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扶乱唐 > 第35章 大功一件
    “节度使的意思是……你不亲自回到凤翔去跟陛下复命?毕竟节度使在这个时候应该在陛下身边才是啊!”

    许远对于朝堂上那点事儿看的还是通透的,虽然之前他不知道因为点啥让李倓既没当上那天下兵马大元帅又没能留在李亨身边,但是趁着立下这么大哥功劳回去,那绝对是王者归来一般啊!

    “这睢阳乃是重镇,江淮的租庸是我大唐如今平叛的关键,陛下既然让我做这个河南道节度使,我管辖的就不是一个睢阳,更何况河南道节度使不在河南道,去凤翔作甚?”

    李倓这番话说出来当时就把许远给噎得够呛,不过通过李倓的这番话,许远更加笃定了自己内心的一个想法,这个想法他可是就连自己的好伙伴张巡都没说过。

    最终,经过了尹子奇在城头上的一阵宣传,城外的大军也早就无心恋战了,一时间散去了大部分,只有一万多人到了城门对着李倓跪下了,表明了自己想要为大唐效命的决心。

    “城外的这些人就交给你们俩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俩,他们这些人里面是一定有想要浑水摸鱼把咱们的情报摸明白了跑回安庆绪那邀功的,你们可得给我分辨好了,我河南道的兵,不贵多,贵精!”

    说完了这话之后,李倓匆匆的就回了自己的节度使府了,在他身后不远处,尹子奇也被带着往那个方向去了。

    尹子奇在李倓的府中呆了三天,三天之后,李倓直接派人押解着尹子奇,再加上自己写给李亨的一封书信,赶往了凤翔。

    “夫君,我们为何不带着兵马一起回到凤翔,叛军在河南道已经没了大股的人马,张巡和许远二人就不能应付了?”

    张明月一看李倓的这个架势就知道他应该是没想着回到凤翔,不由得有点着急了。

    李倓之前的心气有多高她是知道,现在要是连回到李亨身边的念想都没有了,那在张明月看来着实是白瞎了李倓这一身文武双全的才学了。

    “他们当然能应付这小小的睢阳,但是他们却应付不了这整个的河南道,更应付不了随时可能被派遣过来的另外一个河南道节度使,夫人应该是知道的,这人啊,不管他到了多么高的位置上,他缺少的永远都是雪中送炭之人,而不缺少锦上添花之人。”

    李倓说着这听起来相当高深的话语,神色却是相当的轻松,张明月这才稍微放了点心,她只想看到李倓没有失去斗志,其他的,就不在她的心里了。

    尹子奇走后,李倓只是让张巡等人在城里练兵,自己却没什么动作,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而获胜之后的一个夜里,张巡的府中,张巡和雷万春、南霁云三人围坐在桌案前,一人手里一壶酒,正喝的欢乐呢。

    “什么?郡王竟然是派你去拿下济阴和濮阳了?”

    张巡这个时候正听南霁云说着自己到底去干啥了,听完了之后,那脸上满满的都是惊异之情啊。

    “不错,建宁王早就料到了尹子奇在困难之时可能会用到济阴和濮阳城中的物件,我带着少许兵马,几乎没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这两地,并封锁了消息,胡人到了之后正是因为我的配合,才如此顺利的带着器械回来了,有我在,那些胡人也不敢反水!”

    “妙!建宁王这当真是神机妙算啊!有了你这个王牌,这个计策就算是出了什么纰漏,那也有回旋的余地啊!”

    “那是,建宁王虽说年纪轻了点,但是就冲这一次为睢阳解了围,我就知道咱们大唐别的皇子跟他相比差了多少!”

    李倓的表现,南霁云和雷万春也都看在眼里,他们俩是真服了,再加上在张巡这并没有外人,喝了点酒,南霁云的嘴就开始有点大了。

    “这话可不能乱说,你我皆是大唐的臣子,皇族之事,不可妄议!”

    “皇族?这安禄山之乱一起,哪个才是真正的皇族,若是没有建宁王,怕是陛下也跟着太上皇跑到蜀中去了,这整个中原,已然成了大燕了!”

    “南将军,你醉了!”

    “我没醉,大唐的皇子里,咱就认建宁王!”

    这回张巡没再呵斥南霁云,而是让自己的小妾又热上了一壶酒……

    当尹子奇被押送到凤翔,距离李倓出凤翔去往睢阳城守城不过也就过去了三个月上下的时间。

    当侍卫来报这件事的时候,李亨正在和李豫,李泌以及短暂的到了凤翔的郭子仪等人商议攻打长安和洛阳的事儿。

    “陛下,建宁王在睢阳已然将尹子奇所率的十数万大军一举击溃,敌军中同罗仆骨部几乎全部被建宁王率军斩杀,生擒尹子奇,十数万叛军四散逃窜!”

    这消息一说完,李亨噌的一下子就站起来了,紧接着郭子仪和李豫也是瞪着眼珠子就站起来了,只有李泌,缓缓低下头,不知道在想着些啥。

    “消息确实?”

    这个事儿实在是太大了,李亨也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问了一句。

    “确实!这是建宁王亲笔所写的奏报,尹子奇已然被建宁王派人送到了凤翔,正在门外候着!”

    “好!睢阳守住了,我大军就不愁粮草辎重,可谓是全无后顾之忧啊,如此一来,陛下收取两京的胜算显然又增加了一些!建宁王当真是个将才!”

    郭子仪这个时候正担任着天下兵马副元帅的职位,再加上这段时间自己带着兵马屡屡获胜,在李亨面前的话语权比之之前也重了不少。

    李亨闻言也是微微点头,一边说着:“李倓这孩子,这次都是没让朕失望啊!”一边打开了李倓的书信。

    “父亲,三弟为何不亲自押送这尹子奇回来?”

    “大元帅说笑了,建宁王既然是河南道节度使,自然就要在河南道守着,有他在河南道,我们也好放心收取两京!”

    李豫才刚刚一说到李倓回来的事儿,马上就被李泌给堵回去了,而且给了李豫一个眼神,那意思是让他自己体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