解了,甚至于,将他齐国踢出了五国联合的行列,联合魏、韩、赵、燕四国反过来讨伐它齐国……

    不得不说,这件事确实过于戏剧性。

    期间,或有齐臣觐见齐王田地道:“大王,诸国密谋讨伐我大齐,恐怕就是我大齐攻伐宋国引起……”

    齐王田地一听困惑说道:“当年魏冉赴齐时,默许我大齐可以攻占宋国……”

    那名臣子闻言险些气死:“可是大王当初听信苏秦的谗言,背弃了与秦国的约定啊!……苏秦先是诱使大王攻打宋国,随后又教唆大王背弃与秦国的盟约,诚乃乱我大齐的奸邪小人,应当立刻将其诛杀!”

    齐王田地听罢,便将苏秦召到宫内,责问道:“寡人这些年听从先生的建议,奈何如今盛传秦、魏、韩、齐、燕五国欲联合讨伐我大齐,先生作何解释?”

    “此乃无端罪责。”苏秦回道:“许多人责骂在下教唆大王为先王修建宫殿导致国库亏空,然而孝乃人善德之根本,何错之有?当今天下,唯秦魏两国最为强盛,因何强盛?只因为秦魏两国曾经皆狠下心驱逐了无益于国家的废人,收回封邑以奉养天下之士,然而我大齐,无数贵族只顾私利、不顾国家,正是因为这些人不肯为国家牺牲,我大齐才被迫无奈需攻打宋国……倘若说苏秦该杀,那么这些人皆可杀!”

    齐王田地闻言心中犹豫,问计道:“此事暂时搁置,今五国欲兴兵讨伐我大齐,寡人恐国家不能抵挡,不知先生有何高见?”

    苏秦假意思忖了一下,说道:“为今之计,唯有召回伐宋的军地,于大河、于济水布下重重防御,以抵抗诸国联军,此乃其一;其二,派遣使者前往各国,争取与各国和解……”

    齐王田地深以为然。

    半个月后,临淄的其中一道命令,传到了宋国的吕邑,信中命令田达立刻撤兵,回援本土。

    此时,田泰这才得知他那位小叔父所说的‘齐国的灾难’,究竟指的是什么。

    诚然,那当真是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