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倾天娱后 > 第277章 再见,S城(8)
    其实,华昀亮这次来,心情是相当复杂的。

    也许在这个时候,他应该沉下来,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组织好自己的语言,然后再来北宅,这样,也能够让彼此之间的相对,不会太尴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得知真相的这一刻,他还是选择立刻丢到了自己手中所有的工作,开车来了这里,就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就好像再一次迟来一分一秒,都会让自己后悔一样。

    呵……真相何其残忍?!人心的对峙,又是何其诡异?差一点,就要将他与北凌风之间堆积十数年的感情,全部送入坟墓了。

    他觉得自己是真的不敢相信,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可以如此脆弱,尽管他早就知道金钱的诱惑是无穷无尽的,名利甚至比金钱更加诱人。

    可是,他自问从未在金钱至上亏待过这个助理,但是,当人一旦站在高处之后,欲望便会变得愈发盛大,所以,自己给他的那些所谓的报酬和待遇,就显得沧海一粟了,他的心,早已变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无底洞,那里……是任何人都无法填满的。

    自古良禽折木而栖,这就是那个助理今天的给出的答案。

    多么可笑,又多么现实。

    也是直到这一刻,他才深刻的明白,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到底牢靠不牢靠,从来与相交的时间无关,因为,改变是可以在旦夕之间的!

    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一切终究是要面对的,自责也好,内疚也好,不甘也罢,他终究是来了。

    这一刻,坐在北凌风的对面,华昀亮不停的起伏着胸膛,喘着粗气,大概,也只有这个方法,才能让此时波涛起伏的心绪稍稍平静些许。

    北凌风见状,顺手拿起茶几上杯子,给他倒了半杯红酒,然后,推到他的面前,抬眸,用平静的目光望着他,淡淡的说道:“没关系,先喝一杯红酒润润喉吧,天色已经全黑了,你可以慢慢的说!”

    看起来,北凌风镇场子的能力,似乎是在华昀亮之上。

    这边,华昀亮闻言,冷笑一声,伸手拿过酒杯,爽利的一饮而尽。

    他的目光,停驻在高脚玻璃杯杯底那一圈不停晃荡的残剩红酒之上,像是有一道矍铄的光芒掠过他那深邃阴沉的眸底:

    “难道……你不好奇,我是怎么发现的吗?”

    对面的北凌风,似乎不为所动。

    华昀亮忽然放下这酒杯,倾身靠近北凌风,直勾勾的盯着北凌风,一字一字,无比危险的对北凌风说道:“以你的聪明,你该想到,我的助理在这个时候背叛了我,这意味着什么!”

    北凌风终于笑了,那么冰冷,也那么棉长:

    “哼哼……呵呵呵呵呵呵……哼哼……看来啊,人的情绪低落的时候,反射弧会变得特别特别的长,所有的思维都会变得无比缓慢,就好像骤然老去了一般……呵呵呵呵……”

    虽然华昀亮知道,北凌风的笑声之中,多是饱含着无奈的沧桑和萧索的悲凉,可是,这一刻,再次听到他自嘲的笑声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自己心头有一阵无比寒冷的风刀刮过,那冰冷的感觉,让人身体中的汗毛集体乱舞的感觉!

    这感觉,让他无力,然后,变成一滩稀泥一样的躺坐在自己的沙发椅上。

    就这样,一直静静的等,等对面的人自己去领悟。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反应过来后的北凌风显得很是平静,并没有他想象之中的激动:“你是想告诉我,昨天晚上……我冤枉了娇娇,然后,又想叫我去追她回来吗?呵呵……今天中午我就已经告诉你了,我不会去追的,现在,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我知道……你不想看见这样的我,你希望我可以早点走出心中的那个压抑的圈子,你希望我可以用更明媚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你希望我可以快乐,但是,错误已经铸成,一切都回不去了!你该明白,回不去了,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这是无法跨越的距离!所以,你也别再找借口了,我说了不去,就绝不会去!”

    华昀亮闭眼移开自己的视线,皱眉冷冷的强调道:“我没有找借口!”

    “我不想听……”北凌风冷淡的拒绝道,“你也别说了……”

    可是,华昀亮却觉得自己有点火了,他无意识的甩了甩自己的脑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北凌风,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我在讲什么?啊?!就算你的脑子迟钝,也不至于迟钝成这样吧?!你能不能先听我说完?!我说,我这不是想让你去把舒娇娇追回来,我是在陈述整个事件的真相!关于媒体的事情,是我的判断失误,也是我手底下的人故意出卖假消息给我,所以才造成这些误会和对峙,现在我已经找到了真相,就有必要在第一时间把真相告知你,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人利益一直掩埋下去,或者去编造更多的谎言来圆这个谎言,你明不明白,你能不能……

    “可是,我不想听!昀亮,我说我不想听,难道你听不见吗?!你给老子闭嘴!你大爷的……”

    北凌风忽然无比阴沉的打断他的话,心头的怒火忽然爆炸式的生长,瞬间将他的理智全部燃烧殆尽,他疯了一般的吼道,

    “你个孙子……走出心中的那个压抑的圈子和用更明媚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你知道这是很难的!这不是随便说说就可以做到的!华昀亮,这种连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为什么总是要强迫老子去做?!然而,更可笑的是,你连问题的根源都没有弄明白,就一直在那里叫嚣,有用吗?!你就只会冲动,冲动有用吗?能解决吗?!能让一切回到从前吗?!能吗?!啊?”

    这一刻,压抑在心底深处的愤懑和忧郁,真的已经快要让身体支撑不住了!

    绝望,看起来,无边无际,也没有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