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璀璨仙途 > 第四十一章分别至此情已羁,刀冢刀意噬刀虫

    “哇哇。”

    林无绝抓住咒怨娃娃的白嫩小腿,拎在手中道。

    “借我一用。”

    娃娃被突然打扰,还被如此欺辱,怎能忍受,它呲牙咧嘴,嘴里不断的喷射剧毒,想要毒死这个可恶之人。

    “闭嘴。”

    当咒怨娃娃的眼睛看到林无绝的眼神时,汗毛竖起,感觉了莫名的恐惧,蜷缩身子,瑟瑟发抖,那可爱的模样惹人怜爱。

    “此事已了,后会有期。”

    “喂,你这人,你要去哪?”

    风不平见林无绝转身而去急忙追问道。

    “末日深渊。”

    “本想结伴闯天下,你这人也太无趣,算了,算了。”

    “你呢?打算如何?是不是还在想着领赏钱。”

    通过将星能随时知道仇人的下落,乐阳阴郁一扫而空,遂问道。

    “赏钱?我当然的去,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你不怕被天衍宗发现,剁了你喂狗?”

    “你哼,那不又白忙活一场,我的银子啊,罢了罢了,这些只当做我成为剑圣道路上的磨练吧。”

    “是,未来剑圣。”

    乐阳白了风不平一眼转身离开。

    “我还有事,以后再见了,剑圣大人。”

    “喂,算了,剑圣道路是孤独的,都走吧,走吧。”

    感觉不到了风不平的气息后,乐阳停住脚步,星力外放,用将星感知毒佛的位置,光点越来越远,最后在某处停下。

    他加快了脚步,现在毒佛深重剧毒,以他现在的实力有很大可能成功,这件事他不想任何人参与,哪怕是出于好心。

    “我这徒儿还真能走,也不在这天珠城,难道他去了大夏皇朝?那里可是上三宗武曲宗管辖所在,也不知他是否进入筑基境,若是已进筑基,正好可以参与楚州城的天命榜。”

    骷髅老祖走在天珠城的街上,见到的他凡人急忙躲避,很怕这如妖怪般的道士,将自己抽魂炼气,这事情之前也时有发生,不得不防。

    这就是作为普通人的悲哀,看不清世界,被众强者看成蝼蚁,也许不经意的一个想法,就结束了平凡人悲剧的一生。

    “他身上禁止还没有接触,到不担心被武曲宗发现星空禁法之事。”

    虽然这样去想,骷颅老祖不免还有些担心,转身急忙向大秦皇朝方向赶去。

    风不平离开乐阳后,眼珠一转,改变方向,前往天珠城而去。

    他没有发现,冲游就在他一旁,见他前往天珠城的方向,率先奔去。

    他却不知,这样的一个决定,却让他深陷囹囵之中。

    越来越接近毒佛所在之地,他仔细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有一些杂草,很长很密,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呼”

    有风吹过他的脸颊,冷冷的,凉凉的,他拨开杂草,看见了一个黑漆漆的洞。

    他趴在洞口,仔细的聆听着,除了风声,什么也听不到,躬身进入。

    洞口却越变越小,在行进一会儿,乐阳已经无法踏入,他只好双手合璧,以一个蛟龙入海的姿势,一头扎了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乐阳才适应洞中微弱的光,当他双脚站起之时。

    他才发现这里像是一座宫殿,因为非常的奢华,比明珠国的皇宫还要豪华数倍,乐阳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豪华的宫殿。

    在仔细观瞧,这里又像一座大阵,因为宫殿的每处都刻画了奇异的阵符,阵符道道相连,光芒闪烁,如同一张巨大的网,笼罩在此处。

    更像是一个墓地,因为在中心处,有一高台,高台之上,有一黑石古棺,那黑石让乐阳感觉很是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却缺少一个角。

    乐阳走向高台,向棺内望去,却是空的。

    仔细观瞧,棺内给人感觉很不平整,不平整之处好像在蠕动一般。

    “这是?”

    这时他才发现,那不平整之处,竟然是有一些怪异的虫子在蠕动,好像填满住一些痕迹,这才看上去如此的不平整。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正在这时,毒佛不知何时出现,脸部异常丑陋,有一道抓痕,很深,周围结疤、扭曲,面部还被一块块黑斑占据。

    他嘴中念念有词,只见那一道道阵符突然相连,形成一个罩子,完全封闭住。

    做完这一切的毒佛,吐出一口黑血,转身消失了。

    乐阳急忙向外跑去,刚刚接触阵符,就被弹了回来,有一股灼烧感,很疼,对于不懂阵法的乐阳,这就是一座密室,使他出入不得。

    他紧皱眉头,仔细观瞧,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

    “咯!”

    一个石子从他身上掉落,他想起来,这是师父给他的那个含有刀之意的石头。

    “咦?”

