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未分类 > 清妾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小七,那边该怎么办呢!

    若是让她将小七交给别人照料,她实在是不放心,毕竟这府里的女人都是些心如蛇蝎之辈,哪怕看着是个和善的,那也都是心思坏透了的,可是单靠青黛一个宫女护着,又难免有力所不逮的地方,原本以为会顺风顺水答应下来的百合,也婉言拒绝了她,现在她真是有些左右为难了,难道她真的要辜负眼前的大好形势就这么在外面装几天病,然后自动自觉的滚回府去,她实在是不甘心呀!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古人诚不欺我,无数次为自己的随遇而安懊恼的尔芙,终于在长吁短叹了一盏茶的工夫后,唤醒了瑶琴心里隐藏着的八卦属性,她穿着一袭素白色的中衣,身上披着外袍,一脸忧心地来到了尔芙身边,低声问道:“主子是有烦心事吧?”

    “是呀!

    以前,我总觉得这世上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家中。

    嗐……随着弘轩和小九他们这一走,我总算是见识了王府平和表面下的步步艰辛,我实在是不放心小七自己个儿留在府里。

    这次,我病得不巧,匆匆离府,也不知道那丫头能不能照顾好自己,尤其是现在连小生子都来到了庄子上,那西小院的小厨房是肯定要停火的,大厨房的人手太杂乱,我是真怕有人在她的饭菜里动手脚,这病从口入,当真是可大可小的事情。”尔芙并没有和瑶琴提起她打算让百合进府照顾小七这事,只说了她眼下的烦恼,这倒不是她觉得让庶妹进府是一件很掉节操的事情,她是怕瑶琴联想到其他的事情,要不是她实在没有个主意,连她在烦恼些什么,她都不想和瑶琴说的,毕竟她这个主子做的真的是太失败了,她都替自己个儿脸红。

    说起来,没有主意,绝对不是尔芙脑袋瓜儿不够用,就是瑶琴猛然听到这个问题都不禁愣了愣神,可见这事是多么的难办了,不过没有解决的办法,瑶琴却有让尔芙宽心的说法在。

    “主子,奴婢有句话,实在是不知该不该说。”瑶琴知道这话说出来,定然是要触痛尔芙内心的,但是让她眼看着尔芙如此忧心忡忡的样子,她又实在是做不到,所以她说出了一句特别眼熟的话,每每出现这句话,那么就是这话是一定要说了的。

    果然,尔芙闻言,便点了点头,“你我虽然名为主仆,可是我却是将你当成最亲近的人的,有什么话,你大可以明说,我挺得住。”好吧,就算是尔芙不太善于察言观色,却也看出了瑶琴眼底的纠结,知道瑶琴这话说出来,可能会不大好听,不过她真的不在意,因为她现在脑子里,全部都是弘轩、小九他们躺在冰冷的棺材里的那一幕,那样的痛苦是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的,虽然她尽量去遗忘这种深入骨髓的心疼,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丝痛就会偷偷摸摸地钻出来折磨她。

    坐在小杌子上的瑶琴,起身屈膝一礼,这才操着颇为沉重的语气,缓声道:“主子,奴婢这话不好听,却是实打实的真话。

    也许小七格格和弘轩阿哥在您心中都是一样的分量,可是看在其他人眼里,却是不大相同,小七格格就算是再得四爷的宠爱,再受四爷的看重,也不过就是个早晚要嫁出去的格格,所以奴婢觉得就算是府中有人心存不轨,亦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对小七格格下手,那样无疑会得不偿失的彻底激怒主子爷。

    府中诸位女眷都是聪明人,想来不会做出这样不值当的事情,所以主子大可不必如此的替小七格格担心。”说完,瑶琴也不等尔芙搭茬就跪在了原地,说起来如此非议府里的主子们,对她来说,她已经是做了一件很大胆的事情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尔芙太过看重小七,格外喜欢这个她和四爷爱意正浓时诞育的结晶,却忽略了这个时代人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不过也对,在这些人心目中,男孩是承继血脉的希望,女孩不过是嫁出去的赔钱货儿,就算是高贵如公主之尊,也逃不出这样的思想怪圈,而她这个自小就没有经历过重男轻女思想毒害的现代人,实在是做不到和这时代人的思想接轨,如今被瑶琴一语点破,她心里的烦忧消散了不少。

