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 > 第1383章 缺点火候
    “这个……”薛凌想起郑多多俊朗尔雅的模样,直觉有些头痛:“多多他应该当不了缠男。”

    “所以他只能苦苦暗恋啊!”

    陈秘书道。

    薛凌:“……”    陈秘书嘻嘻低笑:“薛总,有时候啊,情人之间就是缺那么一丁点儿火候,一点儿就着。

    你如果有心要帮忙,不妨给他们来点儿火候呗!”

    薛凌想着阿春姐切切的请求,实在不敢不帮忙。

    “帮,我肯定帮。

    多多在我身边也几年了,一晃都三十岁了。

    我怎么……总记得他是二十五六,谁知他竟一下子已经三十了。

    对,他比小铁头大两三岁。

    阿春姐说小铁头都二十八了,多多应该是三十了。

    太快了,太快了……人是不是四十岁以后,总会把年龄给混淆。

    我现在都不敢记得我几岁了,身边人的年纪我更是记不住了。”

    陈秘书憋笑:“正常!你每天的脑子有一大堆事要忙,哪里记得了那么多!你连自己的岁数都忘了,怎么会记得清其他人的。

    咱们女人啊,到了四十以后,都是不愿意记起岁数的。”

    薛凌哈哈笑了。

    “我就知道找你帮忙准没错。

    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每一件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来来来,帮人帮到底。

    这把火我要怎么点,你也给出个主意吧。”

    陈秘书凑了过来,压低嗓音一阵叽里咕噜。

    薛凌不住点头又点头。

    ……    一晃又是一年开学季。

    程焕然是本硕连读的医学专业,目前已经是研究生阶段,功课非常多,还要不时跟着导师去医院见习,怕时间不够用,故此开学前几天就先回学校赶作业和论文去了。

    薛扬因为训练耽误了一两年,今年终于去帝都大学的“体育系”报到去了。

    程天源本来要陪他一块儿去,谁知他说地方熟悉得很,用不着老爸帮忙,收拾好几套运动服带上日用品就直奔“帝都大学”。

    双胞胎开始踏上高中旅程,想着日后的繁重学习任务,拼命利用暑假时间疯狂玩。

    程焕崇的漫画稿都已经全部交上,编辑说两个月后就能出版。

    薛欣则忙碌各种下棋比赛,各种棋友挑战,忙得乐不思蜀,直到开学前一天什么都没有准备。

    “还不赶紧收拾衣服去!”

    程天源皱眉催促:“一中那边都是统一住宿的,你们以后都得住集体宿舍。

    就算周末能回家,你也得带日常用品和几件衣服吧。”

    小欣一听就恹恹的,嘀咕:“爸,要不……跟学校申请我和三哥都走读吧。

    我们都不喜欢集体宿舍。”

    “不行。”

    程天源摇头:“学校怎么安排,你们就怎么听从。

    周五傍晚去接你们,周日晚上再送你们回学校。

    一个星期七天,能在家里待两天,已经够好了。

    咱不要搞特殊,懂不?”

    “可是——”薛欣撇撇嘴,“我还不怎么会给自己洗衣服。”

    程天源微愣,问:“外婆不是已经教过你了吗?

    你三哥都学会了,你怎么还不会?

    我看是你要偷懒吧?

    找借口!”

    “爸~”小欣扎进爸爸的怀里撒娇:“你们一下子五天见不着我们,你们不想我们呀?”

    程天源宠溺低笑:“孩子长大了,就跟小鸟长大一般,得学着自己去外头飞翔,脱离爸爸妈妈去习惯外面的风浪和危险,做自己的小鸟窝,有自己的家和小家庭。

    哪能一直在爸妈的羽翼下躲着一辈子?

    对吧?”

    小欣毕竟是老幺,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长辈们难免会比较宠多一些。

    几个哥哥都不敢撒娇要这个要那个,唯独她敢。

    不过,薛凌可一向都是严母。

    “学校安排你们住宿,你们就乖乖遵循去住宿。

    别人家的孩子能住宿,你们自然也能。

    跟你们大哥二哥一样,每周领点儿生活费,省着点儿花,吃饱喝足认真学习。”

    “哦。”

    小欣委屈巴巴点头。

    薛凌下巴微扬:“麻利收拾行李去,内衣外衣,尽量别带裙子,那边一三五穿校服,其他时间才穿自己的衣服。

    别整太多,简单几件就好。”

    “哦。”

    小欣不敢违背,灰溜溜回房间去了。

    程天源看着女儿的可怜兮兮背影,忍不住有些心软。

    “要不,高一和高二申请外宿?

    家里有司机,每天固定接送他们也是没问题的。”

    薛凌睨了他一眼,低声:“别心软。

    别人家的孩子行,你的孩子也得行。

    太疼孩子,太心疼孩子,都不是什么好事。

    她本来就爱撒娇腻歪,你可不能让她拿着鸡毛当令箭。”

    “好吧好吧。”

    程天源只好认输,不敢再心疼小棉袄。

    一个来月后,朱阿春悄悄给薛凌打了电话,说郑多多这一阵子明显心情不赖,脸上的笑容增多了,每天都精神奕奕的。

    薛凌也发现了,跟她说可能“好事将近”,暂时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就行。

    ……    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一晃秋收冬藏,又是一年的年底。

    薛凌开完会议,决定好明年春季的新产品包装后,又跟郑多多和几个高层开了短会。

    郑多多侃侃而谈,有理有据,很快说服几个高层引进新技术的投资。

    “我们的原材料不能过分依赖供应商,不然迟早会遇上坐地起价的瓶颈。

    此时选用进口棉花,也是给我们的供应商一个适当的提醒。

    新产品需要进口一部分顶级棉花,原价会提高,产品价格也相应会提高。

    好些老前辈都反对,说这个违背我们集团的精神宗旨。

    我和薛总则希望当成一个单独的高级系列来推广,面向的对象是白领女性和职场女性,还有一部分家庭条件偏好的全职太太。

    这么一来,广告如何投放也得让推广部迅速抓新的方案……”    短会结束后,薛凌留郑多多又聊了一会儿。

    “恋爱了?

    藏藏掖掖好几个月了吧?”

    郑多多俊脸微红,低声:“凌凌姐,我就知道骗不了你。

    嗯……目前挺稳定的。”

    “好!”

    薛凌竖起大拇指:“好好加油!夏婷婷是一个很独立很有个性的女孩子,姐祝你早日抱得美人归!”

    郑多多低笑答谢,转而面露难色,有些欲言又止。

    薛凌眨巴眼睛:“有话直说。

    我不止是你的上司,还是你喊了二十多年的姐姐。”

    郑多多扯了一个尴尬笑容,低声:“她家里条件蛮好的,父母亲……似乎不怎么赞同我。

    我们目前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我还是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