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王妃不做聚宝盆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柳氏冷处理
    云冥说了啥?

    “或许可以自作孽。”

    嗯,直待她入梦很久,耳边还在回荡着他这句坏坏的话。

    可不是么?

    若不是有人指使,怎么寻常时候都好好的路,到了他们这里就变得比“九九八十一难”遇劫还要密集?

    不过听着云冥所说这种可能同时,柳紫印也忽然感觉到了天风家的势大。

    从来势大指使一些杀手、刺客进行暗杀神马的都是家常便饭,请参照她一睡好几个月和云冥一起遇见的那次。

    但是像这种能指使或者说买通妖怪半路拦截的,怕是非她穿过来这种非仙非人的地域,不能做到!

    “哼!”

    蓦然醒来,柳紫印都听见自己轻哼的赌气声。

    略觉尴尬,却不记得自己到底梦见了什么。

    只是对于天风长房对她做的事,她可是时刻于心、铭记不忘。

    像是她这种人,从来都是很记仇的,总有一天,不,很多天,她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咦?我吵醒你了吗?”

    “不曾,我本来就浅眠。”

    “……”

    闻言,柳紫印努了努嘴,她又不是没见过云冥睡得死的时候。

    不过她绝壁不对亲好的人发邪火,该是谁的仇,还得找谁去报,决计不伤害疼她爱她的人。

    “马车很稳呀!我睡了很久了么?”

    “不算久。”

    “哦。”

    “两个多时辰而已。”

    “啥?五个小时还不叫久?我说冥冥你是不是时间久了不复习,又把我教你的东西忘光了……”

    她指着鼻子要“数落”云冥的时候,忽然觉得什么事情不对劲。

    抬手掀开车帘,见到凌绝好端端地坐在前面赶车,前面夜路也很稳,她不由得回手抓住一张兽皮甩给凌绝。

    “主母……”

    “你可是你家爷的眼珠子,冻坏了我赔不起。”

    “主母我们不会的,您放……”

    “闭嘴,盖好。”

    “是。”

    这种天,虽然比不上她曾生存的冬天那么冷,但冬天毕竟是冬天,这样连日不休息的赶路,又没有遮蔽可言,铁打的人也要冻坏的。

    柳紫印心下很纠结,要是给几个外面守着的人身上贴点暖贴,肯定是很好的御寒方法。

    可问题是,她不能将现代的东西化有形给他们见到或是留下痕迹。

    再者说,就现在的条件来讲,还不知道小七那里有没有暖贴的库存呢!

    “小绝是我的眼珠,你是什么?”

    “……”

    忽觉周身一紧,某渣坏心地将下巴抵在她的发顶,故意叫她直不起身来。

    要知道,即便马车里面够大,也很暖和,要是这样一直窝在某渣怀里,也是很累的。

    眼珠骨碌碌一转。

    柳紫印双臂忽然用力一挣,在云冥以为她要逃脱时候,顺势跪起身,一只手臂压他肩头,另一手直指他的鼻尖。

    “我是什么,你还得问我?我真是好伤心!”

    “……”

    云冥起初一怔,随后就无奈地笑了。

    这就是他的丫头,古灵精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没错!

    瞧见云冥难得真心词穷,柳紫印满心都是荣耀感,不由得好心放他一次,歪身枕在他的膝头,顺便活动一下修长的两腿。

    “话说,咱们的前路,似乎真的安分很久了。”

    “不安分也不成。”

    “嗯?”

    “天武的妖,虽然屡见不鲜,但要在天吴周边造次,这样的妖,应该还没出世。”

    “快到了么?”

    “最多两个时辰。”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我都睡得这么累,他们几个一定又冷又难受。”

    “所以呢?”

    柳紫印只是随口可怜了一下凌绝几个人,即便闭着眼睛,她也不难听出某渣心情似乎因为她这话一下子变得很差。

    蓦然抬脸笑向他。

    “所以,我们看过弟弟的情况以后,是不是该把好吃的提上日…程……”

    “啵”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但云冥突如其来的一下,还是让她愣愣地看他。

    这时候,柳紫印满心满眼都是云冥的笑颜,美则美矣,不张扬、自倾城。

    暖苏了!帅炸了!

    “咳咳咳…请注意这里还有人!”

    “……”

    蓦然间,不合时宜的话音在耳边响起,柳紫印立时清醒过来。

    她右手缓缓抬向后颈,脸上绯红一片,心下低吼:咳什么咳?看电影还乱发弹幕,我还没跟你收费呢!你虽然长了一副人样,但你要时刻铭记,你不是人,一条灵蚺,还在我面前穷嘚瑟!

    “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是灵蚺,难道你真的是仙祭幻灵师?不对,难道真的是你抓了我妹妹?”

    柳紫印闻言,对云冥浅笑的同时,也算是嘲笑某灵蚺:不好意思,本姑娘现在心情不好,不想告诉你呢!再!见!

    说着,她的右手按在后颈开关上。

    ————

    柳紫印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

    感觉马车渐渐停下来。

    “爹!爹,求你不要卖我!求你了!”

    “女儿呀!不是爹狠心要卖你,实在是世道艰难,你就去吧!”

    听见车外上演一场“父亲卖女儿”,柳紫印余光扫了一眼车内,某渣稳稳地坐着,连眼皮都没掀一下。

    她食指搭在窗帘一角,微微掀起。

    只见马车一侧是一座高门大院,一对穿着不算特别破旧的父女正在争执。

    女子十七八岁,抱着父亲的一条腿,父亲那架势,似乎是要丢下女儿离开。

    父女二人身边站着一个管事模样的男人,男人身后还有几个家谱。

    柳紫印瞧着才明的天色,向车前。

    “凌大侠,咱们不走了么?”

    “已经到了。”

    “……”

    柳紫印蓦然一愣,这才再次先开窗帘看了一下外面的门庭。

    是高门不错,上面的匾额上,还书着“逍遥王府”四个笔体张扬霸气的大字。

    所以,有这么大匾额的一面,应当是正门不错吧?

    所以,她家冥冥居然在他和天风凝脂的指魂没取消之前,就敢大刺刺地让她走正门?

    所以,这种麻烦事,似乎是该由她来处理的对么?

    艾玛!这种磨磨唧唧的事,她最讨厌了。

    她为什么就没生个男儿身呢?

    “呼啦——”某印无奈地掀开车帘跳下车,刚才还阖眸假眠的人扬起嘴角,轻吹一口气,窗帘掀开很小一角,不过也足够了。

    他倒是要看看,这种时候,某印会怎么做。

    只闻车边那边。

    “这姑娘,是你要买回去做妾么?”

    “……”

    晴天霹雳式的一句,不知他的管家作何感想,反正云冥被惊到了。

    只见管家看了凌绝那边一下,赶紧颤颤巍巍着。

    “不…不是。”

    “那还不赶走?要等到什么时候?等到周围的百姓来围观,不到午后就将你家王爷‘风流成性’的名头传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