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剑神在星际 > 第六百八五章 饵
    新生不新生的也只能通过面孔来判断,一些生人基本上都是新生。

    但一名能悄无声息的摸到他们后方的新生就不多见了。

    而且这人站在那,对着他们的一排枪口半点畏惧之色都无,表现得太过镇定,莫名的让人十分忌惮。

    但顾及着有埋伏,所以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射击,想要用言语探探底。

    只可惜探错人来,风久根本就不回答,也没有任何要动的意思。

    圣维尔的军校生们就有点看不懂他要干嘛了,越发疑惑跟警惕。

    “队长,要不要直接干掉?”

    他们音量很小,还以为风久听不见。

    “不急吧,不知道是哪个军校的,倒是可以截下来。”

    要是能抓个人质,关键时刻也是个好用的棋子。

    这建议很让他们心动,就是训练赛内能被当成人质的太少了,大家都宁愿被淘汰也不愿意成为队友的累赘。

    但新生的话可以试试看。

    这么一想他们就更不急着出手了,风久不理他们也无所谓,圣维尔的众人小心谨慎的分散开将她包围。

    他们人多,半点也没想过风久还能跑掉的可能。

    只是风久这么一副不为所动,像镇定又想吓傻了的模样让他们心里有些嘀咕跟不安。

    “这人什么情况啊,不声不响的是想干嘛?”

    “谁知道呢,抓住了再说。”

    正当他们要有所行动的时候,就在众人不远处的位置“嗖”的一声又飞起一颗信号弹,比之前的还要耀眼,足以让附近的人都能发现目标。

    圣维尔一众愣了一下后顿时脸色大变。

    “卧槽,谁特么这么不道德!”

    他们才刚摆脱掉其他对手,还没能完全休息过来,结果就又碰到了一发信号弹,不用两分钟估计就会再次被人围攻,尼玛的简直不给他们喘息的工夫!

    众人哪里敢大意,他们就这么这些人,一不小心就可能团灭,这还是比赛刚刚开始,可经不起这么大的损失。

    所以他们想也不想的就准备撤退,连风久也不抓了,当即开枪准备解决掉。

    然而子弹过后,风久却一闪身就没了踪迹。

    “我去,跑的倒快!”

    若是平时他们肯定会追上去的,但此时却顾不得这么一个积分,找了条路线就开始快速撤离。

    等他们离开后,风久才冒头,不紧不慢的跟在圣维尔后头。

    童临也跑来跟她会合。

    军校生们的速度都格外快,即使圣维尔的反应已经非常迅速,可还是避不过从四面八方靠拢过来的人,到底还是跟别人撞上了。

    一场仗再次铺展开,风久依旧准备了一堆暗器,见着其他军校生快完蛋的时候就扔出去一个,一发一个积分,无比的精准。

    然而圣维尔一众就发现他们的对手接二连三的倒下,直到脚下铺了一片,他们也一个积分没捞到……

    这特么就很不正常了,意识不到不对的是傻子。

    “怎么回事,积分哪去了,不会是统计器出问题了吧??”

    他们检查了下胸前的圆牌,却没看出什么不对来。

    那就更奇怪了!

    积分呢?!

    但不等他们想出个所以然来,又是一枚信号弹在他们附近炸开,直接就把他们炸懵了。

    “……???”

    圣维尔一众能怎么办呢,他们只能跑!

    果然没过多久就被缠住了。

    但就跟之前的情况一样,打到一半,那些对手就陆陆续续的倒下,而他们却一个积分都没有!

    一个都没有!

    如此相似的情况让他们怀疑增到了最大,尤其是再见到第三枚信号弹出现的时候,少年们顿时就炸了。

    “靠,我们这是被算计了吧!!”

    “谁踏马在捣鬼,有本事出来!”

    他们不仅不傻,反而脑子都不笨,就这场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自己是被当成饵了,钓敌人的饵!