    当然,也不过就是减少了一丢丢罢了。

    “你说的在理,多亏了有你在身边提醒我,不然我怕是就要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了。”说起来,小七身边真正意义上的危险,也不过就只有和藩蒙古这件事了,她实在不必如此忧心,想通了这些,尔芙松了口气,起身将跪在地上做认罪状的瑶琴扶了起来,笑着拍了拍瑶琴的肩膀,轻声说道。

    一夜无话,一夜好眠。

    一觉睡到大天亮,难得睡得这么香的尔芙,明知道外面的阳光都已经洒满大地了,仍然是恋恋不舍的在被窝里滚了又滚,直到外面的阳光都已经透过床幔,映红了暗红色绣金丝镂空莲花的软枕,她这才叫过了瑶琴取来洗漱的家伙式儿,懒洋洋地歪在床上的简单收拾了一番,艰难地离开了舒适温暖的雕花床。

    此时,小小的庄子上空,早已经飘起了缕缕青烟。

    尔芙伸着懒腰,肩头披着银丝绣镂空月季花纹的云锦披风,斜倚着窗边,伸手推开了虚掩着的格栅窗,呼吸着山野中独有的清新空气,微眯着眸子,望着刚刚洒水打扫过的小院子,轻声唤过来整理床铺的小丫鬟,指着院子一角,种满了各色花卉的鹅卵石堆砌的小花坛,柔声吩咐道:“取几支花进来摆瓶,再去厢房那边看看百合格格起来了没有,若是她起来了就早点让小厨房那边备饭吧。”

    “主子,喝杯茶醒醒神吧!”眼见着瑶琴恢复正常,丫儿也就照常过来当差了。

    尔芙笑着回过头,接过丫儿手里端着的热茶,微抿了一口,便放在了手边的小茶桌上,她抬手拢了拢脑后随意披着的长发,指了指不知何时送进内室来的那尊镶螺钿的老酸枝木妆匣,微微侧了侧身,方便丫儿上前来替她梳发挽髻,轻声道:“如今不在府里,也不必梳太麻烦的发髻了,只别让我好像个疯子似的披散着头发乱跑就行了。”

    “那奴婢就给主子梳如意髻吧。”打从古筝离开了尔芙身边,这梳头差事就落在了丫儿身上,初时几次,丫儿总是笨手笨脚地扯痛尔芙,还要靠瑶琴在一旁替她打下手,好在尔芙性子好,就算是被弄痛了,也不会对着丫儿发火,丫儿也就慢慢地不再那么害怕了,这一来二去的,手艺也就彻底练出来了,加之她性子爱钻研,倒是弄出了不少新颖的发髻样式。

    比如,如意髻就是其中之一,或者该叫做古代版的丸子头吧,算得上尔芙最喜欢的一个发髻,不需要簪戴那些沉甸甸的发饰,又不会显得太突兀、失礼,倒是正适合尔芙的脸型。

    “随你吧!”尔芙随手往腰后塞了一个软枕,找了个更舒适的姿势坐稳,微微点了点头就同意了丫儿的建议,连个镜子都没往跟前摆,便任由丫儿折腾了。

    少时片刻,她这边还没有梳妆好,那边的百合就过来了。

    “妹妹,你昨个儿一路从京中赶来,本就是辛苦,怎么还起的得这么早,倒是显得我这个做姐姐的太懒怠了些。”尔芙瞧着屈膝见礼的百合,笑着指了指身侧的空位置,招呼着她坐下说话,柔声打趣道。

    百合闻言,抿嘴一笑,怯生生的回答道:“不是姐姐懒怠,实在是妹妹最近早起惯了,每日天不亮就要起来学规矩,这就算是闲下来,一时也改不了这个早起的习惯了。”

