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妖孽人生 > 第三十二章 刀尖上舔血
    “算了!敢恐吓我家小蝶,还打我们母……”“喂!成哥啊!小妹我在这里被人欺负了!对啊!好好好!在我母亲曾经租房这里!行!”

    王敏可没有这么好说话,很是嚣张至极的怒视一眼上面的穷鬼,眼神之中充满了轻视和狠毒,说到一半,手里的电话拨通了。

    随即挂断电话,然后就朝着楚玄露出厌恶的表情。

    王敏在打量楚玄,楚玄又何尝不是在打量着她,以居高临下的姿势看下去,她的胸脯的确是挺大的,然后又带着一丝悲哀的眼神看了看她旁边的老公。

    “耽搁老子时间!”

    楚玄实在是看不下去,看见王敏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就心生烦躁,就有一种冲去扇她两巴掌的冲动,真是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啊!直接转身欲要进屋带着孩子去上学,他可没时间在这里耽搁。

    “老公!他想跑!”

    王敏看见楚玄转身缓步走开,就急忙呼叫了一声旁边的老公,让他上去拦住那个家伙,他肯定是看见自己叫人了,所以吓得想跑。

    “绑匪!你哪里跑!”

    挥舞着外套就朝着楚玄追来,谁知还没有靠近对方三米,甚至都没有踩上最高一层的台阶就被楚玄一记转身后摆腿踢在胸口。

    刹那间,整个人向后腾空而起,好似蛤蟆功夫,最后“啪”的一声落在石阶上,四肢瞬间传来咔嚓的骨头脆响,不用想肯定是他以蛤蟆功的形式落在石阶棱角处,直接把双脚和双手上面的骨头给磕破了。

    “啊啊啊啊啊!”

    下一秒就看见汪玉强翻过身,痛苦的尖叫声,动作依旧是保持着蛤蟆功的形式,好像是骨头断了随便动一下都非常痛苦。

    “老公!你怎么了?”

    见状,王敏快速跑到汪玉强的跟前,不敢乱动他,生怕可能本来没有断裂的骨头被她一碰给断了,可是她的老公好像只知道凄厉的惨叫,根本没有听见她的问候。

    “你是眼瞎吗?

    没看见他四肢残废了?”

    这个时候,楚玄漫不经心的替汪玉强回答了两声。

    “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王敏站直身姿,眸子里尽是怒火,非常霸道的指着楚玄就是一阵恐吓和不屑,是眼神非常不友善,不过一听到自己老公残废的消息,她内心还有有一点儿别样的情绪的。

    楚玄双手插在兜里,很像笑的走下石阶,靠近王敏的方向。

    “你……别过来!”

    王敏面色带着丝丝焦急和惧色,连忙抱住自己的胸口,娇躯缓缓向后面倒退,不由得回头朝着下面看了看,终于看见三辆奥迪车出现在下面。

    “哼!成哥来了!你要是敢动……”啪!一巴掌毫不犹豫的落在她的脸上,其原本漂亮美丽的脸蛋在一瞬间变形,迅速的红肿起来,打的她是身形朝着墙边一倒,紧接着就开始大哭起来。

    “本来我是不打你们这种蝼蚁的!可是你为什么总是嘴贱了?

    有点儿臭钱很了不起吗?

    还有……你以为你的胸很大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王敏蜷缩楼梯拐角处的墙角,脸上很是害怕,时不时的发出抽泣声,目前不敢再反驳楚玄,毕竟他是男生,她打不过他,只有等张成上来给她做主。

    观看楚玄的脸色好像就是忍不住朝她的胸口就是一拳,可是一想到自己是有家室的人,还是暂且让她这次。

    话罢,楚玄神情无比冷漠转身继续朝着楼上走去,途径汪玉强的时候,云淡风轻的冷喝道:“挡我路了!”

    说完就是一脚把他踢到一边,好像赶拦垃圾一样,就在他刚刚越过汪玉的头顶的时候,余光向楼梯栅栏处一瞟,就发现十几个人手里拿着砍刀冲上了楼层。

    “成哥!”

    看见一位中年大汉出现,王敏的脸上就浮现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很是委屈和悲伤的哭的更加大声。

    张成跟雷豹是这片区域出了名的打手,前者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比雷豹那个家伙聪明狡猾多了。

    只见他脖子上挂着一串大金链子,同时后面紧跟着十多位小弟,全部凶神恶煞的盯着上面的楚玄,好像是跟楚玄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就是那个小子?”

    张成抱着王敏,在她的背部轻轻的拍了拍以示安慰,这一幕很让人怀疑王敏到底是谁家老婆?

    怎么小鸟依人的跑到别人的怀里撒娇,而且她的老公还在跟前躺着了!随即就把凶厉的眼神落在上面一个普普通通的家伙身上,还以为是什么狠角色,原来是个愣头青。

    “嗯!就是他!”

    王敏带着抽泣的语气,很是怨恨的指了指上面的楚玄。

    “砍死他!”

    张成深吸一口气,一副不想随便动手的无奈和苦涩,为什么总有人要逼他出手?

    只是无奈而又习惯性的朝着前面挥了挥手,身后的十几位兄弟举起砍刀就冲了上来,健步如飞,仅仅只是看这阵仗似乎很大啊?

    说完,张成的手臂就一伸绕过王敏的肩膀把她抱在怀里,而且眼神非常邪恶的盯了一眼怀中的王敏,一副宠爱有加的模样。

    现在就连出轨都这么明目张胆了吗?

    “看来你们都是经常在刀尖上舔血啊?”

    看着前面一群不怕死的家伙冲了上来,楚玄无所谓的笑了笑,不由得摇了摇头显得非常轻视,这种轻视是非常光明正大,就是看不起他们。

    片刻时间,冲在最前面的家伙举起一把非常锋利的马刀,朝着楚玄脑袋竖直劈斩下去,其脸色非常凶狠,好像一头失了理性的恶狼,同时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吼声,来彰显自己是多么的霸气侧漏。

    顷刻间,楚玄身体向左倾斜,躲开那把马刀的劈斩,但见他抓住手臂的手臂向前奋力一扯,硬是将对方整个手臂扯断。

    “啊!……啊啊!”

    然后又是快速的把对方的马刀夺了过来,往他断裂的臂膀处擦了擦血渍,然后朝后面一丢,将他的脑袋往地面一按,把对方的嘴唇对准刀尖上的血渍,狠狠道:“你们不是喜欢在刀尖上舔血吗?

    现在你就给我好好的舔个够?”

    楚玄眼中凝聚出一抹冰冷透骨的寒意,刚才气势汹汹的小弟全部吓得魂飞魄散,全都不自觉的向后一倒,由于太拥挤,把张成和王敏死死的挤压在最里面。

    退后的一瞬间,是把汪玉强直接给忽视当做地板来踩,本就骨折的他瞬间痛的高声狂叫。

    “王八蛋,你们这群笨蛋在干嘛?”

    被挤压的喘不过气的张成朝着自己前面的家伙就是一顿臭骂,刚才他正亲的火热了,一下子把他给破坏了,能不生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