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灿唐 > 第160章 怎么罚?
    范晶晶到了太极宫,很快被带到里面。

    然而范晶晶发现这一次她被带到一旁,跟宫女站在一起等待长孙皇后处理太极宫中的事情。

    宫内的气氛很沉闷肃杀,范晶晶发现只要一群人住在一起,就有很多事。

    何况宫中门禁森严,很多人一辈子就在这小小的圈子里,连窥探外界都不可得。

    但是范晶晶第一次罚站这么久,也让她发现这是皇后对她的惩罚。

    范晶晶可不想为难自己的腿,她对人都是和平相处,没有上下尊卑之分,她觉得自己对李家帮助不少,又没有求一些不属于她的特权,也没有求官,本本分分的,收这么多皇子皇女做学生,一点学费都没收,只是让他们的跟班做点事。来补是自己的人力缺乏。

    把人送回去,她不就没有使用人力了?他们不能充分使用人力,总不能怪她吧!

    范晶晶不是能隐藏心事的人,站在一旁,表情变幻不定,让四周看到的人,只能努力忍住表情的变化,他们可不敢像范晶晶那么大胆,挑战长孙皇后的忍耐极限。

    长孙皇后处理的事情,其实平常也没有这么多,她身边也有一些助手,平常大部分的事情,都是随侍的宦官宫女负责。

    这是故意让范晶晶罚站,所以把事情都放到自己桌上,范晶晶搞怪的表情,长孙皇后也看见了,突然发现把自己累到,也没起到整治范晶晶的效果,有点失败。

    但是把范晶晶入罪,她还真占不到理。范晶晶所做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她不在朝廷任官,但是做的事情,却比任何的朝廷官员还要多,对于皇子皇女的教育,也基本帮太子去除了隐患,有大功于朝野。

    李世民非嫡子,偏偏太子虽然优秀,身体却有一些残疾,没有办法骑马打仗,在功勋那边的支持度不高,偏偏老二老三又很优秀,娘家的势力也大,这对长孙家来说就是妥妥的威胁,但是孩子本身,又还没有显露出对皇位的兴趣,如果过早做防范,会伤害的皇帝父子的感情,她也会成为小气嫉妒的典范。

    现在这些孩子,明确的有其他的兴趣,把危险降低到几乎没有的地步,对皇家来说,可以减损一些内耗,让皇家的传承回归正轨,减少一些天伦惨剧,皇帝皇后都看在心里,感恩在心。

    对长孙皇后来说,给出去的好处,根本不算什么。

    范晶晶除了一开始,需要靠山,需要土地,有了土地,有了学生之后,范晶晶基本上已经对朝廷没有什么需求了,甚至牛家也插不上手,范晶晶自己发展自己的庄园,一天一变化,当范晶晶有了人手之后,可以用这些人手来实现她脑子里的想法,就连她不擅长的事情,她也可以交代出去,由擅长的人来负责解决。

    在范晶晶身边的人几乎都有了非常大的变化,他们不再是以前的淳朴老百姓,并不是说他们的心思不在淳朴,而是他们的脑袋快速地转动,他们的思维有了发挥的余地。

    他们从来不知道,原来他们只要动动脑,不管是自己能做的还是给别人来制作,他们的想法都能够发挥出很大的作用,改进自己的生活。

    最开始他们这么做只是受到范晶晶的鼓励,想要回报范晶晶,最后他们发觉每当他们有新的想法,就会受到范晶晶许多的奖励,有实际的好处。

    这样既可以给自己带来好处,还能够回报范晶晶,让他们对于创新思维都沉醉于其中,不过创新思维也有非常多为创新而创新,并没有办法实际工派上用场的范晶晶会仔细的审核再决定有哪些要投入实际的生产,有哪些用来改善生活,有哪些只能够放在边边等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来发展。

