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403章 新发型
    入了秋,天气一日凉过一日,再起上几场秋风,树上的叶子也开始发黄,一片一片落了下来。

    白家小院儿里,云裳端坐在凳子上,手里捧着一块镜子,一眼不眨的看着顾时年给自己剪头发。

    白清玥和白清明一左一右的挤在旁边,你一句我一句的指点顾时年,教他该如何剪,云裳才能更好看。

    顾时年不搭理两人,将云裳脑门上的小辫儿被放了下来,贴着眉毛,剪了薄厚适中的齐刘海,又将剩下的头发梳在脑后,卡着肩膀,剪掉了底下发黄干枯的部分。

    这具身体之前亏空太多,云裳刚过来的时候,头上的头发稀疏发黄,发丝儿干燥的一扯就断,五岁的小女孩儿,满头头发扎起来,还不足成人小拇指粗。

    云裳接管这幅身子后,在顾时年的监督下,空间里各种滋补品如流水一般灌进肚里,花了一年多时间,终于将这幅身子将养过来了。

    其中变化最明显的就是云裳的脸蛋和头发。

    如今的云裳,一双小脸儿肉嘟嘟粉嫩嫩,皮肤简直比剥了壳的鸡蛋还要细嫩。新长出来的头发乌黑浓密,又柔软顺滑,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深蓝色的幽光,又像是质地极好的轻纱一般,服帖的垂在肩头。

    顾时年手指从云裳柔软的发丝间穿过,感受着指尖细腻柔软的触感,眼底不自觉带出丝丝老父亲般的欣慰。

    养了这么久,终于给小丫头养出一头好头发了。

    云裳就着镜子看了半天,满意的点点头,又跳下凳子,抬着小下巴给众人展示自己的新发型,一副我很好看,你们快来夸我的模样。

    顾时年很是上道蹲下身,左右观察半天,一脸认真的夸她,“阿裳,你剪齐刘海很好看,你眼睛大,脸蛋儿……”

    在云裳半期盼半威胁的目光中,顾时年生生咽下到了嘴边的“圆”字,改口道,“脸蛋儿白,嘴巴又红嘟嘟的,剪这个头发,就跟年画娃娃一样好看。”

    云裳满意了,正想进屋给白宴诚看看,白清明也赶紧凑过来卖乖,“小七,时年哥说的没错,你眼睛圆,脸蛋儿也圆,剪这个头发,就是满大院儿最可爱的小姑娘。”

    这么夸小七,小七应该会高兴吧?

    小七要是高兴了,会不会不再天天追着他要他补课了?

    白清明跟个二哈似的,紧紧跟在云裳身后,傻呵呵的等着云裳的回应。

    哪知道云裳小脸儿一垮,回过头,照着白清明的脑袋就是一巴掌,紧接着小下巴一抬,鼻子哼了一声,拉着顾时年和白清玥就进门了。

    白清明捂着脑门儿,一脸的懵逼。

    小七不是要大家夸她的吗?

    干啥时年哥夸小七,小七就高兴,我夸小七,咋就挨打了?

    同样是夸她,这待遇咋就差了那么多?

    云裳进了门,美滋滋的在白宴诚面前转了一圈,听了一波夸奖后,黏在白宴诚脚底下,小嘴嘚吧嘚吧,反夸了回去。

    父女俩来了一波商业互吹,云裳趁着白宴诚心情不错,拉着他进了书房,开始打探顾怀庆的消息。

    白宴诚嘬了一口茶水,笑眯眯的问云裳,“是时年要你打听的?”

    “不是。”云裳赶紧摇头,“我顾二哥才不关心顾怀庆哩!是我自个儿想知道。”

    顾怀庆犯得最大的错是丢了配枪,并且瞒而不报。

    现在那只枪就搁在她空间里,她可得问清楚了,顾怀庆丢了配枪,会不会牵连到白宴诚,她好决定要不要把枪支交出去。

    “顾怀庆被开除党籍没开出军籍,撤销一切职务是肯定的了,至于会不会被处分,或者是被判刑,还要看最后能不能找回枪支。”

    云裳眨了眨眼,继续追问,“爸,组织上安排谁负责找回枪支?清河县的公安,还是咱军区的人啊?”

    关键是,万一这些人找不到枪支,会不会把怀疑的目光瞄在张春妮和顾时年身上?

    毕竟张春妮和顾时年是最后接触顾怀庆的人。

    “这可不是一个单位的事情。你梁伯伯前几天就带人去了清河县,现在清河县公安,还有武装部的同志都发动起来,满县城的找那把配枪呢……”

    “那要是找不着,组织上会不会批评我梁伯伯啊?”关键是会不会批评你?

    “不会的。”白宴诚揉着云裳圆溜溜的脑袋,“丢枪的是顾怀庆,跟你梁伯伯没关系,再说那支配枪都丢了大半年了,找着的希望本就不大,你梁伯伯不会挨批评。”

    “那要是找着了呢?我梁伯伯是不是就立功了?”云裳接着问道。

    白宴诚被云裳的话逗乐了,“立功哪有那么容易?这个任务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找不着,你梁伯伯不会记过,可要是找着了,你梁伯伯的档案上就会记上一笔,这可是将来考核评优的有利条件。”

    一听说能记在档案上,云裳立时牙疼了。

    梁伯伯可是跟她家便宜爹穿一条裤子的,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不动声色的把枪支丢到梁伯伯跟前?

    难道又要跑一趟清河县,半夜把枪支丢到公安局里去?

    可那样立功的就是公安局的人了。

    再说了,她安安分分呆在省城的时候找不到枪支,等她一去清河县,枪支就自动出来了。

    再联想到顾怀庆丢枪的时候,她也出现在清河县,就站在顾怀庆房间底下,这要是引起别人怀疑了可咋办?

    云裳愁得小眉头都拧在一起了,皱巴着脸,问白宴诚,“爸,那要是你把枪支找回来,组织上会不会也在你的档案上记一笔啊?”

    “瞎想啥呢。”白宴诚想了一下,放下手里的茶杯,仔细跟云裳分析起目前的情况:“……裳囡,爸爸跟顾怀庆不和,这一次不管是调查顾怀庆,还是找回顾怀庆丢失的配枪,组织上都有专人负责,爸爸得避嫌,知道了吗。”

    顾怀庆因为丢枪的事情,眼看就要被打成坏分子了,要是他越过组织上安排的找枪的人,找到顾怀庆丢失的配枪,底下的人心里头还不知道会咋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