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终极吞噬进化 > 第239章 连渣渣都算不上
    乔副会长一边震惊,一边在心中吐槽。

    钟鸣会长却已经对张凡说道:“张会长,进去坐吧。我有很多问题要跟你探讨探讨。”

    张凡点了点头,说道:“嗯。”

    说着两人一起进了竹屋。

    乔副会长却继续站在屋外。

    虽然他这人做事狠辣,铁血手腕。

    但钟鸣会长却是他非常尊敬的人。

    钟鸣会长没让他进去,他是一步也不敢踏进竹屋的。

    张凡回头看了一眼,觉得就这样让人家站在屋外不好。

    当即向钟鸣会长说道:“钟会长,要不……让乔副会长也进来吧。”

    钟鸣会长想也不想,便对外面道:“子梁,既然张会长让你进来,你就进来吧。”

    乔副会长是一脸无语。

    这三年里,他来这里至少有十多回了,没有一次能进来的。

    现在张凡这家伙只是随随便便说了一句话,钟会长就让自己进来了,这待遇差得也太多了吧?

    而且明明是自己带张凡过来,替张凡说情的。

    怎么突然反过来,张凡替自己说话了?

    张凡等乔副会长来到身边时,看了他一眼。

    意思是:你不是说钟鸣会长很难说话的吗?我看很好说话嘛。

    乔副会长欲哭无泪。

    这只是对你一个好说话好不。

    除了对你之外,对其他人,他绝对是一个严厉的老家长一般的存在。

    张凡跟着钟鸣会长进入屋内,只见屋内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关于医术的典籍。

    有很多甚至有两寸多厚。

    张凡光是看一眼就觉得头大。

    这样一本书,要看完的话,那得看到什么时候?

    钟鸣会长直接拉着张凡,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随后说道:“张会长,年纪轻轻竟然有此等医术,将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张凡随口客气一句:“嗯。”

    说完这句话,张凡自己都懵了。

    本来是想客气一下,谦虚一句的。

    怎么一出口变成好像很同意钟鸣会长那句话了?

    这样一来,钟鸣会长不会觉得自己太自大吧?

    都怪今天嗯得太多,都嗯出惯性了。

    乔副会长也愣了。

    张凡这家伙怎么搞的?

    人家钟鸣会长好不容易让你进来,你就好好回答,该谦虚的时候谦虚一下。

    这个时候还装什么装?

    却见钟鸣会长哈哈一笑,连连点头:“好,好,好。我就欣赏有自信的年轻人,不做作!”

    乔副会长听到这话,都快哭了。

    想当年我说话办事就很自信,结果你把我骂得是狗血淋头。

    骂我浮躁,骂我张狂。

    怎么到了这家伙这里,变成“有自信,不做作”了?

    您老好歹是一会之长,一碗水端平好不?

    张凡也明白了。

    当你觉得遇到对的人,确认过眼神后,就算他放的屁,都他妈是香的。

    而且还是五香、麻辣、三鲜、泡椒、香辣……

    总之是各种味的香。

    钟鸣会长接下来也不再废话,直入主题。

    他打开多功能手表,界面上显示出十多个文件夹来。

    钟鸣会长道:“这十几个文件夹,每一个都是一种疑难杂症。其中也有我这么多年对这种疑难杂症的研究心得。张会长,你看看,我们这些疑难杂症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张凡应了一声,打开第一个文件夹。

    只见这文件夹里,是一种叫做“虚脉”的罕见病症。

    对于虚脉,他自然是连听都没听过。

    不过纳米手表里却有这种病症。

    纳米手表将解决方案显示在他的脑海之中。

    他当即念了出来:“虚脉的解决方案,有三个。方案一:烈日下暴晒七七四十九天,虚脉便会逐渐凝实。方案二:在沙漠中,挖坑一米五,将患者除头部外,全埋进去。坚持三天,即可解决;方案三:若是实力强大到不怕火焰的武者,可以直接用烈火焚烧,半个小时,虚脉便会迅速凝实。”

    钟鸣会长听到张凡这些话,没有立即回答。

    而是细细地思考了片刻,又在自己的多功能手表上输入一些数据,模拟治疗的情况。

    十多分钟后,多功能手表的界面上显示:痊愈。

    钟鸣会长顿时双眼瞪大,难以置信地看着张凡。

    片刻之后,又将第二个方案和第三个方案都输入进去。

    最后得到的结果依然是:痊愈。

    “这就解决了?这……这……”

    钟鸣会长直接呆了。

    之前张凡给患者治病时,虽然也是疑难杂症。

    但至少有患者在,就有了可以根据情况,随时应变的可能。

    可现在自己这文件夹只不过是描述了病症,张凡在短短几秒之内,便给出了解决方案。

    而且还不止一个方案。

    这实在是让人大开眼界!

    钟鸣会长在震惊过后,连连点头:“妙!妙啊!张会长年纪轻轻,就有远远超过老头我的见识,实在是让人汗颜。”

    随后钟鸣会长对旁边看起来无所事事的乔副会长说道:“子梁,你也过来听听,长长见识。别一天到晚无所事事。”

    噗——

    张凡似乎听到有人喷血的声音。

    疑惑地看了一眼乔副会长。

    只见乔副会长一脸苦瓜相。

    他对乔副会长深表同情。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时间里,张凡一一打开那些文件夹,只要看一眼那些病症的名字,他就说出了解决方案。

    甚至有一些病症,因为极其罕见,连名字都没有。

    张凡却认出了这些病症,一一给出完美的解决方案。

    钟鸣会长在模拟之后,结果都是痊愈。

    钟鸣会长和乔副会长,此时看张凡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小怪物。

    特别是钟鸣会长,这里面的很多病症,他都想了几十年了。

    而最近三年,更是专门闭关研究这些病症。

    都没研究出个什么结果。

    却被张凡二十分钟就搞定。

    这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钟鸣会长显然是被打击到了,不时叹一口气。

    乔副会长则有些同情地看着钟鸣会长。

    没办法,谁让遇上这小子呢。

    这小子就是老天派下来,专门打击人的啊。

    无论是在武道修炼上,还是在武医研究上,他都能将任何人打击得体无完肤,偏偏还又让人对他五体投地。

    看着钟鸣会长的样子,乔副会长就想起了那个吴越。

    此时的钟鸣会长,和吴越是何其相似啊。

    本来都以为自己是武医领域的精英和天才。

    结果见到张凡之后,瞬间明白了:自己连渣渣都算不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