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九十八章 风暴之眼
    第二百九十八章

    十七里村。

    村中一棵遮天蔽日的大榕树下,小酒馆的店伙计刘丰飞快地端着盘子,将酒菜放在等候的客人面前,说声慢用,旋即颠颠的出了门,接过门口下马的一个中年男子手里的缰绳。

    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面色红润,衣着讲究。显然是个豪商。在他身后,还跟着一支由两辆满载货物的马车和十几个护卫,伙计和车夫组成的小商队。看起来像是远道而来,风尘仆仆。

    “客人屋里坐,”刘丰殷勤地招呼着,扭头冲身后的柜台吼了一声,“老板娘,来客了。”

    老板娘闻声赶紧从柜台后转了出来,未语先笑,招呼道:“哟,客人这是打哪儿来,瞧这一身土,累坏了吧,赶紧进屋喝杯酒休息休息……刘丰,把车马领到后院去,交代老袁头好好照料着……另外让小娟打盆水来,给客人洗把脸……”

    “有劳了……”那中年人见着老板娘,眼前就是一亮,脸上自然浮现了一丝笑容。

    老板娘三十多岁,年龄虽已不小,且素面朝天,只穿着一身布裙,可人竟生得不错。说话的声音也好听,给人一种糯糯的感觉。一通安排下来,让人听着就舒坦。

    中年人从马背上取下了褡裢,拍拍马屁股,示意刘丰牵走,旋即扭头看了看四周,目光在老榕树上端详了片刻。

    他转身走到老板娘身边,笑道:“这棵榕树可真大,得有数百年树龄了吧……”

    “何止数百年,”老板娘笑盈盈地道,“这村子还没有,这榕树就已经在这里……”

    她最后的一个“了”字没说出口,而且永远也说不出口了。

    因为就在说话的这一瞬间,她抖开的手帕里暗藏的迷药,被中年男子一口气吹了回来,而几乎同时,中年男子手中陡然出现了一把刀,雪亮的刀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从她的脖子上斩过。

    “地境武者!”

    这是这位老板娘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念头,然后,她的头就飞了起来。

    旋转的视野中,那支陌生商队的护卫,伙计和车夫,已经一窝蜂地杀进了小酒馆。

    十几分钟之后,随着那个叫刘丰的店伙计,成为唯一的漏网之鱼,这个景家设置在十七里村的情报据点,就成为了历史。

    一把火烧了起来。

    映红了村中的大榕树,也映红了村民们恐惧的脸。

    ……

    张恒飞快地在丛林中奔跑着。

    他那满是血迹的衣服,被茂密的树枝和遍布的荆棘撕成了破布,这些血有他自己的,也有敌人的。

    身为宿家的密探,张恒在胡家控制的石滩城经营一个皮货铺,已经超过十年了。时间长得他甚至有一种自己从小就生活在那个由三弯河石滩的石头修建起来的城市的错觉。

    张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发现的。

    他只知道,他刚刚获取了一份关于胡家动向的情报,想要出城传递,就被人缀上了。

    张恒在杀了两个人之后,夺路而逃。现在,他的前方已经是一道悬崖,而身后,则是十几个追兵。

    张恒站在悬崖边,转过头来,看向身后。

    胡家的武者,一个接一个地钻出树林,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这时候,他们倒不慌不忙了。

    身处于绝境中的猛兽往往是最危险的,这个道理,他们比谁都明白。所以,既然对方已经无路可逃,那么,他们现在需要做的,就只是围住他,稳扎稳打……

    “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张恒问道。

    他站在悬崖边,浑身伤痕,气息微弱,风吹着被鲜血粘成一绺绺的头发和破布条般的衣服,看起来格外凄惨。

    “想知道?”领头的胡家武者狞笑道道:“你死了以后,我们会把答案烧给……”

    他话还没说完,忽然,神情一变。

    便在这时候,张恒口中发出一声唿哨,随后,他将一个小竹筒抛下了悬崖。这个小竹筒,他已经在手里捏了很久了,捏到有些发热,上面沾满了自己的血。

    他一度以为自己坚持不到这里,可终究,还是成功了。

    张恒的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在他身后的山涧里,一只银灰色的信隼,正如同一道无声无息的闪电般掠过,一口叼住了抛下的竹筒。