    众人登时就不好了,警惕的看着四周,却根本就没能发现敌人的身影。

    最让他们搞不懂的是对方如何拿到的积分,就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居然都没人能发现!

    “队长,对方水平很高!”

    若是没点实力还真不可能在他们面前搞事。

    众人不期然的就想到了之前见到的那名军校生。

    但他们没有觉得是风久倒的鬼,更倾向于是一个团队。

    然而他们此时根本就没时间去探究那么多,被信号弹吸引来的敌人一波接一波,没当他们准备歇一歇的就会有信号弹冒出。

    圣维尔一众倒是追过去想看看是谁在搞事,只可惜根本就见不到人影,无奈的疲于奔命。

    如此折腾了一个小时,倒下的敌人都两三百了,依旧没有消停,众人差点没崩溃。

    “我靠我受不了了,是谁敢踏马出来打一场吗,缩头缩尾的有没有种,是男人就出来!”

    可是任由他们叫嚣,叫的嗓子都哑了也没能将人叫出来。

    少年们最后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奔波了这么久全给他人做了嫁衣,没有比这更憋屈的事了。

    “队长我不跑了,跑也没用!”

    一名军校生往地上一坐,说什么都不动弹了。

    对方倒是会算计,专门拿他们当诱饵,却不对他们动手,所以圣维尔一众到现在也没损失一个人,可伤却是好不了的,全被圆牌统计成数据给予压力了。

    反正都是要被围攻的,跑不跑也没什么区别,不跑还能维持点体力。

    领队的少年见他们这样,也没强制什么,一众人就真不跑了。

    “别让老子知道是谁,否则非把他射成筛子!”

    “吗的,没听说哪个军校是这个作风啊,要是有个榜单就好了!”

    有了榜单就能猜出到底是哪个家伙在算计他们,但教官们给出的条件实在太简陋了,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设置。

    以至于想要胜出的人只能拼了命的去努力拿积分,时刻徘徊在可能被超越的恐惧中。

    领队的少年挑着眉,露出的眼睛狭长明亮,不着痕迹的扫视着周围,然而附近极为安静就连妖兽都匍匐着不动,只能听见风过的回响。

    他们才刚解决一队敌手,按照之前的规律,对方不会给他们留下歇息的时候就会发射信号弹。

    果然,正想着,熟悉的信号弹就已然飞到了空中,深深的刺痛了圣维尔一众的眼睛。

    “尼玛的他们一定有机甲制造师在吧,一定是!”

    否则哪里搞来的这么多信号弹!

    这东西就是用枪支改造也做不出多少来。

    更好看他们把持之前收缴的全部武器,一把都没给人留。

    可这依旧挡不住他们被坑的命运。

    众人都无奈极了。

    如果有个通讯器也好了,起码能联系队友来个前后夹击,从而脱困。

    可现在他们无人接应,只能落在对方的坑里爬都爬不出来。

    开始还只是震惊愤怒,然而随着时间流过,他们更多的则是心惊胆战。

    别的不说,自己什么实力他们还是清楚的,尤其是还有队长在,就算是遇见古一也不应该如此狼狈的。

    可事实偏偏就是他们无法挣脱,别说挣脱,就是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无力了,就好像他们无论怎么做都挣脱不掉所陷落的泥沼,步步紧迫的让人窒息。

    然而他们还不能退缩,任何困境他们都需要始终坚定,咬着牙等着对手露出马脚,然后将人一口咬死!

    但想法是好的,敌人却太淡定了,始终都掩藏的滴水不漏,根本不给他们揪出的机会。

    圣维尔一众无奈的只能继续被当成可怜的诱饵引来一波又一波的积分。

    这次他们的运气也不知道好是不好,居然碰见了同校的队友。

    然而并没有什么鸟用。

    其他军校生依旧变成了躺在地上的积分,单剩下圣维尔的学生们面面相觑,从三十来人变成了四十几人。

    这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小团队了,战力半点不弱。

    他们原本以为可以挣脱一下,可最后依旧没能成功。

    “真他娘的邪了门了,我要出去投诉!”

