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1668章 掌尊有请
    洗魂池。

    那是曜玄和战队、社团惩罚犯了错误的工作人员、执行者和成员的地方,同时也是一些想要放下前尘过往重新开始或者自我放逐的地方。

    林夕曾经把一个名叫沈翘的女执行者通过曲九霄丢去了洗魂池里,杀之不忍,放之不甘,于是就丢进洗魂池去重新开始让她自生自灭。

    谁都知道,曜玄里面的任何魂体,一旦进入洗魂池,将会被瞬间清除所有记忆和数据,基本上就是一次彻底的格式化,清零一切,重新开始。

    云梦萝和五胖子一样,非常善于利用自己的资源去跟别人谈判。

    可惜的是他们总是错误的用自己的心性去衡量别人。

    “云社导,我并没有太多耐性去跟一个屡次算计我们的敌人、且,是害得我三个队友因此殒命的敌人来谈判。”林夕的表情渐趋冰冷,冰紫色的双瞳里开始逐渐染上杀机。

    “我并不一定非要听你那些所谓的秘密。”

    云梦萝的心开始渐渐发沉。

    如果林夕说的是真的,她拥有法则完整的私人空间,那么跟界主也只差一步之遥,她是真的不必在乎自己那些所谓的“好东西”,灵气这样浓郁的私人空间里,就算天天种植点灵果灵草当成原材料直接卖给社区,假以时日都会要什么有什么。

    可是她已经退让这么多了,清零对于她这样的人来说,应该是最残酷的事情,一旦去了洗魂池,她身上所有装备、法宝、数据……所有的一切全都没了,连五哥都不会认识她,而她也不会记得五哥,什么都不要了,唯独留下自己虚弱的灵魂从一个初级执行者重新开始,还想要她怎样?

    难道这样还不够她林夕解恨的?

    云梦萝看看那些林夕的伙伴们,没有一个对她所谓的“好东西”表示出一点心动的样子。

    这些【九霄阁】执行者脑袋怕不是被门挤了吧?

    云梦萝感觉自己嘴里有些发苦,她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镇定,清了清喉咙说道:“你也不要欺人太甚,在昏迷之后,我启动了定时刻录水晶,并且通过秘法将之传送给了五哥,你们那些秘密已经全都被刻录水晶详实记录,只要放了我,我可以让五哥既往不咎。”

    讲真,云梦萝在那个时候启动刻录水晶是自己最后的保命手段,她自知这次行动对于自己非常不利,因此这一次不得不来的拓荒星之旅,云梦萝可以说把自己压箱底的东西能用上的都用上了。

    刻录水晶是发给五哥让他能循着这东西赶来救自己或者是在关键时刻可以成为向【九霄阁】要人的关键物证。

    云梦萝以为凭林夕几个人的能力,绝对无法从【炽极元炁鼎】内脱困而出,她也没料到最后在祭炼法宝的紧要关头她自己被小林那只猫给阴了,局面从自己占优势瞬间变成两败俱伤。

    云梦萝放出刻录水晶时的想法其实真的挺美,她想如果五哥来的快,会帮她连鼎再加上林夕阿梨那几个小杂碎全都一网打尽,就算来的慢,小鼎炼化掉那几个人了,五哥也能帮她拿到这一件星魂初成时的宝贝,或者她非常倒霉,鼎也没拿到的话,起码五哥能把自己救回曜玄去。

    她没有机会完成第一个目标,而五胖子正在帮她完成第二个目标,只是可惜的是,第二个目标恐怕也要落空了。

    “夺”的一声响,云梦萝突然感觉整个人浑身一阵剧痛,在她的咽喉处多了一根异常熟悉的箭镞。

    追魂蛊箭!

    竟然是林夕一言不合直接就动了手!

    “拿着破域武器,且还是阴毒的蛊虫武器来对付自己的临时队友,这才叫欺人太甚呢,云梦萝,不想说就不要说了,我也没兴趣听,你先跟你自己的蛊箭玩玩吧。”

    林夕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意兴阑珊,既然不说,那就把那些她可以猜的七七八八的所谓“秘密”全都带走吧,反正她也不是很想听。

    这一次,云梦萝强撑的镇定终于被彻底击碎,不知是因为林夕的态度还是因为蛊箭带来的噬魂之痛,云梦萝在地上不断翻滚着,口中发出“咳咳”的声响。

    “哈,这就叫现世报来得快!”于小鱼笑得别提多开心:“让你拿这个破玩意儿钉我们洁洁,现在自己尝尝滋味儿吧,出来混早晚要还呐!”

    “走了,老大说两位掌尊叫咱们过去呢!”

    “是不是给咱们发这次任务的奖励啊?”

    几个人的声音渐渐消失,只留下云梦萝一个人在这间古香古色的房间里,任由剧痛从咽喉逐渐漫延到全身。

    屋子里已经空无一人,云梦萝再也无法压抑来自灵魂上的痛楚,大声哀嚎着,翻滚得愈发剧烈。

    她一定要撑下去。

    事情既然已经闹到了掌尊那里,就说明五哥已经在帮她奔走,相信御子离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林夕这样欺负她,一定会救她出来。

    云梦萝就这样熬着,一边不断翻滚着一边发出野兽一样的哀嚎,心里始终有个奢望在帮助她坚持,撑下去,你马上就要得救了。

    可是她不知道等了多久,剧痛让她失去一切判断能力并且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选择交代出一切只求速死?为什么要贪心的想着林夕那个黑心肝的能放自己一条生路?

    她哀嚎着开始大骂林夕,用自己从来不曾说过的一切肮脏下流的词汇来辱骂她,云梦萝甚至不敢内视自己的情况,她知道,那些蛊虫在一点点蔓延向自己的脑域,五哥曾经为自己详细解释过这蛊虫有多可怕。

    可是,惟其太过了解,此刻身中此蛊箭云梦萝才愈发惊恐。

    在几乎以为自己一定要被这蛊箭活活折磨致死,惨不堪言的时候,正在哀嚎翻滚中的云梦萝突然看见了一双脚。

    云梦萝顺着这双脚仰起头,看见林夕那张平静的脸。

    “收了蛊箭,你想知道什么我知无不言,只求速死。”

    灵魂凝出的实体就是这点好,不管嘶喊多久嗓子也不会沙哑。

    不像云梦萝还需要箭镞才能回收蛊虫,林夕只是一抬手,那如同跗骨之疽的箭镞就立刻不见了。

    云梦萝满脸泪痕,一头亚麻色长发被泪水和汗水沾得脸上、脖子上到处都是,整个人看起来宛若疯妇。

    “这样折磨我,你心里是不是很痛快?”她眸光中带着讥讽问林夕。

    “呵呵。”林夕同样回以讥讽一笑,竟是难得的蹲下身子看着云梦萝好脾气的解释道:“并不是。你还记得你派来杀我跟阿梨的那个名叫沈翘的执行者吗?她被我丢进洗魂池了。”

    “你真的想多了,我只是在你临死之前让你知道一下这蛊箭有多痛,因为我们家洁洁被你也来了这么一下,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