    当然大部分的思维和想法,只能够当了垃圾,派不上用场,还不能够说实话,打击他们创新的想法。

    幸好范晶晶说过,当实际派上用场的时候,他们才开始分红,因为这样的产业他们多赚的钱他们也都能够分红。

    叹了一口气,长孙皇后让人把她桌上的东西收拾走,泡了一壶茶,掀开杯盖,轻轻啜饮了一口,才对范晶晶说道:“妳身为师者不太合格,竟然随意放下自己的学生。”

    范晶晶注意到这壶茶的泡法似乎是她带来的一种泡法,在这个时代茶里面不添加很多东西,人们都不习惯。

    范晶晶心想,或许是她提供给皇子皇女在学堂喝的茶,已经流传到这个地方来,毕竟她不能够让皇子皇女一直跑去漱口或者是刷牙,她现在所制造出来的牙刷数量还不够在范家庄园里贩卖,于是她让皇子皇女在吃油腻的东西之后,都喝一口茶。

    刚开始他们只是依照范晶晶吩咐,用这些茶来入口,但是漱着漱着他们品味到这些茶的味道的美妙,李丽质更是把这些茶拿回一部分给长孙皇后享用,李丽质是一个孝顺的女儿。

    每当李丽质在范家学堂看到什么好物件,就会把属于她的那一份,拿回去分享给长孙皇后,甚至不供应给学堂的,她也会去范家庄园的商店里面寻摸一些新奇的物品,再把这些商品,拿回去给长孙皇后看。

    李丽质年纪还小,对于这些物品的价值,认识还不是很清楚,但是长孙皇后是什么人,她可是大唐最有见识的女人。

    经过李丽质的解释,物品的用途,长孙皇后就能够知道这些物品,能够补充现有物品的不足,连皇宫里都没有这样好的东西。

    皇宫里都需要的东西,一般勋贵人家和达官显要,还有有钱人家,有多少的需求,就可以想象了。

    有些物件,有了外表长相,就能够让少府监模仿学习,偏偏有很多物品你做出来试试,而非似乎那里有什么应该要注意的东西。

    少府监也能够也只能够让外表变得非常的豪华,但是在物品的实际功用却不如范家庄园所生产出来的。

    其中牙刷牙膏香皂毛巾,更是他们每天所必要的。

    一家一户所需要用的东西,如果不够昂贵,也赚不到太多的钱,但是如果家家户户都需要用到的东西,即使是便宜也能够赚到钱,何况这些东西根据他们使用的结果也必须定期更换。

    以皇家的习惯来说,这些东西几乎每天都必须要更换一次,节俭的人可能会用的三四天,追求物品完美的就必须天天更换,何况他们觉得这些东西也比较便宜,比较贵的,也只有香皂了,香皂这种东西还能够洗更多的时间,洗过的香皂送给旁边服侍的宫女,都还能够得到宫女的感谢。

    最节俭的估计是皇子皇女,范晶晶规定牙刷牙膏毛巾他们至少必须用七天才能够更换。

    “我虽然请假出门在外,但是皇子皇女还有别的老师可以教授,我也帮他们安排功课了,等开始上课的时候我会加以考核,如果没有通过的会加以处罚。

    学习的时候本来就是老师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们学习那么快速,但是却没有真正的了解到内容的深奥,这一个月的时间,刚好也可以让他们沉淀一下。”

    范晶晶不怕皇后娘娘不理解,因为皇后娘娘就算不理会其他人也会知道李丽质和李承乾的状况。知道这段时间他们的确是在消化吸收以前的东西,学了这么多,其实也该开始小考了,这些学生的智商也有心理准备,所以这段时间并没有特别放松。

    “若是皇后发觉谁不认真可以跟我说,等小考之后我们应该做一下恳亲会让这些做母亲的也了解到自己孩子学习的状况。只要学生在我那里学习的母亲都要出席。”

    “妳不怕,孤不让孩子去你那里学习了?毕竟妳无故旷职。”

    长孙皇后说得咬牙切齿,范晶晶反而更认定长孙皇后会放过她一马。

    “如果皇后想将小的解职,那就解职简吧!正好把所有的心力放在我们范家学园的孩子们身上。

    毕竟皇子皇女对国家的未来太重要了,在以往我的重心一直放在他们身上。”