    他发现这石头的材质和石棺的材质是一样的,这时他才意识到,为何石棺的材质为何自己见过。

    他拿起石子,仔细和石棺缺少的角比较,还真是其中的一块,虽然不完整,但完全可以看出,这石子就是从石棺上掉落下来的其中之一。

    “真不知这石子是由谁带出去的,还有其他的石子在哪?”

    一些小虫子,不知何时攀爬上来,落在乐阳的石子之上,虫子有两个触角,像两把刀,在石子上探寻着。

    一会功夫,好像感觉很不满一样,嘴中发出“吱、吱、吱”的叫声

    所有的虫子都飞了起来,挥舞着两只触角,冲向乐阳。

    乐阳急忙闪身后退,被困与阵中,只能左右闪躲,虫子连成一片,好像一把巨大的黑刀,像乐阳斩去。

    “这刀意!”

    凛冽的刀意,划动着流动的空气,乐阳面颊之上,能感受到狂暴之意。

    他知道,若躲不顾这一击,那他就会被这些虫子劈成两半,成为虫子的刀下亡魂。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比一比,谁的刀更利。”

    刀之道,一往无前!

    两刀相撞,刀气四射,乐阳连续退后几步,才站稳身形,再看他前面。

    有几只虫字掉落,拍了拍翅膀,再次回归到虫群之中。

    乐阳已经全力出手,但没想到这群虫子如此难对付,流星枪幻化而出,飞射而去。

    看到流星枪的这招攻势,乐阳有些疑惑,他不知为何会接受到一种信号。

    那是虫子给他传递而来,在表达着对流星枪的不屑。

    对,就是不屑,很看不起乐阳一般,好像在说:“不用刀,就是笨蛋。”

    “水龙吟一式!”

    他明白了这些虫子的意思,乐阳感觉很有趣,不在施展星光璀璨,只用刀式,与这些虫子分个高低。

    虫子飞舞,发现乐阳明白了他们所表达的意思,感觉很是兴奋。

    一式一招含有刀意的攻势,将水龙吟劈成碎片,这之后就没有在攻击,而是左右晃动,好像在说。

    “真差劲,真差劲一般。”

    “刀之意,一往无前!”

    一连几次碰撞,乐阳被逼无奈,一直使用这一式,因为只有用这一招时,那些虫子才会上下飞舞,表示对他的认可。

    “一往无前,啊!”

    他完全浸入到了刀的领域,心如止水,每一次的挥刀都让他感觉到了兴奋。

    人刀合一!

    虫子感受到了这种状态,兴奋的不行,扇舞的翅膀更加迅速,表示他们此时激动的心情。

    “嗡!”

    正在这时,石棺不知为何,抛飞而来,乐阳猝不及防,被它直接扣在里面。

    眼前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明,乐阳仔细的摸索着,那一道道刀痕,刺激着他的大脑。

    刀之法则,以杀戮为心,然心中无敌,则一往无前,方可君临天下。

    他心头猛然一阵,有了明悟。

    剑,灵动、飘逸,变化多端,不可捉摸。

    刀不是这样的,刀之道,为凌厉,霸绝天下。

    刀为兵中皇者,一刀斩出,便一往无前,横绝万古。

    刀之心,为杀戮。

    杀伐果决,戮尽不平事。

    有了这种气势,这种心境,则天下无敌。

    他心如空明,自己触摸感受着一道道刀痕,领悟着刀的意境,刀法在他的脑中演绎,这短短的一句话中,尽显凌厉霸气,震撼人心!

    “真深奥啊”

    他明白的越多,越觉得刀道至理越是复杂,现在的他想要全部领悟,无异于痴人说梦。

    “刀之道-杀戮为心。”

    狂暴,嗜血的气息,从他的周围四散,连空气都感受到了这股杀戮之意,显得有些燥热。

    “砰!”

    石棺破碎,顺着那些刀痕破裂,残块到处都是,有一把刀,被灵气包裹,出现他的面前。

    “这刀竟然在这石棺之内。”

    如镜般的刀身冷气森森映出一张惊白了的脸,刃口上高高的烧刃中间凝结着一点寒光,仿佛不停的流动,更增加了锋利的凉意。

    这无疑是把好刀,在刀柄上还刻有三个字。

    乐阳仔细观瞧,倒吸一口冷气。

    “斩魔刃。”

    他手中的金刀好像在颤抖,挣脱着他的控制。

    “嗡”

    金刀的颤缩,脱离了他的右手,在阵中四处逃窜,那些虫子伸出两根触角般的长须,一下下的斩了下去。

    “叮!叮!叮!”

    一块、两块,被斩下金刀的碎片,被每一只虫子用尖锐的牙齿咬住,吃进了肚中。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