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华年 > 第261章 沉浸在爱情中的二傻子
    听说哥哥跟文婧和好了,乔琳可比哥哥还要开心,还没下车就开始手舞足蹈了。乔楠刚开始觉得无语,后来觉得她疯疯癫癫的还挺可爱的,便笑问道:“你就那么喜欢她啊?”
    “嗯!因为她好玩啊!”
    一语中的,乔楠也承认,她确实很好玩,好像跟她玩一辈子都不会腻。
    乔楠又叮嘱了一番,让她先不要跟家人说,等他春节回家后再公开。乔琳可不能错过这个敲诈勒索的好机会,遂伸出手来,娴熟地操起了老本行:“封口费!”
    ……这是她几年都没用过的老把戏了,居然还玩得这么得心应手?
    乔楠无奈,只好掏出钱包来。乔琳伸长脖子看了一眼,里面居然连一张粉红的票票都没有,剩下的那些零钱,估计也凑不齐一百块钱。
    乔琳顿时摆摆手不要了,嫌弃地说:“堂堂军官这么寒酸,贵军的面子都被你丢尽了。”
    乔楠也有几分尴尬:“我出发前取了一千来着,这两天花得太猛了,一不留神就花光了。”
    乔琳摇头叹息,从钱包里取出两张粉红的来,塞到哥哥手里:“回去的路上还得花钱呢,别太委屈自己了。”
    这下乔楠的面子才是彻底丢尽了,有朝一日居然还要靠妹妹接济!他不肯收,但是乔琳执着地把钱塞进他口袋里,说道:“是你跟我说的,穷家富路,出门在外不能没有钱,你拿着我就不担心了。”
    考虑到实际情况,确实应该收下,但乔长官还有着最后的倔强:“我跟你说,我身无分文也能生存下去,被扔到野外也能生存下去,我绝对不是跟你吹……”
    然而乔琳懒得理他,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耳朵。乔楠自讨没趣,讪讪地把钱装进钱包里,含含糊糊地说道:“那个……等我回去转给你啊。”
    乔琳瞪了他一眼:“我是你妹,你还什么呀?”
    “我比你大,哪儿有跟你要钱的道理?”
    好吧,乔琳摊了摊手,非常无所谓。她觉得自己是在帮他而已,那家伙却像是伤了自尊,他愿意还就还吧!
    在排队换登机牌的时候,乔琳给哥哥看了一张照片。照片是妈妈发过来的,照片里的爸爸正在医院里挂水。乔楠没仔细看,就吃了一惊:“爸怎么了?”
    “别大惊小怪的,就是普通流感,拖了几天才去挂水,现在好了。”乔琳看着照片上的爸爸,伤感地说:“妈妈跟我说,她这一年总是冲老爸发脾气,可是那天看到他在角落里挂吊瓶,突然感觉他老得很厉害。这么多年来,她也没照顾好他,所以挺内疚的,又在电话里哭了。”
    乔楠听到爸爸没事,才重新接过手机来,把照片放大了。爸爸还是穿着那件黑色的棉衣,印象中他冬天就穿这一件外套。他的头发白了一半了,本来他还保持着老兵的风范,走到哪儿都坐得笔直,可照片上的他却几乎是瘫在椅子上,佝偻着背,一个高大的鲁省大汉,看起来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不过一年没见,何至苍老如此。
    乔楠不由分说,就要给爸爸打电话。他本来想直接在通话记录里找他的电话号码来着,结果一找才发现,他真的太久都没有给爸爸打过电话了,翻了好久通话记录都没能找到。
    电话打通的时候,乔楠已经排到里面去了,而且说了几句就挂了,乔琳没听到他们父子俩说了些什么。挂了电话之后,哥哥眉间的疙瘩也没有解开,就那样盯着手机发呆,看起来很纠结。
    乔琳心想,或许他从某种程度上原谅爸爸了吧!
    他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哪儿还能一直怨恨对方呢?哥哥应该也能想通这一点吧!
    乔楠换完登机牌,就看到乔琳在盘着腿织围巾,不用说,肯定是给她家秀才织的。女生嘛,总喜欢为男朋友做这些事,乔琳也不例外。哥哥一取笑她,她就一本正经地说:“孙瑞阳容易感冒,我得提前为他做好保暖措施。”
    乔楠笑笑不说话,乔琳把东西全都收了起来,她一边陪哥哥去安检,一边说道:“喂,你现在谈着女朋友,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了。你要好好记住人家的生日,还有交往一百天纪念日,一周年纪念日,还有各种情人节,你可都得记清楚了,就算不能在身边,也得给人家送束花。”
    乔楠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好记住这些话。他显然不明白女生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要求,面对妹妹的好心提醒,他也就马马虎虎地答应了一声。末了才“呀”了一声,颇有些惊恐地问道:“你的生日是不是刚过去?”
    乔琳已经懒得跟他生气了,冷笑一声,阔步向前走去。
    乔楠哒哒哒地跟了上来,连声道:“对不住啊,真的忙忘了,回去给你寄个礼物来,行不行?”
