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华年 > 第260章 我的哥哥是PLA
    跟文婧依依惜别后,乔楠马不停蹄地去找妹妹。本来说好一起吃晚饭的,可现在已经快到十二点了,估计也没地方吃饭了。
    吃饭倒是小事,乔楠最怕的是她号啕大哭(参考暑假那次见面),再给自己安排各种罪名,最后转着圈告状。如此一来,家人们就会轮番给他打电话,让他别再招惹她。
    (其实家人根本就不会听乔琳哭诉的原因,只要她哭着说哥哥的坏话,那他们的大脑就会自动把这类哭诉归为“乔楠又招惹她了”。)
    在乔楠看来,“招惹”这个词不太妥当,要是写报告肯定得换个准确点儿的表述。但大家都那么说,他也就默默答应了。转着圈挨一顿数落后,他不做辩驳,但下次依旧会有意无意地“招惹”到她。
    乔琳老早就给他发信息了,说自己已经跟导员请好了假,今晚不回宿舍了,就在招待所等他,也方便明天一早送他。
    信息是下午四点多发来的,已经快八个小时了。如果这八个小时她一直在等,那还真是对不住她了,就算被她骂几万遍“猪”,他也没脾气。
    乔楠在招待所外面下车,就看到了她蜷在大厅的沙发上,不知道在看什么,就是咬着手指头笑个不停。
    还好不是哭唧唧的,乔楠稍稍放心,背着书包走到她跟前。在她面前晃了一会儿,她才抬起头来,笑嘻嘻地说:“呀,乔长官来啦?”
    ……居然没有挨骂?!
    那就骂骂她好了。
    “看什么呢,笑得跟个傻子似的。大半夜地坐在这里,也不怕被冻着了?”
    “孙瑞阳走的时候,把他的MP4留给我了,他让我看《生活大爆炸》,真的好好看!”
    孙秀才那家伙,永远都有新鲜玩意哄着她,将她哄得乖巧无比。
    他们毕竟长大了,就算是亲兄妹,也该避嫌了。所以,乔琳很自然地预订了两个单间,本来这也没什么,但是乔楠看到两张房卡时,却有点神思恍惚——好像昨天还在一个被窝打闹来着,现在已经长到了要避嫌的年纪了? 
    乔琳拿了一大包吃的给哥哥,里面没有乔楠熟悉的泡面面包火腿肠,而是从中式快餐打包的皮蛋瘦肉粥,还有几张口味不同的馅饼,几样清淡的咸菜。
    乔楠感动于妹妹的细心,百年一遇地夸了她一回,乔琳却诚实地说道:“这是孙瑞阳出去买的,我本来就打算给你买点开封菜来着,孙瑞阳却说,你胃不好,应该多吃点儿清淡的东西。他等你等到十点,担心提前买的放凉了,他走之前才出去买的。”
    ……真真每句话都离不开孙瑞阳。
    过去的两天,乔楠真的饿坏了,文婧那种状态,也没能好好照顾他。幸亏孙瑞阳为他准备了吃的,他也顾不上计较,风卷残云般将食物一扫而光。
    “……这又不是打仗,你慢点儿吃嘛!”
    “怎么着,你家那位秀才吃相斯文,你就看不上你这粗鲁的老哥了?”
    ……乔琳哭笑不得,却觉得这家伙有点反常。
    “我办完事才过来的,刚才等急了吧?”
    “还好,孙瑞阳说,你是在英雄救美,让我别冲你发脾气。他还说,如果等这几个小时能给我换来一个嫂子,那有什么等不了的呢?”
    ……居然又是孙瑞阳说的,乔琳居然还那么听他的?不管怎么说,孙秀才安抚工作做得很好,这点还是值得肯定的。
    乔楠一口干了一瓶矿泉水,说道:“今天晚上要请他吃饭来着,可惜,事情没办完,放了他鸽子,春节回去再给他赔罪吧!”
    乔琳摇着头说道:“孙瑞阳完全没有怪你,他说,他还没准备好怎么见你,你今晚没来,说不定就是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再准备准备。”
    ……孙秀才这家伙,先是冲满魄力地下了战书,然后又尽心招待远道而来的自己,最后又毕恭毕敬地表明他永远是大哥……这样懂得进退的家伙,真是可怕。乔楠敲着手指头,深感自己遇上了对手。
    乔楠两天加起来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又在不停地奔波,一刻也没停止动脑子,虽然还没有到极限,但也确实很疲乏了。乔琳也没有缠着他问东问西,让他早点睡了。毕竟,他早上五点就得起床赶飞机,她还要早起去送他,更多的话,就留在去机场的路上说吧!
    第二天蒙蒙亮,兄妹二人就起床了。在打车的路上,乔琳才跟哥哥说起了丢手机的经过,又添油加醋地说了自己追小偷的经历。乔楠倒没有像孙瑞阳那样忧心忡忡,让她不要去跟小偷拼命,而是反问了一句:“他推你了?把你推倒了?”