    范晶晶眼里却是一种沉重的表情,似乎看透了未来。

    这个眼神让长孙皇后觉得胆战心惊。

    范晶晶的来历太神秘了,这让皇家不敢重用范晶晶,也不敢让范晶晶远离他们的视线,但是他们又可以肯定范晶晶对于大唐没有恶意,甚至还有非常大的帮助。

    范晶晶虽然替大唐立下非常多的功劳,有些是范晶晶主动的,有些是意外立下的功劳,以这些功劳来说,其实皇帝给范晶晶一个风扇都是绰绰有余的。

    而皇帝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动作,除了因为范晶晶是女孩,而朝廷基本上是以男人为主,女人几乎没有发挥的空间,现在可不是武则天当政的时代,女人的地位还没有翻转,是长孙皇后每个人都可以知道长孙皇后是个才女,但是长孙皇后一直也不敢碰触政治。

    女人执政一直是朝廷的雷区,毕竟大家都认为一个国家不能够有两个龙头,而一般女人即使有机会成为皇后,但是她们没有受过管理国家的训练。很容易把国家的政治搞得一团乱,所有后宫干政的后果一直都是非常严重的。

    虽然长孙皇后一直在政治圈里面奋斗,也多多少少知道朝廷的运转的原则,甚至她有时候并不会比李世民更差,可以说如果以女人执政的话,长孙皇后会是最好女皇帝。

    但是她却懂得适时的沉默才能够保持它的地位。太精明的女人如果对政治有兴趣的话,皇帝是会产生警觉的。同时,也会伤害到夫妻的情分。

    长孙皇后差点被范晶晶的回答噎住。

    把范晶晶解聘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她还希望范晶晶把她脑子里的东西都传授给他的皇子皇女。

    有了这些可以奋斗的方向,皇子皇女以后就不会再盯着这些权利。

    他们的王爷生活,依照他们说法,他们所拥有的钱就是他们发展科学的底子,而科学拥有非常多的面貌,他们不可能所有的科学都去研究指要有一个科学有大发展,他们就足以留名青史。

    皇帝却必须忙碌于日常的事务,真的想在一个地方靠自己的能力做出威名,却非常的困难,往往能够有所成就的都是橙子,皇帝能够分享到臣子的功劳,但是谁又会记得皇帝在这件事情上面做了多少的努力呢?

    皇帝等于是大唐人的公仆,辛辛苦苦的做事,大部分的时间是要挨骂的,在你的面前他当然不会骂你,但是只要心里日常生活有些不爽快,心里就会骂你。

    对于范晶晶的说法,长孙皇后非常的不满,但是仔细想想可不就是这样吗?想要得到天下人的尊崇,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有以武力压迫人们,就不敢对你说实话,但是如果他们真心认为你是一个好皇帝,那么这样的皇帝不必定会留名青史。

    长孙皇后想狠狠的训范晶晶一顿,却发觉自己没有什么话可以说,还反而必须好好的讨好范晶晶。

    “给范老师上茶吧!”长孙皇后对身边的宫女说道。

    “这些茶叶是这大运河送过来的,我特地让他们用另外一种做法来泡,比你家的茶叶好喝多了你拿一些过去吧!

    做一个女孩子,不要太过好强,跟人家争强斗胜的往往会吃亏的,你什么时候准备嫁给牛师劲,听说他的伤势已经被妳治疗好了。

    你们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妳帮经营做了非常大的改变,听说接下来的死亡率降低了非常的多。”

    范晶晶根本不理会长孙皇后最后说的话,她的重点放在中间那一段。

    如果没有中间那一段话,她最关心的应该是茶叶,因为在民间买到的茶叶肯定没有送到皇宫的那么好。

    至于他帮伤兵营做的改变,在她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

    “我已经有了孩子,怎么还要强迫我嫁人,何况我还没有十五岁。”

    范晶晶知道现在他几岁还不是她说了算,为了免除麻烦,范晶晶在上户口的时候报的年龄可是十二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