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木叶之强化大师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你怎么不长记性呢(二合一)
    “哦?不过我觉得佐助那孩子的赢面更大呢!”

    说着,卡卡西手臂一震,仿佛手臂的肌肉在瞬间加速一般,银色的弧光刹那间逼近卡卡西:“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把你这个麻烦解决掉的好。”

    这一招!!!

    再不斩脸色变化,不敢硬接,但他却更不敢和卡卡西拉开距离。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卡卡西的实力的确比他要高出一筹,如果他这个时候拉开距离,以卡卡西的手段,完全可以转身去支援那个冷酷的小鬼头。

    到时候,就算是白,也绝对讨不了好处,更你何况,那里还有一个至今没有出手的黄毛小鬼在那里虎视眈眈,即便他对此不以为意。

    但蚁多咬死象,多一个帮手就多一分获胜的概率。

    该死,老实说,他在来之前就向卡多那个混蛋提议,要多带几个帮手,可卡多那个混蛋竟然敢趁此机会嘲笑自己。

    说他鬼人之名浪得虚名,这让自尊心爆棚的他又怎么受得了。

    面对卡卡西的步步紧逼,无奈,再不斩只能用手中的大刀拼死抵抗。并在空隙时间,用言语来干扰对方。

    “卡卡西,虽然你对那个黑头发的小鬼很有自信,但我不得不提醒你,那个小鬼能活下去的时间已经不长了,因为白可不是普通的忍者。”

    面对再不斩的干扰,卡卡西一手千鸟,一手苦无,在用苦无挡住斩首大刀的同时,用千鸟进行突袭:“你不用拿这些话来干扰我,我相信佐助。”

    “嚯?即便白是一名血继忍者你还这么认为吗?”

    就在再不斩话音落下,另一边的佐助和白也进入到白热化之中。

    再一次逼退佐助后,白目光凝重,双手快速结印:“秘术·魔镜冰晶”

    紧接着,无数块半透明好似镜子一般的冰块出现在佐助四周。

    “虽然你很优秀,但你是赢不过我的,放弃吧,我不想杀你!”

    白的身影在他所施放的忍术范围内,不停窜动,一时间,即便是佐助也无从下手。

    从未见过的忍术,是血继忍者吗?

    环顾四周,佐助握紧手中缠绕着丝线的手里剑,不同于原著,在伊人的教导下,他早就已经知道,所谓的血继到底是什么。

    看起来,只能先使用那一招了吗?

    想到这,佐助缓缓闭上双眼,想要开启写轮眼。

    可就在这时,一道听上去十分莽撞的声音,却突然从耳边传来。

    “佐助,别担心,我来救你了!”

    话音落下,一道亮黄色的身影,突然从魔镜冰晶的忍术范围外冲了进来。

    一边将身体挡在佐助面前,一边用手指在鼻子下蹭了蹭,喝道:“木叶忍者!漩涡鸣人参上!!!”

    只可惜,鸣人帅气的登场却被佐助用白痴两字顶撞回去:

    “白痴!!!”

    “我一个人就能处理好这一切,何须你过来插手,况且,就算我真的对付不了,你也不应该冲进来,而是应该在这不知名的忍术外进行支援。”

    听到佐助的训诫,鸣人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耗子,立马怼了回去:“佐助你这个混蛋,我可是当你是好朋友,这才好心好意的想要帮你,你要是再这么臭屁,我就把你三岁来我家尿床的事情都说出去。”

    “……你放……你胡说!!!”

    佐助脸色阴晴不定,而处在魔镜冰晶内的白更是嘴角抽搐。

    这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不过,还真是羡慕呀!朋友什么的。

    想起就算是自己,当年也有一个愿意成为自己朋友的人,白的嘴脸不由勾起一丝笑意,不过很快的,白便将这抹笑意藏在了冰冷的面具下。

    那个人这么多年不见,一定变得更强了吧?

    所以,我也不能在这里失败……

    “玩笑话已经说完了吗?还是刚刚那句话,如果你们就这样认输,我是不会伤害你们的。”

    白重新从冰晶中现出身影,再次对鸣人两人劝道。

    只可惜,他的好意并没有被人接受,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鸣人一口拒绝掉:“我可是将来要成为火影的人,才不会输给你这种藏头露尾的无胆匪类。”

    “是吗?”

