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医品至尊 > 1810 通灵道胎
    可下一刻,他就愣住了。
       自己的身体呢?为什么肉身没了,只有透明的魂体?难道自己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丁宁心里油然生出悲伤之意,没想到自己就这样挂了。
       他一家团圆的愿望还没有实现,跟自己的女人们打结婚证诺言还没有兑现,还没有看到独行肚子里的孩子出世,也没能看到姐姐十月怀胎生下自己的儿子,诺诺、凌云、落雪、小夭……她们又该怎么办?难道守一辈子活寡吗?
       这让他悲恸欲绝,万念俱灰,大脑中一片空白,失魂落魄的在这恐怖的战场中漫无目的的游荡。
       无数可怕的攻击余波向他席卷而来,他却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人都死了,还保留着意识做什么?
       徒增自己的痛苦罢了,还不如让这些战斗余波把自己弄的魂飞湮灭才好,这样也免得自己活在无穷无尽的思念和痛苦当中。
       可那些看起来足以毁灭一切的攻击落在他身上,竟然不痛不痒,跟清风拂面似的没有任何感觉。这让他险些一口老血没喷出来。
       MD,老子裤子都脱了,你特么的却跟我说大姨妈来了,难道自己想死也不成吗?
       就在此时,整个战场突然安静了下来,变的雅雀无声。
       丁宁茫然的抬头看去,却发现整个战场上的所有人都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让他心里一阵发毛。
       这些家伙能看见自己?丁宁有些惊讶的想到,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透明的身体,没有什么异常啊?
       当即不解的抬起头看着这些强大到无法想象的超级大能,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你们继续啊,看着我干什么?”
       “通灵道胎,真的是通灵道胎,这下子好了,我们也不用打来打去了。”
       一个浑身散发着恐怖剑意的青袍老者目光炙热的盯着丁宁,声音颤抖着大喊道。
       “太好了,有了通灵道胎,我们就不用为了争那一个机会而打生打死了,哈哈哈。”
       一个满脸胡茬,身材魁梧,眼若铜铃般的魁梧大汉一屁股坐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那些兴奋的人们都突然沉默下来,看着尸横遍野的血色大地,脸上流露出悲伤之色。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通灵道胎?”
       丁宁满脸懵逼的问道,实在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自己不是死了吗,灵魂却没有消散,怎么就变成什么通灵道胎了。
       可惜,却没有人回答他,仿佛根本没听见他的话似的,脸上带着悲伤之色,开始收敛起自己朋友兄弟的尸体,气氛变的沉默而压抑。
       丁宁恍然明白过来,这些人只能看到自己,却听不到自己所说的话,这让他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通灵道胎?
       一个机会?
       这些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
       还有,都说人死后会灵魂出窍,进入阴曹地府投胎转世,可为什么自己却稀里糊涂的来到这里,还碰到了这么一群莫名其妙的疯子。
       不行,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妙。
       想到这里,丁宁立刻转身毫不犹豫的就想撒腿跑路。
       “我们不是魔,也不是神,我们只是修炼略有所成人而已,和你们这样吞噬了天地本源的先天神灵不同,没有必要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就去打生打死,就此罢手吧。”
       那名身穿青袍的用剑老者默默的收起一具人族强者的尸体,转身看向一群浑身散发着冷漠气息的男女说道。
       丁宁浑身一震,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先天神灵?莫非那些散发着无情冷漠气息的男女就是传说中的次先天神灵?
       这让他整个人都懵了,难道自己没死,反而穿越了不成?而且还是穿越到了太初时期,这也太荒谬了。
       虽然他曾经有过穿越的经历,但一下子穿越到了神魔大战的太初时期,还是让他有些无法置信。
       “已经死了太多人了,包括你们先天神灵,虽然号称不死不灭,但却不是真的不死不灭,就此罢手吧,否则,即便我们全都死在这里,你们也讨不了什么好。”
       一个身上的白裙都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美丽女子语带决绝,威胁般的说道。
       “哼!”
       先天神灵中一个长的跟葫芦娃似的童子冷哼一声,色厉内荏的说道:“我们不是怕了你们,只是现在既然通灵道胎已经出现,就没有必要再和你们拼个鱼死网破。”
       一只口衔宝剑,浑身散发金光的异兽口吐人言,发出如同金属般的铿锵之音:“不错,真要是打到最后,你们这些人肯定会全都死在这里,既然通灵道胎已经出现,我可以同意罢战,但是,我有条件。”
       “条件?我呸,我们死了那么多人,还主动让了一步,你们竟然还敢提条件,来来来,既然想打,老子陪你们玩到底,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狗屁的先天神灵,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死不灭。”
       一个背负巨刀的昂藏黑脸大汉上前一步,散发着恐怖的威压,满脸不屑的鄙夷道。
       “想打,那就继续啊?谁怕谁啊?”
