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先砍一刀 > 第十一章 准备离开
    两人在大街上溜了一圈之后,就回了斩妖阁的偏院中,紧接着,偏院里就发出了大黑马凄惨的嘶鸣。

    它的饭,鬼哭和南宫因为看热闹的缘故,没带!!!

    大黑马悲痛的心情很快就会弥补,就在当天下午,安武阳带来了一副马铠,一切都是按照鬼哭要求来的马铠。

    马铠从头到尾覆盖了个严严实实,头部覆盖了鼻梁和一部分脸颊,头顶凸出一节钢刺,脖子处由一片一片的大钢甲片连接起来,帅气灵活而又不失防御能力,躯干处,甲片覆盖了除了肚子尾巴外的整个身躯。

    铁甲下面,便是皮革,皮革里面,用棉袄撑着,因为造型精巧,也并不显得臃肿。

    穿上了这一身马铠,遮住了一身嶙峋瘦骨,顿时,大黑马变得冷酷帅气起来。

    懒惰臭美又怕冷是大黑马的性格,穿上了这一身,它就再也不愿意脱下来,同时还把自己睡的地铺给拖到了镜子前,往地上一躺,对着那张巨大的铜镜摇着尾巴怎么也移不开眼睛。

    鬼哭在门外和安武阳谈话,安武阳笑道:“马铠已经送到,今夜,我为师兄准备了送别宴席,还望师兄赏脸。”

    南宫眉头竖起,鬼哭拍了拍她的肩膀,南宫冷哼一声离开,鬼哭笑眯眯的说:“这么着急送我走?”

    安武阳继续笑呵呵的说:“哪里是这么着急送师兄走,主要是最近忙不过来,只有今晚有空,所以提前办了。”

    “那你还真是有心了。”

    “哪里哪里。”

    两人客套了一番,安武阳转身离去。虽然整个过程他都是一副笑眯眯的,但言语之中,要赶人走的意思十分明了。

    “他还真把你当瘟神了。”南宫走过来。

    “不是他,准确的说是整个应龙斩妖阁。”鬼哭耸了耸肩:“你没发现吗,到现在,也没几个来串门的。”

    “不是没几个。”南宫没好气的道:“是根本没有,那么,晚上的晚宴,我们去吗?”

    “去,怎么不去,今天晚上大吃一顿,如果我所料不错,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吃饭的时候了。”

    回到屋,看到一脸臭屁的大黑马,鬼哭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还臭美个什么劲,尾巴都没了。”

    大黑马一下跳了起来,扭头看向屁股后面的尾巴,短短的尾巴格外的丑。

    “儿嘿嘿嘿嘿!!!”

    大黑马满脸悲愤,一个劲直转圈,最后一下就躺了下来,把鼻子戳到了棉被里,不愿出来见人。

    “得了吧,晚上我们要出门,你出不出去。”

    大黑马翻身而起,有了一副帅气的马铠,不出门去见见人,那岂不是亏大发了。

    至于尾巴,一点小瑕疵而已,相比起炫耀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晚上,鬼哭一行很引人注目,主要是大黑马。

    它踩着一脚炫彩灯光,穿着一身精美马铠,腿抬得高高的,昂首挺胸,踏着军步,看起来异常嚣张。

    鬼哭忍不住抬起手来,压低了斗笠,心中庆幸,还好戴上了斗笠遮住了眼睛。

    侧头看去,南宫满脸寒霜,她没有鬼哭的习惯,不出远门不下雪下雨,是不会戴斗笠的,因此,此时心中应该十分后悔。

    晚上的宴席没什么好说,点了两桌菜,安武阳满脸尴尬。因为上席的人,只有他和鬼哭、南宫三个人,他太高看自己的面子了,也小瞧长老的威势了。

    于是,另一桌全便宜了大黑马。这货肚子大,一桌的菜全给吃光了,还吃掉了半桶饭。

    吃饱喝足之后,各自回家。临别之前,安武阳送上了两葫芦的丹药。

    “别的丹药鬼哭师兄应该都有,但是这两壶,是特别的,它们既不能疗伤也不能祛毒,只能用来填饱肚子。”

    “喔!”鬼哭来了兴趣:“辟谷丹?”

    “正是。”安武阳点头道。

    鬼哭问:“如何用?”

    安武阳答道:“可以用热水化开,如果牙口够好的话,也可以直接干嚼。”

    “我来试试。”鬼哭不由分说倒出一粒,扔进嘴里,咔嚓一口咬碎。

    安武阳看得一脸牙疼,这种事他也做过,差点被崩掉了牙,一颗辟谷丹,他愣是吃得差点嘴巴脱臼。

    等到鬼哭将辟谷丹咽进肚中,安武阳才问:“如何?”

    “别有一番滋味。”鬼哭和答道:“相比海对面的辟谷丹,要硬了许多。这感觉,就像是穿着盔甲的缩小版的核桃,而且还是咸口的,挺不错,比海对面蜀山那边的辟谷丹要好不少。”

    你骗鬼去吧!

    安武阳心中吐槽,这位师兄还真当自己没吃过那边的辟谷丹。那边的辟谷丹经过发酵有一股酒味,犹如加了糖的糯米般甜蜜,比这边硬的跟石头一样的辟谷丹要好了不知多少。

    当然,做的美味也是有代价的。这边的辟谷丹,吃一颗就差不多够了。而那边的,要吃好多颗,酒量小的还容易醉。

    所以说还是昆仑的好,滋味不错,而且入口即化,并且两颗管饱,在辟谷丹的制作方面,堪称天下第一绝。

    “你这是五仁的。”鬼哭又补充道。

    “这你都尝得出?”安武阳心头一惊。

    “只是有些敏感。”鬼哭矜持的点了点头。

    安武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拱手道:“宴完了,曲终人散,师弟这就先走一步了,就此提前告辞了。”

    安武阳离开,南宫似笑非笑的问鬼哭:“还能走吗?”

    “我们散散步吧。”鬼哭抬脚就走,只是,步伐小了一些,比往日慢了一些。

    离开了酒楼,牵着昂首挺胸的大黑马,散步于街头。

    天色已经很晚了,但是,街上的人依旧很多。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鬼哭问道:“为何大家都喜气洋洋的。”

    南宫若有所思,道:“我去问问。”

    片刻后,她回来了,道:“再过几日,便是春节。”

    鬼哭恍然,沉默片刻:“看来,我们错过了很多啊!”

    南宫微微颔首:“是啊,很多,都不辨岁月了。”

    “跟着我,你会错过更多。”鬼哭看着和他并肩而行的南宫。

    “但我也得到了很多。”南宫突然警惕了起来:“你休想甩开我。”

    “被你看出来了啊!”鬼哭笑了笑说:“明日,就要起程了,我希望你留在应龙城,过个好年,等我回来。”

    南宫低下了头,看着脚尖:“我说过,休想甩开我,我可不是采薇那个小丫头,没那么天真。”

    鬼哭不再吭声,两人安静的一路回到了斩妖阁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