    “啊……小点声啦,就是屁股摔了一下,不疼不痒的。”
    乔楠却出离愤怒:“啥玩意?抢了你手机,还敢推你?”
    乔楠声音太大,偶尔路过的行人都回头看他。乔琳不明白哥哥怎么这么气愤,拉着他的袖子劝道:“真的没事啦,我又没伤着。”
    “那也不行,他居然还敢推你,万一下次他捅你一刀子呢?……”
    “哦?!……”
    乔楠还在喋喋不休,乔琳却看着一个走过去的青年出了神。那个青年也看到了她,嘴角抽动了两下,但很快若无其事地走了。
    乔楠纳闷地问道:“谁啊?你认识的人?”
    那个小偷居然好死不死地出现在乔楠面前,但是乔琳却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她害怕哥哥一出手,就会在这寂静的凌晨制造一场血案。
    乔琳一犹豫,小偷就走出老远了。乔琳很后悔,不该一时心软就放过这个人间渣子。正在此时,那小偷暗中回过头来,瞥了乔琳一眼。看到她没有作为,居然还放心地笑了笑。
    这下可把乔琳惹怒了,指着他就骂:“喂!你偷我东西就算了,还敢挑衅我?——乔楠,替我打他!就是他偷了我手机!”
    她又没大没小地喊了他“乔楠”,乔楠也没有在意,把书包扔给妹妹,拔腿就追了上去。
    乔琳心慌了,想拦住哥哥,然而已经不可能了。
    乔楠从后面喝住了小偷,两人几乎面对面对峙着,乔楠冷笑道:“呵,小偷也这么勤劳,还起得这么早。”
    如果说乔楠的阴冷是一种伪装,那小偷的阴冷就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反正乔琳心头一颤,想劝哥哥快跑,又怕分了他的神,从而让他吃亏,一时间急得在原地上下乱跳。
    小偷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说道:“别惹老子,现在滚还来得及。”
    说罢,他右手一甩,指尖便是一道锃亮的光。乔琳彻底被吓倒了,颤巍巍地喊了声“哥……”,却被哥哥给打断了:“乔琳,你先打110报警,今天就是不归队,我也必须得废了他!”
    直到那时,乔琳还没有太焦虑,哥哥可是见识过枪林弹雨的人,区区一把刀子而已,他还会放在眼里?
    她按照哥哥的吩咐,打了110报警,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声音也会像鬼叫一样又飘又抖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不远处的那场打斗。让她纳闷的是,哥哥只是躲闪,却不肯进攻,甚至有些畏惧那把不起眼的刀子。乔琳看得干着急,那人突然冲着哥哥扑了上来,刀子直冲着他的眼睛扎了过去。
    乔琳吓得一声尖叫,顺便堵上了耳朵,闭上了眼睛,以至于错过了精彩的一幕。她没有看到哥哥是如何抓住他的胳膊,将他利落地摔在地上,然后跪在他身上,反抢过那把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
    乔琳的魂魄总算回到身体里了,她眨眨眼睛——哥哥真的有这么帅过吗?
    为了配合民警同志做调查,乔楠果然要晚归队了,机票从八点多改到十二点。当他们重新出发去机场时,乔琳还是不停地去翻看哥哥的眼睛。哥哥最好看的就是那双眼睛了,可千万不能出事。
    乔楠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便笑着宽慰她:“真没事,就是一个小毛贼,要是连他都打不过,那我可就白练了。”
    “可是他刚才还威胁你来着,说总有一天要……”
    在被警察带走时,那人乜斜着乔楠,说了一句话——总有一天,弄死你丫的。
    乔琳一想起那人的眼神,真是浑身起鸡皮疙瘩。电影里出现的坏人都太肤浅了,真正的坏人,眼睛里的那股恶毒是无法模仿的。
    乔楠摸着妹妹的头,说道:“小朋友,你不用担心我,你要保护好自己,最近千万不要自己出门,明白了么?”
    “嗯嗯,我明白了。”
    乔琳还没弄明白,就是一把小匕首而已,如何就能让哥哥周旋那么久。哥哥闭着眼睛说道:“小朋友,要是赤手空拳能打赢,人类还发明武器做什么?你要记住,再小的利刃,都有可能成为致命的杀手,一点都马虎不得。”
    乔琳似懂非懂,不过看到哥哥躲刀子的情景,她倒是更加明白哥哥和孙瑞阳的担忧了。哥哥尚且怕刀子,万一那人捅自己一刀,那还有活路么?
    “哥……”
    “干嘛?”
    “你刚才不害怕么?”
    “害怕?害怕我就不穿这身军装了。”乔楠看着妹妹,认真说道:“当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时,哪儿还想着怕不怕啊?”
    哥哥说的话,乔琳在政治课本上见过好多次,每次背到这样的句子她都昏昏欲睡。可当她近距离地接触到哥哥的职业时,她才明白这句话的重量。她不再把他想成一个动不动就上纲上线的老干部,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解放军叔叔。
    乔琳一直都记得那一天,2009年12月20日,她第一次真正地知道哥哥是干什么的,第一次发自内心地为他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