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璀璨仙途 > 第六百零三章  底牌
    战台之上,寂静的气息大约持续了两秒,风清扬忽然快速下蹲。
    一股巨大的气息像是汪洋一般降临在这片领域。
    “大地冰暴!”风清扬低喝道。
    “又是之前那招!”
    “是打败玉阳的那招,水风晨能接住吗?”
    “连玉阳都无法承受!水风晨要败了!”
    所有人都以为水风晨必败无疑,毕竟这是之前玉阳都无法承受,同为金丹强者的水风晨自然无法承受,他身上的气息并没有玉阳强大!
    在狂暴的风暴之中,水风晨脸色不变,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大地冰暴?
    金丹强者?上品功法?
    那又如何?
    这种高手之前水风晨又不是没有战斗过,既然水风晨能够以筑基二层战胜高阶的高手,他同样能够以金丹初期战胜金丹中期的选手!
    脸色一凝,水风晨的身上释放出巨大的气息,看到水风晨这样,很多人都愣住了,难道说水风晨打算垂死一击吗?
    但以他的实力,怎么可能是风清扬的对手。
    看着战台之上,黄珊珊那双美丽的眼眸之中也是充满了担忧,实际上看到水风晨战胜黄金他已经很满足了,从没有想过水风晨可以获得更高的名次。
    可水风晨心里像是充满一股斗志,冲着第一的宝座去的。
    尽管黄珊珊心里十分担忧水风晨的安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水风晨又有一种莫名的安心,他觉得水风晨可以赢!
    哪怕是在这样的险境之下!
    冰暴越来越狂暴了,瞬间将水风晨的整个身体吞噬,可是风暴之中,那道身影似乎屹立不倒,一直站在原地。
    这股异样,就连风清扬也感受到了,但他不相信,不相信水风晨在冰暴之中平安无事,要知道,大地冰暴可以上品功法,不要说是金丹初期强者,就算是金丹中期强者,遇到这一招也必败无疑!
    但是他又觉得不对劲,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
    待冰暴渐渐消失,他终于知道了不对劲在哪里!
    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水风晨在这么狂暴的冰暴之中,气息居然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在上涨!
    而冰暴消失之后,水风晨的身影也是完好无缺的站在原地,他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着水风晨身上的淡淡黄金圆罩,风清扬脸色微微一变:“你这是……不灭神功?”
    水风晨笑了笑,“看来你还是有点见识的。”
    不错,现在水风晨所施展出来的功法就是不灭神功,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级别的功法,但是水风晨敏锐的感觉到它很强大,能够在猛烈的攻势之下处于不败之地!
    而事实上,不灭神功确实如此,完美的抵挡住了风清扬的攻击。况且,现在水风晨修炼的还是不灭神功的初级阶段,要是修炼到了中级阶段,甚至高级阶段,岂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刀枪不入,任何功法都无法伤害到他?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观众席上每个人也是目瞪口呆。
    不灭神功?
    闻所未闻!
    可是似乎很强,否则怎么可以抵挡住风清扬那么强大的一击?
    他们再次刷新了对水风晨的认知,没想到水风晨居然这么强,隐藏着这么强大的功法。
    水风晨到底还隐藏着什么底牌?这是所有人心里的共同疑问。
    “接下来,我也不留情了。”水风晨笑了笑。
    不留情了?
    听到水风晨的这句话,风清扬忍不住笑了,这小子真是狂妄,意思是之前他都没有施展出全力。
    “有意思,”风清扬嘴角一扬,冷冷一笑,“已经好久没有人可以逼出我的全力了。”
    听到风清扬的话,所有人都不由脸色一变,全力?
    难道说,大地冰暴并不是风清扬的底牌,这个怪物一般的天才,究竟隐藏这么强劲的实力?
    看到风清扬身上涌动出来的强大气息,所有人不由再次暗暗为水风晨捏了一把汗。
    “风晨,你一定要加油。”担忧的看着战台之上,黄珊珊的嘴里缓缓吐出这句话语。
    而战台上的水风晨,像是听到了黄珊珊嘴里的这句话语,忽然偏过头,对着黄珊珊一笑。
    这一笑,仿佛带着无尽的温柔,让黄珊珊感觉到安心。她有自信,水风晨一定可以赢的。
    在舞动的气旋之中,风清扬笑了笑,“你知道我们风族最擅长的元素是什么吗?”