    “我才不稀罕,反正孙瑞阳送我礼物了,你送不送无所谓。”
    ……乔楠心口上又插了一刀。他默默砸了自己一拳,心想,就算再粗心,也不应该把家人的生日给忘了啊!真是昏了头,这只野兔子肯定很失落,要不也不会说这样的气话。
    在安检旁边有一家卖鸭脖的,乔琳也顾不上跟哥哥置气了,撒腿就跑了过去,买了一盒鸭脖,自言自语道:“孙瑞阳最喜欢吃鸭脖了,他下午还要来找我,正好给他带回去。”
    乔楠清了清嗓子,装作看别处。乔琳这才想起来,貌似哥哥也挺喜欢吃鸭脖的,可是她也完全忘记了。她深感愧疚,弱弱地问道:“要不……我也给你买一盒?”
    “不用了。”乔楠整理了一下书包,尽量装作不往心里去。
    以往跟哥哥分开,乔琳都会哭,可这次也没有太悲伤,就挥手让他进去了。可在哥哥转身的那一刹那,她看到他羽绒服上都是尘土,也不知道在哪里蹭的,又忍不住唠叨起来:“你呀你,就没有别的衣服可以换吗?这件羽绒服都穿多少年了?还弄得脏兮兮的!也就文婧姐脾气好不跟你计较,要是换做别的女生,早就嫌弃你了。好不容易出来约会,你就不能把自己收拾得清爽一点么?”
    乔楠摸了摸头发、胡子,又看了看指甲,没有任何邋遢的地方,哪里不清爽了?这件羽绒服是妈妈给他寄的,他穿习惯了。尽管他还有几件别的冬衣,但几乎原封不动地放在柜子里,没怎么穿过,他也想不起来穿。
    “哼,没见过你这样的,难得有机会穿私服,还不穿件好的。”
    乔楠懒得就这些问题跟她争论,弹了她额头一下,便要过安检了。正在这时,他电话响了,原来是文婧赶过来了。
    尽管昨晚叮嘱她不要来了,但乔楠早就预料到了,她必然会过来送自己。早上耽误那两个小时反倒给了她机会,让她可以做一些准备,将他送上飞机。
    乔琳很识趣地退到一边,不去打扰他们俩。文婧跑得气喘吁吁,也来不及休息,就递给他一个饭盒,说道:“这里面是我为做的便当,从昨晚就蒸好的五谷饭,还有几块糖醋排骨。上飞机不让带汤水,我就给你切了点水果。坐在飞机上也没什么可着急的,一定要慢慢吃,听到了没?”
    “嗯,我知道了。”乔楠的傻笑技能已经发动了,嘴角都合不上了。
    “还有,这是我刚买的一件羽绒服,长款的,保暖性特别好。唉,就是时间太紧了,要不我还可以去别的商场挑一挑,给你挑个最新的款式。”
    乔楠一阵感动,但又心疼她花钱:“要花钱的地方还有很多,你买这些做什么。”
    文婧甜甜一笑:“给你买身衣服的钱还是有的,我也怕冻着你嘛!”
    乔楠也咧开嘴笑了,笑得比她还要甜,乔琳远远看着,觉得他像极了村口的二傻子。
    二傻子憨憨地笑着,突然就把外套给脱了下来,开开心心地换上了新衣服,居然还转了一个圈,跟叼着骨头的乔贝蒂没有任何区别。
    文婧也看不下去了,拉住了他,让他别再转圈了,还要把他的脏衣服拿回去洗干净。乔楠一把夺了下来,说道:“我自己能洗,哪儿舍得让你洗啊。”
    文婧还是夺了回来,说道:“说好了我帮你洗嘛!等过春节的时候,你再过来取。”
    乔楠从未感到如此甜蜜,便爽快地答应了。登机时间就剩下一个小时了,乔楠还没有过安检,乔琳都替他着急了,那家伙却搂住了女朋友,不知是在亲吻她的脸颊,还是在跟她低声耳语。
    其实这两样乔楠都做了,他厚着脸皮说道:“要是你有空,也给我织条围巾吧!”
    印象里,这是他第一次给自己提要求,文婧开心得不得了,却又傲娇起来:“你还没重新追我呢,凭什么就让我做这做那?”
    乔楠的脸皮早已厚过三尺:“你就织一个嘛,我们那儿冬天也挺冷的。”
    “……哼,那就看你表现了。”
    “还有,下次我来找你,你给我做好吃的吧!比鸭脖那些东西更好吃的,我想尝尝你的手艺。”
    “噗……”文婧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眼前这个浑身孩子气的他,还是那个黑着脸训人的小军官吗?他简直就是一个缠着家长买玩具的小朋友,好像还在跟谁做着幼稚的攀比。文婧太过欣喜,以至于神情恍惚——他应该……从来没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这种样子来吧?
    乔琳也看呆了,哥哥真成二傻子了,而且是那种沉浸在爱情中的二傻子。
    时间越来越少了,乔琳忍不住提醒二傻子,快要来不及了。二傻子却得意地亮出了他的军官 证,说道:“我可以走绿色通道。”
    说罢,他已然恢复成沉着的模样,细心叮嘱爱人:“多保重,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嗯,你也多保重。”
    乔楠又跟妹妹挥了挥手,说道:“春节再见啊!告诉爸妈,还有咱姐,春节我一定回家。”
    【最近更新时间不固定,真的抱歉啦~~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