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楚少的暖婚旧妻 > 第816章:苏寒谦找上门了
“枫,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如沐呢?她看到你领口处有口红印,有这样的反应,是很正常的,难道说,她作为妻子,都没有资格询问一下情况吗?”夏香林快速的护着夏如沐了。
“如沐,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带你来这里的,这样吧,我们先回去,等回家之后再谈好吗?”司徒柔牵着夏如沐的手,忙说着。
夏如沐直接甩开了,就这样看着楚亦枫,忍不住笑起来了,“没有资格做楚太太?楚亦枫你永远都不要忘了,是你求着我嫁给你的,是你跟我说,此生挚爱我的,是你说未来全部都听我的,如今你却跟我说逢场作戏,你不觉得很好笑吗?我告诉你,我没有那么大度。”
“那你要如何?难道要我一辈子不参加这样的应酬吗?我爱你,我宠你,不代表我可以一直纵容你做这些不该做的事。”楚亦枫冰冷的说道。
“纵容我?楚亦枫你搞清楚,是你现在身上有口红印,难道我都没有资格问吗?我有让你不参加这些聚会吗?我是让你带着我一起参加,又或者洁身自好一点,难道有错吗?”夏如沐好笑的问道。
“如果说,夫妻之间这点信任都没有,我没有办法解释更多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但愿你明白我的话。”楚亦枫依然是冰冷的。
夏如沐点点头,往后退了几步,“是呀,一切都是你说的算,我什么资格都没有,楚亦枫既然你觉得我无理取闹,那我就不闹你了,你自己想一想吧。”
说完,夏如沐就这样气愤离开了。
“如沐,你别这样,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呀。”司徒柔说完就要去追夏如沐,只是,楚亦枫给阻止了,“她现在情绪很激动,你追过去也是一样没用的,索性让她自己静一静吧,事情走到这一步,她该想清楚的。”
“枫,如沐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吃醋了,你这个都看不明白吗?”司徒柔快速的说着。
楚亦枫看着司徒柔,说的直接,“即使是吃醋,也要看场合吧,难道说,我在她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人吗?未来人生漫漫长路,难道说,一直都要这样的不信任吗?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我们可以解决的。”
楚亦枫说完就这样大步离开了。
看着他们背影都消失了,夏香林就这样笑起来了,“谁说他们感情很稳定的?看看,现在不也不可开交吗?要知道,只要涉及到第三个人,没有人可以稳定的,更何况这是证据,夏如沐吃醋生气太正常了。”
司徒柔眉头紧锁,并未说话。
夏香林看着司徒柔这个模样,不解的问道,“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你怎么这个表情?”
“妈,你没有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太顺利了吗?我也听说楚亦枫和夏如沐感情很好的,会因为这个小事儿争吵?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可是他们刚刚的争吵,演戏可演不了,除非他们是标准的演员,这事儿我总感觉蹊跷。”司徒柔说着疑惑。
“这你就不懂了,如果夏如沐真的爱楚亦枫爱到了极点,就无法接受任何女人的靠近,我就是抓着这一个点,让他们闹矛盾的,他们就是简单的吃醋了,事情很顺利,你别胡思乱想了。”夏香林说着。
虽然司徒柔依然是疑惑的,可是夏香林这样一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她嘴角上扬,点点头说着,“是呀,大概是我太担心了吧,事情现在都顺着我们的方向走,是一件好事,值得庆祝一下。”
“不着急,我不是说了,事情才走到一半,还没有多么的顺利,等彻底成功之后再说吧。”夏香林说完就离开了。
司徒柔握紧拳头,也跟着夏香林离开了。
夏如沐回到家里,当看到家门口的人,她愣住了。
“如沐,你回来了。”苏寒谦的声音传来。
夏如沐忙走过去,看着苏寒谦问道,“寒谦,你怎么过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的所有事情,我都听说了,我通过了一点关系,就找到了你,不好意思,是不是打扰你了?”苏寒谦抱歉的问道。
“没有,寒谦你的脸色不是很好,你还好吗?”夏如沐问道。
苏寒谦苦涩的笑了笑,“如果我说很不好,你会心疼吗?”
夏如沐一愣,半天没有说出来话。
苏寒谦看到夏如沐这个模样,忍不住笑起来了,“看你这个样子,不会被我吓住了吧?你放心吧,我知道你和楚亦枫现在过得很好,我是特别的为你开心,我只不过是想问问你,你知道冷情的消息吗?她找过你吗?她出现过吗?”
“冷情?她不是一直都跟你在一起吗?”夏如沐不解的问道。
苏寒谦握紧拳头,低声的说着,“不打算请我进去坐一坐吗?”
夏如沐尴尬一笑,忙说着,“快,进来吧,寒谦你都不知道提前跟我说一下,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来了,都没有好好招待你。”
“你我之间,真的不用那么生疏,我就过来找一找冷情,顺便跟你聊聊天,许久不见了。”苏寒谦说着。
两人坐在客厅里面,夏如沐看着苏寒谦问道,“冷情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我那个时候,还特意问过她了,她说不会离开你的,更何况孩子都生了,怎么就不见了呢?”
“孩子没了。”苏寒谦说着。
夏如沐以为听错了,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说什么?孩子没了?怎么可能呢?”
“我,我的错。”苏寒谦抱歉到了极点。
“苏寒谦,你要知道冷情的性格,她能拼了命的爱你,还冒着风险给你生孩子,这其中的感情你比谁都应该明白,为何你不知道珍惜呢?你可知道,这个......”
“冒着风险,什么意思?”苏寒谦直接打断了夏如沐的话,很认真的问道。
夏如沐侧过脸颊,并未多说一句话。
“告诉我,这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冒着风险?冷情到底怎么了?”苏寒谦坚持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