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总裁宠妻套路深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躲过一劫的感觉
萧穆春也觉得自己挺无赖的,其实早上说的话只是逗向柚柚玩的,刚才找她也是有事情和她说,但是后来他却不想解释了,而且想将错就错了。

也许是食髓知味,他特别想念她,和她的身体,于是,厚着脸皮过来了。

萧穆春高了她二十多公分,这样站在她面前,把她圈在双臂间,无疑给了向柚柚很大的压迫感,还有他灼热的呼吸以及火热的眼神。

短暂的四目相接,向柚柚很快就侧过脸不看他,她也是个俗人,面对一个长的让人尖叫的男人,说不脸红心跳是假的。

萧穆春勾着唇角,调侃道,“怎么不敢看我,怕把持不住自己?”

“呸!”向柚柚啐了一口,却还是不看他。

萧穆春伸手把她的脸扳过来,看见她那双黑亮的眸子里有羞赧,还有恼怒。

向柚柚垂下眸,眉头微微皱着,小声说,“你不能天天这样。”

“哪样?”他不怀好意的勾起唇。

“明知故问。”

他侧头吻向她的耳侧,长指在她胸前柔柔的打了个圈,“是这样吗?”

向柚柚瑟缩了一下。

萧穆春轻笑,继续逗她,“是不是?”

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样,向柚柚呼吸略有些急促,瞪向他,“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好,可以不动你,”萧穆春退开点距离,“但你要给我一个不动你的理由。”

她这么可口,如果没有理由,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罢手。

“昨天弄的太厉害,我疼一天了,真不行。”向柚柚声音很小,说完,脸颊开始发热。

说出这个事实,她真挺难为情的。

可是不说,谁知道他会不会乱来呀。

听了向柚柚的话,萧穆春的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当时的情景,和她的身体,然后他感觉到身体的某处开始叫嚣。

“#¥!”萧穆春第一次爆粗口。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自制力能这么差,不说坐怀不乱,也从没这样难以控制过,对那些黏上来的女人也没什么强烈的想法,所以这些年才能保持洁身自好。

一直认为是自己自控力好,可是向柚柚却能轻而易举勾起他的欲-望。

从没听过萧穆春粗口,向柚柚不明白他这样是什么意思,到底是放过她还是不放过啊,所以眼巴巴的望着他。

萧穆春呼吸沉了沉,关切的问道,“疼的厉害吗?”

向柚柚点点头。

其实不太厉害,但是为了博得他的同情,只能装可怜。

“让我看看?”萧穆春心里有些紧张,她说疼的厉害,不知道是怎么样。

“不行。”她急急的拒绝。

隐秘的地方,说看就能看的吗……

“那明天带你去医院,让医生看看?”萧穆春再问。

向柚柚还是摇头,“应该没什么大事,休息一段时间可能就好了。”

这种事情怎么看医生啊。

而且,她今天上网查了,这种情况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做的狠了。

“一段时间?”萧穆春听了就皱眉,那得是多久啊。

向柚柚有点无语,她那句话的关键词明明是休息,为什么萧穆春却只听到了有关时间的。

“反正,你别碰我了。”她强调。

萧穆春叹口气,答应了,“今天不碰你。”至于以后,他也不知道能忍多久。

他觉得当务之急是明天得去找个医生问问。

向柚柚微微松了口气,至少今晚的危机解除了。

萧穆春又看了她一眼,“你没骗我吧?”

才两晚,就不能碰了,这女人到底是身体脆弱,还是在骗他,他还真的没有把握。

“没骗你,是真的。”向柚柚极其认真的说。

好吧,萧穆春彻底放弃了想法。

不过他也没走,径自走向她的床,毫不见外的躺了上去,不管向柚柚怎么说,他都无动于衷。

“赖皮!”向柚柚白了他一眼,转身去玩电脑。

大不了不睡了,看谁耗的过谁。

鼠标翻着网页,也没有心情看,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半躺在她床上的男人,而那个男人枕着一只手臂侧躺在床上,也在看着她。

向柚柚终于忍不住,对他下逐客令,“你还不去睡觉啊?”

“回去也睡不着,不如在这儿陪陪你。”他淡淡的答。

“闭着眼睛数绵羊,很管用的。”向柚柚好心的给他出主意。

萧穆春叹了一声,没说话。

某个地方涨的发疼,满脑子有关于她的片段,数什么能管用?

即使这样,顾及她的不舒服,他也没有非分之想了,只是在这儿看看她,说说话,他的要求也不算高了啊,这也不行,非得把他轰出去。

好狠心,好没有道理啊……

萧穆春不走,向柚柚也拿他没辙,两个人就这么耗着。

“柚柚。”大约过来半个多小时,萧穆春沉沉的叫她。

“嗯。”向柚柚扭头看他。

他招手,“过来。”

向柚柚走过去,“干什么?”