    然后,它就像很多年来,张铭一次又一次训练的那样,向前方飞掠一段之后,身形一偏,已然划过一道弧线,转进了峡谷另一侧,消失不见。

    胡家武者听到了信隼的声音,可是,别说他们此刻身前还有张恒挡着,就算没有这个家伙,他们也来不及阻止了。

    “上!”胡家武者怒吼着,纷纷冲了上来。

    张恒……不,宿恒扭头看了一眼信隼远去的方向,他知道,它会沿着山涧飞很远,然后才顺着一个山地农场的茶园,冲上蓝天,然后一路向西北方向飞去。

    那里是宿家的暖苏城。

    每年三月,城外漫山遍野,城中大街小巷,还有女人的发髻上,满是盛开的茶花。

    只可惜,自己再也看不到了。

    宿恒回过头,紧紧握着手中的长剑,怒吼着迎了上去。

    ……

    这一天的洛原州大地上,乱象纷呈。

    一道充斥着杀戮,闪烁着刀光剑影的暗流,在疯狂地涌动着。

    各大世家的武者倾巢而出。一些向北,一些向南;一些扮作商人,护卫或普通平民,沿着大道不紧不慢地行进;一些则翻山越岭,人衔枚马裹蹄,行动快速无声。

    如果从空中看下去,整个洛原州就像一个巨大的棋盘。而这些人,就是棋盘上游走的棋子。

    他们就像线团般缠绕在一起,互相绞杀。

    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据说,在燕弘抵达之后,世家们的复仇已经全面展开了。

    在东北方,休家武者密集出现在景家控制区域,已经有好几个景家据点被他们拔除。

    不过,景家迅疾还以颜色,有几支暗营小队出现在了休家区域,暗中破坏袭杀。

    在东南方向,胡家开始向宿家逼近。双方大小交战十余起,死伤数十人。

    西南方向,詹家已经倾巢而出,向樊阳城西面移动。而那个方向,是李家和郑家的区域。

    詹家摆出的姿态既像防御,又像进攻。他们控制着交通要道,向东北,可直抵李家山岚城,而向北,则可进攻郑家的百寿城。

    而和这个战场有着密切关联的,是西北方向。

    薛家和居家,也已经出动家族所部,其兵锋方向,正和詹家相向而行,显然针对的也是郑家和李家。

    这也就意味着,三个家族,将联手攻击郑李两家。

    如果说李文濡在的话,凭借和郑先锋联手,两个百年相交的世家齐心协力,至少防御不是问题。

    可如今,李文濡被詹飞熊和秦正朗联手所杀,郑、李两家,就只有一个郑先锋独撑大局。这在许多人看来,西面这场战争还没爆发,李家和郑家就已经输了九成了。

    除非风家出手相助。

    可偏偏,世家强者们虽然撤走了,燕家六位天尊,却将樊阳团团围住。

    人们进出樊阳城东门的时候,都能看到,在城外的那棵巨松下,燕弘一袭白衣,神情悠然地坐在那里喝茶。

    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个棋盘,对面摆着一个蒲团和一杯茶。

    他在等着风商雪。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燕家不能直接出手,但人家就摆明了仗势欺人,“请”你去喝杯茶,你又能怎么样?

    跟谁告状喊冤么?

    从赌斗开始,不过短短几个小时,这场战争似乎就已经进入了白热化。战火正在洛原州的各个角落蔓延开来。

    而无论东南西北中,局面看起来都对风家很不妙。

    城外那个气质儒雅,脸上总是带着一丝让人心生好感的笑容的青年,就如同一座大山般横在他们面前。

    凭一个中游家族的微薄底蕴,凭他们的一腔热血,或者说是桀骜疯狂,就能闯过去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风辰的身上。

    如果说这是一场风暴的话,那么,风辰所在的位置,就是风暴之眼!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