       一条如同狮子般怪兽的先天神灵不甘示弱的上前一步,冲黑脸大汉怒目而视。
       “铮!”
       人类强者纷纷拔出武器,和先天神灵们形成对峙之局,刚刚缓和一些的气氛瞬间变的又再度剑拔弩张,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
       “住手!”
       “都住手!”
       人类强者中一名身穿粗布衣衫的老者和先天神灵中一个眉目如画俊美如女子般的长发男子一起喝道。
       这两人在各自的阵营中看起来似乎威望很高,他们一发话,双方各自悻悻然的收回了兵器,不甘的怒视着对方。
       “咳咳,绝,你怎么说?”
       布衣老者看似风中残年般的弱不禁风,但一开口说话却散发着丝丝道韵,整个人仿若与天地融于一体,让所有人都不敢小觑。
       那名为绝的俊美男子微微一笑,那本不带丝毫人类感情的脸上此刻却如同冰雪消融,让人如沐春风,但话语却极为强势:“戮,我们双方已经死了不少人了,这一次,可是你们人类杀进了我们天宫,虽然通灵道胎已经出现,但也不能就这样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吧?”
       “哼!不要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我们杀进天宫还不是被你们给逼的?你们既然能把战场设立在人间,把洪荒大陆打的四分五裂,我们凭什么不能杀进天宫?”
       那美丽女子闻言不忿的说道。
       绝却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漫不经心的盯着布衣老者戮,等待着他的回答。
       戮眯起了眼睛,一双古井无波的老眼死死的盯着绝,一股无形的威压弥漫,让先天神灵们都皱起了眉头,忌惮的看着戮,暗自做好了大打出手的准备。
       绝却仿佛没感觉似的,依然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丝毫不退让的和戮对视。
       两人无形的气势交锋,让现场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不管是人族还是先天神灵,都下意识的握紧了兵器,蓄势待发,一个不好随时就要大打出手。
       丁宁虽然知道他们再厉害也无法伤害到自己分毫,但那可怕的气势还是让他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
       “哈哈哈,不愧是先天第一灵宝蜕变的神灵,老朽自愧不如,说吧,你们有什么条件?”
       布衣老者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如同春风化雨,让现场一触即发的压抑气氛一扫而空,变的轻松起来。
       只是人类这方的强者脸色都很难看,戮既然这样说了,就说明他在和绝的争锋中落入了下风,这是他们不愿意接受的。
       可戮乃是人族第一强者,也是人间界的守护神,连他都不是绝的对手,他们又能如何?
       气氛的舒缓让丁宁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只是心里却有些难过,难道,人类就这样妥协了?
       虽然先天神灵除了少数是怪兽模样外,大多数都是人形,但本质上他们只是混沌初开时在吞噬了部分本源之力后才蜕变出来的通天灵宝,实在让他无法产生亲近之意。
       而人类阵营中,虽然也有着不少奇形怪状的异族和兽类生灵,但在心理上,他还是更偏向与人族。
       绝抿嘴笑了笑,轻声道:“也没什么条件,只是天宫乃是我们联手祭炼出来的通天灵宝,你们这样一闹,把天宫都打成了废墟,总不能一点赔偿都没有吧。”
       丁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觉,在戮开口服软的时候,他总感觉绝似乎悄悄松了口气,虽然以他目前的层次,还无法清楚知道两人气势交锋的具体细节,但他却能从绝的反应中看出来,即便绝略占上风,但也绝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轻松。
       这让他对戮油然生出钦佩之意,能以人类之身修炼到和先天神灵相抗衡的地步,这其中需要付出多少辛勤的汗水可想而知。
       “说吧,要什么赔偿,只要我们能拿出来的,我们就给。”
       戮非常光棍的说道,但话语中却饱含着玄机,能拿出来的才给,拿不出来的就不能怪我们了。
       事实上,他也弄不清楚绝到底想要什么,身为先天神灵他们什么都不缺,人类的东西他们哪里看得上。
       莫非……
       戮下意识的看了丁宁一眼,心中为之一紧,莫非他想要通灵道胎?
       可他很快就释然了,通灵道胎又不是他的,即便他答应不争也没有用,通灵道胎先天有灵,有着自己的选择,那可不是他能说了算的。
       “我要补天石。”
       绝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说出了一个另类的答案。
       这句话石破天惊,让人族强者的脸色都为之剧变,戮刚舒展开的老脸也骤然变的严肃起来。
       却不知最震惊的人不是他们,而是丁宁,骇然的瞪大了眼睛,补天石?不就是自己从不离身的石人吗?
       传说,补天石是女娲娘娘补天时炼制的五彩石多出了一块儿,可女娲不是上古时期的神话人物吗?这里是太初时期啊,怎么会有补天石?
       这让丁宁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太初,上古,混沌宇宙,三界,其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难道,他们说的补天石不是女娲炼制的那一块儿?也只有这个解释能够说的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