    白看了眼摆出架势的鸣人和佐助两人,温柔的目光中徒然迸发出杀气:“既然你们不知好歹,就都留在这里吧!”

    “万年老二,你可不要再拖我后腿了!”

    说着,佐助利用写轮眼的动态视觉,率先对白的身影发动攻击。

    “佐助你这家伙才是,别以为我侥幸让你得了几次第一,你就真把自己当第一了,我才不会让你一个人出尽风头呢。”

    话音落下,鸣人同样分出大量的影分身,并对冰晶内的多道身影进行分散打击。

    不过,不管鸣人和佐助两人再怎么拌嘴,到了关键时候,却还是配合的天衣无缝,一时间,甚至让自信满满的白有些狼狈。

    ……

    “这两个小家伙,应该说,不愧是阿修罗和因陀罗转世吗?兄弟间的默契还真是让人佩服不已。”

    不知何时,已经赶过来的伊人站在远处的树枝上,对两边激烈的战场进行眺望。

    并对鸣人和佐助两人的表现,表示相当的满意。

    若是放在原著,即便是鸣人和佐助两人联手,在常态下,也依旧不是白的对手,但是现在,佐助和鸣人却可以对白进行一定的压制。

    不过问题却来了。

    虽然两人的实力还没有达到疾风传刚开始的水平,却也有了中忍考试之后的实力了。

    为什么系统还会对自己进行警告呢?

    难道早点变强也不行,一定要一斧子下去尽量削弱才可以?

    另一边,就在伊人还在进行观察时,卡卡西和再不斩之间的交手也逐渐进入了白热化。

    微微喘息着,查克拉的消耗让卡卡西脸色看起来略显苍白:“再不斩,你刚刚说,那个戴面具的小鬼是血继忍者吧?但是很遗憾,我的这两个弟子也不是泛泛之辈呢!”

    大刀挥舞,再一次将卡卡西逼退后,已经满是伤口的再不斩,却咧着一口让人不寒而栗的碎牙,寒声道:“是吗?不过就算白他输掉了也无所谓,到底只是一件工具,坏掉的话,再换一把新的就好了。

    更何况,只要我先把你干掉,那两个小鬼根本就不足为虑!”

    说话间,再不斩再次欺身向前。

    两次交手,他已经确认无误,眼前这个号称拷贝忍者的卡卡西,最大的弱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名精英上忍,只有这么一点查克拉,但不可否认的是,只要他再坚持下去,就算他打不赢对方,他也能依靠查克拉和体魄的优势耗死对方。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逼迫卡卡西消耗更多的查克拉。

    而对于再不斩的企图,卡卡西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他知道,除非他现在就动用自己的万花筒写轮眼,使用那个忍术,否则,再这么拖下去,即便他能将再不斩重创,最后输得也一定会是自己。

    至于他为什么不用万花筒写轮眼,一个是使用那个忍术的后遗症太过严重,万一被对方躲过去,自己甚至连挣扎下去的余力都不会再有。

    而另一点,和再不斩的理由相似,他也要拖,只要再不斩身上的伤势足够严重,他之后再使用万花筒写轮眼的成功率就会大幅度上升。

    当然,不管是想要拖到卡卡西查克拉耗尽的再不斩,还是想要拖到再不斩伤势更为严重的卡卡西,他们都不知道,他们这次的厮杀,之所以会陷入焦灼,其实和不远处的伊人,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

    伊人:(我觉得有人想让我背锅)

    原著中,再不斩虽然不会被卡卡西轻松击败,却也不是什么无法力敌的强大对手。

    之所以会被对方逼迫的这么惨,一个原因是多年前,伊人对再不斩的冷酷出手,让再不斩之后的几年里间接的变强了几分。

    另一个,则是伊人之前弄出的特训,虽然卡卡西成功的开启了万花筒,但一来卡卡西原本的状态就不好,即便有琳的调理,也显得十分虚弱。

    二来,对方又在之后的几天里,接受了伊人大量的特训,以及精神上的刺激。

    可以说,他现在还能和再不斩打的有来有回,也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若是不把他刚刚开启的万花筒写轮眼算上,此时的他,只有巅峰时期七八成的实力。

