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奇迹的召唤师 > 1066 那样也没关系?
    冷风呼啸的基石之门楼顶上,一对身穿同一个学校的制服的少年与少女便彼此相拥,看起来似乎颇为浪漫。

    然而,无论是男女双方的任何一方,此时的表情却均都显得相当的混乱。

    “唉?唉?”

    姬柊雪菜貌似就没有在这种状况下及时反应过来,一副脑袋当着机的搞不清楚状况的模样,亦或者说是在下意识的拒绝理解眼前的发展,只有一张俏脸开始慢慢的渡上红色。

    “呃...”

    罗真则相当的尴尬,抱着怀中的少女,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显得有些纠结。

    直到良久以后...

    “南...南宫曜日...!”

    姬柊雪菜总算寻回了自我,一边用恢复过来的脚狠狠的跺地窜开,一边整张俏脸已经被羞耻和屈辱给占据,令其红着脸的怒而拔出吉他盒中的银枪,将其展开,枪尖指向了罗真的方向。

    “等等!刚刚那很明显不是我的错的吧...!?”

    罗真竭力反驳,倒也丝毫没有畏惧对方手中那连真祖都能弑杀的武神具,反而是更担心自己的名誉受损的样子。

    姬柊雪菜似乎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刚刚那件事主要出在自己的身上,但就是无法释怀。

    “将我扔在这种地方,又擅自出现,你究竟有什么盘算...!?”

    姬柊雪菜便羞怒似的如此喊着。

    说起来也是。

    如果不是罗真将姬柊雪菜扔在这里,令其只能在这种地方吹风,那也不至于发生刚刚的意外。

    当然...

    “谁知道你没办法自己离开这里啊?”

    罗真理所当然的抗议了。

    是的,姬柊雪菜一直待在这里,不是因为不想走,而是走了。

    基石之门的楼顶是不对外的区域,基本上就是一个露天的平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离开这里的方法就只有位于边缘地带的下地通道,既不远处一道坐落在平台地面上的通道门,像是下水道一样,将其打开的话,就能顺着楼梯下去了。

    虽说,在那道门上附有还算高级的电子锁,想将其解开的话,要么得知道密码,要么得像浅葱那样骇入系统中进行程序的篡改,将其打开,但姬柊雪菜是个攻魔师,总不至于连个电子锁都解决不了吧?

    再说,就算没有能够应付电子锁的技能,直接从这里跳下去,应该也没关系吧?

    只要有减轻重力或者减轻体重,抵消自由落地运动趋势的咒术或者魔术,亦或者干脆生成会飞行的式神来带自己,那姬柊雪菜就能离开了。

    因此,罗真就没有想到,姬柊雪菜会被困在这里。

    没办法。

    “谁知道你恐高啊?”

    罗真就道出了其中的缘由。

    在得知姬柊雪菜的行踪好像出现问题的时候,罗真就抱着姑且看看的心态,释放式神,让式神飞到这里来一探究竟。

    结果,罗真就看到了姬柊雪菜数次想接近楼道的方向,可却因为楼道过于接近没有护栏的边缘,所以面色苍白的退了回来,只能战战兢兢的窝在中央地带的模样。

    看到这里,罗真哪还能不明白呢?

    这个看起来极其正经又一丝不苟的少女,竟是有恐高症。

    拜此所赐,姬柊雪菜既不敢接近通道,亦不敢直接从这里跳下去,除非能直接打穿地面,否则就只能被困在这里了。

    而可惜的是,人类的攻魔师大多虽拥有过人的伎俩,和以力量闻名的魔族却不同,在破坏方面并不擅长,这是很多攻魔师的通病。

    狮子王机关的剑巫就以高超的战斗能力及未来视著名,可在破坏性质的工作上却显得很贫弱,其为专门对付魔族的对人尖兵,那把乱强一把的武神具也只能无效化魔力,做不到破坏之类的事宜,姬柊雪菜就这么被困在了这里,根本出不去。

    更悲催的是,这丫头的手机似乎还没电了,罗真就通过与式神共享视觉,看到其拿着黑着屏幕的手机,一脸欲哭无泪的模样。

    罗真就对此有些看不下去了,于是才会直接过来。

    只是...

    “我并没有恐高!”

    姬柊雪菜显得有些狼狈,却竭力的辩解。

    “我是狮子王机关的剑巫,对空作战的训练分数可是满分!”

    听到姬柊雪菜那过于幼稚跟笨拙的借口,罗真差点没有直接笑出来。

    但姬柊雪菜应该没有说谎吧?

    毕竟,在与罗真对峙的时候,姬柊雪菜也完全展现出了自己的骁勇善战,伎俩比同岁数的人高出不知道多少,就算是资深的攻魔师恐怕都远远及不上她,配合那把能够无效化魔力,斩除万般结界的枪,只要对手是魔族以及魔术师之类的人,那怕是会被其直接压倒吧?

    这样的姬柊雪菜在战斗时好像并不畏惧高空,但好像还是很不擅长应付高处的样子,一旦心神松懈下来,意识到自己目前的所在地,那就难免得紧张起来了。

    罗真就失笑的摇了摇头,随即抱起手臂,优哉游哉的开口。

    “那你要不要我带你下去啊?”

    当这句话从罗真的口中传出时,姬柊雪菜的脸上明显出现了动摇。

    显然,这个剑巫少女应该是非常想离开这里吧?

    可身为剑巫的自尊似乎不允许她这么做。

    “请不用操心,我自有办法离开这里。”

    姬柊雪菜这么说着,但嘴唇却是在颤抖,告诉了别人,她有多言不由衷。

    “我倒是无所谓啦。”罗真似笑非笑的道:“只是,再这样继续下去,也许你就会被发现在这种地方,进而被人工岛的新闻大肆报道,那样也没关系?”

    一名国中的女学生出现在禁止通行的基石之门的楼顶,这样的事情要是被发现,就算被当做是准备在这里跳楼都不奇怪,电视肯定会大肆报道的。

    “届时,狮子王机关的剑巫之名就得哭泣囖?”

    罗真玩味般的口吻,让姬柊雪菜的肩膀都颤抖了起来。

    屈辱,再一次的浮现在姬柊雪菜的脸上,令其整张脸因羞愤而通红。

    见状,罗真也不忍心再逗她了,只能无奈的叹出一口气,随即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

    “嗡————!”

    周围的空间顿时蓦然摇晃,剧烈波动。

    “啊...”

    姬柊雪菜微微惊呼了一声,身体一个踉跄。

    等到反应过来时,姬柊雪菜才发现,自己回到地面上了。

    这里,正是基石之门的广场大门。

    脚踏实地的感觉总算让姬柊雪菜既怀念又安心了下来。

    看着姬柊雪菜难掩安心的模样,罗真是再一次的失笑。

    “这丫头,还真让人想不到会是什么特务机关的国家攻魔师。”

    此时此刻里,姬柊雪菜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女。

    非常要强又认真,不愿意服输的一个普通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