    “学规矩是真辛苦。

    不过功夫不负苦心人,一分辛劳、一分收获。

    虽说我平日不常在外头行走,但是也听说了妹妹在京中的美名。”尔芙说话间,接过了丫儿送上来的铜镜,左右打量一番,满意地点了点头,便让丫儿将妆匣搬到了一旁,将摆在小茶桌一角的几碟点心,往茶桌当间挪了挪,招呼着百合吃些垫肚子。

    “姐姐,妹妹来的时候,曾听额娘说您是染了病疾,不知现在身子可好些了。”百合小心地捻起了一块栗子糕,小小的咬了一口,笑着比了个大拇指,夸赞了几句尔芙身边厨子的手艺,不等尔芙接茬就话锋一转的问起了尔芙的病情。

    说起来,她私心里是真的不想来尔芙的庄子上的。

    别看她表现得和尔芙很是亲近的样子,可是见惯了京中的富贵生活,她的心里对尔芙和尔柔、尔蒉等几个姐妹的嫉恨,早就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了,尤其是这次,要不是尔芙发了信进府里,她怎么会被郭络罗氏打发到这个庄子上来,连过几日的府中宴席都参加不了,平白错过了个大展才艺的好机会。

    被百合问得一愣,尔芙看了看身侧站着的丫儿,好似不大舒坦地咳了两声,忙端起茶碗,抿了口热茶,这才扯出了一抹尴尬的笑容,躲开了百合直勾勾盯着她的热辣眼神,垂首答道:“让妹妹惦记了,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不过就是快到换季,起了几声咳疾。”说完,她就好似是心虚般的看了眼丫儿,借口身子乏累了,命丫儿送百合出去了。

    这事是她疏忽了,但是也是无奈。

    她不敢让郑医士把脉,胡太医之前开的方子,又没有送过来,尔芙就算是想要喝些汤药装病,也实在是没有药可以喝,从昨天到现在,她唯一喝过的算是有润肺止咳效果的药汤就是川贝枇杷膏了,这要是真的吃这个能吃好了肺痨,那真的就是出现奇迹了,而且她这个状态,也实在是不像是个染了肺痨的病人,她也唯有做出这副好似逃避现实的做派来遮掩了。

    果然,尔芙这番故作心虚的做派,让聪明的百合想多了。

    眼瞧着丫儿将百合送回到了房间里,她偷偷笑了笑,命丫儿去找到正在厢房里休息的瑶琴,让瑶琴盯着些百合那边的动静,便抓紧打发了林于氏安排人去见胡太医了。

    而就在林于氏去外面安排人手的时候,奉了四爷命令来捉拿郑医士的人就来到了庄子上,同来的人中,就有尔芙挂记在心上的胡太医,可怜胡太医都这把年纪了,又上吐下泻的折腾了两天,脸上的皱纹都多了几条,还要这般苦命地来到庄子上,替明明没有半点病痛的尔芙诊病。

    “微臣实在不知道侧福晋这般安排是为了什么,可是是药三分毒的道理,想来您该是明白的,这一副药下去,甭管您是不是病了,总归对身子无碍,尤其是其中几味以毒攻毒的药材,不如侧福晋还是再仔细考虑考虑吧!”作为一个很有医德的好大夫,胡太医忍受着身体的不适,来到了庄子上,本来以为就是过来做做样子罢了,却不想尔芙居然让他照着治疗肺痨的方子烤开药,他登时就急得胡子都翘起来了,要不是这尔芙装病的事情是他一手操办的,他还有几分顾忌,怕是就要嚷得院子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了。

    尔芙哭笑不得的摆了摆手,指着下首摆着的绣墩,低声道:“我的胡太医,您老都这把年纪了,能不能耐心的听我说完,别这么激动,我自己个儿的身子,我总不会坑我自己吧!

    我的意思是让你来了以后就照着治疗肺痨的方子开药、煎药,毕竟这庄子上,现在是人多眼杂,难保哪个就会发现了我装病的事情,到时候我怕想要逃出火坑没成功,反倒被人钻了空子去,而您是个好大夫,医术高超,对于那些药材的计量,想来定然是拿捏得很精准了,您再把那些有毒的药材,换成模样差不多的无毒药材,这对于您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说完,尔芙就对着胡太医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