    水风晨脸色一凝,“是风。”
    “没错,”风清扬笑了笑,“我们风族的本源元素是风,我最拿手的元素也是风,但从刚才到现在,我很少使用风元素。”
    “所以,风元素才是你最后的底牌。”水风晨脸色一凝。
    “不错,”风清扬说完这句,忽然低声一喝,“风麟!”
    无数的风刃在空气放肆舞动,很快,一只类似的麒麟的神兽显影出来,周身都是透明的白色气旋。
    “喝!”随着风清扬的又是一声低喝,风之麒麟朝着水风晨扑了过去。
    好快的速度,好强大的破坏力!
    观众席上的观众诧异的瞪大眼睛,风清扬这是要将战台破坏掉吗?一块块地板被掀起,战台被破坏的面目全非。
    可是此刻的水风晨……
    他在做什么?
    无数的观众诧异的看着水风晨,他居然在原地舞剑,而且动作十分的悠然!
    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就在风之麒麟即将撞到水风晨身上的时候,一声低喝,以轻微的声音从水风晨嘴里缓缓吐出来。
    “游龙剑法,第二式,苍龙吟。”
    漫天的剑气忽然飞舞了起来,和风麒麟碰撞在了一起,像是爆裂一般的声音炸开。
    风清扬脸色一沉,他知道水风晨的实力,他低估了水风晨的实力,同时他也清楚,刚才水风晨施展出了强大的功法。
    不过在强大的功法,在他的风麟面前也是毫无作用的,因为风麟是他近年来习得的最厉害的功法,可以说在衡阳派里面没人可以招架!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空气里忽然想起轻微的响动,无数的剑气,铺天盖地的飞了过来。
    这是……
    风清扬瞳孔一缩,身前立刻涌动起一股冰墙,而他对面的烟雾之中,一道身影缓缓显露出来。
    水风晨,毫发无伤,不仅抵消了风麟所带来的伤害,而且将剑气带动了过去。
    一瞬间,就到达风清扬面前。
    连七公子之一的风清扬,也是没有反应过来。
    彭。
    冰墙瞬间碎裂,而风清扬的身体,也全是染血的跌出战台。
    寂静,死一般的沉寂。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风清扬和水风晨,这是怎么回事?七公子之一的风清扬,居然败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手里!
    而且,水风晨最后使用出来的剑法到底是什么?
    很多金丹高手心里生出一股寒意,他们自认,刚才要是站在水风晨面前的是他们,他们也未必可以抵挡住这一击!
    这个水风晨,好强!
    捂住胸口,风清扬艰难而难以置信的看向水风晨,“怎……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这是他心里疯狂咆哮的一句话,他是天才,是万众瞩目的星辰,怎么会输在水风晨的手里?
    这一切好像是梦,可是又那么的真实,真实到让他心脏疼痛。
    水风晨站在战台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风清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太小看我了,但凡天才都有一个通病,自以为是。若是你一开始就使用全力,我未必可以招架的住。”
    自以为是。
    这四个字像是针刺一样,深深刻在风清扬的心上。
    自己,居然输给了自大和狂妄?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输,可是水风晨这么一说,似乎有点道理。
    战台之下,衡阳派掌门于道灵脸色无比的难看,他原本在静静等待着比赛结果的宣布,等待着风清扬王者归来。
    可没想到,风清扬居然败给了一名貌不惊人的少年手里。而且,还是四大家族里面势力最弱的凤阳黄家!
    对于他,对于整个衡山派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不行,此子不能长留!想到这里,于道灵眼里闪过一道寒光,要是水风晨是他们衡山派的人到还要,可惜水风晨不是他们衡山派的人,还一再打伤他们衡山派的人,日后一定是大患!
    “好!”座椅之上,黄天虎也是再也忍不住,面色涨红的站了起来。
    这次水风晨拿了第一,绝对是给他们黄家大为争光,以后不管是白家、刘家,亦或是韩家,绝对都不敢轻视他们黄家!
    他们黄家要崛起了!
    而与黄天虎兴奋相对比的则是黄天霸的阴沉,水风晨打败黄金也就算了,居然还打败了号称衡山派超级天才的风清扬,这一幕的一幕,对于之前瞧不起水风晨的他来说简直是狠狠打脸!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水风晨待在黄家,恐怕以后没他黄天霸的好日子过了。
    不行,此子不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