“干-你!”

她的脸刷的红了。

这人怎么没点正经。

真怀疑他是不是变异了,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无赖,还对她荤话连篇。

“你的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还很粗俗。”向柚柚拉下脸。

他轻笑,“这叫情趣。”

向柚柚:“……”

下一秒,被他拽进了怀里,一个翻转,变成他上,她下。

向柚柚蹙眉,不是说了今晚不碰她,现在这是闹哪样?

萧穆春的目光从她的眼睛转向她红润的嘴唇,神色转为幽深。

“你说过的……唔……”

向柚柚话还没说完,唇就被他吻住了,要说的话变成了呜咽埋在喉间。

过了好久,萧穆唇才离开她的唇。

“我知道我说过什么,不用你提醒。”他声音平和冷静,但神情却带着某种隐忍,向柚柚能感受到他凌乱的气息。

但他真的没再动她,只是这一个吻。

然后他去了浴室,很久才出来。

哗啦啦的水声说明他是在洗澡。

向柚柚还吓得半死,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跑出去,感觉房间里挺危险的。

但是如果下楼去,被问起的话,她要怎么说呢。

难不成说萧穆春在她房间里洗澡,她逃出来了。

于是,向柚柚硬着头皮等他出来。

萧穆春出来,是穿戴整齐的,她莫名松了口气。

看着椅子上小小的人儿一脸紧张的瞪着他的样子,萧穆春真是要被她气死,难道他的色-狼属性这么明显?向柚柚总这么紧张兮兮的看他,跟防什么似的,这感觉太糟糕了。

他走过去,拍拍她的头,“我走了,晚安。”

然后,他就真的走了。

本来萧穆春是想给她一个晚安吻的,想想还是算了,否则刚才的冷水澡可能就白洗了。

听着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向柚柚有种躲过一劫的感觉。

这日子过的,心惊胆颤的。

略微可以算作平静的一夜。

早饭的时候,萧穆春对向秋和外婆说了周末双方家长见面的事情。

向秋和外婆痛快的答应了,但是向柚柚能感觉出来她们的忐忑。

她又何尝不是呢?

原以为萧穆春是安排先让她去见一下,然后才过渡到家长们的见面。

但是他直接这样安排了长辈们的见面。

意义不同,却也让向柚柚更不安。

她一个人见,如果对方不满意她,也就她一个人承受,带上妈妈和外婆,如果萧穆春的爸爸妈妈不同意或者是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她怕她们接受不了。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着她,导致早饭没吃几口就觉得吃不下了。

萧穆春和往常一样,先送她上班。

一路上,向柚柚都很沉默。

“怎么心事重重的,昨晚没睡好?”

“没有。”

“那就是因为我早上说的事情?”

他确实很聪明!

向柚柚索性告诉他,她觉得这样有点不妥。

萧穆春思索了下,郑重的说,“恰恰相反,我觉得这样才是对你们的尊重。”

他是想通过这样的会面,告诉父母,他已经认定了这件事,并不是让他们来拿决定,而这样的见面方式才是对向家的公平。

如果单单带向柚柚去见,或许结果还不如这样的安排。

他们的感情会有阻力,他一直都清楚的知道,只是这个阻力到底有多大,他不知道,他能做的就是把这个阻力从一开始就减少到最小。

对向柚柚,他很坚定,他怕的,是向柚柚不坚定。

直接让长辈们见面,就是不想给她留退路。

怕她知难而退。

“我知道,一起见面是比我单枪匹马的要隆重,可是你爸爸妈妈还没有见过我,万一他们不满意我,这么多人都在,是不是太尴尬了,我也怕我外婆和我妈跟着难堪。”向柚柚说出心里的担忧。

萧穆春目光变沉,她是真的不明白他的用意,还是在退缩呢。

不管她是怎样想的,勇不勇敢,就是死拉硬拽也要把她拽到终点。

他笑笑,“我不会让那样的局面出现。”

看萧穆春挺有把握的样子,向柚柚心也定了定。

就信他一回。

反正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

是一个人见,还是一家人见,其实也差不多。

既然他这样保证了,应该出不了什么大岔子。

公司楼下,向柚柚刚要下车,萧穆春忽然说,“今天让司机来接你。”

向柚柚先是露出迷惘的神情,然后道,“好。”

他一定是有事情做。

掌管着一个集团的人,哪能所有的时间都给她呢。

她都说了不用他接送的,只是他偏要。

可是女人都是矫情的,好奇的,其实向柚柚挺想听萧穆春说一句是因为什么事不来,但是他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