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无限之至尊巫师 > 七百五十章 矩阵
    凯恩终于见到了奥利弗、穆迪几人,并且不止他们。

    “哟,差不多都在了。”

    凯恩在这里见到了调查员A组的8人,行动指挥部的人,还有船员,以及之前从未谋面,但从着装可以确认也是来自文明世界的探索者。

    麦拉人也有,也就是守门人一族,他们在外形上就跟人类有着明显的差异,身形普遍高大健壮,不论男女,身高都超过了2米,样貌粗犷,已经不是棱角分明,而是狰狞,即便没有人体学相关的知识,也能发现麦拉人的骨骼与人类的骨骼相比,有着明显的差异。

    还有一个区别较为明显的地方就是皮肤,麦拉人的皮肤几乎看不到毛发,并且有着水润的光泽,但并不光滑,相反,其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圆点微突触,涩的剌手,就像是鲨鱼皮。

    虽然当初在大船上时,就通过任务简报见过麦拉人的照片,跟如今看到的大相径庭,但凯恩还是很肯定,眼前这种,才算是成年的麦拉人。

    毫无疑问,他们是混种,这也是他们能希诺岛这种鬼地方世代繁衍的原因。

    凯恩猜测他们多半像混种深潜者一般,在成年时会有个突变期,躯体从内到外都完成一次大的蜕变。至于成年是几十岁,还是几百岁,这就不太好说了,因为他未见到哪怕一个未成年麦拉人,而感知这些成年麦拉人的骨龄,或者说生命特征,让他确定这里的每一个都年龄不低,千岁的都有。

    过千的麦拉人,却一个未成年都无,这无疑死反常的。

    不过凯恩暂时没兴趣关心这些,他在解析眼前这个大型设备,寻找解救奥利弗等人的办法。

    实际上出现在凯恩眼前的是一株巨型真菌,菌伞、主茎的比例都与常见的香菇无异,也没有什么魔光缭绕,熠熠生辉,如果不考虑巨大这个特点,那么它唯一的特别之处就在于生出大量蛛丝般的菌丝。

    这些菌丝遍布巨大的菌伞覆盖区域,像金针菇般有着纤细的茎和绿豆大的触突,非常的长,洁白如雪,并且像蛇一般静动得宜。

    当凯恩向着菌伞的主茎方向前进,进入菌伞的覆盖范围,附近的菌丝就会纷纷避让,却又如群蛇吐信般昂起细茎触突,做出一副随时会缠上来的姿态。

    凯恩丝毫不惧,他已经让火柴人进行了尝试,结果一如他推测的那样,眼前的这个人工培养的奇特植物,用科学侧的解释,就是一台具有超算计物理特性的AI,主功能则是世界模拟器(类似黑客帝国中的矩阵)。

    这株被凯恩命名为‘菌世界’的特殊植物,本身并非战争兵器,当然它多半是有着一系列配套设施的,其中就包括自卫体系。

    只不过,凯恩靠着技术逼格将自己打扮成‘无魂者’,而火柴人则是真正的无魂者,因此一路行来,都没有触发防御机制。

    至于奥利弗他们,则是在‘丧心’的BUFF状态下类似梦游一般被引诱过来的,如今一个个快被菌丝包裹成茧了。

    越是来的早的,菌丝包裹的就越严密,而菌丝包裹的严密的关键点在于那些触突对躯干神经节点的覆盖率。

    这个小细节凯恩一早就注意到了,不仅仅是脑后的主神经束,菌世界连躯体的神经也列入控制范畴。

    他分析,越是覆盖率高,对个体的控制度也就越高。

    新问题来了,为什么?

    获取个体的记忆信息,编织拟真度更高的虚拟世界?

    或许吧。

    但凯恩是偏向于阴谋论者的一个人,他认为这个理由不是菌世界存在的主要目的,因为跟这个险恶之地不搭,他总觉得,以希诺岛表现出的种种诡异,应该有着更‘高大上’的目标,如果只是为了虚拟世界的完成度,这个世界那么多的人,每年失踪人口超过300万,就冲菌世界体现出的超凡技术,非法弄些人口来参与项目根本不是个事,哪里需要搞出这种阵仗?

