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妖孽人生 > 第三十一章 你的生命很有可能停止在下一秒
    楚玄侧目,神魂一扫,居然发现她们的房间内的家舍都已经丢掉不要了,看这架势是她的儿子又在哪里发财了,兴许今天是她们在这里待的的最后一天。

    “汪小蝶!跟我们一起吧!”

    楚瑾桐一出门就跟眼前这位小女孩打了一声招呼,微微一笑非常有礼貌,虽然她有点儿害怕那个张阿姨,但是她跟汪小蝶的关系还是非常好的,毕竟是同班同学嘛!说着,就准备小跑上去要拉着汪小蝶的小手,一起去上学。

    “拿开你的脏手!贱种!”

    却是被旁边快要五十多岁的张阿姨急忙把自家的孩子拉了过来,一把甩开楚瑾桐的小手,满是嫌弃和讨厌的看了一眼楚瑾桐,生怕刚才把她家孩子的手给弄脏了一样,而且语气还非常硬气和凶厉。

    被张兰如此一对待,即便是任何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小孩子了。

    楚瑾桐嘟着嘴有点儿小委屈的快要掉眼泪了,倏然一只温暖的大手拉住她的小手掌,令她快要掉出来的眼泪直接潸然泪下。

    那句贱种是真的把楚玄内心的愤怒给勾了起来,眼中寒光闪烁。

    “没教养的孩子!小蝶,以后不要和她们玩了!你看她们一身穿的衣服,都快洗白了!”

    张兰拉着汪小蝶的小手,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纸巾一直擦拭着,感觉她家宝贝的手心是多么金贵一样同时还满是尖酸刻薄的出言嘲讽,其中那犀利的眼神一直在楚玄身上打量。

    上次被他冷厉的眼神吓到,还以为他不傻了居然要自己送孩子去上学,没有想到居然送到游乐园去了,所以这次面带他的阴狠眼神便不畏惧。

    “还有这个傻子!生的一副贱相……”啪!还不待她继续说下去,一巴掌狠狠的抽在张兰的脸上,整个人直接朝着楼梯边滚了下去,其形态狼狈,脸上更是直接肿了。

    “奶奶!”

    汪小蝶吓得失声尖叫,直接哇哇大哭,明显是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

    “哎哟,我的脸,我的腰,你个低贱之人,你……你居然敢打我!”

    张兰迷迷糊糊的扶着墙壁站起来,意识有些模糊,脸上更是一阵一阵的传来火辣辣的痛疼感,不用想肯定是被楚玄那个低贱之人给打了。

    “如果你再不学会尊重他人,可能你的生命真的要停止在下一秒!”

    狂!敢在法治社会说出如此霸道的话语一般都是亡命徒和不怕死的。

    楚玄此话一出。

    “你…………”张兰本来是准备继续打骂的声音变得逐渐细微最后消失不见,原本的泼妇明显在这一刻彻底的隐藏,他居然敢说出此等伤心病狂的威胁话语,突然之间发现他不是傻子?

    可是她刚才分明感觉出一股寒意袭来,令她心底不自觉的一阵颤抖,脸上露出委屈和想哭的神情,紧接着继续冷声说道:“你会后悔的!”

    这句话是带着颤音说完。

    呼呼呼!一阵冷风袭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张兰吓得失声求救。

    “妈!怎么了?”

    倏然,一位穿着华丽西装的青年人肯是听到汪小蝶的哭声,所以就急忙跑了上来,然后就看见自己的母亲居然在痛哭。

    “玉强!他要杀我!”

    张兰双腿一软,直接朝着儿子的方向快跑而去,脸上终于比之前淡定许多,毕竟她知道五十多岁的女流之辈如何打得过生龙活虎的楚玄。

    汪玉强一把搀扶住自己母亲,看见她脸上那五道非常清晰的血印,心底就是一阵怒火中烧,然后把她拉到自己后面。

    “爸爸!”

    上面的汪小蝶一看见汪玉强就直接小跑而去,肯定是吓坏了,看到这个场面不被吓到才怪。

    自然!楚玄已经趁着这个时间段,把楚瑾桐两姐妹再次拉入房间中,摆着一双拖鞋走了出来,冷漠的盯着下面正抱着汪小蝶在安慰的青年男子。

    “你是谁?

    为什么打我母亲和吓唬我孩子?”

    汪玉强将母亲和孩子全部保护在后面,他刚才隐约听见母亲说对方要杀她,便把对方想成了是什么罪犯,毕竟他最近在生意上赚了大钱,难免会被一些眼红的绑匪给盯上。

    踏!踏!踏!又是一位打扮靓丽的美女快跑上楼,右肩上挎着一个白色的名牌包包,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包臀裙,而且唇瓣口红涂的很深。

    “妈妈!”

    汪小蝶还在哭,哭的非常伤心。

    “玉强,怎么回事?

    是谁在欺负我家小蝶啊?”

    王敏非常娇怒的朝着自己老公质问一声,同时将汪小蝶抱在怀里让她不要继续哭。

    “老婆!碰上麻烦了!”

    汪玉强把自己衣服脱下来欲要当做武器,对着楼梯上面的楚玄比划着,好像是在警告他不要下来,不然他就动手了,同时还朝着自己老婆露出一副紧张的神色,明显就是在告诉他,碰上绑匪了。

    “麻烦?

    在我王敏面前就没有什么麻烦!妈!你马上带着小蝶到我们车上去……妈,你的脸怎么了?”

    王敏眼神非常犀利的诉说着,一副小太妹的凌人态度,可是说到一半,把目光落在母亲的脸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母亲的脸居然是红肿的。

    “还不是那个贱种给打的,儿媳啊!他就是一个穷光蛋,没钱没势!”

    张兰似乎非常了解自己儿媳背后的势力,所以故意透露出楚玄没什么大背景,可是安安心心的打死他。

    “行了!我知道了!你带薪小蝶下去吧!”

    话罢,张兰带着汪小蝶离去,离开一刻还非常怨毒的扫视一眼上面一副无所谓楚玄,居然敢打老娘,待会儿就让你残废。

    王敏直接拿出电话,翻开电话薄接通电话,随即缓缓来到自己老公的旁边,只手撑在老公的肩头上,不禁娇笑一声,朝着楼梯口上面楚玄打量一番,看他一身打扮着实是寒酸。

    “老婆!看他这么寒酸,要不打他两巴掌算了!”

    看见自己老婆拨打电话的名字,汪玉强不由得劝说一下,生怕对方来了搞出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