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奇迹的召唤师 > 1120 真正的来袭之人(求月票)
    “嘭!”“嘭!”“嘭!”“嘭!”

    伴随着一阵阵小小的爆炸,被无数的熔岩蛛丝给切成铁块的机械人偶的残骸开始短路炸裂,变成纯粹的废铁。

    “这种程度也敢来袭击?”

    特毕亚斯一边唤回自己的眷兽,一边在撒下的魔焰中轻蔑的笑着。

    “这样一来,至少客人们不会再遭受到威胁。”

    吉拉则依旧那般温和,只是下手却毫不留情,让自己的眷兽不停的吐出熔岩蛛丝,将机械人偶给切成碎片。

    两人都是战王领域的贵族,旧世代的纯血吸血鬼,实力直逼第三世代的长老,在所有的血族之中亦是能够名列前茅之存在,对付一群只能凭借对魔族的特殊子弹来作战的机械人偶,自然是手到擒来。

    只是,就像罗真所说的那般,好戏正要开始。

    “把他做成肉串吧————〈蛇红罗〉。”

    当这样一个声音响起的瞬间...

    “唰————!”

    尖锐的破空声响彻了起来。

    一道红色的闪光犹如致命的闪电一样,划破空气,以惊人的速度,从特毕亚斯的背后,暴窜向了他的后心。

    “危险!”

    发现这一现象的只有能够看到数秒钟以后的未来的雪菜,令其瞳孔一缩,大喊出声。

    可是,这个时候再出声提醒,已经是晚了。

    “噗嗤!”

    随着一道肉体的撕裂声,殷红的鲜血洒落。

    “咕...!”

    特毕亚斯发出了苦闷的声音。

    但是,他并没有被贯穿心脏。

    千钧一发之际里,特毕亚斯豁然转身,伸出自己的一只手,让自己的手迎向了那红色的闪光。

    因此,红色的闪光刺穿了特毕亚斯的手臂,进而将其整条手臂都给贯穿、搅碎,令得特毕亚斯直接失去一只手,身体大量溅血,暴退了开来。

    而仔细一看,那红色的闪光的正体,竟是一把深红色的长枪。

    一把有如鞭子一样伸长,从天花板上贯下的长枪。

    将特毕亚斯的手臂给搅碎以后,深红色的长枪才如同一条蛇般的缩回了天花板,很快便是消失不见了。

    “特毕亚斯!”

    一旁,眼睁睁的看着特毕亚斯断臂洒血,整个人如遭雷击般的后退的吉拉发出呐喊。

    但是...

    “后面!”

    一直使用着〈灵视〉的雪菜连忙出声。

    “......!”

    这一次,吉拉及时反应了过来,迅速的转过身,架起手臂,挡在自己的身前。

    这个判断是正确的。

    “噢噢噢噢噢!”

    只见,一道高大的漆黑身影不知何时混进了会场,竟是直接冲向了吉拉,捣出了一记沉重的拳击。

    拳击突破了空气,令呼啸的旋风卷起。

    挥出这一击的人,乃是一个穿着机车服和夹克,全身长着漆黑的毛皮与野兽的头颅的男子。

    正是兽人。

    “嘭————!”

    沉重的撞击声便骤然乍现。

    漆黑兽人正面挥下的拳击,直接将身形娇小的吉拉给打飞了出去,让吉拉的手臂骨折般的扭向不自然的方向,整个人亦是一路滚落,倒在地上,咳出了鲜血。

    遭到偷袭的两名旧世代的吸血鬼贵族便纷纷吐血倒地,令两人召唤的眷兽跟着一起消散。

    “啧!”

    看到这一幕,煌坂纱矢华咂嘴了,举起银色的巨剑,就想冲出去。

    “别冲动!纱矢华!”

    雪菜制止了这样的煌坂纱矢华。

    而罗真、瓦特拉以及拉·芙利亚一行三人则是已经再次凝视向了天花板,眼中、脸上全是冷色。

    “哈哈!”

    将吉拉给打飞的漆黑兽人就一边得意的大笑着,一边凭借着惊人的跳跃力,一口气纵身跃起,跳上天花板,站在了炸碎的天花板的顶端。

    从那可以看到,夜空的天花板上,不知不觉间,已经站了几个人。

    “什么嘛,战王领域的贵族大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的是一名身材高挑又丰满,有如模特儿般诱人,身上穿着深红色的紧身衣,右手握着深红色的长枪的女人。

    女人的双眸乃是濡血般鲜艳的深红色,唇缝间亦是露出了纯白的獠牙。

    “吸血鬼...!”

    煌坂纱矢华便道出了对方的身份。

    这个妖艳的女人,正是一名吸血鬼。

    “原来如此。”瓦特拉的目光转至对方手中的深红色长枪上,道:“那就是你的眷兽吧?”

    是的。

    那把深红色的长枪不是武器,而是眷兽。

    就像第四真祖的第七号眷兽〈夜摩之黑剑〉那般,一部分的吸血鬼的眷兽并不具备人形或兽形,而是以武器的形态存在,通称————活武器。

    那女吸血鬼手中的长枪正是一匹活武器形态的眷兽,因而才能像刚刚那般转到敌人的身后,发起偷袭,再缩回主人的手里,因为它拥有意志,拥有生命。

    对方就与自己的兽人同伴一起,偷袭了特毕亚斯和吉拉。

    而这样的两人却是如同保镖一样,正护着一个男人。

    那是一个有着一张极其严肃的脸庞,一头黑发之间夹杂着白发,年纪差不多将近五十的男人。

    男人既不像左边的女吸血鬼那般,拥有强力的眷兽,更不像右边的漆黑兽人那般,拥有强大的体能,只不过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人类。

    可是,他的身上却穿着一件白大褂,脸上亦佩戴着眼睛,身上散发出冷静与知性的气息。

    因为,他不是战斗人员,而是一名魔导技师。

    看着这个魔导技师,拉·芙利亚的表情就前所未有的冰冷,甚至带上了些许的敌意。

    “他是...”

    “谁啊...?”

    雪菜和煌坂纱矢华则警戒着,一个持枪,一个持剑,如临大敌。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的目光同样落在那名魔导技师的身上。

    原因很简单。

    罗真认识他。

    认识这名魔导技师。

    就在今天,浅葱传给罗真的魔导士工塑的资料里,就有这个魔导技师的情报。

    “叶濑贤生...”

    没错。

    眼前这个男人,正是前阿尔迪基亚的宫廷魔导技师,叶濑夏音的养父————叶濑贤生。

    “好久不见了啊,公主。”

    叶濑贤生居高临下的看着拉·芙利亚,宛如眼中只有她的存在一样,如此开口。

    “多年不见,你长大了,同时也变得如此美丽了。”

    叶濑贤生既冷静又冷淡的这般诉说着。

    “贤生...”

    拉·芙利亚则以锐利的眼神刺向对方,声音中透露出以往没有的争锋相对。

    “没想到,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啊,贤生。”

    拉·芙利亚便紧紧的盯着叶濑贤生,态度绝不算好。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自从我来到这座岛以后,你一直都处心积虑的想除掉我的样子。”拉·芙利亚低声道:“最后,你居然不惜袭击到这艘船上来,就那么不想让我见到夏音吗?”

    拉·芙利亚做出如此质问。

    “没有的事情。”

    叶濑贤生却是摇了摇头,否定了拉·芙利亚的说法。

    “如果你想见夏音的话,现在就可以让你见她。”

    “她,就在这里。”

    说着,叶濑贤生让开了身体。

    其身后,一道身影缓缓的走了上来,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