    所谓熙攘往来皆为利,菌世界代表的势力或个人搞这个项目的利是什么,凯恩觉得能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对揭开系列事件的真相会有不小的帮助。

    当然,现在最优先的还是救人,谜团可以慢慢解,甚至不解又如何?他现在可是家中有矿的豪了,短时间内不需要再从外部搜索神秘线索,噩梦之种就够他玩的了。

    只不过,这人救起来并不容易。

    根据他的观察,所有被菌世界连接的人,都处于一种比较诡异的半魂状态。

    哪怕是他见多识广,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并且是根据经验猜测为多而得出的结论。

    从科学侧的角度看这些人,他们处于类低温冻眠状态,生命特征保持着,但被降到了极缓慢运转的状态。

    按照这个状态的耗能计算,凯恩估计维持数年不吃不喝不死都问题不大。当然,这么长时间不运动,会不会导致肌肉萎缩什么的,就不好说了。毕竟他的观察角度就是生命特征和维持消耗。

    这些人在拥有稳定的生命特征的同时,大脑的活跃程度则很有问题。以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科技判定,妥妥的就是植物人。

    但在凯恩的超凡感知的确认下,与植物人又有很大的细节差异。具体些描述:他们的灵魂就仿佛进行了一次特殊的跃迁,灵魂在躯壳中,而灵魂的数据化投影已经上传到菌世界,并且意识重心在那边。

    再往直白了说,他们在做梦,但梦境不是由自己的大脑营造的,他们自己的大脑只负责提供个人信息,菌世界才是梦境信息的提供方,他们的意识进入到了那个梦境中,如果不能回归,或粗暴的断掉连接,那么就是永远的半魂植物人,不会醒来。

    另外,类矩阵特性也存在,那就是梦境的经历,会影响到现实。

    说到这个,凯恩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点。

    他感知这些入梦者的身体状况,发现基本上都还不错,从某种角度讲,菌世界对他们的躯壳可以说是十分呵护。

    那么问题来了,菌世界所营造的虚拟世界,是个为了让人们幸福健康的生活的疗养院型世界吗?

    有一定的可能,但凯恩觉得概率不会太高。相反,菌世界是个极度危险的世界的可能性他觉得很高。

    世界很危险,入梦者的意识就容易遇险,遇险就会在躯体上有所反馈,可偏偏躯体都状态不错。这意味着什么?

    凯恩觉得这意味着菌世界在保护入梦者,这种保护更像是剥削者对被剥削者的保护,目的是为了让被剥削者创造更多的价值。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凯恩进行了更大范围的细致观察。发现果然如他所料,这里没几个普通人。

    这里的普通人不是指凡人,而是从职业角度去考量的普通与否,比如船员、厨师什么的就算是普通人,而特种兵则不算普通。

    ‘菌世界似乎是搜罗了一干以超凡者为主的意识,帮它进行某种拓荒。’

    而一旦有了这个猜想,凯恩很自然的就跟希诺岛上的明星单位麦拉地宫联系到了一块儿。

    他觉得,这或许是一种魔幻版的另类开密码锁手段。菌世界就好比那个听诊器,一旦密码输对,就会有与常不同的锁键咬合声,就这么一个个的试下去,锁最终会被打开。

    这算是他对‘利’的一个猜测吧,更让他上心的还是菌世界的运转机制,因为照目前的情况看,要想救奥利弗他们,他多半得去菌世界走一遭。

    一直走到主茎旁,都没有遇到什么险情,凯恩手持骨魔杖,尖端抵在主茎外皮上。

    这骨魔杖是在深潜者第一次夜袭之战后,利用收集的尸骨材料制作的。巧合的成分居多,因为找到了一根有着类似佛舍利特征的能化骨骼。

    魔杖的主要特性之一就是能量传导高效保真,凯恩通过这个介质作为缓冲层,主要还是预防遭受精神力打击,比如强力的信息洪流,就有极大的可能一波刷崩他的自我意识。

    菌世界有着力场防护层,就像独立的局域网般,凯恩无法对其进行远程入侵。而凯恩现在的这种操作,则等于物理入侵,然后通过这局域网麾下的一个终端机访问。

    这种访问更多的是概略信息的探察,比如用的是什么软件平台,什么算法等等,而不是要打开具体的某个文件或文件夹。

    很快,凯恩就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他的目的其实也是宏观而简约的,一,确认菌世界体系是不是旧日支配者一系的。二,运转机制他能不能看懂,能看懂几分。

    得到的答案是,非旧日支配者系,以及能看懂五六成。

    爱奇艺宇宙的当红明星,自然是旧日支配者,却也有其他配角,比如古神,又比如创造了修格斯的远古种族。

    远古种族跟旧日支配者的眷族撕逼了很多年,而类似的非旧支系和旧支系的战争,才是爱奇艺宇宙的主旋律。人类与旧支的互动,也就是好莱坞体制下十八线明星二三事的程度。只不过这个十八线明星,是当下故事的叙述视角,类似于‘抗战小兵王启年传’,于是真正的波浪壮阔,反倒成了背景。

    好了,又一个谜团解开了。希诺岛果然不是旧支独霸下的兄弟阋墙,还有跟非旧支势力的撕逼。

    凯恩觉得这很合理,这才对得起希诺岛这种世界边缘之地的格局,龙蛇混杂,泥沙俱下,觉得自己逼格够的都能上来露两手,而人类,扮演的大约是类似笼装的山鸡野兔之流的财富吧?