    七八成乍听起来,并不是特别少,但高手之间的成败,却往往只在那一线之间。

    ……

    就在卡卡西和再不斩再次短兵相接,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时。

    另一边的鸣人等人却已经要分出了胜负。

    由忍术支撑起来的冰晶,早已变得支离破碎,到处都充斥着裂纹。

    而在冰晶内,一直都没有下死手的白,此时却是发髻散乱,脸上的面具也不知什么时候破碎了大块。

    身上已经满是伤痕的他,扶着自己制造出来的冰晶,脸色如常,仿佛对他输了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至于他面前的鸣人和佐助两人,也并不好过,特别是鸣人,身体都快被针插成了刺猬,若不是他神经大条,恢复力强,早就已经晕过去。

    也就是二对一,对方还一直没有下死手。如果是一对一的话,就算是心比天高的佐助,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实力比自己要强不少。

    “你是那个时候的人?”

    在看到白裸露出的半张脸后,早已气喘吁吁的鸣人吃惊不已。

    不过紧接着,便是来自于鸣人的大声质问。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你为什么要帮再不斩那个坏蛋。”

    看了眼鸣人伤心的样子,不知为何,白突然将对方,和一直埋藏在心底的那位,永远无法再次相见的朋友重叠。

    应该是是我的错觉吧?

    神情恍惚了一下,白主动解除了忍术,低声道:“这次比试的胜者是你们,杀了我吧,失去胜利的我,已经没有再生存下去的意义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主动求死吗?”

    鸣人身旁的佐助眉头紧拧,他想要的不是这样的胜利,他想要的是,一对一,在对方没有留手的情况下击败对方。

    所以,他现在并不想杀对方。

    闻言,白额外看了佐助一眼,低下头,再次低喃道:“因为我是再不斩大人的工具,既然工具不能再为再不斩大人带来胜利,不能再带来利益,工具就失去了他的意义。”

    想到白之前在森林中对他说的那些话,鸣人不禁抓紧手掌,一脸的难以接受,然而,就在他想要向对方进行质问时,佐助再次开口道。

    “那种人不值得像你这样的忍者尽心尽力,在你身边应该还有比那个家伙重要的人吧?”

    更重要的人吗?

    白的脑海中,不自觉的再次浮现出当年那个说,要和自己做朋友的小孩子。

    不过,以那个人的身份,又怎么可能真的和我做朋友,就算是做梦我也要有一个限度呀!

    摇摇头,白刻意不再去想那道身影,并对着佐助二人樱唇轻启,好似追忆一般,回答道:“很久很久以前,还有人对我来说很重要……”

    (嗯,之后关于白的背景故事我就不说了,省的你们又说老猫我水字数。)

    ……

    听完白的悲惨身世后,不仅是鸣人,就连佐助也有着感同身受的体会。

    如果说,白是被自己的父亲所背叛,那他就是被自己最为尊敬的哥哥背叛。

    而两者唯一的区别就是,对方亲手报了仇,而自己还没有。

    “所以说,请你们杀了我!现在的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我活着,也只会对你们更加不利。”

    “不要,我不要,我才不要因为这样的理由去杀人。”

    不远处,鸣人大声嚷着,肩膀更是瑟瑟发抖,他无法赞同这样的事,无法赞同白的理念。

    在他看来,即便过去有着悲惨的经历,以后也一定可以用自己的双手,来开创更美好的未来。

    轻言放弃,只为一个人而活什么的,他才不要这样子。

    不过鸣人无法下手,却不代表他的同伴也不能,佐助见白心生死志,不由冷声道:

    “你的经历我深有体会,但这不代表我会像鸣人这个傻瓜一样,就这样放过你,留下你,只会对未来的自己留下更大的隐患,我还不能死,所以,你今天会死在这里。”

    说着,佐助在鸣人的大声反对下,默默地从忍具包中掏出一枚崭新的苦无,牢牢的握在手中。

    “希望你不要怪我!”

    然而,就在佐助不顾鸣人的反对,想要冲前去对白造成最后一击时。

    一道戏谑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出:“啊嘞嘞,人很多很热闹嘛!再不斩,我过去应该警告过你吧?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你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