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魔术之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提审
榔头挪了挪身子,给杜和让了个位子,还给杜和的手里放了几根草叶子。

监狱里头做工可比外头势力多了,看守们看你手里头没成绩,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鞭子,谁管你是刚来还是偷懒。

外头工厂做工,做不好容易挨打,而这里头虽然一样是打,可是容易打死人的。

杜和没客气接了过来,手臂一动,往榔头的手里放了一块肉。

榔头毫不犹豫的塞进了嘴里,鼓鼓囊囊的嚼着,眼珠子都要香的瞪出来了。

“行啊兄弟,从哪弄到的?你去厨房帮工了?”

榔头咕咚一声把那块肥腻腻的肉块吞了下去,吧嗒吧嗒嘴,羡慕的说。

杜和二话不说又是一块肉放上去,榔头顾不得多话了,埋头苦嚼起来。

去厨房帮工被称为提篮桥监狱里的第一美差,大厨房里头什么吃的都有,嘴甜点手脚勤快点,少不了一顿好嚼果,可惜这些活计最近都没有了。

监狱长喜欢吃西餐,顿顿是牛肉和洋芋,洋芋倒好说,可是牛肉都是有数的,贪不来,也只有看守们的吃的好一点,但是印度人做出来味道却让人无法恭维。

榔头已经几个月没吃到过这么大的肉块了。

平日也有肉吃,不过卖价高昂,榔头又没有什么来源,自然舍不得买,大锅饭里倒是有点肉星,比米粒也大不了多少。

杜和不想说自己刚刚干嘛去了,榔头很知趣的没有再问,反正嘴里的肉比耳朵里的八卦实在多了。

吃过了肉之后,杜和窜了窜位置,给把脸铁头和老戴也送过去了一些,口袋里揣的虽然没那么干净,可是两人都知道杜和的好意,连老戴都干脆的收进了嘴里。

杜和分完了肉,拔草也进行到了尾声,一行人懒懒散散哭天喊地的回了监室,喝过了稀汤,转头就各顾各的,呼呼大睡起来。

杜和吃撑了,一时半会儿睡不着觉,认真的考虑着是否要再次冒险出去一趟,看看江中叶父女或者老海。

说来惭愧,杜和在出狱的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高桥海羽,压根没分心想别人,回头看看,还真不是个东西,外头为他奔走的不止高桥海羽一人,他却只紧着自己的心上人。

月上中天,杜和揉着好受了不少的肚子,站了起来,打定主意要再次行动。

人还没走到墙角,一个黑影就朝他袭击了过来。

杜和眼疾手快的接到了‘暗器’,定睛一看,却是个黑布鞋,后脚跟都踩得堆了下去,一股子汗味儿扑面而来,杜和呕意翻涌,用比接暗器的时候更快的速度扔掉了臭鞋,捂着鼻子看向了床上。

疤脸铁头沉着脸坐在床边,光着一只脚。

杜和不得不捏着鼻子,把鞋子给疤脸铁头送了回去。

疤脸铁头依旧没个好脸色,对待杜和的态度丝毫不因为吃了杜和一只鸡屁股半只鹅翅膀而有什么改善,“老河底子要我看着你,无论你本来要做什么,今晚都老老实实睡觉。”

说着就盘腿坐在床边,一副看守杜和到天亮的架势。

杜和有种秀才遇到兵的感觉,无奈的说:“我有正事。”

“什么正事也比不上不出事,你今晚不能出任何事情,得平安活到天亮。”

疤脸铁头的脸色有一丝艳羡,“明天会有人提审你。”

杜和瞳孔紧缩。

“消息准确么?还有什么细节?”

杜和连声追问道。

疤脸铁头摇了摇头。

“消息是底层负责发文书的兄弟传进来的,只有一个照会说明会提人,哪里提,什么时候提,都说不准,所以你不能妄动。”

似乎是从老戴那里得到了什么暗示,疤脸铁头毫不在意的将消息的来源告诉了杜和。

杜和也十分相信疤脸铁头,更加信任老戴。

这两人都是决计不会害他的,既然老戴言明今晚不能出门,杜和闻言就知道他必须放弃本来的打算了,在很多时候,杜和都有着现在许多年轻人没有的优点,比如说他不懂的事情,就乐意听前辈的建议,之后再弄懂原因。

打定主意之后,跟疤脸铁头道了谢,杜和脱下了外衣,躺了下来,将外衣盖在了身上,闭上了眼睛。

疤脸铁头炯炯有神的盯着杜和。

杜和低声说:“铁头哥,放心,我不会乱走了。”

疤脸铁头不大相信,依旧盘坐在杜和身边。

杜和没有再言语,很快,就陷入了睡眠之中。

起初疤脸铁头还怕杜和是在装睡骗他,不过后来杜和已经轻轻打起了鼾,疤脸铁头才压制不住困意,也跟着睡了过去。

第二日清晨,提篮桥监狱的上班时间刚过,四个穿着制服的冷漠外国人,就在印度看守的带领下,将杜和带出了监室。杜和还没睡醒,直接被从木板床上拎了起来,一条手铐咔嚓一下,扣在了他的手腕上,紧接着,一个黑色的布袋也朝着杜和盖了过来。

老戴一直在打坐,没有理他,疤脸铁头睡得雷打不醒,杜和只得跟早起活动身体的榔头交代了一声,离开了监室。

幸亏杜和及时睡觉,体力恢复了不少,监室里出来后,杜和被放进了一辆全副武装,铁栏杆严严实实的卡车中,一路摇摇晃晃的,好半天才将杜和送到了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通过计算时间,杜和可以确定这里处于上海市的范围内,但是具体位置,杜和就不得而知了,他被推推搡搡的放进了一个小房间,很快就无人问津。

杜和的头上戴着头罩,双手扣着手铐,本来行动就受了限制,房间里又没有声音,杜和干脆自己摸索着找了个靠着墙的地方,坐下来补觉了。

直到一双温暖的手轻轻地握住了杜和的手,身边压抑的吸气声将警惕心高涨的杜和从睡眠状态中迅速唤醒。

杜和睁开眼睛的一瞬间,鼻头一动,就闻到了股子清香的味道。

这味道来自于一种产自苏州的线香,他的姆妈每日里供奉佛堂,都会点燃这种香,久而久之,身上就带了香的味道。

杜和的眼眶发胀,鼻头酸涩。

他轻轻地唤了一声:“姆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