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倾天娱后 > 第179章 亲爱的,爱情是一场无法选择的宿命(3)
    这一刻,于小婉觉得自己很崩溃!非常的崩溃!

    ——叶菲菲,你说,你是不是蠢货?!车钥匙明明在你的手上,你却叫我救你出去,你怎么这么蠢?!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拿着车钥匙打开车门,然后从里面出来吗?!居然还对着我喊救命,你个蠢货,我真是被你蠢哭了,我从没有见过比你更蠢的傻叉!

    可是,她的闺蜜可不会管这么多,她还在喊:“小婉……救我出去……小婉……救我出去……小婉……小婉……”

    合眸,于小婉只觉得世界变得太快,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便将她与叶菲菲隔离至两个相反世界!

    这一夜的黑暗,真是漫长,无边无际,还令人窒息!

    这一室的哭泣,真是难熬,看似没心没肺,却让神经变得那么痛!

    ——叶菲菲,你说你怎么总是那么倔强,就知道往前冲,撞得头破血流了以后就只会哭!叶菲菲,你个大笨蛋,我到底要怎么教你,你才能学会?!啊——啊——啊——

    ——要转弯,要转弯,要转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苍天啊,为什么每到关键时刻,你总是忘记?!(捂脸哭……)

    ————————

    终于,于小婉在北凌风派来的司机的帮助下,带着叶菲菲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这一夜的黑暗,也终于随风远盾,像记忆中作妖到鼾睡的那只小白鼠!

    夜色宁静,窗外依旧一片漆黑,有夜猫的嘶鸣十分凄厉的传来,那尖锐的声音在这暗夜之中撕扯着人的神经,一阵又一阵,如同一场刻意的惊吓,让人的灵魂跟着一起颤抖!

    于小婉已经忘了,自从叶菲菲搬来这里与自己一起住了以后,这是自己第几次坐在她柔软的床上,抱住她没有温度的身体,将她的脑袋埋在自己的脖子窝中,安慰她害怕而颤抖的灵魂!

    ——叶菲菲,你曾哭着求我不要离开你,不要抛弃你,我知道,那是因为,在这残酷而浮华的S城,我是你唯一的救赎!但其实,你,也是我唯一的救赎!

    ——你说,我们像不像被海水冲到沙滩上的两只快要干涸的金鱼?没有眼泪了,就只能用唾沫维持垂危的生命!

    就这样静静坐着,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只知道怀中叶菲菲的呼吸终于归于平稳,她的身体终于不再颤抖,也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温度了,于小婉才终于敢放下心来!

    这一刻,于小婉的声音温柔而亲切,她的呼唤有的时候,倒真的像慈母的安慰:“菲菲……”

    叶菲菲微微动了一下,就好像瓷娃娃终于获得了生命,有一点激动,也有一点不敢相信。

    她的声音很轻,像是很不自信一般:“小婉,你说,我是不是很坏?是不是真的是一个白莲花?”

    于小婉感到揪心的难过!

    那种感觉,就好像在漆黑的雪夜,被人从背后猛然敲了一棍一样,是沉闷的痛楚,难以言喻!

    这时,叶菲菲又道:“你以前不也骂我,自以为是白莲花,故作洒脱,却根本就做不到潇洒吗?”

    她忽然仰首,望着于小婉幽深的眉目,她的眼眶因为哭得太厉害而红肿,却还是那么清晰的倒影着于小婉担忧的面容,那犹如刀削一般的轮廓,竟然没有一丝凌乱,她接着说道,

    “小婉,你说,我是不是个特别恶毒的女人,就像童话故事里的那个皇后!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一个白雪公主,虽然我确实有公主病,但是,从大学的时候开始,我们就懂得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哪里会有什么白马王子会来?我的白马王子……只想我给他做三!”

    于小婉闻言,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是谁一直哭着喊着,永远也不要长大,若是能一直懵懵懂懂的、不要懂得爱情该有多好?

    因为,爱情,是一道无法跨越的伤!

    于小婉很是心疼,于是,越发用力抱紧怀中的叶菲菲,就好像是在用力抱紧掉进冰窖中的自己!然后,深吸一口气,说道:“你没有错,你只是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走出来,这不是你的错!毕竟……不知者无罪!”

    “那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

    于小婉悲伤的望着怀中的叶菲菲,在这暗夜的风雨中,她们用力的抓牢彼此,一起面对孤独,也一起接受风暴的洗礼,却因为这世界的残酷而看不清自己的本心,何其可悲,又何其可怜!

    她忽然抬手,轻轻将叶菲菲额前的秀发抚到脑袋后面,用热切的目光注视着叶菲菲。

    她忽然觉得有些哽咽,有汹涌的泪意上泛,她的眼眶也不自觉的红了,可是她并不急着去关注,只是一动不动的望着叶菲菲,问道:“菲菲,你现在还恨华昀亮吗?还恨他一直坑你吗?还会一想到沈思睿就痛苦吗?”

    叶菲菲闻言,眸光一暗。她脆弱而敏感的心,似乎在这一瞬间,被猝不及防的刺痛,那尖锐如利刺的武器,实在太过厉害!

    防备到底有没有,在某种情况来说,并不重要!

    回忆,即便残忍,却还是无法当作不存在,就像有些事情,我们难以面对并且不想面对,但是,到最后,还是不得不面对一样!

    沉默半晌,叶菲菲还是很诚实的摇了摇脑袋!

    于小婉却忽然笑了,像月光下的影子,那么清浅,却也那么诱人!

    她再次吸了吸鼻翼,像是要将眸底泛出的泪意逼退,然后,尽量用冷静而理智的语气来劝解她亲爱的闺蜜:

    “你看……现在的你,和半年前的你比起来,就是不一样了!还记得你刚搬来我这里的时候,整天浑浑噩噩,连走路都会撞到电线杆上,但凡有一点点刺激,你就会立刻爆发,跳起来与人拼个你死我活!我还记得,那个猥琐的律师去你的公寓拿钱的时候,你竟然恨得拿过水果刀,要与他同归于尽,把我吓得……吓得……吓得……”

    说到此处,于小婉忽然觉得自己的言语哽咽得说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