    当然,山鸡在这里也可以有自己的诉求,斗鸡获胜,几把上好的米粒什么的大约还是有的。

    凯恩认为探索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扮演黑客玩入侵了。

    他先等了那么一小会儿,火焰鸟回来了,落到他的手臂上后,便化作一团红光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他对这片区域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火焰鸟是他派出去寻路的,自从他发现穿过密林之后,竟然是个原始村落,就派出了火焰鸟去找路,看有没有将舟车开过来的可能。

    确实有,很隐蔽,甚至需要穿过一条岩石隧道,它被挖掘时,显然并没有考虑让舟车这种长宽都明显超出一般车辆很多的载具同行。

    所以即便凯恩能运用烈焰将岩石灼烧的酥脆甚至熔解,将舟车开过来仍旧费了不少时间和气力,但凯恩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辆车能够给他提供较好的物理防护,更何况还载有一些难以搬运的设备。

    火柴人这种只会走丧尸步的低级傀儡,连充当苦力都不合格,而靠他自己搬运,同样很难,毕竟他现在的实力等级,有相当一部分是靠挂件撑起来的。这具躯体本身,各项指数在他看来还不尽人意,需要小心呵护,而现在所面对的是怎样级别的局面,他自然心中有数。

    可以这么说,若非有昨日与深潜者作战的红利,也就是由捕魂者们收割的魂力打底,又确定了这菌世界的技术根脚别说是克苏鲁,连旧支一系都不算,他是不会冒险去营救奥利弗他们的。

    他现在有四大凭持,首先是对自己的意志力有信心,躯壳不行,但灵魂不差,主要是有质的优势。其次他对自己掌握的技术有自信,尤其是大致探察了菌世界的根脚路数之后。第三他有新收割的外挂魂力可运用,最后噩梦之种同样也可以是种力量。

    正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他从一开始就没想着单枪匹马与噩梦之种死磕,哪怕没有菌世界,他自己也会建立一个梦境世界,毕竟他的地盘他做主,不可能就那么随随便便就那么轻易的让克苏鲁将主动权拿走,在他的记忆信息基础上肆意搭建舞台。

    将噩梦之种释放的力量视作一类,一股,一束,那么它就是可以引导的,引导不动也没关系,山不来就我,我就山,而且我是可以换成第三方的,比如代表菌世界的信息力量。

    而进行这种复杂的对抗,首先是战场容积,凯恩不觉得自己的大脑适合做战场,他要借助术法的力量,开辟脑外脑,从而用于支持三方大战。

    其次还存在一个对抗模式的问题。

    简单的说,菌世界、噩梦之种,都是团队模式,他要想与之对抗,也得如此。

    在这里,团队的主要优势在于框架和纵深,有了纵深,他能更好的施展,不会因一次失败就彻底输掉全局,有了框架,则方便添加规则,引导外力介入。

    而实现团队模式,最好的选择同样是脑外脑。

    于是,舟车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经他改装,这辆舟车自带手术台功能。这也是他今次开舟车来营救奥利弗他们的一个原因,如有需要,可以现场做手术抢救,或摘取控制芯片什么的。

    结果现在用来开辟脑外脑了。

    这波操作听起来玄乎,实际上也没啥,有些残忍到是真的。

    一名大脑状态比较完好的火柴人被作为脑外脑的物理载体,一番血呼嗤啦的操作之后,其头颅被打开,插了一堆金针,还营造了外围力场,不时有细小的闪电,在金针外露的部分和力场外围的反射板之间流窜。

    这就是凯恩打造的脑外脑的外部特征,选择这里作为战场,对于他而言更有优势。

    之后则是跟菌世界桥接。这个操作也不算多难,至少表面看起来,无非是捕捉一定数量的空闲菌丝,将之一定程度的束缚,而前端则暴露在被改造成脑外脑的火柴人面前,然后就不用理会了。

    按照凯恩的推测,菌世界存在一个类程序系统,只要符合条件,他自己就会接驳目标,之后的事实也证明的确如此,菌丝直接缠上脑外脑的躯壳,率先攻略模拟脑外壳、内层是强化脑电波反射板的魔法仪器,菌丝显然没有视觉器官,它的唯一探索方式就是精神力感触,合乎标准的目标出现,它就会缠上去,并不存在敢或不敢的概念。

