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妖孽人生 > 第五章 美女警花
    干掉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后,楚玄又不知道何时回到了桌椅上,同时双脚搭在桌子上,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地面上的记录本。

    然后——又抽了一口烟。

    确切的说他已经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玩意儿!反正在他融合死去的“楚玄”记忆中发现这是一种有害上瘾的东西,不过巧的是他最喜欢挑战一些刺激的事情。

    “三秒钟!希望老子睁开眼的时候你们……”“这么快!不错不错,有前途!”

    本想威胁他们,可是还不待说出口就从眼缝里看见三道人影攀爬而来,跪在自己的跟前,连连认错。

    “说吧!为什么要假扮警察来害我?”

    对于这次莫名其妙的被捕,此刻初来乍到的楚玄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一下自己的女儿就被这群王八蛋给勾走了。

    三人知晓瞒不住,便老实交代了缘由,他三人受了楚惊云之托前来秘密除掉他,至于这个楚惊云究竟是谁呢?

    同样姓楚,自然不难想到是跟他同族之人,楚家可不是什么小家族,那可是东海市有名的豪门贵族,楚玄本是家族长子,按理说在他年龄早该继承家业,过着有滋有味的生活,可是上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但是对他而言一点儿都不好笑。

    “既然你不顾兄弟情深,那就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楚玄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神情冷淡。

    踏!踏!踏!突然间。

    又是连续而又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从外面传了进来。

    不用想这次来的才是真的警察。

    “嗯!女的!快快快!”

    楚玄猛然站起来将手里的烟头直接掐灭,能够判断出袁宗泰,自然自然能够感应出这次前来的性别。

    辨识其落地轻重,显然是个不得了的美人,好像……还是两位。

    “待会儿你们就说是你们欲要对我严刑逼供,然后在选择酷刑的种类发生分歧所以内讧,若是你们不按照我的话说,那么我的酷刑可就不用选择……”“是是是!”

    ………………嘭!审讯门被迅速推开。

    但见两位美丽女警推门快速走了进来,只见二位行色匆匆似乎非常着急,凝目望去之间楚玄非常可怜的倒在一边,一副傻痴痴的样子惹人心生同情。

    反观另一处有三个假冒警察的家伙在相互抓挠殴打,似乎是产生了很大的分歧。

    傻傻的楚玄余光一瞟,竟然是两位美丽女警官,一位是短发,一位是长发刚好到背部,皆是身着警察正装,各自臂弯处放置着一个本子。

    “还好没事!”

    陈婉儿很是放松转首看了一眼旁边的长发女警,深吸一口气,感觉要是再来晚一步就得酿成大错了。

    陈婉儿生的一副标准的瓜子脸,其标致的身材上散发出一股独特的气质,是来自军人的孤傲和自信,弯弯黛眉下是一双明亮灵动的大眼睛,目光在楚玄身上逗留许久,很是同情,但是目光挪移到另一处的时候,一抹无畏和愤怒跃然脸上。

    “小云,把他们带到三个全部抓起来!”

    陈婉儿略带严厉的口吻娇喝一声,丝毫不所畏惧,紧接着外面便进来极为警察将正在互相殴打的袁宗泰三人给压制住。

    显然她们已经知晓他们三人冒充警察一事前来陷害楚玄。

    “蓉妹!快去看看他的情况?”

    抓住袁宗泰三人之后,陈婉儿快步来到楚玄平躺的地方将他搀扶起来,端坐在桌椅上,发现他身上满是伤痕,显然是遭受袁宗泰三人欺压所致。

    哇啊!好香啊!就在陈婉儿搀扶起他的瞬间,一股醉人心脾的发香扑面而来,一直在他的鼻间萦绕不散,然后楚玄也就非常紧张的将她抱紧,好像是非常害怕的样子。

    “啊……”陈婉儿略微有点儿娇羞的轻喊了一声,不过片刻时间便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她发现她的胸前好像被什么抓住了,不用想肯定是紧张害怕的楚玄被她们搀扶而感觉害怕。

    以为又是袁宗泰等人在毒打他。

    不过想到他是傻子便没有怪他,就当做没什么。

    但见陈婉儿非常熟练的让江蓉把后面的医药箱拿过来,将楚玄衣衫褪去,给他处理伤口。

    当她打开衣衫的一瞬间,才看见袁宗泰三人是如此的心狠手辣,竟然将他打的体无完肤遍体鳞伤,人家不过是一个傻子而已,竟然毫无人性的将人家如此摧残。

    “这……这也太狠了吧!”

    江蓉在递过消毒酒精的一刹那,看见楚玄胸前到处狰狞的伤痕就倒吸一口凉气,然后略微有些怨恨的看了一眼旁边被逮捕的袁宗泰三位。

    被莫名的一瞪,袁宗泰很是无奈而又苦涩的低下头,他们那里有本事把他打成这个样子啊!不把他们打成这个样子就已经是谢天谢地。

    看见楚玄这个小子在他们面前故意装傻吃豆腐就心里恨得牙痒痒,没有想到这个小子这么不老实,都已经是两个孩子他爹了,也不知道收敛收敛。

    真是的,都几十岁的……呸!几十岁倒不至于,因为他的年龄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大,反正就是跟着宇宙同生。

    “啊!”

    消毒酒精轻轻的擦在楚玄的胸前伤口上,痛的他的咸猪手再次乱动几下,看得旁边几位警察都看不下去了,但是他们警察知道,楚玄是一个傻子,依旧是一副非常严肃的样子,反而是非常冷厉的盯着袁宗台三位。

    不过袁宗泰三人则是一脸哭笑不得,看把他能耐的,肯定爽的一撇,还在他们面前装傻,他身上的伤口全部都是他自己给弄的。

    “蓉……蓉妹!你来给他上药!”

    陈婉儿略微有点羞涩的站起身,缓缓将楚玄的咸猪手拿开,如果是非常野蛮的以一位女警对付流氓的方式拿开,肯定让袁宗泰三人心里兴奋,他们可是巴不得看见楚玄被揍。

    可是气人的是陈婉儿还一副安慰小孩睡觉的缓缓将他的手拿开。

    要知道旁边还有他们几个大男人在,这等待遇他们是想都不敢想,要知道陈婉儿和江蓉可都是经过特种部队训练的,敢对她们动手动脚那就是只有残废的结果,此刻陈婉儿离开是因为 她手上在清理伤口的时候染了血污,然后略微有些娇羞的离开了审讯室。

    “啊?

    我……”最后江蓉缓缓走上前来看了一眼他的胸口,很是娴熟的将自己胸口保护起来,再慢慢上药。

    嘿嘿!现在看他还怎么占便宜!袁宗泰心底嘿嘿一笑,一副得意的瞥了一眼楚玄,三人知晓自己今日必定难逃警方抓捕,所以也就看得开,既然敢来警察局冒充,自然是没有害怕的,就是楚玄的出现给他们心里留下了巨大阴影。

    “啊啊啊啊啊!疼!疼!别打我,别打我……”“嗯……”正在上药的江蓉立马感觉自己的屁股被捏住,本能反应的欲要施展擒拿术摆脱,可是看见楚玄肯定的痛的不得了,嘴里还非常恐惧的呼喊着,所以到处乱抓东西,便忍下胸中愤怒。

    被莫名其妙的抓来审讯,作为一位有尊严的男人,这种亏是绝对不能忍受的,必须偿还。