    “对方隐藏的手段未免也太好了吧,这都不露馅,起码也得是四级机甲师!”

    一二年级里的四级机甲师可不多,他们猜测来猜测去,也没能拿准是谁。

    “该不会是闻天吧,听说他可是五级了!”

    “五级确实是够格,但闻天咱们也不是没见过,可不是这个战斗路数。”

    “嘿,他什么路数?战场上什么情况都可能出现他们平时表现出来的不代表就是全部!”

    “那个……”一人犹豫的道:“我怎么总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呢?”

    “我也是,就跟上上次神迹任务,仙灵子被封久剑算计的时候一样……”

    “……”

    “…………”

    “我靠,怎么可能,那只是游戏,我们怎么可能那么倒霉遇见封久剑的,而且他真实什么样谁也不知道啊!”

    虽然大家都觉得不太可能,但一想到这个人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莫名的就觉得四周阴森森的。

    领队的少年眼见着队员们只能一次次的挣扎,再一次次的失败,终于不再尝试硬碰硬。

    “一会看命令,分散行动。”

    他们不确定对手有多少人,只能尝试着赌一把,分散开来的利用价值大大降低他们就不信对方还能分出几组的信号弹来!

    圣维尔一众一度怀疑对手有狙击枪,可是翻找过每一个现场也没能找到聚集子弹,只能将怀疑放下。

    若非不得已,他们肯定是不想分散的,因为危险系数太大。

    可是现在没办法了,再不跑,继续下去也要被人利用个彻底,积分拿不到不说,还养肥了对手。

    所以再一次出现信号弹的时候,圣维尔的四十几人骤然分出了六个小队往不用的地方跑!

    他们提早选了个有力的位置,直接往树叶里一窜就没了身影。

    “终于有反应了。”童临笑着道了一声,却一点不急,安安静静的看着听你跑。

    与此同时,附近的军校生们也看到了信号弹。

    “我说这是要开烟花会吗,都第几发了?”程飞抬头仰望,啧啧称奇。

    也不知道哪个大佬这么富有,信号弹都跟批发似的。

    但一看就知道这是个陷阱,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太频繁就让人犯嘀咕了。

    反正他们是不信真有人求救。

    可他们不动,想捡便宜的人却不少,还是会试探着靠近,然后靠近过后就出不来了。

    “你们说这是谁的手笔?”乐凯道。

    “不太好说。”穆砚沉吟着摇头:“我们这次的对手太多了,已知的就有五方,连中区都跑来凑热闹,在局势清晰之后,他们难保不会联手对付古一。”

    谁让古一的名气大呢,还有个闻天,众人都清楚只要闻天不挂,那其他军校就根本没有胜出的希望。

    所以比起战果,他们更主要的目标则是解决了闻天。

    而且特训的时候军校生们总能想出各种各样的诡计来,如今受资源所限,他们却一点也不怀疑丛林里到处都是陷阱。

    所以即使是闻天也不能大意。

    毕竟军校生们联合起来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若是封久剑在会好一点,但他们好歹是学长,老想着依赖学弟算怎么回事,想突破自我就得独自去面临各种困难!

    盯着信号弹消失的地方看了一会,闻天才道:“走吧,去看看。”

    如今比赛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战局却推动的格外缓慢,大家都还在试探期摸索,想要更多的探知敌人的信息。

    可在各自防备下,龟缩是最保守的做法,也会无限的拉长战时,那就很磨叽了。

    一想到以前参加过的一场拉锯战,少年们就浑身难受,那种感觉没经历过的人都无法想象,是比战死还能摧毁人意志的可怕。

    起码他们是再也不想来一次了,能痛痛快快的结束一场战斗最好。

    而就在其他人赶往信号弹发-射-点的时候,圣维尔一众也顺利的脱离了背后的魔鬼,见没有人追上来才松了口气,正想要欢呼的时候,胸口却蓦地一痛,然后代表生命力的圆牌就变成红色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