    就这样,凯恩借助脑外脑这台‘肉机’,进入了菌世界,做好了防范措施的他,躺在舟车中,风吹不到,雨淋不到,舟车之外还有10名火柴人随时准备燃烧自己,于敢于冒犯的入侵者同归于尽,跟奥利弗他们比,这境遇好的显然不是一点半点。

    更好的还在精神世界中。凯恩一进入脑外脑,就营造了一方小世界,他称之为世界树之根,然后毫无悬念的成功了。这就是团队模式的好处,至于会不会被打破格局,沦落为被分割剿灭的个体,那要战过才知道。

    不久之后,代表菌世界的信息洪流冲击,具体表现,就是营造虚拟世界,就像梦中的场景一般。

    凯恩毫无惧意,任其吞噬。

    完成吞噬,也代表着菌世界向他敞开,他在其中有机会找到奥利弗等人的意识。

    凯恩本人现在处于一心多用状态,一部分意识进入菌世界,展开冒险,另一部分以棋手的姿态坐镇调控。

    比如说控制本体向脑外脑输入的精神力流量,可供他使用的外来魂力,也同样在控制范围之内,只要加大释放量,就能将菌世界‘噎到’,他甚至可以控制菌世界进入脑外脑的精神力单位时间流速,只不过这个属于杀手锏,过早的使用,菌世界很有可能就弃局不跟他玩了。

    噩梦之种同样也处于备选状态。

    克苏鲁留下的噩梦之种是触发式开启,只要睡觉,就会造梦,只要造梦,就是噩梦。越是疲倦困乏,噩梦的主宰度就越高,所以受术者可以不睡觉拖延时间,但最后的胜利者仍会是克苏鲁,拖的久,利息也高。

    而现在,只要凯恩开启‘睡眠’状态,噩梦就会开始,届时他会通过意识转移,将所有信息导入脑外脑,让噩梦在那里跟菌梦见面,看看谁更牛。

    他估计噩梦会更犀利一些,有可能诞生一个‘里世界’状态,刺激或者说伤害所有目标,包括他。

    他自己是无所谓的,反正噩梦之种已经种下,也无需过多的纠结导致这样的结果是谁的错,尽可能好的完成每一场战斗,才是他需要关心的。

    而其他背拉入这场较量的,都是殉葬者,面对噩梦的摧残,想要维持自己的存在,就得展开对抗,那么他的基本目的也就达成了。

    菌世界营造的这个足以影响到真实世界的梦世界,规模比凯恩预想中的还要大一些,拟真度也比预想中的高,如果不是他的状态特殊,恐怕很难将之与现实区分开。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次森林,一条泥泞的路在他前方延伸。

    时近傍晚,天光黯淡,勉强能看见视野的尽头影绰绰的有些建筑。

    凯恩打个响指,一团火光在他手指间亮起,虽然只有打火机火苗那般大,光芒却扭曲了周遭的空间。

    他满意的点点头,脑外脑的一番辛苦没有白费,他现在的确是团队模式。换个更容易懂的说法,随身带着世界之种,只要他愿意,就能播种并生长。当然,那样也意味着跟菌世界展开团战。

    灵魂状态没有魔法挂件等物品加成,但从某个角度讲,现在的凯恩反而更强大。因为凯文的躯体不再是束缚和拖累。

    他现在是比较纯粹的施法者,念头一动,便悬浮而起,沿着道路向远处的建筑所在地飘去。

    行了一段路后,发现露面有了一定的变化,原本的土路,被石片路取代,大大小小的石片与泥土有机结合,不算很平整,但好走了许多。

    路旁还不时能看到一段段的护路木篱笆,结构很简单,但凯恩还是能从细节上发现一些信息。比如说菌世界模拟的这个文明,至少已经有了锯床之类的设备,否则不可能为个护路篱笆,使用形状较为规矩的条木和柱木。

    除了篱笆,还有路灯,灯杆是木制的,灯则是金属框架,玻璃面的油灯。做功很糙,玻璃也不够剔透,不但有着黄绿的色泽,还有气泡。

    这些细节同样反应了被菌世界虚拟的文明的科技水准,大约是本源世界19世纪初的水平。新旧交替,第一次工业革命方兴未艾,人们将很多难以解释的现象、包括一些科技成果都归为神秘学的体现,可以说是洛氏恐怖的经典背景环境之一。

    凯恩由此而产生了些小期待,他想知道,菌世界究竟打算用怎样的场面,来‘款待’他这个特殊的闯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