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梦境指南 > 591、错不起
    拉里夫人感觉自己在腾云驾雾。红色的火焰在眼前跳动,她的身体就裹在一片柔软如棉花一般的火烧云里,被风吹着,忽高忽低地飘荡着。

    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除了这一团火。火光照见的地方,龙蛇起陆,一些巨蟒般的黑影,从地下钻出来又钻进去。

    天边渐渐出现了一丝光明,一只大鸟的影子出现在光晕里,呱地叫一声,天就亮了。

    天空又现出三个太阳,但它们的位置似乎往西或者北的方向移动了一些,互相间的距离也变得远了一点儿。

    拉里夫人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雄厚的胸怀里,头枕着宽阔硬朗的肩。

    佩特鲁把夫人放下来,轻声问道:“您还好吧,夫人?”

    “我很好,谢谢你,佩特鲁。”拉里夫人从佩特鲁身上下来,手里还攥着那份从剑鱼号的船长室里拿出来的科恩的手稿。

    他们站在河边,已经远离乌拉坎人的村落,没有一个野人跟过来。从这里望过去,一条笔直的路穿过乌拉坎村落,通往巍峨的祭坛。野人们还在祭坛前的广场上,密密麻麻的。

    青木稍微感应了一下,知道那些野人并没有放弃他们的群体意志,他依然无法通过木之魂把桑奇部落的人叫出来。

    “我早就说过他们是野人!”鲍里斯啐了一口,把嘴边的杂草和泥巴吐掉,显然是刚才逃跑的时候摔了一跤。

    “看样子科恩说的真的。”佩特鲁说。

    “现在做出这样的判断还为时过早。”司徒站在河边的一块岩石上,朝祭坛的方向眺望。

    “这还有什么疑问吗?”爱丽丝十分不解,“他们毕竟是野人,和我们不是同一个种族,他们吃人,做的事情禽兽不如。之前他们把你们当成了他们的神,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误会,我还担心你们会不会是和他们一样的人,我一直在祈祷我自己想错了。现在好了,误会解除了,野人就是野人,而且是外星野人,你们何必总要像圣母一样去关心他们的想法!反正我是不会原谅他们的,我不可能忘记我亲眼见过的一切!”

    爱丽丝的声音颤抖着,说起野人的时候十分悲愤,可以听出她心底的仇恨。是啊,任谁有过和她一样的经历也会留下心里阴影,能够坚强地活着已经不错了。

    在这件事情上最有发言权的拉里夫人却始终保持着沉默,盯着手里的稿纸若有所思。

    苏蕙兰倒是挺同情爱丽丝,也很认同她的话。在此之前,她也一直有点担心青木和司徒的身份,凭什么他们就能得到这些部落野人的信任呢?除了他们的精神力够强之外,显然还有一些别的原因。

    现在和伊特萨人分道扬镳了,她心里的一块石头反而落了地。她说:

    “不管怎么样,我们总要想办法到祭坛里去看看。”

    “这可不好办。”安德森说,“现在我们要面对三个部落的野人,这仗可不好打了!”

    鲍里斯说:“红胡子,你怎么看?我知道打仗这种事你是真正的行家。”

    佩特鲁看着前方的村落皱起了眉头,仿佛在思考什么。

    鲍里斯不耐烦了,说:“嘿,你他娘的不会是怕了吧?”

    佩特鲁冷笑道:“你不用激我,我比你更讨厌这些野人。但是打仗?我们一共才十个人,哦对了,再加上一只鸟和一只猫,而对面有一千多人,你觉得能打赢吗?”

    鲍里斯拍了拍挂在胸前的枪说:“我们有武器!”

    佩特鲁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懒得再看这个好战的疯子。就算每一颗子弹都不浪费,他们也没有那么多弹药。

    爱丽丝抱怨道:“鲍里斯,你就不能闭上嘴吗,我们听听青木先生和斯通先生怎么说吧。”

    “这事儿有点奇怪,我觉得先不要轻易下结论。”青木抬起头看了一眼,三个太阳好像在走,又好像没动,周围一丝云彩也没有。远处的天际线泛着些许银光,“我们还是找个地方住下来吧,我总觉得头上有三个太阳不是什么好兆头。”

    乌鸦叫道:“是的呱,是的呱,肚子饿啦,先吃点东西再说打仗的事情呱!”

    人们的肚子纷纷不争气地跟着叫起来。但来时的食物都是野人背着的,他们这些人身上却是一点儿吃的也没有。

    司徒果断地说:“我们回之前的营地,那里还有一些储备食物。”

    苏蕙兰道:“野人会不会追过来?毕竟营地是他们建的。”

    司徒说:“我们拿了食物就到剑鱼号上去,大船虽然不能开,但能避风雨,而且湖面开阔,也不怕遇到袭击。”

    人们一想到船舱里躺着好几百僵尸就有点不自在,但司徒的话的确有道理,拉姆拉里再也找不到比剑鱼号更好的居住地了。

    伊万说:“我们之前很粗略,如果仔细找找的话,剑鱼号应该还能找到很多能用的东西。”

    大家都有了信心,便沿着来路返回。

    青木回头看了一眼,那些野人还在广场上集结,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他能从木之魂里感应到他们的某些复杂的情绪,包含着不解、失望和受到欺骗后的愤怒。

    虽然此刻他可以利用木之魂传达信息回去,但桑奇部落的人显然已经不再受到他的意识的控制,就像一群提线木偶突然有了自己的思想,不知从哪里获得了自由行动的力量,虽然还没有剪断捆住他们的线,但他们的意志十分坚定,仿佛是受久了欺骗和奴役的农奴们的呐喊:滚吧,恶魔!

    杜瓦轻声叹了口气说:“我们是不是错了?”

    司徒说:“其实对错并不重要,科学需要不断试错,文明也是在无数错误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但关键是这次,我们错不起!”

    青木明白他的意思,他们现在在远离地球一千光年外的不可知的地方,这可能是他们唯一可以回家的机会。不仅如此,他们的决定,也可能关系到整个人类的命运。

    杜瓦说:“也许,我可以再去和他们协商一下,敌意或许可以消除呢。”

    司徒摇了摇头说:“如果只是伊特萨人的话可以试试,三个部落的权杖都在我们手上,这是他们的圣物。但这次显然别的能量的干扰,否则仅仅依靠信仰,三个部落不可能突然间团结起来。这股力量不但干扰了他们的意识,还在源源不断地给他们提供精神力,帮助他们维持群体梦。这力量是什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我们还不知道。”

    青木说:“这力量来自于祭坛。”

    司徒却说:“不,也许是来自于整个拉姆拉。有正必有反,拉姆拉原本存在的精神力场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