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奇迹的召唤师 > 1059 即将到来的监视
    时间是在暑假过后的第一天。

    地点是在彩海学园高中部的教职员办公楼。

    在这里,有着那月的办公室。

    只是,不知为何,那月的办公室不仅被其单独一人占有,而且还位于视野辽阔的最顶楼,比校长室还威风和豪华,不仅有着厚厚的地毯与天鹅绒窗帘,还有古董家具,奢华得有如皇宫。

    那月就靠坐在看似昂贵的古董椅上,摊开黑色的蕾丝扇,一边对着自己扇着,一边向被自己叫来的罗真说出刚刚的话。

    亦即,让罗真去考攻魔师执照。

    “怎么突然说这件事了啊?”

    罗真有些讶异的这么问着。

    对于攻魔师,罗真一点都不陌生,甚至还很熟悉。

    再怎么说,有一个身为国家攻魔官的姐姐,罗真想不了解都不行。

    拥有着对抗魔导犯罪的技术的魔术师、灵能力者、超能力者以及咒术者等等存在,他们就统称为攻魔师。

    为了抑制魔导犯罪,亦为了对抗魔族,世界各国就允许具备相应技术的人成为攻魔师,并颁发拥有国际资格的攻魔师许可证给他们,就像东京暗鸦世界里的专业阴阳师一样,可以解决各种各样的事件。

    而能够获取执照的条件,除了需要具备一定的技术和能力以外,就是得拿到国中毕业证书的人,也就是所谓的年龄限制。

    如今,罗真已经升上了高中,以年龄而言,早已可以拿到攻魔师许可证,得到专业执照。

    而以罗真的能力,拿到攻魔师执照,那也是妥妥的事情。

    那月从过去就有意让罗真拿到执照,只是自从出了第四真祖的事情以后,那月一直都在忙着各种善后,所以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时间,或者罗真现在的身份有点敏感,因而就不再提及。

    直到现在,那月才突然提出这件事,着实让罗真有些意外。

    罗真就禁不住问了一下,希望那月可以为自己解惑。

    对此,那月亦没有隐瞒。

    “这是上面那些家伙的条件。”

    那月一边替自己扇风,一边厌烦似的开口。

    “他们愿意不追究你所有的过失,包括恶意摧毁联络桥等等的事情,前提是你必须成为攻魔师。”

    只此一句话,罗真就懂了。

    “想拉拢我吗?”

    人工岛管理公社势必已经知道,罗真将第四真祖封印在体内的事情了吧?

    将弦神岛提供出来作为仪式场地的就是他们,他们自然不可能对仪式的结果不做了解。

    然后,经过仔细的判断和商议,对方貌似就下了不轻易招惹罗真,而是转为拉拢的决定。

    “再怎么说,现在的你都跟以前不一样了,不是仅仅有些神秘来历的孩子,而是体内封印着危险的存在,还能唤神的人物,再加上我也告诉他们了,第四真祖的眷兽已经认你为主,如果随便对你出手,那这些眷兽一旦暴走起来,这座岛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敢做保证,那些家伙自然只能乖乖妥协了。”

    那月撇着嘴的这么说着,让罗真多少有些莞尔。

    不过...

    “既然是打算拉拢的话,那只领执照,不用加入攻魔局或者狮子王机关之类的成为国家攻魔官好吗?”

    罗真疑惑出声。

    “那样一来,我至少也算是隶属于国家机构的攻魔师了,这才算是拉拢吧?”

    拥有国际资格的攻魔师许可证的持有者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成为国家攻魔官,从事魔导技师这样的研究职业的攻魔师或者是成为受民间警备社雇佣,直接接受顾客的委托,解决各种魔族与魔术相关问题的民间攻魔师的人同样不少,甚至还有成为企业保镖以及警卫的攻魔师。

    所以,拥有攻魔师执照的人不一定要成为攻魔官,也能够按照自己的志愿和喜爱,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这既有好处亦有坏处。

    好处就是自由,坏处也是因为自由。

    罗真就听说过,在别国甚至还有专门猎杀魔族的攻魔师,因而在魔族的眼中,攻魔师并不是多么受欢迎的存在,很多年轻世代的魔族都会单方面的敌视以及对攻魔师抱有警惕心。

    这大概也是人工岛管理公社让罗真成为攻魔师的理由吧?

    “成为攻魔师的话,至少三大夜之帝国的许多魔族都会对我抱有敌意以及戒心,那样就可以避免我和夜之帝国的魔族有过于亲密的接触,而我在人类的国家则能享受到攻魔师的特权,敌疏己亲,这样也能算拉拢,但如果只是领执照的话,我还是民间人士,上面的人愿意放任我?”

    罗真道出各中的明细,让那月既不否认,亦不肯定。

    因为...

    “就算不放任你又能怎么样呢?”那月轻哼着道:“如果直接以免去追究作为条件,让你加入攻魔局或者狮子王机关,听他们差遣,那那些家伙才得担心你会不会产生反抗的心态呢。”

    有鉴于此,人工岛管理公社才决定,仅让罗真成为攻魔师,领到攻魔师执照,而不是强迫他加入国家机关,成为攻魔官。

    如果仅是领执照的话,相信罗真也不会反对吧?

    毕竟,领了执照,成为攻魔师以后,罗真依旧是民间人员,要利用这张执照做民间攻魔师还是魔导技师都是罗真的自由,只要向魔族宣称罗真依旧是人类,其为人类国家的攻魔师,那就算是一个不错的收获了。

    “反正你也迟早要拿执照,将来的出路如何也算是多一条选择,所以,干脆利落的把它考回来就行了。”

    那月便以身为监护人的身份与口吻说着这样的话,并用蕾丝扇敲了敲面前的桌面。

    “说是考,其实也相当于直接内定了,上面的家伙无论如何都会让你通过,你就随便去考个笔试,再展示两手魔术就行,执照当天就会发下来,地点则在基石之门市政厅,你自己去跑一趟吧。”

    说完,那月就挥了挥手,示意罗真可以离开了。

    那极其我行我素的态度,让罗真也是一阵无奈。

    “好吧,反正拿到执照也不是什么坏事。”

    罗真便拿过报道表。

    “对了,那月姐。”罗真突然想起了什么事,问道:“那古城呢?上面的家伙准备怎么安置他?”

    “他?”那月有些兴致索然的道:“放心,他那边自然有人监视,人工岛管理公社的家伙不傻。”

    也就是说,对罗真,人工岛管理公社是采取了拉拢作为手段,对古城,对方则是直接派人监视。

    这也是因为两人能力不同,一个是能够封印真祖且唤醒死去的神灵的人,一个是封印了神灵的普通人,前者遭到监视,难免不会被发现或引起反弹,后者则不需要那么多的顾忌。

    “那就好,我可受不了有人一直盯着我。”

    留下这样的话,罗真放心的离开。

    殊不知,人工岛管理公社不监视,不代表别人就不监视。

    能够让罗真不产生反弹的监视者,就被派来了这座岛,即将与他产生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